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5年2月4日 星期三

朱載堉(1536年-1610年),字伯勤,號句曲山人。明宗室鄭恭王朱厚烷嫡子,出生於懷慶(今河南沁陽)

朱載堉[編輯]


朱載堉著 《樂律全書
朱載堉(1536年-1610年),伯勤句曲山人。明宗室鄭恭王朱厚烷嫡子,出生於懷慶(今河南沁陽)。為明仁宗第二子鄭靖王朱瞻埈之後,於明太祖朱元璋為九世孫。明代樂律學家、音樂家、數學家、舞學家、樂器製造家、物理學家、天文學家、散曲作家,他還在世界上第一個發明了著名的十二平均律

著述[編輯]

朱載堉早年即從外舅祖何瑭學習天文算術等學問,因不平其父親獲罪被關,朱載堉「築土室宮門外,席藁席獨處者十九年」,直到父親放出,他才願意入宮,在這期間,他潛心鑽研樂律、數學、曆學等。父親死後,他讓出爵位不願繼承,潛心於著作。其著作有《樂律全書》、《律呂正論》、《律呂質疑辨惑》、《嘉量算經》、《律呂精義》、《律曆融通》、《算學新說》、《瑟譜》等。

成就[編輯]

音樂[編輯]


舞步

帗舞
中國傳統音樂中的樂律,是以三分損益法所得出的,這種方法最早記載於《管子·地員篇》,其所得出的十二個音,雖然彼此間五度及四度音的相對關係是正確的,但在八度之中各半音的音高位置則並非是等距的,因此不利於音樂的轉調
朱載堉在《律呂精義》、《樂律全書》中發明的新法密率(亦即十二平均律),以複雜的數學計算及樂器的實際實驗,在世界上最先算出以比率\sqrt [12]{2}=1.059463094359295264561825,精確到小數點後25位數,將八度音等分等分為十二律,且實際製造出相應的律管及絃樂器,他最晚在1581年即提出這個概念,比比利時數學家兼軍事工程師西蒙·斯特芬在西方音樂史上提出類似理論還要早,此外斯特芬並未發表其論文,而文中有關比率\sqrt [12] {1/2}的計算,錯誤累累,未能算出正確的比率1.059463。直到1638年法國科學家馬蘭·梅森(Marin Mersenne )出版《和諧音概論》,方才書中在西方世界第一次出現1.059463 這個數字,在此之前西方無人知道這個數字,因此西方真正掌握十二平均律,並非斯特芬,而是梅森,比朱載堉晚了數十年;如今通行世界的十二平均律的發明權,非朱載堉莫屬[1][2]。無怪十九世紀德國物理學家赫爾曼·馮·亥姆霍茲在所著的《論音感》一書中寫道:「中國有一位王子名叫載堉,力排眾議,創導七聲音階。而將八度分成十二個半音的方法,也是這個富有天才和智巧的國家發明的[3]
除了在律學上的成就外,他在《樂律全書》中對各種樂器的研究,以及作曲與記錄了許多樂曲,如《瑟譜》,除此之外,在舞蹈上,繪制了大量舞譜及舞圖。《六代小舞譜》、《小舞鄉樂譜》、《二俏綴兆圖》、《靈星小舞譜》,其中不少是記錄了當時流傳於民間的歌舞

曆算及數學[編輯]

曆學方面,在萬曆九年,完成了曆學研究的《律曆融通》一書,之後則寫出了《黃鍾曆》和《聖壽萬年曆》兩部新曆。
在數學方面,他以《算學新說》中創立歸除開平方法,並用81位算盤珠算進行開方計算,在世界上最先計算出\sqrt [12] {2}=1.059463094359295264561825 精確到小數點後25位數[4]此外,研究出了數列等式,並解決了不同進位制的小數換算等問題。
例如朱載堉計算出來的十二平均律為25位數字:
律名比率
正黃鐘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倍應鍾1.059463094359295264561825
倍無射1.122462048309372981433533
倍南呂1.189207115002721066717500
倍夷則1.259921049894873164767211
倍林鍾1.334839854170034364830832
倍蕤賓1.414213562373095048801689
倍仲呂1.498307076876681498799281
倍姑洗1.587401051968199474751706
倍夾鍾1.681792830507429086062251
倍太蔟1.781797436280678609480452
倍大呂1.887748625363386993283826
倍黃鐘2.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地理[編輯]

