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5年2月20日 星期五

柳搖金是唐玄宗天寶年間長安富商李宏家中的歌姬,容貌秀豔、擧止嫻雅、通曉翰墨、歌喉婉轉曼妙,深得李宏之寵,出入李家的賓客,也多對她傾慕不已。柳搖金與韓翃成爲恩愛的夫妻,而且也成爲長安市上的社交名流,人們譽之爲“金童玉女”。

 柳搖金
拼音:liǔ yáo jīn
英文:Liu yao jin
柳搖金
柳搖金是唐玄宗天寶年間長安富商李宏家中的歌姬,容貌秀豔、擧止嫻雅、通曉翰墨、歌喉婉轉曼妙,深得李宏之寵,出入李家的賓客,也多對她傾慕不已。柳搖金與韓翃成爲恩愛的夫妻,而且也成爲長安市上的社交名流,人們譽之爲“金童玉女”。
 
 
 
 
 
 

 
  中文名: 柳搖金                              外文名:Liu yao jin
 
  民族: 漢族                                    國籍: 中國唐朝

   夫君:韓翃                                     出生地: 長安 

        職業: 歌姬

 

人物生平

  小傳夫妻就象是兩隻船。有幸在生活的河流中相遇,如果從此能並肩而行到終點,那自然是幸運。可有時因爲生活的狂風驟雨,兩隻船兒被各抛一方,倘若曆經艱辛孤寂之後,還能行到一塊,那可也是一種人生的大幸了。唐代佳麗柳搖金與才子韓翃夫妻便飽受了人生的這種大波大瀾,嚐盡了悲歡離合的滋味。
柳搖金是唐玄宗天寶年間長安富商李宏家中的歌姬,容貌秀豔、擧止嫻雅、通曉翰墨、歌喉婉轉曼妙,深得李宏之寵,出人李家的賓客,也多對她傾慕不已。
李宏雖爲商人,但性情文雅,書卷氣很濃,樂於結交文人雅士,門人常收留一批才華俊逸又暫不得志的人,韓翃就是其中的一個。韓翃是南陽郡人,正值弱冠之年,頗有文才,特從家鄉前來京都長安謀求發展,一時找不到入仕之途,偶爾結識了李宏,兩人成爲莫逆之交,於是就寄居在李宏家中,等待着機會。

相戀

一個風清氣朗的秋日,李宏與韓翃一同到城外仙游觀游玩。新秋雨後,林壑如洗,兩人感覺景色宜人,流連忘返,不覺已是暮色蒼茫。觸景生情,韓翃即興在觀壁上題下一首詩:
山色遙連秦樹晚,砧聲近投漢官秋;
疏松影落空壇靜,細草香閑小洞幽。
李宏看了韓翃的詩大聲稱絕,十分欣賞他的詩才。回到家中,李宏忍不住把韓翃的詩吟給頗懂得品詩的柳搖金聽,柳氏聽了心中暗暗稱賞不已。從此,她每次在樓角廊間偶然與韓翃相遇時,總忍不住想多看他一眼,心中卻又象揣了個小兔一樣怦怦直跳,那半垂的眼簾中閃爍着傾慕和嬌羞。聰明的韓翃對她這種神情中包含的心意也猜了個八九不離十,於是在有意無意間,也不由自主地對她投以關切與愛戀的眼神。

結合

兩人一個是主人家的賓客,一個是歌姬,礙於禮節,誰也不便明確地表示什麼。日子長了,柳搖金與韓翃的眉目傳情終於被李宏察覺,他看出了其中隱祕而曼妙的情意。李宏本是個豪爽之士,又確實認爲韓翃與柳搖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於是把柳搖金慨然地贈給了韓翃,而且好人做到底,給他們在長安城中的章台街買下一所宅院,撥給他們三十萬金,讓他們組成了一個甜美和滿的小家庭。從此,柳搖金與韓翃不但成爲恩愛的夫妻,而且也成爲長安市上的社交名流,人們譽之爲“金童玉女”。夫妻倆心中明白,這一切都是恩人李宏所賜,對於這位古道熱腸的好朋友,他們的感恩戴德之情是無法言喻的。
幸福的日子過得很快,眼看一年又一年地時光飛逝,韓翃的功名卻依然無望,大志難酬,心中漸生惘然。已離開家鄉數年,身處繁華的帝京長安,韓翃卻不時懷念起南陽故鄉的閑散生活,若不是有如花似玉、情意相通的愛妻相伴,他早已束裝返鄉了。這時,韓翃的一位友人將返回故鄉江東,韓翃滿懷深情地作“送别”詩爲他送行:
還家何如趁春風,殷勤往沽越人酒;
池畔花深鬥鴨欄,橋邊雨洗藏鴉柳。
遙憐内舍著新衣,複向鄰家醉落暉;
把手閑歌香橋下,滿山煙樹鷓鴣飛。
詩題雖是爲友人贈别,實際卻是在抒發詩人自己對家鄉的懷念與渴望。然而前來長安的初衷是謀求在仕途上有所發展,現在一無所成,實在愧見家鄉父老!韓翃抑住心中的愁悵,決心努力進取。於是在紅袖添香的溫柔關照下,埋頭苦讀,終於在天寶十三年考取進士及第,夫妻兩人相擁着笑出了淚。

