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5年8月21日 星期五

齊後主

齊後主

北齊後主
概要
姓名高緯
政權北齊
在世556年5月29日—577年11月
在位565年6月8日-577年2月4日
年號
天統:565年四月-569年
武平:570年-576年
隆化:576年十二月
北齊後主高緯(556年5月29日-577年11月[1]),仁綱南北朝時期北齊第五位皇帝(565年-577年在位),北齊武成帝高湛的嫡長子。

生平[編輯]

他即位時,腐朽的北齊政權已經搖搖欲墜,他自己仍然荒淫無道,導致北齊軍隊衰弱,政治腐敗,尤其最大致命傷是誅殺名將高長恭斛律光段韶,這使得北齊失去得以抗擊北周侵略的有能將領,北周來攻,齊軍大敗,周軍不久破北齊京師(今河北臨漳),高緯慌忙將皇位傳於自己8歲的兒子高恆,然後帶著幼主高恆等十餘人騎馬準備投降南方的陳朝,但他們剛逃到青州(今山東青州)就被周軍俘虜了,被北周封溫國公,不久因被誣陷謀反,後被賜死。終年21歲(《北齊書》將此事記於下年)。
諷刺的是,高緯被俘後,對北周武帝宇文邕提出要求竟然是把馮小憐歸還給他。周帝說:「朕對於天下,就像脫掉鞋子一樣輕視,一個老太婆有甚麼好跟您爭的呢?」高緯對馮小憐竟痴愛如此,只是這個愛代價也太沉重、太荒唐了。後主寵愛馮小憐,李商隱曾寫詩諷刺道:
「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師入晉陽」—北齊兩首(其一)第二聯
「晉陽已陷休回顧,更請君王獵一圍」—北齊兩首(其二)第二聯
這兩首詩說明了後主在北周入侵時仍然不理政事,荒唐、淫亂。

家族[編輯]

后妃[編輯]

子女[編輯]

幻 虛 夢 影 | 27-09-09, 00:00 | 南 北 朝亡 國 帝 王 列 傳 | (1628 Reads)
北齊後主高緯(556年-577年),字仁綱,南北朝時期北齊第五位皇帝(565年—577年在位)。他即位時,腐朽的北齊政權已經搖搖欲墜,他自己仍然荒淫無道,導致北齊軍隊衰弱,政治腐敗,尤其最大致命傷是誅殺名將斛律光、高長恭,這使得北齊失去得以抗擊北周侵略的有能將領,北周來攻,齊軍大敗,周軍不久破北齊京師鄴(今河南安陽),高緯慌忙將皇位傳於自己8歲的兒子高恆,然後帶着幼主高恆等十餘人騎馬準備投降南方的陳朝,但他們剛逃到青州(今山東益都)就被周軍俘虜了,被北周封溫國公,不久因被誣陷謀反,後被賜死。終年21歲。
後主寵愛馮小憐,李商隱曾寫詩諷刺道:「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周師入晉陽」——北齊兩首(其一)第二聯,此句說明了後主在北周入侵時仍然不理政事,荒唐的淫亂。
簡介
高緯(556~577年),字仁綱,南北朝時期北齊第五位皇帝,565~576年在位,後主。北齊武成帝高湛的長子,母親為胡皇后。天保七年(556年),生於并州的王邸。少年時容儀美好,為父親寵愛,拜為王世子。武成帝即位,大寧二年(562年),立為皇太子。河清四年(565年),武成帝禪位於他。天統四年(568年)親政。隆化二年(576年),禪位於長子高恆。高緯好文學,但言語澀訥,無志度,不喜見朝士。信巫覡,祈禱不加節制。寵任陸令萱、和士開、高阿那肱、穆提婆、韓長鸞等人。殺害宗室,大臣,如高長恭、斛律光等。好奢侈,大起宮殿。在位期間朝政敗壞。北周武帝宇文邕伐齊,北周軍隊攻至青州,高緯準備逃往陳國,中途被周將尉遲綱抓獲,送往鄴,被封為溫國公,北齊滅亡。建德六年(577年),被誣與宜州刺史穆提婆謀反,與北齊文襄帝高澄第五子高延宗等數十人無論少長皆賜死,高歡的子孫十存一二。大象末年,葬於長安北原洪瀆川。
生平
高緯即位時,腐朽的北齊政權已經搖搖欲墜。北齊皇室骨肉相殘的事時有發生,他自己仍然荒淫無道,政治越來越腐敗。這位齊後主是個不學無術、不務正業的昏庸皇帝。他每天都和后妃、宮女在一起廝混,只顧吃喝玩樂,十天半個月不上一次朝。在他的心裡從來就沒有“國家”和“百姓”。哪個大臣勸他勤於政事,輕則被罷官、重則被殺頭。那些阿諛奉承的人,有的四處為他物色美女,有的為他修建富麗堂皇的宮殿,供他遊樂,這樣的人都得到了他的提拔和重用。他在位不到十年,豪華宮殿建了十幾處,鄴城裡的寺院比他父親高湛在位時多了將近一倍。有一次大臣們有重要的事情向他上奏,走了很多寺院才找到他。底層已是民不聊生,上層卻是一天比一天腐敗。整個國家已經到了隨時就被吞併的地步。