發明了累黍定尺法,精確計算出北京的地理位置與地磁偏角。

天文及物理[編輯]

精確計算出回歸年的長度和水銀比重

文學[編輯]

朱載堉還是明朝著名的散曲家,寫下了許多作品,其中的《山坡羊·十不足》最為經典。
《山坡羊·十不足》
終日奔忙只為飢,才得有食又思衣。
置下綾羅身上穿,抬頭又嫌房屋低。
蓋下高樓並大廈,床前缺少美貌妻。
嬌妻美妾都娶下,又慮門前無馬騎。
將錢買下高頭馬,馬前馬後少跟隨。
家人招下數十個,有錢沒勢被人欺。
一銓銓到知縣位,又說官小勢位卑。
一攀攀到閣老位,每日思量要登基。
一日南面坐天下,又想神仙來下棋。
洞賓與他把棋下,又問哪是上天梯。
上天梯子未做下,閻王發牌鬼來催。
若非此人大限到,上到天梯還嫌低!
 朱載堉
拼音:zhū zǎiyù (Zhu Zaiyu)
朱載堉
 朱載堉(1536年-1610年),生於懷慶府河内縣(今沁陽市),字伯勤,號句曲山人,青年時自號狂生、山陽酒狂仙客。明太祖朱元璋九世孫,仁宗帝的第六代孫,明宗室鄭恭王朱厚烷嫡子。朱載堉是明代數學家、曆學家、物理學家、天文學家、樂律學家、音樂家、舞學家、樂器制造家、散曲作家。其父鄭恭王朱厚烷能書善文,精通音律樂譜。載堉自幼深受影響, 喜歡音樂、 數學,聰明過人。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年僅10歲的載堉就攻讀《尚書盤庚》等史書,並封爲世子, 成爲鄭王的繼承人。他還是世界上第一個發明著名的十二平均律的人。

  朱載堉早年即從舅父何塘學習天文、算術等學問,因不平其父親穫罪被關,朱載堉“築土室宮門外,席藁席獨處者十九年”,直到父親放出,他才願意入宮,在這期間,他潛心鑽研樂律數學、曆學等。父親死後,他讓出爵位不願繼承,潛心於著作。其著作有《樂律全書》、《律呂正論》、《律呂質疑辨惑》、《嘉量算經》、《律呂精義》、《律曆融通》、《算學新說》、《瑟譜》等。

朱載堉生平

 
朱載堉紀念館
朱載堉紀念館
  朱載堉雖然貴爲王子,但他的生活道路並不平坦,這與他父親朱厚烷的經歷有關。朱厚烷是明仁宗朱高熾的第六世孫,襲父封爵,爲鄭恭王。他生活樸素,爲人剛直,《明史》本傳說他“自少至老,布衣蔬食”。有一次,明世宗朱厚熜修齋設醮,裝神弄鬼,“諸王爭遣使進香,厚烷獨不遣。”嘉靖二十七年(1548 年),朱厚烷又給這位世宗皇帝上書,“以神仙土木爲規諫,語切直,”觸到了痛處,“帝怒,下其使者爲獄。”兩年後,朱厚烷的伯父朱祐橏“求複郡王爵,怨厚烷不爲奏,乘帝怒,摭厚烷四十罪,以叛逆告。”皇帝派人查勘,雖然叛逆之罪不能成立,依然將厚烷削去爵位,並將其禁錮於安徽鳳陽。一直到隆慶元年(1567年),穆宗朱載垕即位,朱厚烷才得以平反昭雪,“複王爵,增祿四百石。”

