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5年2月6日 星期五

楚恭孝王,名孟昶(公元919~965年),初名仁讚,字保元。高祖孟知祥第3子。孟知祥病死後繼位。在位31年(公元934~965年),又得後晉秦、階、成三州歸附,並攻取鳳州,悉有前蜀故地。宋乾德三年(965年)。宋兵入成都,降宋,至開封,被封爲秦國公。國亡被廢後疑爲宋太祖毒死,終年47歲,葬於今中國河南省洛陽市附近。


 孟昶
拼音:Mèng Chang(Meng Chang)

 孟昶、花蕊夫人
  楚恭孝王,名孟昶(公元919~965年),初名仁讚,字保元。高祖孟知祥第3子。孟知祥病死後繼位。在位31年(公元934~965年),又得後晉秦、階、成三州歸附,並攻取鳳州,悉有前蜀故地。宋乾德三年(965年)。宋兵入成都,降宋,至開封,被封爲秦國公。國亡被廢後疑爲宋太祖毒死,終年47歲,葬於今中國河南省洛陽市附近。
 
 
 
 

帝王檔案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姓名  孟昶
  諡號  楚恭孝王
  廟號 睿文英武仁聖明孝皇帝
  政權  後蜀
  在世  919年-965年
  在位  934年-965年
  年號
  廣政:938年-965年正月

帝王簡介

《問君能有幾多愁》
《問君能有幾多愁》
  孟昶(919~965年),五代時後蜀國君。公元934~965年在位。孟知祥第三子。處名任讚,字保元。即位後,又得後晉秦、階、成三州歸附,並攻取鳳州,悉有前蜀故地。宋乾德三年(965年)。宋兵入成都,降宋,至開封,被封爲秦國公。

  孟昶一般被稱爲後主。即位初年,勵精圖治,衣着樸素,興修水利,注重農桑,實行“與民休息”政策,後蜀國勢強盛,將北線疆土擴張到長安。

  但是他在位後期,貪圖逸樂、沉湎酒色,不思國政,生活荒淫,奢侈無度,連夜壺都用珍寶制成,稱爲“七寶溺器”,朝政十分腐敗。傳說孟昶對戲曲,也入迷甚深。

  後蜀廣政二十八年(965年),宋師在大將王全斌的指揮下以兩路伐後蜀,蜀軍與宋軍在劍門關外進行一場大戰,蜀軍全軍覆滅,後蜀精兵被全殲,滅亡之勢已不可免了。宋軍包圍成都府,孟昶投降,後蜀滅亡。

  孟昶被俘後被封爲檢校太師兼中書令、秦國公,居住在汴京。北宋乾德三年(965年),孟昶帶開封7日後鬱鬱而終(一說被宋太宗毒死),追封楚王,諡恭孝。

人物生平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北宋建立後,趙匡胤即着手統一中國,先後滅南平後蜀南漢南唐吳越投降,最後滅掉北漢。自唐天寶十四年(755)安史之亂,到北宋太平興國四年(979)北宋完成統一,其間經過了225年改朝換代的大混戰,一場惡夢總算過去。

  在北宋滅掉的這些小國中,末代皇帝除了鼎鼎大名的南唐後主李煜,值得一提的還有後蜀後主孟昶。他本來是一位少年老成的英明君主,但最後卻做了意志消沉坐以待斃的亡國之君。他寫詩詞寫不過李煜,但綜合文化素質卻遠在李煜之上,爲中國的文化事業做出了不小的貢獻。

本是年少英主

  五代時,孟知祥爲西川節度使,後唐明宗死後,孟知祥僭稱帝號,建立後蜀。孟知祥當皇帝才幾個月就死了,其子孟昶即位,就是後主。

  孟昶資質端凝,少年老成,果敢剛毅。孟知祥晚年,對故舊將屬非常寬厚,大臣放縱横暴,爲害鄉里。孟昶繼位,眾人欺他年輕,沒把他放在眼里,更加驕蠻恣肆,往往奪人良田,毁人墳墓,欺壓良善,全無顧忌。其中以李仁罕和張業名聲最壞。孟昶即位數月,即以迅雷之勢派人抓住李仁罕問斬,並族誅其家,一時大快人心。