可是他卻渾不知覺北齊軍隊已很衰弱,政治腐敗,尤其最大致命傷是誅殺名將斛律光,這使得北齊失去得以抗擊北周侵略的將領。北周來攻,齊軍大敗,周軍不久破北齊京師鄴(今河南安陽),高緯慌忙將皇位傳於自己8歲的兒子高恆,然後帶著幼主高恆等十餘人騎馬準備投降南方的陳朝,但他們剛逃到青州(今山東益都)就被周軍俘虜了,不久被殺,終年21歲。
逸事
北齊後主高緯高緯小時候有個奶媽,叫陸令萱。她的丈夫因犯謀叛罪被判死刑,陸令萱也就淪為皇宮女僕,負責餵養高緯。陸令萱看準了身為太子的高緯終有一天會黃袍加身。因此,她當奶媽不久,便施展政治投機的手腕,討好胡太后,結黨營私。高緯上台後,封陸令萱為女侍中。陸令萱、和士開、高阿那肱、穆提婆、韓長鸞等佞幸小人把持了朝政,勾引親黨、賄賂公行、獄訟不公、官爵濫施。一時之間,奴婢、太監、娼優等人都被封官晉爵。天下開府一職的官員達到1000多人,儀同官職難以計數。僅領軍就增加到20人,由於人員龐雜、職權不明,結果中央下達的詔令、文書,20個領軍都是在文書上照葫蘆畫瓢寫個“依”字便扔到一邊,沒人執行。
皇宮中有500個宮女,高緯把每個宮女都封為郡官,每個宮女都賞賜給一條價值萬金的裙子和價值連城的鏡台。除在鄴都大興土木工程外,又在晉陽廣建十二座宮殿,丹青雕刻,巧奪天工,比鄴城更為華麗。宮內的珍寶往往是早上愛不釋手,晚上便視如敝履,隨意扔棄。高緯曾在晉陽的兩座山上鑿兩座大佛,叫工匠們夜以繼日,晚上則用油作燃料,一夜之間數万盒油同時燃燒,幾十里內光照如晝。高緯的牛馬狗雞的地位和大臣們一樣,他的愛馬封為赤彪儀同、逍遙郡君、凌霄郡君。鬥雞的爵號有開府鬥雞、郡君鬥雞等。 北齊後主高緯,繼位僅一年就亡國,毫無政績可言,卻因嗜好鬥雞走狗而名垂史冊。 《北齊書.後主紀》說他是“犬於馬上設褥抱之,鬥雞亦號開府,犬馬雞鷹多食縣幹。”
北齊到高緯時期已是朝綱紊亂、民力凋盡、徭役繁重、國力空殫。高緯根本不把這一切放在心上,他常常譜曲,自稱為“無愁天子”,拿起瑟琶,自彈自唱。宮內近千名太監、奴婢一齊伴唱,整個皇宮歌聲繚繞,一片太平盛世景象。
武平七年(576)十月,北周武帝親自率領三路大軍,向北齊進攻。第一個目標是軍事重鎮——晉州(今山西臨汾)。與此同時,高緯和馮淑妃在鄴城郊外打獵。晉州告急的文書從早上到中午絡繹不絕,右丞相高阿那肱揚手把文書扔到一邊,若無其事地說:“皇上正在興頭上,邊境交兵是日常小事,何必大驚小怪!”黃昏,驛使帶來了壞消息:晉州陷落。高緯有點心慌,想馬上回皇宮,馮淑妃嬌嗔地要高緯陪她再玩一會,高緯欣然應允,把國難暫時拋到腦後。晉州陷落幾天后高緯才派遣大將安吐根率軍收復晉州。安吐根叫部下在城外深挖地道通向晉州城。不幾日,地道已通到晉州城內。城內平地下塌了三尺多,高緯竟然下令暫且停止進攻,說馮淑妃想進地道玩玩。北齊士兵只好拖延時光等待馮淑妃前來觀賞之後再進攻,結果這位妃子在自己房內塗脂抹粉整整花了一個時辰。使北周贏得時間,周武帝及時率領8萬援軍趕到晉州城外。高緯一看打算逃跑,安吐根等大將反對臨陣脫逃,並率軍向北周發起反攻,北周拚力相抗,北齊大軍往後退了半里。高緯和馮淑妃騎著馬在後面觀戰。馮淑妃一看將士後退,對高緯說:“我們敗了,快逃吧!”奸臣穆提婆在旁邊推波助瀾:“皇上快走,情況不妙。”大將奚長拉住高緯的馬說:“進進退退是兵家技法,現在我們全軍並沒有受到損害,陛下應該留下來督戰,若是陛下馬蹄一動,軍心便會如山倒,不可收拾,望陛下三思。”穆提婆悄悄地說:“這話不可信,陛下還是早走的好”。聽穆提婆這樣一慫恿,高緯便倉皇北逃。北齊將士一看皇上已逃,頓時軍心潰散,大敗而逃。
高緯逃後,周軍移師攻鄴,高緯在城內坐立不安。大臣斛律孝卿請高緯親自去安撫士兵,並且為他撰寫好了發言稿,告訴高緯發言時要慷慨悲壯,聲淚俱下,這樣才能激勵士氣。高緯從皇宮中走出,正要說話,一下記不清該講什麼了,只是傻乎乎地笑,左右侍從也跟著笑。將士們見高緯如此昏庸、輕薄,心已涼了一半:“國難當頭,皇上都不急,我們還急什麼”!北齊士氣到此完全渙散。 