  朱厚烷被囚禁時,朱載堉剛十五歲,他“痛父非罪見系,築土室宮門外,席藁獨處者十九年,厚烷還邸,始入宮。”(《明史·諸王列傳》)在這期間,朱載堉布衣蔬食,發奮攻讀,致力於樂律、曆算之學的研究,撰寫了大量學術著作。

  隆慶元年,朱厚烷冤案平反,次年,朱載堉結束了“席藁獨處”的生活,重回宮中。萬曆十九年(1591年),朱厚烷病逝,載堉爲世子,本可承繼王位,但他上書皇帝,甘願放棄。有司認爲,“載堉雖深執讓節,然嗣鄭王已三世,無中更理,宜以載堉子翊錫嗣。”(《明史·諸王列傳》)即使如此,載堉也不答應,他“累疏懇辭”,執意讓爵,從他父親卒年起,直到萬曆三十四年(1606年),經十五年七疏之後,神宗皇帝才予以允准,“以祐橏之孫載璽嗣,而令載堉及翊錫以世子世孫祿終其身,子孫仍封東垣王。”讓爵之後,他自稱道人,遷居懷慶府,潛心著書,過着純粹學者生活。

朱載堉的著作


  朱載堉自幼喜歡音律、數學,《明史》本傳說他“篤學有至性”。在“席藁獨處”期間,他潛心著述;在恢複了王子身份以後,他仍然以學問爲主,務益著書,從而爲後人留下了豐富的著作。嘉靖二十九年(1560年),他著《瑟譜》,萬曆九年(1581年),他完成《律曆融通》等書;萬曆十二年(1584年),又完成《律學新說》。萬曆二十三年,載堉“上曆算歲差之法,及所著樂律書,考辨詳確,識者稱之。”(《明史·諸王列傳》)這里提到的“樂律書”,即《律學新說》,而“曆算歲差之法”則包括《律曆融通》四卷、《聖壽萬年曆》二卷、《萬年曆備考》三卷、《音義》一卷。萬曆二十四年(1596年),載堉獻其新近完成的《律呂精義》一書(包括内篇、外篇)。萬曆三十一年(1603年),著成《算學新書》;萬曆三十四年(1606 年),上《操縵古樂譜》等著作。此外,尚有不明撰述年月的《樂學新說》、《靈星小舞譜》、《鏇宮合樂譜》、《六代小舞譜》、《小舞鄉樂譜》、《二佾綴兆圖》、《嘉量算經》、《圓方句股圖解》、《律呂質疑辨惑》等。上述著作,大部分都收入他的《樂律全書》中。(本條内容,參閱了戴念祖的有關研究成果)

朱載堉的貢獻


  朱載堉的科學貢獻是巨大的,他是中國封建社會一位富有創造性的學者,是明代科學和藝術上的一顆巨星,中外學者尊崇他爲“東方文藝複興式的聖人”。朱載堉和郭沫若一起被列爲“世界歷史文化名人”。

朱載堉創建十二平均律

  中國傳統音樂中的樂律,是以三分損益法所得出的,這種方法最早記載於《管子·地員篇》,其所得出的十二個音,雖然彼此間五度及四度音的相對關係是正確的,但在八度之中各半音的音高位置則並非是等距的,因此不利於音樂的轉調。
朱載堉舞步
  朱載堉舞步

  朱載堉在《律呂精義》、《樂律全書》中發明的新法密率(亦即十二平均律),以複雜的數學計算及樂器的實際實驗,在世界上最先算出以比率1.059463094359295264561825,精確到小數點後25位數,將八度音等分等分爲十二律,且實際制造出相應的律管及弦樂器,他最晚在1581年即提出這個概念,比比利時數學家兼軍事工程師西蒙·斯特芬在西方音樂史上提出類似理論還要早,此外斯特芬並未發表其論文,而文中有關比的計算,錯誤累累,未能算出正確的比率1.059463。直到1638年法國科學家馬蘭·梅森(Marin Mersenne )出版《和諧音概論》,方才書中在西方世界第一次出現1.059463 這個數字,在此之前西方無人知道這個數字,因此西方真正掌握十二平均律,並非斯特芬,而是梅森,比朱載堉晚了數十年;如今通行世界的十二平均律的發明權,非朱載堉莫屬。無怪十九世紀德國物理學家赫爾曼·馮·亥姆霍茲在所著的《論音感》一書中寫道:“中國有一位王子名叫載堉,力排眾議,創導七聲音階。而將八度分成十二個半音的方法,也是這個富有天才和智巧的國家發明的”。

