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4年12月30日 星期二

成語故事:青出於藍

成語故事:青出於藍



【原文】
君子曰:「學不可以已(1)。」青(2),取之於藍,而青於藍;冰,水為之,而寒於水。木直中繩,縈(3)以為輪,其曲中規。雖有槁暴(4),不復挺者,縈使之然也。故木受繩(5)則直,金就礪(6)則利。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
(《荀子.勸學》)
【註解】
(1)已:停止。
(2)青:此指靛青,用來染布的藍色顏料。
(3)縈:音柔,通「揉」,使彎曲。
(4)槁暴:晒乾而枯。槁,音稿,枯。暴,音鋪,晒乾。
(5)繩:此指繩墨,木匠用來取直的工具。
(6)礪:粗的磨刀石。
【故事闡述】
有學問的人說:「學習是不可以停止的。」靛青,是從蓼藍草的葉子提煉出來的,顏色卻比蓼藍草還要青;冰,是水結凍而來,卻比水還要寒冷。挺直的木材,合乎墨線,用縈的工夫,使它慢慢彎曲,製成車輪,木材的彎度合乎規矩后,即使經過日晒乾枯,它也不會恢復原狀了。這是縈的工夫,使它成為這樣。
所以,木材用墨線量過就能取直,金屬製品用磨刀石磨過就能變的銳利。君子廣泛的學習,並每天反省自己,那麼他就會聰明有智慧,行為就不會有過失了。
後來,「青出於藍」這句成語就從荀子的這段話演變而來,原意是比喻學習的成效,后大多用來比喻學生的表現比老師傑出,或晚輩勝過前輩。
【討論】
(1)木材如何才能取直?金屬製品如何才能變的銳利?
(2)荀子認為君子應該如何學習?提出自己的學習方法,並跟大家分享這個方法的效果及改進方式。
【造句練習】
例:只要你肯努力,必定會青出於藍,超過前輩的成就。
例:從作品的水準來看,他要達到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已是指日可待。
【相似成語】
後來居上;為青為冰;冰寒於水;青藍冰水
【課後時間】
成語接龍∶
胸有成竹→竹報( )安→安( )樂道→道( )塗說→說長( )短
參考答案∶
胸有成竹→竹報(平)安→安(貧)樂道→道(聽)塗說→說長(道)短


成語故事:青出於藍

作者﹕華一書局

【大紀元12月24日訊】
※ 形容學生的學識比老師的還要好
※ 相關成語:人才輩出,後生可畏
子璠是北朝一位著名的老師,學識品德都很好,教學既認真又負責;他門下
有一個學生李謐,不但聰明又肯用功,老師教的課業,他不但一一加以熟讀,並且能夠舉一反三、融會貫通成為自己的思想。時間一久,李謐有許多精闢透徹的見解都超過了老師。
有一次孔璠向李謐請敎一個問題,李謐心想老師怎麼反過來向我請教呢?因此惶恐得不知如何是好。孔璠很誠懇的對他說:『李謐,不必這樣,聖人都沒有固定的老師了,更何況是我們呢!只要有一技之長的,都可以當我的老師,你就不要客氣了吧!』
這件事後來被傳揚出去,大家都非常感動,他們還作出一首曲子,來宣揚孔璠這對師徒呢!「青成藍,藍謝青;師何常,在明經。」意思是說,「責」這種染料是從一種叫「藍」的草本植物的葉子中提鍊出來的,顏色卻比藍更好看。李謐由於聰明和努力,以致學問高過老師,孔璠卻不忌妒,反過來向他請敎問題,由此看來,老師怎麼會只有固定的一個人呢?凡是有學問的人,都可以作自己的老師啊!
其實,「青出於藍」本來是周朝的荀子說的,他說:「青從藍取出,卻比藍悅目;冰是水做的,卻比水更冷。」後來的人,拿來形容學生的學識超過老師。
※聯想欣賞─達芬奇與小天使
意大利有名的畫家逹分奇小的時候,由父親送到凡洛菊先生門下學畫,凡洛菊先生是一個很有名的雕刻師和畫家。
達分奇在凡洛菊先生那裏,既有高人一等的天賦,又努力不懈,過不了幾年,他的本領竟和老師差不多了。
一天,凡洛菊由於有要緊的事情要出門,因此就把達分奇叫到跟前,指著畫架上的一幅畫對他說:「這幅圖是人家請我畫的,今晚就要來拿了,我要有緊的事需要出去一趟,不能完成這落上的小天使,你跟著我學了那麼多年畫了,我相信你的能力,這小天使,就請你幫我完成吧!」
達分奇戰戰兢兢的答應了,提起畫筆當場就塗抺了起來。夕陽還沒下山,他就完成了那個可愛的小天使。買主來拿了畫,把畫掛在自家的牆上,請了許多有名的畫家來觀賞,畫家們看了又看,一致認為角落上的小天使畫得最好。
後來這件事給凡洛菊先生知道了,心裏覺得非常慚愧,就把達分奇叫到跟前說:「你的畫已經比我更加傳神,現在我只能把畫室借給你,從此再也不能教你什麼了,希望你更加努力的畫吧!」
後來達分奇終於不負老師的期望,甚至「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摘錄自華一書局《兒童啟蒙文學》
(http://www.dajiyuan.com)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宋仁宗嘉祐二年,二十二歲的蘇軾前往禮部應試,考試的題目是「刑賞忠厚之至論」,蘇軾與蘇轍都以高分入選,其中還有一段插曲。當時的主考官是歐陽修,歐陽修一看到蘇軾的文章,大為心喜,心忖:這麼出色的卷子,可能是門生曾鞏所寫。為了避嫌,歐陽修把卷子由第一名改為第二名,沒想到拆開彌封後才發現,第一名竟然是曾鞏,從此歐陽修對蘇軾特別注意。當蘇軾前來拜謝主考官時,歐陽修忽然想起:「你的卷子裏,引用一句話說:唐堯時代,有個人將判死刑,皋陶三次要殺,堯卻寬宥了三次,這段典故,出自哪裏?「三國志」蘇軾回答。可是,歐陽修查遍《三國志》,卻沒見到這一段,蘇軾才說:「《三國志.崔琰傳》孔融注引《魏氏春秋》中言,袁紹敗後,孔融給曹操寫信說:『周武王伐紂,將殷滅亡後,把妲己賜周公』。曹操因為想到孔融學識淵博,問起這個典故的出處,孔融說:『我以現在的情況來推測古代的情況,是想其當然耳!』我在試卷中用帝堯和皋陶一事,也像孔融一樣,是想其當然耳!」歐陽修因而大大誇獎。當時,蘇軾曾寫了一封感謝信給歐陽修,一開首便以簡明的語言批評了宋初的文風,接著便稱頌歐陽修所倡導的詩文改革運動,歐陽修讀後,對同事說:「我讀蘇軾這封信,會高興得流汗,快哉!快哉!老夫當避此人,放他出人頭地。」又曾對人預言:「再過三十年,就沒有人再說著我啦!到那時候,天下文章,當推蘇軾!」而蘇軾也不負他的期望,在文學藝術的成就,確實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一躍超過了歐陽修,成為北宋文壇的領導人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