  張業李仁罕外甥,當時掌握禦林軍。孟昶怕引起内亂,殺李仁罕後不僅沒動他,反而升任他爲宰相,以此來麻痹他。張業權柄在手,全不念老舅被殺的前車之鑒,更加放肆任性,竟在自己家里開置監獄,敲骨剝髓,暴斂當地人民,引起公憤。見火候差不多,孟昶與匡聖指揮使安思謙合謀,一擧誅殺了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權臣。藩鎮大將李肇來朝,自恃前朝重臣,倚老賣老,拄着拐杖入見,稱自己有病不能下拜。聞知李仁罕等人被誅殺,再見孟昶時遠遠就扔掉拐杖,跪伏於地,大氣也不敢喘。

  收拾服貼了父親孟知祥留下的一幫老臣舊將後,孟昶親政,選拔新人擔任各級官吏,並效法武則天設立銅匭於朝堂,鼓勵官民密告枉吏推薦良才。他頒布勸農桑詔,要求各地刺史、縣令將農桑勸課作爲主要政務,又曾罷免武將們兼領的節度使職務,改爲文臣擔任,改善地方吏治。

  但後蜀畢竟是偏居一隅的小國,孟昶的雄心壯志,很快就被現實粉碎。後晉被契丹滅之後,趁後漢劉知遠立足未穩,孟昶也曾想趁機染指中原,但所任非人,大敗而歸,不能成事。周世宗柴榮在位時,由於孟昶上書不遜,周軍伐蜀,蜀軍大敗,丟掉秦、成、階、鳳四塊土地。情急之下,孟昶忙與南唐、東漢等周邊小國聯合,共同抗周。

  孟昶在位後期,正逢後晉、後漢、後周交替疊興之際,各家逐鹿中原,無暇顧及川蜀,孟昶的外部壓力減輕,據險一方,正好“關起門來做皇帝”,他年輕時一直壓抑的“打球走馬”、“好房中術”的壞習慣一下子釋放出來,逐漸奢侈放縱,連尿盆都嵌滿珍珠寶玉作裝飾,豪侈至極。紈絝子弟王昭遠好說大話、善於逢迎,孟昶很喜歡他,加以重用,凡一切政務,都任由王昭遠辦理。自己則酣歌恒舞,日夜娛樂。他爲了打球走馬,強取百姓的田地,作爲打球跑馬場,還命宮女穿五彩錦衣,穿梭來往於場中,好似蝴蝶飛舞。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孟昶嫌後宮妃嬪沒有絕色美女,便廣征蜀地美女以充後宮。青城有一姓費的女子,生得風姿秀逸,且擅長吟詠,精工音律。後主選入宮中,十分寵愛。因前蜀王建之妾小徐妃,號爲花蕊夫人,也就襲其名稱,封費氏爲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每逢侍宴,紅牙按拍,檀板輕敲,餘音嫋嫋,繞梁三日。她還很會烹調,用洗淨的白羊頭,以紅曲煮之,緊緊卷起,將石鎮壓,以酒淹之,使酒味入骨,然後切如紙薄,吃起來風味無窮,號稱“緋羊首”,又名“酒骨糟”。又以薯藥切片,蓮粉拌勻,加用五味調和以進,清香撲鼻,味酥而脆,並且潔白如銀,望之如月,宮中稱之爲“月一盤”。特别新制的其他餚饌,不計其數。後主命禦膳司刊列食單,多至百卷,每值禦宴,更番疊進,每天都沒有重味的,讓孟昶對花蕊夫人的寵愛一日勝似一日了。“要想管住男人的心,先要管住男人的胃”,這句話也許是花蕊夫人首先說的。

  花蕊夫人最愛牡丹花與紅梔子花。後主因此開辟宣華苑,不惜金錢,到處收集牡丹花種,栽植在内宮花圃。後主與花蕊夫人,日夕在花下吟詩作賦、飲酒彈琴。又下令首都街道遍種芙蓉。秋天芙蓉盛開,沿城四十里遠近,叠錦堆霞,一眼望去,好似紅雲一般。傾城婦女,都來游玩,珠光寶氣,綺羅成陣,簫鼓畫船,逐隊而行。

