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5年8月6日 星期四

大亨一詞出現於清末的上海,是上海方言中專指稱霸一方的幫會頭目或達官巨富。然而“大亨”一詞,並不是中國的“土產”。19世紀中葉,英國人約翰·亨生(John A Hanson,1803--1882)發明了一種在車後駕駛的雙輪小馬車,就以自己的名字將此馬車命名為“亨生”,亨生幾經改良,成為豪華私人馬車。隨著上海的開埠,亨生豪華私人馬車於1880年後進入上海,被稱為“ 亨斯美馬車

史量才

史量才(1880~1934),江蘇江寧人,1912年任《申報》總經理,1934年11月13日,死於國民黨特務的暗殺。
編輯摘要
中文名:史量才別名:家修
籍貫:江寧出生地:婁縣
性別:民族:漢族
國籍:中國出生年月:1880年
去世年月:1934年職業:報業人1

史量才- 簡介

史量才史量才圖冊
史量才(1880~1934年),名家修,祖籍江寧,清同治三年(1864年),其父移居松江府婁縣泗涇鎮,開設泰和堂中藥店,遂入婁縣籍。早歲穎悟、於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中秀才。戊戌變法後,受維新思想影響,放棄科舉,於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考入杭州蠶學館學習。年假歸里,與地方人士籌款,在泗涇創辦養正小學堂。蠶學館畢業後,於光緒三十年〔1904年〕在上海創辦女子蠶桑學校(後該校遷至蘇州滸墅關)。同時,又先後在南洋中學、育才學堂、江南製造局兵工學堂、務本女校任教,並與黃炎培等發起組織江蘇學務總會。為反對清廷向列強借款築路,參加收迴路權運動,被舉為江蘇鐵路公司董事,曾親至石湖蕩橋樑工地現場擘畫。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任《時報》主筆。辛亥革命爆發後,參加江蘇獨立運動,響應革命,曾清理江海關財務,後被選為江蘇省議會議員。

史量才- 人物生平

民國元年(1912年)接辦《申報》,任總經理。從此,傾畢生精力,銳意經營。民國5年(1916年)還清了張謇等在《申報》中的股款,從而使《申報》擺脫了張謇等影響。民國10年(1921年),與南洋僑商黃奕住合辦中南銀行;繼又集股創辦民生紗廠;民國16年(1927年),經辦《時事新報》;民國18年(1929年)收買《新聞報》大部分股票,成為當時中國最大的報界企業家。民國19年(1930年),接受《申報》總主筆陳景韓的辭職,並解除經理張竹平的職務,使自己的辦報方針得到貫徹。“九·一八”事變後,對國民黨當局的“不抵抗”政策頗為不滿,贊同宋慶齡的政治主張,在《申報》上全文刊載了宋的 ​​宣言;還發表社論,同情學生抗日救亡運動。他說:“人有人格,報有報格,國有國格,三格不存,人將非人,報將非報,國將不國!”頂住了國民黨當局施加的種種壓力。
在此期間,還在漢口路,如今山東路漢口路附近用70萬元左右修建了申報館,現址同為此名 ​​,為一辦公樓,當時之現代化為世人稱嘆。英國《泰晤士報》前來人員參觀,驚嘆世界上唯有申報及《泰晤士報》有此氣勢。
民國21年(1932年)“一·二八”事變發生,積極支援十九路軍淞滬抗戰,發起組織“上海市民地方維持會”,被推為會長。從事籌集錢物和人力,以應前線急需,並做好傷兵救護、難民安置等工作。將購紙款七萬美元全部捐獻。並在《申報》上連續發表社論,大聲疾呼,從而推動了上海市民的抗日愛國運動。
史量才史量才圖冊
滬戰結束後,上海地方維持會改組為上海地方協會,仍被推為會長。支持宋慶齡、蔡元培、楊杏佛等所發起的“中國民權保障同盟”運動,反對國民黨當局不顧民族危亡而進行的“剿匪”內戰。為此,《申報》被蔣介石手令禁止郵遞達35天之久。國民黨當局任以中山文化教育館常務理事、上海臨時參議會會長等職,不為籠絡,虛與委蛇。
嘗與陶行知、黃炎培、戈公振李公樸等進步人士共商《申報》發展大計,創辦申報流通圖書館、申報業餘補習學校、申報婦女補習學校;出版《申報月刊》、《申報年鑑》 《申報叢書》和《中國分省地圖》等書刊;聘黎烈文主編《申報》副刊《自由談》,刊登魯迅等著名左翼作家的文章,使《自由談》一度成為反文化圍剿的重要陣地。當時,《申報》成為全國擁有眾多讀者的最大報紙。
由於思想傾向進步,國民黨當局威逼利誘均無效,遂遭忌恨,直接導火索為其刊登國母文章後,蔣介石閱後批上6個紅字,申報禁止郵寄,於是長達35天的停刊,隨後,在與蔣的一次會面合照時,蔣威逼說:“我有100萬軍隊。。”史卻說:“我有100万讀者。。”於是蔣遂下定了去除史的決心。
於民國23年(1934年)11月13日,在由杭乘汽車返滬途中,經海寧翁家埠附近時,被戴笠所指揮的軍統特務狙擊逃至一池塘內,頭部被擊中2槍後遇害。