高緯一看大勢已去,也想逃避責任,學他父親高湛的樣,於承光元年(577)正月匆匆禪位給他8歲的長子高恆,高緯自稱太上皇。高緯禪讓皇位沒幾日,周武帝對鄴城發起了進攻。北周縱火燒毀城門,然後10萬大軍洪水般衝入鄴城。鄴城陷落。高緯父子逃往青州。北周部隊突然兵臨青州,高阿那肱趕忙打開城門,高緯父子等十多人被俘。 6個月之後,周武帝藉口高緯父子想和北齊殘餘亂黨謀叛,把高緯、高恆等全部殺死。

小憐玉體橫陳夜 亡國的齊後主高緯的愛情故事
  高緯當兒皇帝時很老實,大概壞事都讓老爸幹了,當時又是兒童,沒有能力幹壞事。高湛死時,高緯已當了五年皇帝,此後,他又作了七年皇帝。年頭雖不長,卻幹盡了荒唐的壞事,成為後世惡君昏帝的“楷模”。
  史書上記載後主高緯“幼而令善,及長,頗學綴文”,很是個有上進心愛讀書的少年人。十五六歲他爸爸高湛暴死,真正當了皇帝,但未幾差一點被自己的弟弟高儼推翻。
  高儼是武成帝高湛第二個兒子。很受高湛寵愛,常代替父皇高湛本人在含光殿辦公,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人老成大度,王公大臣都跪拜畏懼。高湛未死時,高儼的器服玩飾和當皇帝的高緯一模一樣。有一次他在高緯處見到有進貢的新冰早李,大怒:“我哥哥有這東西,我怎麼沒有。”從那以後只要是高緯宮裏有高儼認為是新奇未見的東西,他的屬官和工匠肯定獲罪。高儼生性威猛,經常患喉疾,醫生下鋼針直刺入喉醫治,高儼雖痛但連眼睫毛都不眨動一下。他常常對父皇高湛說:“我哥哥這麼怯懦的一個人,怎麼能統馭臣下呢?”高湛好長時間一直想廢了高緯,立高儼為帝。高湛暴死後,高儼獲改封為瑯琊王。
  後主高緯的寵臣和士開很怕高儼,對人說:“瑯琊王眼光奕奕,數步射人,剛才在他面前站一會就嚇出一身大汗,在皇帝面前我都沒有這種感覺。”高儼也很討厭和士開,見和士開盛修第宅,諷刺他說:“你們等不到大宅子修好,自己可能就完了。”
  疑懼之下,和士開在後主高緯前進讒言,要小皇帝解除高儼的兵權。
  高儼在侍中馮子琮攛掇下,聽說消息後,先發制人,假稱高緯旨意,把和士開騙到禦史臺砍了頭。本來高儼原意只為殺和士開,可一開了頭就收拾不住,其手下徒眾擁逼他去殺後主高緯。高儼就帶著禁衛軍三千多人直向宮殿闖來。
  高緯聽到消息後嚇得大哭,對馮太后說:“有緣的話能再見到您,無緣的話就永別了。”同時,他下旨急召大臣斛律光。高儼也派人召傳斛律光。斛律光的女兒本是孝昭帝太子高百年的妃子,百年被殺後也絕食而死。但封建宗法社會尊正朔,斛律光仍賣命高家。而且斛律光也憎惡和士開,聽說高儼殺了和士開後大笑:“龍子作事,本來就不和凡人一樣。”他見高緯時,小皇帝已和四百兵士慌亂披甲操刀要出門抵擋。
  斛律光勸後主說:“這些少年舞刀弄搶,一交手就亂殺一通不分尊卑。只要您皇帝露一露面,那些人就死了心。”果然,小皇帝一露面,高儼的徒眾“駭散四奔”。高儼也沒了主意,站在原地不動彈。斛律光上前牽手拉他,說:“天子弟弟殺個人算什麼呢。”把這位鬧事的皇弟帶到殿裏,斛律光又對高緯說:“瑯琊王年少不懂事,成人後就不會這樣。”
  高緯此時忽長精神,抽出弟弟高儼的佩刀用刀柄對這位膽大妄為的少年大腦袋一頓亂擊,咬牙切齒好久才把高儼放了。他又親自用弓箭射殺高儼的徒黨,肢解暴屍,以泄怒氣。胡太后怕大兒子弄死二兒子,就把高儼關在自己宮內,高儼每次吃飯前,太后自己都親口嘗試怕有毒。幾個月後,高緯趁胡太后睡覺,騙高儼早起打獵。這位失勢的小王爺不知是計,剛剛進殿就被皇帝哥哥的衛士劉桃枝反綁起雙手,用袖子堵住嘴,背負到自己的宮裏砍了頭,時年十四歲。高儼的四個遺腹子也都“生數月而幽死”。
  皇帝位子坐穩,轉年七月,高緯就誅殺了大臣斛律光。斛律光一族自其父斛律金起就賣命高氏。“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這首千古名曲就是斛律金在高歡玉壁之戰大敗於周軍之後,為安慰高歡用鮮卑語唱出的,聽得高歡當時涕淚橫流。斛律光位極人臣,平生為高家打過無數惡仗,又幫助高緯坐穩帝座,但不貪權勢,不懂交結高緯的寵臣穆提婆和祖珽。兩個人於是同上讒言,說斛律光有謀反之心,勸高緯殺掉他。高緯性怯,不敢誅殺如此重臣。祖珽給他出主意:“賞賜斛律光一匹馬,說明天一起遊獵東山,他一定來謝恩。”果然,斛律光來到涼風堂,皇帝衛士劉桃枝從後擊其後腦,斛律光不倒,回頭說:“桃枝常常幹這樣的事,我到死也不幹對不起國家和皇帝的事。”劉桃枝和三個大力士用弓弦勒住不做絲毫抵抗的斛律光的脖子,勒死了一代名將。北周武帝聽說斛律光死了,齊國自毀長城,高興得全國大赦。