  除了在律學上的成就外,他在《樂律全書》中對各種樂器的研究,以及作曲與記錄了許多樂曲,如《瑟譜》,除此之外,在舞蹈上,繪制了大量舞譜及舞圖。《六代小舞譜》、《小舞鄉樂譜》、《二俏綴兆圖》、《靈星小舞譜》,其中不少是記錄了當時流傳於民間的歌舞。

計量學和度量衡

  在中國古代,音律學與度量衡分不開。朱載堉在研究音律學的同時,對計量學和度量衡的演變也做了考察。他親自做了累黍實驗以確定古人所說的尺長。爲了確定量制標准,他測定了水銀密度,測量結果相當精確。他從理論上辯證說明了“同律度量衡”之關係,對後世影響很大。

  朱載堉注重實踐、實驗和實測。他特别注意把自己的理論放在實踐中去檢驗。例如他提出的名爲“異徑管律”的管口校正法,就是從數學中推導出來以後,又在實踐中進行檢驗,證明了它確實有效的。他的書中記述了大量的實驗事實,如管口校正實驗、和聲實驗、累黍實驗、度量實驗等,就充分反映了他的這一思想方法。

天文學

  朱載堉在天文學上也有很高造詣。他生活的時代,明朝通用的曆法是《大統曆》,因行用日久,常出差錯。萬曆二十三年(1595年),他上書皇帝,進獻《聖壽萬年曆》、《律曆融通》二書,提請改曆。其見解精辟,深得識者稱許。《明史·曆志》曾大段摘引他的議論。禮部尚書範謙向皇帝建議說:“其書應發欽天監參訂測驗。世子留心曆學,博通今古,宜賜敕獎諭。”得到皇帝允許。邢雲路是明末一位著名天文學家,著有《古今律曆考》一書,朱載堉爲之作序,序文中稱,他曾和邢“面講古今曆事,夜深忘倦”,邢“摘歷史緊要處問難”,朱“於燈下步算以答”,二人“擕手散步中庭,仰窺玄象。”生動地描寫出了他們協力鑽研天文的情形。

朱載堉紀念館

 
朱載堉坐像
朱載堉坐像
  朱載堉紀念館原爲元仁宗落難居懷的處所,明鄭藩由陝西鳳翔遷至懷慶(今沁陽市)之後占用,屬鄭藩在懷慶機構設施的一部分,爲朱載堉和他父親共同生活與進行樂律研究的地方,故又稱“鄭王樂府”。朱載堉紀念館坐落在沁陽市北寺街薛街1號,是一處以歷史載體爲主題,弘颺優秀歷史文化的愛國主義教育場所。原全國政協常委、國家音協名譽主席呂驥題寫館名。原全國人大副主任嚴濟慈、中國科學院前院長,原全國政協主席盧嘉錫及王任重、周巍峙、高占祥、王夢奎、時樂蒙、趙楓等百多位名人名家爲紀念館題寫匾額楹聯和詩詞條屏。
 

朱載堉中國“仇富”第一人

鮮爲人知的布衣王子

  有一首明曲,寫得非常獨特,名字叫《富不可交》,作者是朱載堉,意思是富人不可結交成爲朋友。我們不能不感歎這首散曲的怪異之處,先看看曲詞:

  [南商調山坡羊]富不可交

  勸世人休結交有錢富漢,結交他把你下眼來看。

  口里挪肚里僭,與他送上禮物隻當沒見;

  手拉手往下席安,拱了拱手再不打個照面。

  富漢吃肉他說天生福量,窮漢吃肉他說從來沒見。

  似這般冷淡人心,守本分切不可與他高攀。

  羞慚,滿席飛盅轉不到俺眼前;

  羞慚,你總有錢俺不稀罕!