  後主最怕熱,每遇炎暑天氣,便喘息不已,甚至夜間也難着枕,便在摩訶池上,建築水晶宮殿,以爲避暑之所。又鑿了一處九曲龍池,婉蜒曲摺,有數里之長,通入摩訶池内。最奇妙的是池内安着四架噴水機器,將機括打開,四面的池水便一起噴到空中,高達數丈,聚於殿頂,仍從四面分瀉下來,歸入池中。孟昶擕了花蕊夫人,偕同宮眷,移入水晶宮内,以避暑熱。他調寄《洞仙歌》一闋,後來被北宋蘇東坡改爲詞曲,留傳下來:“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水殿風來暗香滿。繡簾開,一點明月窺人;人未寢,欹枕釵横鬢亂。起來擕素手,庭戶無聲,時見疏星渡河漢。試問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繩低轉。但屈指、西風幾時來,又隻恐、流年暗中偷換!”夏天體涼還不出汗,成了“人體小冰箱”,這樣的美女哪個男人不想摟着呢?

逸豫亡國

  北宋建隆三年(962)十一月,宋太祖趙匡胤命忠武節度使王全斌爲主帥,率兵騎六路大軍分六路進討,同時,他又下命在汴梁的右掖門爲蜀主孟昶修建宅邸,等抓到他後好安置,顯示了伐蜀的決心。

  此時的孟昶仍沉浸在溫柔鄉里,自忖外面有王昭遠這個“諸葛亮”鎮撫,大可安枕無憂。聽說宋兵來伐,孟昶派大臣李昊“歡送”王昭遠出兵迎敵。王昭遠手執鐵如意,一副儒將派頭,左右前後指揮,看上去很像模像樣。酒至半酣,王昭遠對李昊講:“我此行出軍,不僅僅是抵禦敵兵,還想率領這兩三萬虎狼之師一直前進,奪取中原,易如反掌!”

  “諸葛亮”出發後,孟昶又派他的太子孟玄喆率數萬兵馬把守劍門。大軍出發之際,這位太子爺用豪華的繡輦抬着他好幾個愛姬隨行,並擕帶了大批樂師和樂器,隨行大軍也儀甲燦爛,很像一支演戲的大部隊。

  孟昶渾然不知災禍將至,做了近30年太平天子,總以爲天佑神庇,加之蜀道險遠,以爲定能使宋師無功而返。可宋軍節節進取,王全斌等人連取興州等地,一路深入,並修治被蜀軍燒掉的棧道,直取天險大漫天寨。王昭遠來迎擊,三戰三敗,狂跑至利州。宋軍追來,他又繼續狂逃,退保劍門,依恃天險拒守。宋軍從來蘇小路急行軍,忽然出現在蜀軍身後,雙方猝然交戰,王昭遠驚懼交加,癱倒在胡床上不能起身。劍門失陷,王昭遠再逃,沒多久在東川被宋軍抓穫,“諸葛亮”變成了“豬狗狼”。

  後蜀太子孟元喆一路上笑語喧喧,游山玩水。忽然劍門敗訊傳來,嚇得他和幾個隨從棄軍西奔,逃歸成都。

  至此,孟昶才如夢方醒,知道宋軍已兵臨城下。惶駭之間,他忙問左右退敵之策。良久,才有一個老將出主意:“宋軍遠來,勢不能久,請聚兵堅守以敵之。”孟昶思忖半晌,歎息道:“我父子以豐衣美食養士四十年,一旦遇敵,不能爲我盡一點心。現在要困守孤城,誰會賣命呢?”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德高望重”的蜀國司空李昊勸孟昶“封府庫請降”,無奈之下,孟昶隻能聽從,命李昊替自己起草降表。前蜀王衍滅亡時,降書也是這位李大人所爲,因此,有人連夜在李昊大門上寫了幾個大字:“世修降表李家”。

  王全斌大軍到達成都升仙橋,孟昶備齊亡國之禮,跪於軍門,送上降表。自宋軍發兵汴京,到孟昶歸降,總共才66天。後蜀滅亡了。建隆四年(963)七月,孟昶家族被遷至汴京,於明德門外素服待罪。宋太祖下詔釋罪,賜孟昶冠帶、襲衣,並封他爲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太師兼中書、秦國公。7天後,這位後蜀降王就暴卒於家,估計是趙光義下的毒。