  誅戮功臣之後,高緯又把目光轉向親族。被謚為文襄皇帝的高澄有六個兒子。第四子是蘭陵王高長恭。高長恭容貌美麗如纖潔婦人,上陣常面帶一個鐵面具以威嚇敵人。邙山之戰,他輔助高湛取得大勝利,武士們吟唱歌謠,名為《蘭陵王入陣曲》,國人頌唱,聲名顯著。後主高緯有一次問他:“你打仗時深入敵陣,如果失利的話後悔也來不及呵。”蘭陵王回答:“家事親切,不知不覺我就衝了進去。”本來是效忠皇帝的話,但高緯對蘭陵王“家事”一詞深為忌諱,漸生猜忌。為免橫死,英名一世的蘭陵王得病也不醫治,在家等死。
  武平四年(573),高緯派人送毒藥給他。高長恭喝藥前對妃子鄭氏長嘆:“我忠以事上,為什麼要被毒死呢?”妃子哭勸讓他親自見見皇帝訴說無罪。蘭陵王說:“天顏何由可見!”遂飲藥而死。以前讀史未多,觀小說、史書等記載岳飛、袁崇煥等人被冤誅死,心中慨嘆這些人有兵有權,幹嗎不舉兵造反自己稱王稱帝。二十四史閱畢,始知儒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綱常大倫,幾千年來深入人心。每個王朝嫡君繼位,再暴虐專恣也是眾望所推,諸如伍子胥之父、蕭衍之兄被昏君殺頭前還獻策要把自己的兒子兄弟騙回來殺掉,怕他們造反給國家添亂。斛律光之弟斛律羨知道使臣來殺他一家,大開城門,與五子跪接詔書,引頸受戮。西漢七王,西晉八王,都是皇帝至親骨肉,有兵有地有錢,但都不是嫡子正統,沒有正當理由反叛,亂常逆倫,無一好下場。因此,蘭陵王雖勇猛絕倫,智力超常,嗚咽受死,應不足為怪。
  假使北齊末帝高緯同時代的都是像他這樣的庸君,估計還能保善終。不幸的是,與他相鄰為敵的是雄才大略的北周武帝宇文邕。周武帝即位時正趕上北齊高演廢高殷自立。兩國開戰,北週一直打不過北齊。每年冬天,周國人一直搗碎兩國界河上的冰,以防齊國軍隊來襲。到高湛在位後期,反過來齊國人搗碎河冰,轉恐被周國軍人侵入。後主高緯繼位,殺大將斛律光,皇族高長恭,又平滅勇武能戰的皇族高思好,親痛仇快,讓周國人大大高興了一陣,擴兵略地,日復一日,下了一城又一城。
  高緯當時寵信韓長鸞、穆提婆等人。一幫人天天宴飲無度,帶刀走馬,從未安生過。這些人見朝臣就瞋目張拳,有吃人之勢。尤其是韓長鸞特別憎恨讀書人,常常大罵朝臣:“我對這些漢狗不可忍耐,應該都殺掉才對!”(韓長鸞是鮮卑貴族)
  齊國大城壽陽被周朝軍隊攻陷,高緯還真憂懼了一陣子。穆提婆就勸他:“即使我們齊國盡失黃河南岸,還可作一龜茲國呢……人生如寄,唯為行樂,幹嗎犯愁呢?”左右嬖臣隨聲附和,高緯於是大喜,酣飲歌舞,日以繼夜。李德林著《北齊書》,專門為這些人開個欄目:“恩倖列傳”,共計有和士開,穆提婆,韓長鸞,高阿那肱等多人:“刑殘閹宦、蒼頭驢兒、西域醜胡、龜茲雜技,封王者接武,開府者比肩……飛鞭競走,數十為群”,連波斯狗和馬匹都被封為儀同、郡君,可見其濫。侍奉高緯的宮婢都獲封為郡君,宮女寶衣王食者500多人,一裙之費價值萬匹布值,一個鏡臺就花費千兩黃金,衣服只穿一天就扔掉。又大興土木,在晉陽作十二院,西山造大佛,一夜燃油萬盆,勞費億計,還製作公馬母馬交合用的青廬,馬飼料十幾種之多,高緯“具牢饌而親觀之”。
  《顏氏家訓》的作者顏之推在梁亡後被擄入周,而後逃至北齊,對於當時北朝世風有尖銳的描述:“齊朝有一士大夫嘗謂餘曰:‘吾有一兒年已十七,頗曉書疏。教其鮮卑語及彈琵琶,稍欲通解。以此伏事公卿,無不寵愛,亦要事也。’吾時俯而不答。”顯然,當時的漢族士大夫都以攀附鮮卑貴族為榮,鮮卑語和彈琵琶,恰似如今的英語和駕駛技術,看來世易時移,人們趨炎附勢的心態還是一樣。
  北齊承東魏,高歡本人雖是漢人,但其老婆和諸多高氏兒媳婦是鮮卑人,高歡自己也以鮮卑自居,是完全鮮卑化的漢人。當時,原來北魏的高門大族已在爾朱榮“河陰之難”中基本被屠殺殆盡,漢族門閥也在孝昭帝因楊愔等漢臣的被殺而一蹶不起,北齊到後主時期,朝野上下皆是“大鮮卑主義”盛行,而且,掌握實權的,又多是昔日六鎮邊地窮苦粗悍的低極軍士出身的鮮卑人,根本沒有任何文化修養和素質,只知廝殺屠戮,完全看不起昔日的元魏門閥和完全沒落的漢族士族。
  高緯小皇帝剛繼位時雖怯儒無志度,卻有識人之智。高儼舉兵時左右誤告他說是大臣謀反,他說:“這肯定是仁威(高儼字)啊”。殺了斛律光以後,眾人推薦高思好做大將軍,高緯獨論:“思好這人本性喜歡反叛。”這兩件事應驗後,高緯自認為策無遺算,更加驕縱放蕩。他自己創作《無愁》之曲,親弄琵琶歌唱,左右百人歌舞和之,民間稱其為“無愁天子”。