  作者朱載堉勸人們不要結交“有錢富漢”,因爲他總會把你“下眼來看”,那樣自尊心就受到了傷害。朱載堉有一次去參加一位富豪擧辦的酒宴,對方看朱載堉是個窮人,就沒正眼看他的禮物,並且直接就把他安排在下座了。身處下座,無酒無肉,當朱載堉目睹着滿桌人們交杯換盞,自己的眼前卻五酒無肉時,由貧富差别而引起的人情冷淡,讓他連連“羞慚”。最後,曲中的一句話道出了作者的觀點:你有錢俺不稀罕!富人窮人,陽關大道,各走一邊,人窮志不能窮,操守不能窮,别人有錢自己不稀罕。

  這個朱載堉,不僅罵富漢,而且還罵錢。這真是讓人意想不到,有曲爲證:

  [南商調黄鶯兒]罵錢

  孔聖人怒氣沖,罵錢財狗畜牲。

  朝廷王法被你弄,綱常倫理被你壞,

  殺人仗你不償命。有理事兒你反覆,無理詞訟贏上風。

  俱是你錢財當車,令吾門弟子受你壓伏,忠良賢才沒你不用。

  財帛神當道,任你們胡行,公道事兒你滅淨。

  思想起,把錢財刀剁、斧砍、油煎、籠蒸!

  朱載堉認爲,錢破壞了政治和道德秩序,踐踏法律,敗壞綱常;再以拜金主義爲核心價值觀的社會,呈現出“公道事兒滅淨”的慘象。因此,朱載堉提出,要把錢財刀剁、斧砍、油煎、籠蒸!中國文學史上,淡泊名利的人不少,但是像朱載堉這樣直接批評富人,用“刀剁、斧砍、油煎、籠蒸”這樣激烈直白的語言批判金錢的人,還真是極其少見,堪稱是中國歷史“仇富”第一人。

明代的曹雪芹

  這兩首散曲寫得非常好,但令我們疑惑的是,作者朱載堉爲什麼這麼仇富?他窮嗎?他貧賤嗎?他爲什麼這麼嫉恨富人和金錢呢?

  朱載堉,生於1536年,卒於1611年,字伯勤,號句曲山人。他的背景可不簡單,他乃大明王朝的正宗國親,是明太祖朱元璋的九世孫,明仁宗的第六代孫。嘉靖二十四年(1545),這一年朱載堉才10歲,就被封“世子”,成爲鄭王朱厚烷的繼承人。所以,朱載堉小小年紀就遍嚐人間榮華,享盡富貴生活,這一點,和《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極其相似,隻不過,曹雪芹是豪門富家子孫,而朱載堉則是正宗皇親子弟。

  朱載堉雖然貴爲王世子,但他的生活道路並不平坦。他的父親是鄭王朱厚烷,朱厚烷有兩個特點,一是生活樸素、節儉,《明史》本傳說他“自少至老,布衣蔬食”。這個記載雖然不免有浮誇之意,但作爲一位封建帝國的皇親藩王,“布衣蔬食”的生活已然是難得了。朱厚烷的第二個特點,可是要了命了,那就是爲人剛直不阿。這本來是一個美德,可是,作爲皇族的至親之人,這個“剛直”的美德給朱厚烷帶來了滅頂之災。當朝的皇帝是明世宗朱厚熜,他最大的特點就是迷信道教,不理朝政,致使國内政治和經濟局面一片混亂。他的兄弟朱厚烷實在看不下去了,就在嘉靖二十七年(1548)給嘉靖皇帝上書,勸皇兄不要繼續迷信、胡鬧了,他“以神仙土木爲規諫,語切直”。朱厚烷的剛直的語氣大大刺痛了嘉靖皇帝的痛處,兩年以後,嘉靖皇帝便找了一個理由,削去朱厚烷的藩王爵位,並將其禁錮於安徽鳳陽。父親穫罪被軟禁,朱載堉全家也就一下子敗落了。朱載堉10歲的時候,就貴爲王世子,但僅僅過了5年,這一切就灰飛煙滅了。朱載堉原來住的是王府大院,如今,15歲的他隻能住在一個簡陋的土屋里面。