  孟昶死後,宋太祖召花蕊夫人入宮。此前太祖早已聞知花蕊夫人有才名,命其作詩。這位亡國靚女隨口成誦,賦《國亡》詩一首:“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哪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趙匡胤品玩量久,心中大悦,好好地享用了花蕊夫人的雪膚冰肌。

文化建設

  除了花蕊夫人外,孟昶似乎隻能算一個一般的亡國之君,沒什麼特點。其實不然,他在文化事業上是做出了很大貢獻的。

  他愛好文藝辭賦,廣政三年(940),他命衛尉少卿趙崇祚收集當時“詩客曲子詞五百首,分爲十卷”,名爲《花間集》。這年四月,翰林學士歐陽炯爲之作序。後人視爲文人詞曲之祖,對後世影響很大。第二年(941),孟昶詔令史館編輯《古今韻會》五百卷,工程浩大,可惜沒有流傳下來。

  廣政十六年(953),孟昶命人在石頭上刻《論語》《爾雅》《周易》《尚書》等十經,盡依太和舊本,曆時8年才刻成。又怕刻石經流傳不廣,就刻爲木板,以便於流傳。後世用木本刻書,即是始於後主孟昶。

  孟昶還創辦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畫院,延請蜀中著名畫師50多人住院作畫,如花鳥大師黄荃父子就在被邀之列。孟昶在音樂上也有創造,今天流傳在台灣的“南管”音樂,被外國人稱之爲“唐音”,其實也是孟昶命人制作的。

虛待齋曰

  孟昶和李煜,實在有太多的相似之處。他們都是亡國之君,但都不算昏聵,更沒有一點殘暴,而且都是文化名人,隻是孟昶更加全面,但沒有太多有影響的個人作品傳世,而李煜的亡國詩詞則非常打動人心。這與孟昶到開封後很快被毒死有關,歷史沒有給他時間去創作“亡國詩篇”,而李煜則在開封活了幾年,有充裕的創作時間。

典籍記載


  《新五代史 後蜀世家第四》

  昶,知祥第三子也。知祥爲兩川節度使,昶爲行軍司馬。知祥僭號,以昶爲東川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知祥病,昶監國。知祥已卒而祕未發,王處回夜過趙季良,相對泣涕不已,季良正色曰:“今強侯握兵,專伺時變,當速立嗣君以絕非望,泣無益也。”處回遂與季良立昶,而後發喪。昶立,不改元,仍稱明德,至五年始改元曰慶政。

  明德三年三月,熒惑犯積屍,昶以謂積屍蜀分也,懼,欲禳之,以問司天少監胡韞,韞曰:“按十二次,起井五度至柳八度,爲鶉首之次,鶉首,秦分也,蜀雖屬秦,乃極南之表爾。前世火入鬼,其應在秦。晉鹹和九年三月,火犯積屍,四月,雍州刺史郭權見殺。義熙四年,火犯鬼,明年,雍州刺史朱齡石見殺。而蜀皆無事。”乃止。

  昶好打球走馬,又爲方士房中之術,多采良家子以充後宮。樞密副使韓保貞切諫,昶大悟,即日出之,賜保貞金數斤。有上書者,言台省官當擇清流,昶歎曰:“何不言擇其人而任之?”左右請以其言詰上書者,昶曰:“吾見唐太宗初即位,獄吏孫伏伽上書言事,皆見嘉納,奈何勸我拒諫耶!”

  然昶年少不親政事,而將相大臣皆知祥故人,知祥寬厚,多優縱之,及其事昶,益驕蹇,多逾法度,務廣第宅,奪人良田,發其墳墓,而李仁罕、張業尤甚。昶即位數月,執仁罕殺之,並族其家。是時,李肇自鎮來朝,杖而入見,稱疾不拜,及聞仁罕死,遽釋杖而拜。

  廣政九年,趙季良卒,張業益用事。業,仁罕甥也。仁罕被誅時,業方掌禁兵,昶懼其反,乃用以爲相,業兼判度支,置獄於家,務以酷法厚斂蜀人,蜀人大怨。十一年,昶與匡聖指揮使安思謙謀,執而殺之。王處回、趙廷隱相次致仕,由是故將舊臣殆盡。昶始親政事,於朝堂置匭以通下情。