  “無愁天子”很有當今“行為藝術家”的喜好。他在宮內華林園做一個“貧窮”村舍,自己披頭散發,穿叫花子衣服裝做乞丐求食;又倣造窮人市場,自己一會裝賣主一會裝買主,忙乎不停;還倣建一些城池,讓衛士身穿黑衣模倣羌兵攻城,他用真正的弓箭在城上射殺“來犯”的“敵人”。
  與北齊諸位列祖列宗相比,高緯不像爺爺、叔叔那些長輩們閨門污穢,高家諸位爺們幾乎個個好色,肆行姦倫。高緯的爺爺神武帝高歡出身微賤,加之在鮮卑地方長大,倫常不修還能理解。掌權後,他先後納北魏孝莊帝皇后(爾朱榮女)、建明帝皇后(爾朱兆女)、魏廣平王妃鄭大車、任城王妃馮氏、城陽王妃李氏等北魏宗室之后妃;高緯的叔父文襄帝高澄十四歲就和高歡妃鄭大車私通,差點被父親廢掉,又想強姦功臣高慎的妻子,最後害得高慎叛逃至西魏,高歡另一個老婆柔然公主也被高澄搞上,還生下一個孩子。高緯另外一個叔父文宣帝高洋更過分,他稱帝後就強姦了高澄的妻子元氏,說:“從前我哥哥姦污我老婆,現在我要回報嘍。”又納大臣崔修的老婆為嬪,娼女薛氏也被他弄入宮內為嬪,後來思起舊惡又砍頭殺掉姐妹兩人,後期他酗酒無度,常常把高氏宗族婦女無論親疏,一起弄到宮裏,脫光衣服,讓左右衛士輪姦這些婦人,其荒唐殘暴簡直超出常人的想像。高緯的爸爸武成帝高湛更是有樣學樣,逼姦高洋皇后李氏,又殘殺高洋的兒子、自己的親侄高紹德。他還把魏靜帝和高洋的嬪妃及幾個功臣的女兒都一股腦招入宮中宣淫,穢不可聞。
  高緯本人總共有三位皇后,斛律氏、胡氏以及穆氏。斛律氏因父斛律光“謀反”被廢;胡氏是胡太后親戚,因事忤犯被胡太后廢掉為尼;穆後原是斛律後的侍婢,本名輕霄,後主寵幸她,立為皇后。高湛曾經為高緯的媽媽胡後製造珍珠裙,所費鉅萬,不久為火所燒。至此,高緯又為穆後造七寶車,載滿金銀到周國買珍珠。周人恰值太后喪禮,不賣珍珠給齊國。齊主便更花費巨億從別的地方購買珍珠製造寶車和裙袴。
  婦人色衰而愛弛。穆後以侍婢起家,按理應該對自己的侍婢嚴加防範才是。天意弄人,她自己的侍婢馮小憐聰明伶俐,樣貌動人,一直與後主高緯眉來眼去,日久生情,於年中五月五日的一個花好月圓時分與皇帝共赴巫襄,雲雨一處,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以至於高緯亡國滅種也不顧惜,史家、詩家對此不絕於書,以李商隱“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周師入晉陽”最為有名。
  史載,馮小憐慧黠能彈琵琶,善歌能舞,後主與她坐則同席,出則並馬,常祈願生死一處。如果身逢太平之世,兩個人可能也是對模範恩愛夫妻。不幸的是周軍節節深入,後主勉強“親徵”,竟然無時無刻放不下馮小憐,帶著她四處遊走。後世史書都言北齊亡於馮淑妃,確也不無道理。古代軍隊本來就視婦人從軍為不祥之兆,心理上已有必敗的暗示,加之後主高緯與馮小憐兩個人上演的一幕幕“愛情”荒誕劇,國家不亡才怪。
  周朝軍隊猛攻晉州,齊軍奮勇抵抗。高緯正在附近的三堆打獵,聞訊就想率大軍馳援。馮小憐玩興正濃,請高緯“更殺一圍”。等到這一圈遊獵結束,晉州已破。齊大軍至平陽城,由於將領統帥有方,氣勢宏盛,周武帝一時間嚇得要班師回國。由於皇帝親徵,齊軍無不以一當百,並修地道攻平陽,城墻塌垮十餘步,將士人馬乘勝欲入之際,高緯忽然傳旨要暫停,派遣手下喚馮小憐觀看大軍攻垮城池的壯觀景象(大概當時沒有電影和數位技術,後主就學周幽王讓褒姒一笑的伎倆博取美人一笑)。當時馮小憐正在化粧,對鏡顧影自憐,磨磨蹭蹭,等她到來時周軍已經修好塌垮的城墻,使這座戰略要城重歸防禦之中。
  周武帝親率大軍八萬人,從長安出發,逼城置陣,與齊軍相望。齊軍和周軍之間本來有一道深好幾米的土塹,橫亙雙方之間,高緯問左右交戰與否。其中一名叫安吐根的寵臣大言:“這麼一小撮賊寇,馬上刺取,擲向汾河中罷了。”諸位內寵太監不識軍陣,也在旁邊附合:“他是天子帥軍,我們也是天子督陣。他們遠來攻伐,我們堂堂大齊天子怎能挖塹示弱!”高緯聞言覺得很有理,就下令填平兩軍之間的大溝,擺出兩國天子決戰的架式,“周主大喜,勒兵擊之”。