亂世

考中進士及第後,接下來就是等待朝廷委派官職,這中間有一段空閑時間,韓翃想趁此時機回鄉省親,了卻自己的滿懷思鄉之情。路途遙遠,再加上長安家中也需人照管,所以不便擕柳搖金同往。夫妻倆纏綿排惻,難舍難分,一直拖到天寶十四年秋天,韓翃才依依不舍地告别愛妻走上回鄉的路。
衣錦還鄉的韓翃在家鄉大宴親友、拜訪故舊、祭祖掃墓,着實風光了好一陣子。遠在長安的柳搖金獨坐空幃,朝思暮想,閉門不出,靜等丈夫歸來。.轉眼秋去冬來,幾番寒風冷雨過後,長安街頭瑞雪紛飛。就在這時,傳來了安祿山揮兵南下的消息,安史之亂爆發了。中原一帶戰火連天,長安、洛陽兩京,人心惶惶,由於戰亂阻隔了道路,遠隔千里的丈夫不知何時才能回到自己身邊,柳搖金憂心如焚,徘徨無計,直後悔沒與丈夫同去。
等到潼關失守,唐玄宗率朝廷倉惶離開長安,逃往西蜀,長安城陷入一片混亂之中。爲了保全自己的清白之身,柳搖金在臉上塗了煙灰,換上破舊衣衫,隨人流逃到效外,寄居在法靈寺中。在寺中避難數月,由於即位的唐肅宗調度得直,更因爲叛軍發生内江,加上郭子儀統率勤王義師及穫得仗義助陣的番兵乘機反攻,於至德二年九月收複西京長安,不久後東都洛陽也相繼光複。
戰爭平息後,柳搖金滿身疲憊地回到了長安章台的宅院,經過一年多的兵荒馬亂,飽受贼兵的劫掠燒殺,長安市上到處是一片蕭條景象,柳搖金的生活也陷入艱難困苦之中。