  是時,契丹滅晉,漢高祖起於太原,中國多故,雄武軍節度使何建以秦、成、階三州附於蜀,昶因遣孫漢韶攻下鳳州,於是悉有王衍故地。漢將趙思綰據永興、王景崇據鳳翔反,皆送款於昶。昶遣張虔釗出大散關,何建出隴右,李廷珪出子午穀,以應思綰。昶相母昭裔切諫,以爲不可,然昶志欲窺關中甚銳,乃遣安思謙益兵以東。已而漢誅思綰、景崇,虔釗等皆罷歸,而思謙恥於無功,多殺士卒以威眾。昶與翰林使王藻謀殺思謙,而邊吏有急奏,藻不以時聞,輒啟其封,昶怒之。其殺思謙也,藻方侍側,因並擒藻斬之。

  十二年,置吏部三銓、禮部貢擧。

  十三年,昶加號睿文英武仁聖明孝皇帝。封子玄喆秦王,判六軍事;次子玄珏褒王;弟仁毅夔王,仁贄雅王,仁裕嘉王。
昶以韓繼勳爲雄武軍節度

  十八年,周世宗伐蜀,攻自秦州。昶以韓繼勳爲雄武軍節度,聞周師來伐,歎曰:“繼勳豈足以當周兵邪!”客省使趙季劄請行,乃以季劄爲秦州監軍使。季劄行至德陽,聞周兵至,遽馳還奏事。昶問之,季劄惶懼不能道一言,昶怒殺之,乃遣高彥儔、李廷珪出堂倉以拒周師。彥儔大敗,走青泥,於是秦、成、階、鳳複入於周。昶懼,分遣使者聘於南唐、東漢,以張形勢。

  二十年,世宗以所得蜀俘歸之,昶亦歸所穫周將胡立於京師,因寓書於世宗,世宗怒昶無臣禮,不答。

  二十一年,周兵伐南唐,取淮南十四州,諸國皆懼。荆南高保融以書招昶使歸周,昶以前嚐致書世宗不答,乃止。昶幼子玄寶,生七歲而卒,太常言無服之殤無贈典,昶問李昊,昊曰:“昔唐德宗皇子評生四歲而卒,贈颺州大都督,封肅王,此故事也。”昶乃贈玄寶青州大都督,追封遂王。

  二十五年,立秦王玄喆爲皇太子。昶幸晉、漢之際,中國多故,而據險一方,君臣務爲奢侈以自娛,至於溺器,皆以七寶裝之。宋興,已下荆、潭,昶益懼,遣大程官孫遇以蠟丸書間行東漢,約出兵以撓中國,遇爲邊吏所得。太祖皇帝遂詔伐蜀,遣王全斌、崔彥進等出鳳州,劉光乂、曹彬等出歸州;詔八作司度右掖門南、臨汴水爲昶治第一區,凡五百餘間,供帳什物皆具,以待昶。

  昶遣王昭遠、趙彥韜等拒命。昭遠,成都人也,年十三,事東郭禪師智諲爲童子。知祥嚐飯僧於府,昭遠執巾履從智諲以入,知祥見之,愛其惠黠。時昶方就學,即命昭遠給事左右,而見親狎。昶立,以爲卷簾使。樞密使王處回致仕,昶以樞密使權重難制,乃以昭遠爲通奏使知樞密使事,然事無大小,一以委之,府庫金帛恣其所取不問。昶母李太後常爲昶言昭遠不可用,昶不聽。昭遠好讀兵書,以方略自許。兵始發成都,昶遣李昊等餞之,昭遠手執鐵如意,指揮軍事,自比諸葛亮,酒酣,謂昊曰:“吾之是行,何止克敵,當領此二三萬雕面惡少兒,取中原如反掌爾!”昶又遣子玄喆率精兵數萬守劍門。玄喆輦其愛姬,擕樂器、伶人數十以從,蜀人見者皆竊笑。全斌至三泉,遇昭遠,擊敗之。昭遠焚吉柏江浮橋,退守劍門。軍頭向韜得蜀降卒言:“來蘇小路,出劍門南清強店,與大路合。”全斌遣偏將史延德分兵出來蘇,北擊劍門,與全斌夾攻之,昭遠、彥韜敗走,皆見擒。玄喆聞昭遠等敗,亦逃歸。