  兩軍相交,齊軍並不弱,奮勇衝殺。高緯和馮小憐並馬觀戰。忽然之間東翼陣腳略有退卻,馮小憐嚇得花容變色,大叫:“軍隊敗了!”齊主手下將領諫勸:“半進半退,戰之常理。陛下您如果馬足一動,人情駭亂,軍旅不可復振!”齊主不聽,帶著馮小憐奔逃而去。齊師大潰,被殺萬餘人,百里之間,軍資器械委棄山積。一行人跑到洪洞,馮小憐又在帳中涂粉施朱,從人又大叫周兵到,於是大家又跑。其間高緯忽發奇想,讓太監化粧回晉陽取皇后衣飾,封馮小憐為左皇后,在逃跑途中讓小憐穿上皇后禮服,反復觀瞧欣賞後接著奔逃。
  高緯跑到晉陽後,憂懼至極。眼見形勢吃緊,就想讓安德王高延宗等人留守晉陽,自己去北朔州暫避兵鋒。如果晉陽陷落,他就想順勢逃往突厥。君臣紛紛勸諫,高緯不聽。安德王高延宗哭泣苦諫,還是不聽,密遣左右送胡太后和皇太子前往北朔州。夜間,高緯想趁黑逃遁,諸將都不聽令。他就下令以安德王高延宗為相國、并州刺史,留守晉陽,統領山西兵馬。
  高延宗苦苦哀求說:“為了社稷江山,陛下您千萬別走。為臣我定為陛下死戰,肯定能擊敗周軍。”高緯寵臣穆提婆一旁叱道:“至尊已經考慮得很明白,王爺不要阻礙!”於是高緯及屬下從五龍門斬關而出,向突厥方向逃奔,途中從官多散,誰也不肯拋棄家鄉到突厥的地盤去寄人籬下。見周圍只有十餘騎隨從,高緯只得轉向首都鄴城。高緯手下穆提婆、賀拔伏恩等人紛紛奔向周軍投降。
  留守晉陽的將帥聚集一起,跪拜安德王高延宗,懇請道:“王爺您不當皇上,我們軍民就無法為您致死力。”高延宗不得已,即皇帝位,下詔說:“武平孱弱(武平是高緯的年號),政由宮豎,斬關逃遁,不知所之。王公卿士,猥見推逼,今承繼寶位。”改元德昌。齊人聽說此訊,不召而至,大批大批涌向晉陽。高延宗以府藏和後宮美女賜賞將士,殺掉留在晉陽的高緯寵臣內侍十多家。高延宗親自接見士卒,執手稱名,流淚嗚咽,士兵們感動得都表示以死回報。晉陽城內就連兒童婦人,也都登屋上城,狂投瓦石以禦敵兵。
  高緯聽說高延宗繼皇帝位,氣呼呼地說:“我寧讓周國得并州,也不想安德王以那裏為窩。”左右附合:“是啊,陛下說的極是。”
  不久,周武帝親率軍隊圍晉陽攻城。周軍蟻附登城,“四合如黑雲”,高延宗也自帥兵士在城北迎敵。高延宗本來身體肥碩,平時人常常笑他。此時他乘馬奮矛往來督戰,勁捷如飛,所向無前。周武帝黃昏時分率兵攻入東門,焚燒佛寺。高延宗隨後而入,前後夾擊,周軍大亂,爭相回頭想跑出城門,踐踏亂擊,死傷無數,大門也都被屍體堵塞住。齊軍前後刺殺砍劈,殺死周軍兩千多人。
  周武帝左右禁軍侍衛幾乎被殺光,幸虧高緯從前的寵臣、剛剛投誠不久的賀拔伏恩不知現在哪來的忠勇,與幾個人殿後掩護周武帝,從城東缺口逃生,周武帝多次險些被劍槊擊中。當時已值四更時分,高延宗以為周武帝為亂兵所殺,派人在屍體堆中尋找大鬍子的人,結果沒有找到。天意滅齊,齊軍取得城內勝利後,卻入坊間喝酒慶祝,醉臥一地,高延宗再也整集不出一支勁軍來。
  周武帝出城後饑渴不堪,本想下令逃走,諸將也勸他回軍。唯獨宗室宇文忻力勸他死中求生,敗中求勝,一鼓作氣。周國的齊王宇文憲也認為兵敗如山倒,如果逃跑肯定會被齊軍追擊,不免於死。投降的高緯寵臣段暢等人也告訴周武帝晉陽城中空虛。周武帝於是鳴角收兵,不久兵士雲集,軍旅復振。
  一大早,周軍整軍還攻東門,齊軍還多大醉未起,城池很快被攻克。高延宗逃至城北,被周軍生擒。自十二月十三日受齊王高緯命令守并州,十四日稱帝,十五日戰敗被俘,總共才做了兩天皇上。當時好事者以為高延宗的年號“德昌”,拆開就是“安德王為帝二日”的意思。高延宗雖是高澄的兒子,卻一直為高洋所養,很受寵愛,十二歲時還騎在高洋腹上玩耍。高洋還讓這個侄子尿尿在自己肚臍中,疼愛異常。高延宗少年時淘氣出格,在樓上解大便讓僕人在樓下張嘴接著,又把豬食和人糞摻在一起強令手下人吃。孝昭帝高演繼位後知道他的劣跡,派人到他任職的定州猛抽他一百多鞭,又殺掉他手下哄他胡鬧的九人,自那時起這個頑劣少年開始痛改前非,日後與周國的交戰中屢屢立功。可惜時兮命兮,最終不免被囚的下場。
  高緯逃回鄴都喘息。後主的親媽馮太后回來,後主理也不理。淑妃駕到,後主鑿開城北大墻並出外十里迎接。
  齊國謀臣斛律孝卿請高緯親自向守城將士發表講話,鼓勵軍心,並親自為高緯撰寫了意氣奮發、拼死守城的講話稿,勸小皇帝在演講時“應該慷慨流淚,以此感動激勵士兵”。高緯面對十數萬莊嚴肅穆、抱有哀兵必勝之心的將士,忽然忘了講話稿上的詞兒,於是自己大笑起來。左右太監倖臣也跟著大笑。由此,將士大怒,皆無戰心。“皇帝都這樣,我們急什麼”!