相思

在驚天動地的變亂中,韓翃無法奔回長安,因而輾轉就近投奔節度使侯希夷軍中擔任主簿,隨軍征戰,戎馬倥傯。兩京雖然收複,各地戰爭仍在延續,韓翃所在的軍隊還要繼續作戰,一時之間尚無法返回長安與妻子團聚,隻好差人前往長安探望柳氏,並用絲囊盛了一袋黄金送給妻子作爲生活用度,並隨信附上一首詩:
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
縱使長條似舊垂,也應攀摺他人手!
詩中充滿了思念,也透露着不安。經幾度滄桑,他提心柔弱的妻子無法支撑,已委身他人。
柳搖金得到丈夫的消息,知道他安然無恙,頓時喜出望外。欣喜之餘,又不由得淚如泉湧。長久以來的坎坷、無助與驚懼、苦難,都在從丈夫身邊來的人前面宣泄出來。捧着絲囊,細細品讀詩句,真個是滿腹辛酸,不知從何說起。於是提筆凝神,把滿懷感慨化成了一首詩交給來人:
楊柳枝,芳菲節,苦恨年年贈離别,
一葉隨風忽報秋,縱使君來豈堪摺。
漢、唐時代,長安人送别多摺柳相贈,以示長條牽挽,依依不舍之意。柳搖金送别韓翃時,自然也曾摺柳相送,對於她而言,柳是她的姓氏,贈柳便更别有一番情義。長安的楊柳年年生發,離人卻遲遲不歸,送柳人癡癡等到今日,憂愁思念難以言表。柳搖金的詩中暗含“花堪摺時直須摺,莫待無花空摺枝”的心意,提示丈夫及早歸來團聚,且莫磋砣歲月,以免時不予我而空留遺恨。
[title3 class=headline-2]分飛[title3]
果不其然,正當韓翃追隨侯希夷戰場上往返掃盪贼兵殘餘勢力之時,已經日漸恢複繁榮的長安市里,一批幫助大唐皇朝平定叛亂的回紇番將,憑着他們的戰功,趾高氣颺,横行霸道。柳搖金因出色的美貌,被番將沙叱利看中,在求親遭到拒絕後,沙叱利派人強行把柳搖金鎗入府中占爲己有,柳搖金在他身邊天天過着以淚洗面的日子。時過不久,朝廷詔命候希夷回長安任左僕射,韓翃也隨之回到長安,當他歡天喜地趕到章台街熟悉的家院,不料卻一片荒涼,早已人去樓空。恰似一瓢冷水潑在韓翊頭上,他頓時失望至極,心想:“今生今世恐怕再難見到魂牽夢繞的妻子了!”勝利返朝的喜悦盪然無存,他終日失神落魄。
四處打探,他終於穫知愛妻已被搶入番將沙叱利府中,於是他報官請求察斷,無奈當時朝廷也不敢輕易得罪番將,何況是爲了韓翃這樣一個無名小卒,事情就一直懸而不結。
韓翃唉聲歎氣,幾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心趣。事情卻被他的好友虞候許俊知道了,許俊是侯希夷屬下的一員武將,性情豪爽剛直,好打抱不平。雖然與韓翃一文一武,卻交情甚篤,親如兄弟。許俊聽說天下竟有這般無理的事,他鋼牙一咬,俠義之氣頓生,決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許俊讓韓翃寫下書信一封,自己帶上信,全副披掛,跨上一疋駿馬向沙叱利府中急馳而去。他沖開層層阻攔,直入内室,找到柳搖金,一把將她掠上馬,丟下給沙叱利告誡的信,一馬雙騎,沖出重圍,轉眼便飛馳到章台街韓家宅院。
[title3 class=headline-2]重逢[title3]
韓翃早已站在院門前翹首期盼;柳搖金一見到了這里,心中也明白了大半。許俊把柳搖金放下馬,對韓翃說一句:“幸不辱命!”隨即上馬而去。這里韓翃與柳搖金根本顧不上對許俊道謝,兩人對視片刻,就相擁一起,抱頭痛哭,直哭得個天昏地暗。妻子雖然回到自己身邊,但韓翃還擔心沙叱利不肯就此善罷幹休,於是請求老上司候希夷出面奏報皇上,下詔柳氏重歸韓翃。爲了息事寧人,也爲了顧全番將的面子,由韓翃送給沙叱利二百萬制錢,算是給予沙叱利不再追究的補償,這件事就算圓滿解決了。
兩條久别的船兒又能相並而行了。
雖然如此,柳搖金仍有些放心不下,而且長安已成了傷心地,住在這里常常不免勾起她對辛酸往事的回憶,於是勸說丈夫帶她離開這繁華的都市,找一塊寧靜而屬於他們的地方。
韓翃經過這番變亂,也已心灰意懶,於是依從了妻子的意願,辭去官職,擕帶愛妻返回老家南陽。
[title3 class=headline-2]歸隱[title3]
在南陽,兩人過着男耕女織的田園生活,雖然清貧些,卻也覺得怡然自得,十分美滿。中年以後,忽然游興大發,於是雙雙乘船顺漢水東下,暢游江漢湖湘,而後轉往颺州,在寧靜秀麗的禪智山麓定居下來。轉眼間,散淡閑逸中又過去了十度春秋,他們的積蓄已逐漸用空,迫於生計,韓翃再度出山,投身節度使李相勉帳下作了一名小吏。
[title3 class=headline-2]結局[title3]
此時唐肅宗早已駕崩,太子李豫嗣位爲唐代宗。韓翃在仕途沉浮往返幾十年,功名上卻了無長進,一般同僚都頗不把他放在眼里。然而韓翃的詩名卻已經傳遍天下,被列爲當時全國的“十大才子”之一,他最著名的一首詩是《寒食》:
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禦柳斜;
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
這首詩不但廣爲眾人傳誦,就連皇帝也十分欣賞,因此在中書舍人出缺的時候,大臣們推薦兩人,唐代宗都認爲不合理想,他想起擅長作詩的韓翃。而當時有兩個韓翃,一個是柳搖金之夫,另一個是江淮刺史,爲了弄清身份,詔書下特注明“給作寒食詩的韓翃”。
“中書舍人”相當於皇帝的機要祕書,算得上是朝廷中擧足輕重的職位。在同僚們眼熱的賀送下,韓翃與柳搖金風風光光地又來到了京城長安。
垂垂老矣的柳搖金,此刻雖然芳顏盡去,但與韓翃的情感在飽經坎坷與悲歡之後,更加真摯堅貞,兩人白頭偕老,相並駛向人生的終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