  歲,是朱載堉人生的一道坎兒,15歲前,榮華享盡,15歲後,如墜深淵,和曹雪芹的人生經歷頗爲相似。在大起大落的人生里,才會有大徹大悟,朱載堉從“首富”到“仇富”,15歲的男孩子品味了人世間的貧富兩極,情何以堪!

中國的伏爾泰

  嘉靖皇帝死了,隆慶皇帝繼位。隆慶元年(1567),朱載堉的父親被隆慶皇帝赦免,解除軟禁,朱載堉全家重新恢複了元氣。34歲的朱載堉又重回榮華富貴之中。但是,此時的朱載堉可不是當初的朱載堉了,改變最大的就是他的錢財觀。他這樣嘲諷金錢:

  [南商調山坡羊]錢是好漢

  世間人睜眼觀看,論英雄錢是好漢。

  有了他諸般趁意,沒了他寸步也難。

  拐子有錢,走歪步合款;

  啞巴有錢,打手勢好看。

  如今人敬的是有錢,蒯文通無錢也說不過潼關。

  實言,人爲銅錢,游遍世間。

  實言,求人一文,跟後擦前。

  “世間人睜眼觀看,論英雄錢是好漢。有了他諸般趁意,沒了他寸步也難。”這正是朱載堉19年至貧至賤生活的寫照。重新回歸了富貴生活,朱載堉沒有成爲一個皇家世子,相反,卻成了中國歷史上偉大的音樂物理學家、數學家、天文學家和散曲作家,是和徐霞客、李時珍齊名的一代科學和文化巨匠。

  我們知道,再偉大的音樂家都離不開樂器,當今現代樂器的制造和音樂家使用的樂器都是用十二平均律來定音的,而人類歷史上發明“十二平均律”的人就是“仇富” 的朱載堉。德國物理學家赫爾姆霍茨這麼評價朱載堉:“在中國人中,據說有一個王子叫載堉的,他在舊派音樂家的大反對中,倡導七聲音階。把八度分成十二個半音以及變調的方法,也是這個有天才和技巧的國家發明的。”

  剛才說的是朱載堉轟動世界的科學成就。中國現在定都北京,北京的地理位置是北緯39°56′,東經116°20′,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精確計算出北京的地理位置的人,就是朱載堉。朱載堉在天文學物理學數學文學等方面奪得了多項世界第一,每一個發明都能穫得今天的諾貝爾獎。朱載堉的父親朱厚烷去世了,按照皇家宗法禮序,自然要由朱載堉來繼承王位,可是,他上書皇帝拒絕繼承王位,一門心思要搞自己的科學研究和散曲創作。朱載堉拒絕王位的事情一下子轟動了大明王朝,因此,他被民間稱爲“布衣王子”。

  中國歷史上,“仇學”的人是曹雪芹,不讀孔子書,不當祿蠹;“仇富”的是布衣王子朱載堉。其實,朱載堉的“仇富”立場,實際上是在批判貪腐和賄賂,批判的是拜金主義,他在一首散曲里道出了真正自己的人生觀:

  [南商調黄鶯兒]求人難

  跨海難雖難猶易,求人難難到至處,

  親骨肉深藏遠躲,厚朋友絕交斷義。

  相見時項扭頭低,問着他面變言遲,

  俺這里未曾開口,他那里百般回避。

  錦上花爭先填補,雪里炭誰肯送去?

  聽知,自己跌倒自己起,指望人扶耽擱了自己!