  高緯把群臣將士召集在朱雀門,商議對策。人人異議,不知所從。宗室高勵勸說:“現在叛逃的大多是貴人將領,士卒猶未離心。請陛下下令把五品以上官員的家屬都匯集在三台,以此逼諸貴人將領力戰,告訴他們兵敗就燒光三台。這些人顧惜妻子,必當死戰。我們雖然一直敗退,周兵肯定有輕視我們的意思,如果背城決戰,肯定打贏。”高緯沒有採納此計。
  宮內占卜官說天文有變,當有改朝換代的跡象。高緯就學自己父親,禪位給太子,自己做太上皇。
  高緯心虛,未等周軍攻城,帶著妻兒老小往濟州跑,只有百餘騎隨從。到青州後,他想跑到從前的敵國陳朝避難。跟隨他的寵臣高阿那肱想活捉他獻給周朝請功,騙他不要著急跑,說周朝追軍還很遠。
  高緯得閒,與馮小憐溫存,殊不料“周師奄至”,高緯嚇得肝膽俱裂,裝了一大袋金子係於馬鞍,帶著后妃等十幾個人狂跑,最終在南鄧村被周軍追及,一網打盡。
  被擄至長安後,高緯被封為溫公。亡國之君,仍不忘向周武帝乞求把馮小憐還給他。周武帝不好色,笑言:“朕視天下如脫屣,一老嫗豈與公惜之。”仍以馮妃賜還高緯。然後就開演周朝獻俘太廟的大戲,高緯等家族大臣幾百人作俘虜降臣狀,跪於周國太廟前,至此北齊五十州,一百六十二郡,三百三十萬戶皆入於周。
  而後周主大擺慶功宴,令高緯起舞。史書沒有詳記高緯的舞技,估計他面帶笑容,飛轉盤旋,肯定以精妙絕倫的鮮卑舞步讓周國君臣大悅。末代帝王大都是高級文化人才,高緯、陳後主叔寶都是自己會作曲的音樂家,南唐李煜是千古詞人,北宋徽宗是書法大家、國畫聖手,這些人天姿絕頂,就是不會治國。前朝就有晉朝兩帝被俘後奉盞洗爵的先例。此後,被俘國君青衣洗酒杯、執酒壺勸酒、起舞、站在俘虜自己的勝王后擎傘蓋成為定例,後來的徽、欽二帝等也遭此辱。
  半年以後,為斬草除根,周朝人誣稱高緯謀反,宗族百口包括三十多個直系王爺皆賜死,只有高緯兩個患白癡病和有殘疾的弟弟高仁英、高仁雅活了下來,遷於西蜀偏僻之地任其自生自滅。
  周朝皇帝把馮小憐賜給王室貴族代王宇文達。這位代王宇文達是周文帝的兒子,是個“性果決,善騎射”的王爺,絕對是個處事周慎的宗室老王。據《周書》記載,“(宇文)達雅好節儉,食無兼膳,侍姬不過數人,皆衣綈衣。又不營資產,國無儲積”。他的下屬曾勸他聚斂財物,他回答說:“君子憂道不憂貧,何必為財物煩惱呢。”典型是個嚴守孔孟之道的正人君子。周武帝俘獲馮小憐後,正因為宇文達出名的不好聲色、廉潔自律,才特別在高緯死後把馮小憐賜給他,估計是想讓臣子們看看,身為宗室勳貴的代王是多麼不溺聲色犬馬,肯定隨便把小憐打發到丫鬟仆婦居住的地方,好讓代王成為一代貴戚的好榜樣。
  殊不料,宇文達對小憐見而奇寵,原來的代王妃李氏被小憐擠兌得差點活不下去。由此可見,坐懷不亂,久經考驗大半輩子的代王宇文達見到小憐也喪魂失魄,可見小憐的模樣肯定是天下絕色。小憐雖遇新王恩寵,仍然不忘高緯的好處。一次彈琵琶斷弦,即興還作詩一首:“雖蒙今日寵,猶憶昔時憐。欲知心斷絕,應看膝上弦。”
  幾年後,隋文帝楊堅篡了周靜帝的位,大殺宇文氏,砍殺宇文達之後,把馮小憐賜給宇文達正妃李氏的哥哥李詢。李詢先讓小憐穿著破布衣褲舂米,不久李詢的媽媽逼令小憐自殺。一代艷花,香消王殞,終於和高緯地下團圓,如真能魂歸一處,也不枉荒唐君王對她的萬千寵憐!
  晚唐的王孫李賀有詩《馮小憐》寫道:
  灣頭見小憐,請上琵琶弦。
  破得春風恨,今朝值幾錢。
  裙垂竹葉帶,鬢濕杏花煙。
  玉冷紅絲重,齊宮妾駕鞭。
  在後世萬代的唾棄聲中,在紅顏禍水的指責聲中,清人蔣文運獨雲不然:“齊高緯寧亡國,終不肯逆拂小憐之意,正所謂生死好友如此!”