  劉光乂攻夔州,守將高彥儔戰敗,閉牙城拒守,判官羅濟勸其走,彥儔曰:“吾昔不能守秦川,今又奔北,雖人主不殺我,我何面目見蜀人乎!”又勸其降,彥儔不許,乃自焚死。而蜀兵所在奔潰,將帥多被擒穫。昶問計於左右,老將石頵以謂東兵遠來,勢不能久,宜聚兵堅守以敝之。昶歎曰:“吾與先君以溫衣美食養士四十年,一旦臨敵,不能爲吾東向放一箭,雖欲堅壁,誰與吾守者邪!”乃命李昊草表以降,時乾德三年正月也。自興師至昶降,凡六十六日。初,昊事王衍爲翰林學士,衍之亡也,昊爲草降表,至是又草焉,蜀人夜表其門曰“世修降表李家”,當時傳以爲笑。

  昶至京師,拜檢校太師兼中書令,封秦國公,七日而卒,追封楚王。其母李氏,爲人明辯,甚見優禮,詔書呼爲“國母”,嚐召見勞之曰:“母善自愛,無戚戚思蜀,他日當送母歸。”李氏曰:“妾家本太原,倘得歸老故鄉,不勝大願。”是時劉鈞尚在。太祖大喜曰:“俟平劉鈞,當如母願。”昶之卒也,李氏不哭,以酒酹地祝曰:“汝不能死社稷,苟生以取羞。吾所以忍死者,以汝在也。吾今何用生爲!”因不食而卒。其餘事具國史。

  知祥興滅年數甚明,諸書皆同,蓋自同光三年乙酉入蜀,至皇朝乾德三年乙醜國滅,凡四十一年。惟《舊五代史》,雲同光三年丙戌至乾德三年乙醜,四十年者,繆也。

相關閱讀


  後蜀孟昶賠了夫人又亡國
後蜀孟昶
後蜀孟昶

  孟昶親政初始還能勵精圖治,隨着國家政局的穩定,他便開始松懈起來。因紈絝子弟王昭遠好說大話、善於逢迎,孟昶很喜歡他,便加以重用,凡一切政務,都任由王昭遠辦理。自己則酣歌恒舞,日夜娛樂。他爲了打球走馬,強取百姓的田地,作爲打球跑馬場,命宮女穿五彩錦衣,穿梭來往於場中,好似蝴蝶飛舞。

  孟昶嫌後宮妃嬪沒有絕色美女,便廣征蜀地美女以充後宮。青城有一姓費的女子,生得風姿秀逸,且擅長吟詠,精工音律。後主聞其才色,選入宮中,十分嬖愛。因前蜀王建之妾小徐妃,號爲花蕊夫人,也就襲其名稱,封費氏爲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既溫柔風流,更兼天賦歌喉,每逢侍宴,紅牙按拍,檀板輕敲,聲徐流水,餘音嫋嫋,繞梁三日。後主日日飲宴,覺得餚饌都是陳舊之物,端將上來,便生厭惡,不能下箸。花蕊夫人爲了討好孟昶,便别出心裁,用洗淨的白羊頭,以紅曲煮之,緊緊卷起,將石鎮壓,以酒淹之,使酒味入骨,然後切如紙薄,吃起來風味無窮,號稱“緋羊首”,又名“酒骨糟”。

  後主遇着月旦,必用素食,且好吃薯藥。花蕊夫人以薯藥切片,蓮粉拌勻,加用五味調和以進,清香撲鼻,味酥而脆,並且潔白如銀,望之如月,宮中稱之爲“月一盤”。其餘餚饌,特别新制的,不計其數。後主命禦膳司刊列食單,多至百卷,每值禦宴,更番疊進,每天都沒有重味的,讓孟昶對花蕊夫人的寵愛一日勝似一日了。