史量才- 史量才與大亨

大亨一詞出現於清末的上海,是上海方言中專指稱霸一方的幫會頭目或達官巨富。然而“大亨”一詞,並不是中國的“土產”。19世紀中葉,英國人約翰·亨生(John A Hanson,1803--1882)發明了一種在車後駕駛的雙輪小馬車,就以自己的名字將此馬車命名為“亨生”,亨生幾經改良,成為豪華私人馬車。隨著上海的開埠,亨生豪華私人馬車於1880年後進入上海,被稱為“ 亨斯美馬車 ”。根據1900年的統計,當時整個上海擁有“亨斯美馬車”者不足10人,而且全部是工部局董事或外商大班。華人中第一個擁有“亨斯美”的人是《申報》老闆史量才,還是花費了數十萬兩之高價從一個德國人手中買來的。於是上海人就將擁有這種馬車的人稱為大亨。後來引伸開來又把稱雄一方者叫做大亨,並一直沿用到了今天。[1]

史量才- 史量才故居

史量才史量才圖冊

史量才故居為一座一層的磚瓦房,牆上有2000年3月原江寧縣人民政府所立的一塊牌匾,上書“ 史量才故居 ”五字。故居內陳列有史量才的生平事蹟及政界要人為史量才所題的字。史量才原名史家修,1880年生於湖熟鎮楊板橋村,原《申報》總經理,著名新聞事業家,社會活動家。史家世代務農,唯有他的父親出外在松江縣泗涇鎮經營藥店,他隨母留在家鄉。8歲喪母后隨伯父生活,15歲時才同父親在泗涇居住。史量才從小刻苦攻讀,1899年應童子試考中秀才 1901年考入杭州蠶學館,畢業後任教。1904年他在上海創辦了蠶桑學堂,受到上海商學各界重視,1905年參加上海學界組織的憲政研究會,與黃炎培等發起並組織成立江蘇學務總會。1907年參加江浙兩省紳商拒借外資保護路權運動,被舉為江蘇鐵路公司董事。1912年被委任主持滬關清理處與松江鹽務處工作。史量才1908年曾一度擔任《時報》主筆。1912年借助他人的資金合作,購進我國出版最早的報紙之一《申報》,被推為總經理。從此,他抱著新聞救國的理想,以辦好《申報》,作為終生事業,悉心經營,銳意改革,使《申報》的社會影響日益擴大。他的聲望日益提高,財富也越來越多。1931年,史量才在與宋慶齡、楊杏佛、陶行知等人士的頻繁接觸中,愛國思想得到進一步提高。他經營的《申報》不僅大力宣傳抗日救國、反對妥協退讓,而且成為反對內戰,反對蔣介石獨裁統治,要求實行民主的陣地。蔣介石政府為控制上海輿論陣地,曾拉攏史量才,給他以“上海臨時參議會議長”等榮名高位,但他堅持正義不為利用。最後,蔣介石指使戴笠派遣特務於1934年10月13日殺害了史量才。史量才生前關心家鄉建設,給家鄉人民很多支援。1907年他在南京發動全國務農聯合會,被推為總幹事。他還與江寧人士陶保晉等組織南湯山建業公司,集資購地造林,築路鑿泉。他成名後幾乎每年出資援助家鄉修圩、造橋、救災、辦學,為家鄉人民解難濟困。 