  低徊思之,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附:北齊幼主高恆
北齊幼主高恆(570年-578年),南北朝時期北齊最後一位皇帝,北齊後主高緯之子。當時北周不斷進攻腐朽的北齊,齊軍屢戰屢敗。高緯便禪位於自己的兒子高恆,改元「承光」,是為北齊幼主。高恆即位25日後,太上皇高緯再命幼主讓位給任城王高湝,他成為守國天王,但讓位的詔書未達高湝處北齊京師鄴已經(今河北一帶)淪陷,幼主等10餘人騎馬欲逃往南方的陳朝,但是剛剛走到青州(今山東益都)便被周軍俘虜,封為溫國公。建德七年(578年),他因被誣陷與宜州刺史穆提婆謀反而被殺,得年8歲。
簡介
高恆是後主高緯的長子,出生不滿百日在鄴都(今河北臨漳鄴鎮一帶)便被冊立為太子。北齊武平七年(公元575年),北周武帝率軍攻北齊,因病班師。武平七年(576)十月,北周武帝宇文邕親自率領10萬大軍,兵分三路,大舉向北齊進攻,以越王宇文盛、杞公宇文亮、隋公楊堅為右三軍;譙王宇文儉、大將軍竇泰、廣化公丘崇為左三軍;齊王宇文憲、陳王宇文純為前軍。宇文邕率軍至晉州,駐於汾曲,命宇文憲領兵2萬守雀鼠谷。北齊海昌王尉相貴據城固守。
北齊幼主高恆率諸軍自晉陽向晉州進發。宇文邕從汾曲到晉州城下督戰,北齊行台左丞侯子欽出城降周。北齊晉州刺史崔景崧防守北城,見無後援,請降於北周宇文邕令上開府儀同大將軍王軌應之。王軌遣部將段文振率數十人為先遣,在崔景崧接應下,首先登城。俘尉相貴及士卒8000人。北齊兵潰散,北周軍佔領平陽。 由於後主高緯昏憒、荒淫,北齊邊防重鎮——晉州(今山西臨汾)不到兩天被北周攻陷。北周大軍如洪水猛獸長驅直入北齊腹地,太子高恆跟著高緯倉皇東遁。
十一月,齊帝高緯、北齊幼主高恆率援軍至平陽。宇文邕見齊軍兵盛,引軍西還以避其鋒。北周諸將皆認為不可撤軍,宇文邕權衡利弊得失後,將主力撤出晉州,留兵一萬,命梁士彥堅守。齊軍追擊西撤的周軍,周軍後衛宇文憲、宇文忻等,在阻擊中斬齊驍將賀蘭豹子等,齊師乃退。宇文邕命宇文憲率軍6萬屯於涑川,聲援平陽,並留諸軍於河東,自返長安。周軍退走後,齊軍包圍平陽,晝夜攻之,梁士彥激勵將士奮勇抵抗,以一當百,多方固守,擊退齊師。宇文邕回長安後,得知北齊軍攻平陽甚急,又率軍赴救。十二月,宇文邕復至平陽。周軍集結約8萬人,近城列陣,東西20餘里。周軍奮力進擊,大敗北齊援軍,斬萬餘人,齊後主敗退晉陽,周軍乘勝向晉陽進軍。
隆化元年(公元576年),北齊帝高緯、北齊幼主高恆於平陽戰敗後,退至晉陽。周武帝率軍乘勝追擊。北齊高阿那肱率軍1萬鎮守高壁。宇文邕率軍至高壁,高阿那肱望風而逃。十二月,宇文邕與宇文憲在介休會師。逼降北齊守將韓建業後,向晉陽和北朔州急進。高緯欲奔突厥,隨員多散,乃回奔鄴城。宇文邕親率諸軍攻破晉陽,疾趨鄴城。
為了推卸亡國之責,高緯於承光元年(577年)正月匆匆忙忙禪位給他8歲的兒子高恆,滿臉稚氣的高恆就這樣糊里糊塗地披上了皇袍。高恆登位不幾天,便隨著高緯從鄴城往東逃到濟州(今山東平陰西)。宇文邕圍攻鄴城,焚燒西門,北齊軍戰敗。北齊幼主高恆率百騎東走。北周軍攻入鄴城,北齊王公以下官員皆降。高恆見北周大軍仍然緊追不捨,這身黃袍他也不敢穿了,便發布文書,在濟州遣人持璽紱至贏州,將皇位禪讓給駐守在瀛州(今河北省河間)的大丞相、任城王高諧。高恆自稱守國天王,高緯稱無上皇。
高緯父子委派侍中斛律孝卿將禪文和璽紱送給高諧,斛律孝卿卻沒有將它送給高諧,而是送給了北周武帝宇文邕,以此作為賣身投靠的資本。不久,高恆、高緯一行數十人逃到青州(今山東青州),準備南下投奔陳朝,當個流亡國君。宇文邕派尉遲勤追擊高緯和高恆至青州,但局勢的發展,將高恆、高緯的夢想碾得粉碎。齊將高阿那肱降周,跟隨高緯多年的心腹大臣高阿那肱與北周裡應外合,使高恆、高緯一行數十人在南鄧樹,被周軍俘獲。二月,周軍攻下信都,俘北齊任成王高湝,廣寧王高孝珩等。隨後,周武帝遣軍平定各地反抗勢力,北齊亡。北周統一北方。建德七年(578)十月,北周武帝宇文邕以高緯、高恆等人企圖謀為名,將他們全部處死。
八歲皇帝
《中國歷代小皇帝》一書書將那些即位時不滿17歲、且未能親政的皇帝稱為“小皇帝”。從中國封建社會的第一位皇帝秦始皇起,到最後一位皇帝宣統止,本書共介紹了58位小皇帝。
在中國帝王,“八歲皇帝”是北朝北齊國幼主高恆。高恆生於公元570年,死於公元577年,時年8歲,與劉隆、劉炳、懿璘質班一樣,高恆在位僅一個月。由於亂世小朝廷,死後連陵也沒有。
高恆是公元577年正月以皇太子即帝位的,當月,北周攻陷了都城鄴(今河北臨漳西南),高恆出逃時被俘,當年十月被賜死。其父高緯傳位於高恆時,只有22歲的高緯自稱太上皇,北周抓到後,還封他為“溫公”。後與兒子高恆一道被賜死,北齊滅亡。雖然時間很短,但高恆還有年號“承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