  花蕊夫人最愛牡丹花與紅梔子花。後主因此開辟宣華苑,不惜金錢,到處收集牡丹花種,栽植在内宮花圃。改宣華苑爲牡丹苑。當春花開時,雙開的有十株,黄的、白的各三株,黄白相間的四株,其餘深紅、淺紅、深紫、淺紫、淡花、巨黄、潔白;正暈、側暈,金含棱、銀含棱;傍枝、副搏、合歡、重叠台,多至五十葉,面徑七八寸,有檀心如墨的,花開後香聞十里。後主與花蕊夫人,日夕在花下吟詩做賦、飲酒彈琴。紅梔子花顏色淡紅,其瓣六出,清香襲人。花蕊夫人說梔子有牡丹之芳豔,具梅花之清香,是花中仙品。梔子花種隻得兩粒,民間還不曾見。有人便將花畫在團扇上向他人炫耀。後來竟相習成風,不但團扇上面畫着紅梔子花,豪家子弟們將梔子花繡在衣服上面,到處游行。婦女把絹素鵝毛裁剪出來,做着紅梔子花,插在鬢上,作爲裝飾。一時之間,蜀中所有鳳釵珠環,金鈿銀簪,盡都摒而不用,一齊戴起紅梔子花來,成爲當時的風尚。

  後主又下令國中,沿着城上,盡種芙蓉。秋天芙蓉盛開,沿城四十里遠近,開得叠錦堆霞,一眼望去,好似紅雲一般。傾城婦女,都來游玩,珠光寶氣,綺羅成陣,簫鼓畫船,逐隊而行。後主禦輦出宮,帶了無數的宮嬪女官,一個個錦衣玉貌,珠履繡襪,車水馬龍,碾塵欲香。蜀稱“錦城”,至此可謂名副其實了。

  每逢宴餘歌後,後主同着花蕊夫人,將後宮的佳麗召至禦前,親自點選,揀那身材婀娜、姿容俊秀的,加封位號,輪流進禦,特定嬪妃位號,爲十四品。其品秩相當於公卿士大夫,每月香粉之資,皆由内監專司,謂之月頭。到了支給俸金之時,後主親自監視,那宮人竟有數千之多,唱名發給,每人由禦床之前走將過去,親手領取,名爲支給買花錢。花蕊夫人寫詩詠此事道:“月頭支給買花錢,滿殿宮人近數千;遇着唱名多不語,含羞走過禦床前。” 後主最怕熱,每遇炎暑天氣,便覺喘息不已,甚至夜間亦難着枕,便在摩訶池上,建築水晶宮殿,以爲避暑之所。畫棟雕梁,飛甍碧瓦,五步一閣,十步一樓,複道暗廊,千門萬戶,紋窗珠簾,繡幕錦幃。又另外鑿了一處九曲龍池,婉蜒曲摺,有數里之長,通入摩訶池内。最奇妙的是池内安着四架激水機器,將機括開了,四面的池水,便一齊激將起來,高至數丈,聚於殿頂,仍從四面分瀉下來,歸入池中。那清流從高處直下,如萬道瀑布,奔騰傾倒;又如疋練當空,聲似琴瑟,清脆非凡。那池中的水珠兒,激盪得飛舞縱横,如碎玉撒空,卻又沒有一點兒激入殿里來。無論什麼炎熱天氣,有這四面的清流,自上射下,那暑熱之氣,早已掃盪淨盡,便似秋天一般了。再看那殿中陳設的用品,全是紫檀雕花的桌椅,大理石鑲嵌的幾榻,珊瑚屏架,白玉碗盞,沉香床上懸着鮫綃帳,設着青玉枕,鋪着冰簟,叠着羅衾。殿中懸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夜里不用點燈。孟昶擕了花蕊夫人,偕同宮眷,移入水晶宮内,以避暑熱。

  一天,後主酒後酣睡,直到半夜方才醒來,一翻身坐在冰簟上面,覺得甚是煩渴。正要喚宮人斟茶解渴,花蕊夫人已盈盈的步至床前,掛起了鮫綃帳,手托晶盤,盛着備下的冰李、雪藕。後主取來一吃,覺得涼生齒頰,十分爽快。便與花蕊夫人出去納涼。慢慢地行至水晶殿階前,在紫檀椅上坐下。此時綺閣星回,玉繩低轉,夜色深沉,宮里靜悄悄的絕無聲息。他們並肩而坐。天淡星明,涼風吹起時,岸旁柳絲花影,皆映在水池中,被水波盪着,忽而横斜,忽而搖曳。花蕊夫人穿着一件淡清色蟬翼紗衫,被明月的光芒,映射着里外通明。愈覺得冰肌玉骨,粉面櫻唇,格外嬌豔動人。後主情不自禁,把花蕊夫人攬在身旁,相偎相依。