  這就是朱載堉的人生觀--自己跌倒自己起,指望人扶耽擱了自己!在大起大落的遭遇中,朱載堉有了大徹大悟的思考,他不要人扶,要自己走,他一輩子都在追求自己的理想,按照自己的處世原則自強不息!所以,在今天品讀朱載堉的明曲,對年輕朋友具有很大的勵志作用。

  至34歲,這是一個人生命中最寶貴的青春時期。朱載堉在家庭巨變中“不要人扶,自己起”,頑強地生存。35歲以後,家道中興,朱載堉沒有在回歸的富貴中沉淪,反而拒絕王位,鐵了心去做自己的科學研究和散曲創作。這個榮辱遍嚐、坎坷曆盡,不愛錢財、自強不息的男人,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百科全書式的科學偉人,是中國的伏爾泰。曹雪芹和朱載堉,兩個同命相憐的年輕人,一個在文化領域,一個在自然科學領域,爲我們的中華民族贏得了全世界莫大的尊敬。

  你總有錢俺不稀罕!

  思想起,把錢財刀剁、斧砍、油煎、籠蒸!

  自己跌倒自己起,指望人扶耽擱了自己!

  這就是自強不息的布衣王子朱載堉,這就是一位明散曲作家的人格魅力,這也是明曲獨有的、飽滿的、激情的的勵志力量!

朱載堉的文學作品


  朱載堉還是著名的文學家,他寫的散曲膾炙人口,具有強烈的批判現實主義色彩。
《朱載堉評傳》
《朱載堉評傳》

  [山坡羊]錢是好漢

  世間人睜眼觀看,論英雄錢是好漢。有了他諸般趁意,沒了他寸步也難。

  拐子有錢,走歪步合款;啞巴有錢,打手勢好看。

  如今人敬的是有錢,蒯文通無錢也說不過潼關。

  實言,人爲銅錢,游遍世間。實言,求人一文,跟後擦前。

  [黄鶯兒]罵錢

  孔聖人怒氣沖,罵錢財狗畜生

  朝廷王法被你弄,綱常倫理被你壞,殺人仗你不償命。

  有理事兒你反複,無理詞訟贏上風。

  俱是你錢財當車,令吾門弟子受你壓伏,忠良賢才沒你不用。

  財帛神當道,任你們胡行,公道事兒你滅淨。

  思想起,把錢財刀剁,斧砍,油煎,籠蒸!

  歎人敬富

  勸人沒錢休投親,若去投親賤了身。

  一般都是人情理,主人偏存兩樣心。

  年紀不論大與小,衣衫整齊便爲尊。

  恐君不信席前看,酒來先敬有錢人!

  [山坡羊]十不足

  逐日奔忙隻爲饑,才得有食思爲衣。

  置下綾羅身上穿,抬頭又嫌房屋低。

  蓋下高樓並大廈,床前缺少美貌妻。

  嬌妻美妾都娶下,又慮出門沒馬騎。

  將錢買下高頭馬,馬前馬後少跟隨。

  家人招下十數個,有錢沒勢被人欺。

  一銓銓到知縣位,又說官小勢位卑。

  一攀攀到閣老位,每日思想要登基。

  一日南面坐天下,又想神仙下象棋。

  洞賓與他把棋下,又問哪是上天梯?

  上天梯子未做下,閻王發牌鬼來催。

  若非此人大限到,上到天下還嫌低。

  《黄鶯兒·戒得志》

  君子失時不失相,小人得志肚兒脹,昨日無錢去做贼,今日有奶便呼娘

  真臭物,實荒唐,君不見街前騾子學馬走,到底還是驢兒樣

  《黄鶯兒·窮而乍富》

  窮的我慌了,把老天祝讚:

  你把中用物兒賜與我幾件,

  賜與我酒,如東洋大海;

  賜與我肉,普陀山恁大一片;

  賜與我銀,太行山恁大雨點;

  賜與我錢,南京到北京恁長幾串;

  賜與我妻,賽過天仙;

  賜與我兒,連中三元;

  賜與我官,當朝一品。

  難爲我些,一不報應。

  實言,在賜與我長壽靈丹。

  有這些東西,

  噥噥捏捏過上幾千年,

  噥噥捏捏過上幾千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