史量才- 被暗殺

史量才史量才圖冊
1934年11月13日下午,上海《申報》總經理史量才與夫人、內侄女、兒子及兒子的同學、司機共6人乘自備汽車由杭州返滬、途中遭國民黨特務狙擊、史量才和他兒子的同學、司機3人當場遇害,其子逃脫。
史量才,1880年1月2日生於江蘇修寧。1908年任上海《時報》主筆。1913年任《申報》總經理。1929年又陸續購進《新聞報》和《時事新報》等大部分股權,成為國內最大的報業資本家。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對蔣介石不抵抗政策不滿,常在《申報》上發表抨擊國民黨政府內外政策的文章,並出資援助十九路軍抗日,支持宋慶齡等人組織人權保障同盟,要求結束國民黨法西斯獨裁統治,觸怒了蔣介石,遂被暗殺。

史量才- 人物評價

1934年,當時全國最繁華城市發行量最大的報紙《申報》受到致命一擊——報社總經理史量才在滬杭公路上被攔道的國民黨軍統特務趙理君、慣匪李阿大等兇手槍殺,遇難時54歲。這一天,是中國新聞界的又一個黑色的紀念日。此前,1926年4月26日,《京報》社長邵飄萍在北京前門大街南端的天橋刑場遭北洋軍閥殺戮,僅40歲;同年8月6日,《社會日報》主筆林白水被軍閥槍殺在天橋刑場,年僅52歲 ​​。 
本來,他們都可以躲過被槍殺的噩運,只要筆下留點情,不要太不顧及報紙的聲譽,甚至只要“褲腰帶鬆一松”,“送上來的金錢該收就收”,無論是《申報》,還是《京報》、《社會日報》,都會好好生活著,而且可以盡享榮華富貴。誰知,他們偏偏要做捍衛正義與監守良知的報人,偏偏不畏死,最後真的當了烈士。一個被殺了還不夠,還有兩個、三個勇敢者站了出來,以死報死。如果說真理是上帝的化身,那麼,他們把自己最寶貴的生命奉獻給上帝。這就是中國報人的骨氣和勇氣。中國知識分子歷來是敢於獻身的。1946年7月15日,西南聯大教授聞一多先生在雲南大學參加李公樸先生追悼大會時,發表最後一次演講,“你們殺死了一個李公樸,會有千萬個李公樸站起來。”“我們都會像李公僕先生那樣,跨出門去,就不准備再跨回來!民主是殺不完的!” 
著名的民主鬥士李公樸先生,作為史量才的朋友,也是《申報》的積極加盟者。1932年,創辦於1872年的〈申報〉超過15萬份發行量,進入黃金時代。史量才明確宣告“無黨無偏、言論自由、為民喉舌”,堅持“國有國格、報有報格、人有人格”的方針,聘請著名進步人士黃炎培做申報設計部長,請李公樸主持申報流通圖書館和業餘補習學校,約請魯迅巴金茅盾為“自由談”文藝作品撰稿人。 
史量才墓史量才塑像圖冊
捍衛言論自由,並不是用嘴巴隨便說說就可以捍衛的, ​​而是靠吃豹子膽才能為的。著名報人徐鑄成在專著《報海舊聞》中寫道:蔣介石對《申報》不大聽話大為不滿,讓杜月笙隨史老闆來南京談話。蔣沉下臉來直露底色:“不要把我惹火,我手下有一百萬兵。”史量才冷冷地回答:“對不起,我手下也有一百万讀者。”這句被認為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的話,也為他後來被槍殺埋下了伏筆。不為權力所嚇倒,不為金錢所打動,史量才的人格就是《申報》的報格,史量才的獻身就是《申報》的永生。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本來,這是一句刺客的詩,今天用在被刺者身上,卻令人產生一種特別的“易水寒”感覺。古往今來的邵飄萍、林白水、史量才、儲安平們,無一不是心懷“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夙願,他們以行動證明,他們正如聞一多先生所言的“跨出門去,就不准備再跨回來”。男子漢,大丈夫,生命若無價值,活著不如死去。 
遺憾的是,作為中國新聞史上創辦歷史最長、影響最大的一份報紙,《申報》在出版77年之際,不幸於1949年5月27日停刊,一共出版25600號。此後,歷史上的史量才和《申報》幾乎被人淡忘了。

史量才- 史量才墓

史量才墓史量才墓圖冊
 位於西湖區雙峰村積慶山馬婆嶺上。墓建於1936年,坐北朝南,由花崗岩築成,佔地面積200平方米。墓有三個平台依山勢而建。八角形墓室內放銅棺,墓上覆蓋石刻檐子,翼角起翹。墓碑“史量才之墓”五字,為章太炎手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