  花蕊夫人低着雲鬟,微微含笑道:“如此良夜,風景宜人。陛下精擅詞翰,何不填一首詞,以寫這幽雅的景色呢?”後主應允,立即取過紙筆,一揮而就。花蕊夫人接來觀看,是調寄《洞仙歌》一闋,詞里寫道:“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水殿風來暗香滿。繡簾開,一點明月窺人;人未寢,欹枕釵横鬢亂。起來擕素手,庭戶無聲,時見疏星渡河漢。試問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繩低轉。但屈指、西風幾時來,又隻恐、流年暗中偷換!”

  花蕊夫人將“又隻恐、流年暗中偷換”誦讀幾遍,對後主道:“陛下詞筆,清新俊逸,氣魄沉雄,可謂古今絕唱了。隻最後一句未免使人傷感。”後主命花蕊夫人譜曲歌詠,自吹玉笛相和。唱到那“人未寢,欹枕釵横鬢亂”,後主便將玉笛放慢,花蕊夫人卻隨着玉笛,延長了珠喉,一頓一挫,更加靡曼動人。至“又隻恐、流年暗中偷換”,又變作一片幽怨之聲,如泣如訴,格外淒清。後主的笛聲,也吹得回環曲摺,淒楚悲涼。那林間的宿鳥,被歌聲驚動,撲撲飛起。

  後主這樣的朝歡暮樂,那光陰過得非常迅速。這時宋主已平荆南,兵威所加,無不摧摺。王昭遠說:“蜀地險阻,外扼三峽,宋兵焉能飛渡。”後主也就放心了。當下又有人獻議,勸後主通好北漢,夾攻汴梁。後主便從其議,修了書函,遣趙彥韜帶蠟書,由間道馳往太原。哪知趙彥韜見後主荒於朝政,沉迷酒色,知道蜀中必要敗亡,他久已有心降宋,現在得着這個機會,便帶了蠟書,暗中馳至汴京,把後主蠟書進上宋太祖趙匡胤。太祖看了此書,不覺笑道:“朕要伐蜀,正恐師出無名,現在有了這封書信,便可借此興兵了。”遂即調遣軍馬,命忠武軍節度使王全斌,爲西川行營都部署,率馬步軍六萬人,分道入蜀。太祖趙匡胤已在汴河之濱,爲孟昶建好了囚住的小宅,多至五百餘間,供張什物,一切具備,趙匡胤在未戰之時,已料定孟昶必敗無疑了。

  太祖久聞花蕊夫人天姿國色,是個尤物,心内十分羨慕,惟恐兵臨成都,花蕊夫人爲兵將所蹂躪。所以諸將臨行之時,他便再三囑咐,不准侵犯蜀主家屬,無論大小男婦,都要好好的解送汴京。太祖爲後主在汴京造屋,原來是另有一片深意在内的。 孟昶聽到宋兵入蜀,便也調集人馬,命王昭遠爲都統帶領大兵,抵拒宋師。孟昶又遣玄綽示兵數萬守劍門。玄從貿翟刈虐姬,擕樂器、伶人數十以從,蜀人都竊笑。王昭遠好讀兵書,以方略自許,他自負不凡道:“此行不是克敵,便是進取中原,直搗汴京,當領此二三萬雕面惡少兒,取中原如反掌爾!”王昭遠飲酒已畢,率領人馬啟行,手執鐵如意,指揮軍士。誰知剛一接戰,兩員大將被活擒過去。蜀兵逃也來不及,連軍中帶的三十萬石糧米,也爲宋兵所得。王昭遠還說勝敗兵家常事,隻要自己出去,一場廝殺,便可把宋兵殺得片甲無存了。他口内雖說着大話,卻不敢率兵前進,隻在羅川,列了營寨,等候宋軍。後來被宋軍夾擊,退保劍門。轉眼劍門失守,王昭遠被宋兵將鐵索套在頸上,好似牽猴子一般牽將去了。後主修起降表,齎往宋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