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5年3月15日 星期日

糖果起源人類吃糖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萬年前,發明地不是歐洲、也不是美洲、更不是中國,而是新幾內亞,這個地區的人們用了7千年的糖之後,製糖技術才傳入埃及,而直到500年前,阿拉伯人帶入歐洲

糖果
人類吃糖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萬年前,發明地不是歐洲、也不是美洲、更不是中國,而是新幾內亞,這個地區的人們用了7千年的糖之後,製糖技術才傳入埃及,而直到500年前,阿拉伯人帶入歐洲,並藉由西班牙四處殖民,傳至世界各個角落。最早的糖果一般認為是麥芽糖,而外裹蜂蜜糖衣的杏仁糖也是糖果家族的老祖宗級角色,不過,這個出現在羅馬地區的糖果早先還是藥用性質。 



世界糖果館除了介紹糖果的歷史,也展示了來自世界25個國家的糖果,有煤炭糖、骷髏糖、快樂糖等等,走進這裡才知道,原來糖的模樣這麼多變。







「士的」糖的由來:

傳說「士的」糖(SugarStick) 是由一位希望見證耶穌的糖果商人發明的。「士的」糖是硬的,正如耶穌基督是萬古磐石;「J」形的糖身,代表耶穌(Jesus)第一個字母或牧羊人的杖;白色代表耶穌的純潔;紅色的紋代表基督為我們的罪流血,另外三條較細小的紅紋,是祂為我們所受的鞭痕;有些「士的」糖有綠色的紋,這代表耶穌是神給我們的禮物。「士的」糖是用薄荷造的,因薄荷是牛膝草類(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時,兵丁以海絨浸了醋,綁在牛膝草上,送到祂唇邊),而且牛膝草代表潔淨和犧牲。耶穌是純潔的羔羊,祂來是為世人的罪犧牲,捨身流血為我們贖罪。手杖上端捲曲狀使它像牧羊人的枴杖,倒過來看,手杖形似字母"J",耶穌名字的第一個字母。但很多象徵及意義現今並不太廣為人知。

牛軋糖[編輯]

牛軋糖,又名鳥結糖(澳門 :紐結糖,英文/法文:nougat),傳統上是一種由麥芽糖(目前也有業者使用能抑制蛀牙菌的異麥芽寡糖)、砂糖、奶油、奶粉、蛋白(也有業者會使用由鮮奶提煉的高成本乳清蛋白來取代較便宜的蛋白及蛋白粉,以利奶素及注重健康的客人品嘗)、堅果(如花生、杏仁核桃開心果榛子)、果乾及花瓣(如蔓越莓、黃金柚、芒果、柳橙、龍眼、桂花...)等混合製成的糖果。有些廠商為了不讓做好的牛軋糖變形,會用可食用的米紙包裹著,但多少會影響口感,因此較受歡迎的牛軋糖多半不包米紙。歐美牛軋糖做法及口感不盡相同,由玉米糖漿奶粉大豆蛋白質植物油等混合製成,口感較鬆綿。

起源[編輯]

關於牛軋糖的起源有兩種說法:
一說是在1441年由義大利克雷莫納發明的。在一個地方貴族的婚宴上,新人獲贈一種用蜂蜜杏仁蛋白製成的糖果。
另有一說為中國歷史明朝商輅鄉試解元舉人,依《明史正統十年會試會元殿試狀元,三次考試皆第一)為了感謝文昌帝君托夢使其三元及第,依照夢中作法所做出。以麥芽糖花生等製造,並捏造成的模樣,所以叫做牛軋糖,但後來因為把糖捏成牛的模樣實在不容易,而且生產速度較慢,所以就直接切成長方形的模樣出售。其後有外國傳教士將此糖果流傳至西方,始成為外國至受歡迎的糖果之一。

商輅[編輯]

商輅
商輅

大明太傅吏部尚書謹身殿大學士
籍貫浙江淳安縣
族裔漢族
字號字弘載,號素廷
諡號文毅
出生永樂十二年(1414年)
浙江淳安縣
逝世成化二十二年(1486年)
浙江淳安縣
親屬(子)商良臣
出身
  • 正統十年乙丑科一甲第一名進士及第(狀元)
商輅(1414年-1486年),弘載素廷文毅中國浙江淳安人,明朝狀元,政治人物,官至吏部尚書謹身殿大學士,爲內閣首輔,是明朝一代重臣。

生平[編輯]

宣德、正統年間[編輯]

永樂十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出生。家貧,父祖皆不仕,祖父打獵為生,父親在嚴州府衙充役當了小吏。早年即為學諭王瑞所器重,宣德十年(1435年)舉鄉試第一,後來屢試不中,遂在太學潛心讀書,深受國子監祭酒李時勉賞識,於正統十年(1445年)舉會試第一,繼而殿試第一,三元及第,在明代只有被朱棣除名的黃觀和他有此殊榮。商輅及第後,除翰林院修撰,與劉儼等十人進學東閣土木之變後,郕王監國,以陳循高谷舉薦,進入內閣參贊機務。徐珵曾建議遷都,商輅則力阻。同年冬,進翰林院侍讀[1]

景泰、天順年間[編輯]

景泰元年(1450年),遣迎明英宗居庸關,晉陞學士景泰三年,錦衣指揮盧忠舉告英宗與太監阮浪、內使王瑤意圖復位,景帝大怒,逮捕兩人下詔獄,盧忠因恐懼裝瘋。商輅進言稱其不足信,於是盧忠一併下獄,後因事連坐降為事官,王瑤被殺,阮浪被囚。景泰五年,明景帝改儲,後晉陞商輅為兵部左侍郎,兼任左春坊大學士。當時河南饑荒,商輅請墾荒給糧。之後,鐘同章綸下獄,均由商輅力救得免。《寰宇通誌》成,加兼太常寺卿[2]
景泰七年(1456年),景帝病重,群臣請建東宮,不予批准。商輅繼奏稱:「陛下宣宗章皇帝之子,當立章皇帝子孫。」聞者感動。因為日暮,奏未入,而同夜石亨等人已迎復上皇復位。此日,王文于謙等被收拿,召商輅與高谷入殿,讓他們起草復位詔書。石亨私下請其增加條款,遭到商輅拒絕。石亨不悅,命言官彈劾商輅,商輅於是下獄。商輅自訴《復儲疏》在禮部,可以覆驗,沒有得到回覆。當時中官興安稍微解釋,英宗更加震怒,興安則稱:「向者此輩創議南遷,不審置陛下何地。」英宗稍解,於是改釋商輅為民。後來,英宗常自言自語道:「輅,朕所取士,嘗與姚夔侍東宮」,不忍棄之。但因忌恨者多,竟不敢復用[3]

成化年間[編輯]

成化三年,明憲宗繼位,召商輅入京,恢復其內閣官職。商輅疏辭,憲宗稱:「先帝已知卿枉,其勿辭。」商輅於是進言陳勤學、納諫、儲將、防邊、省冗官、設社倉、崇先聖號、廣造士法凡八事。得到憲宗嘉獎採納,而當時羅倫孔公恂等均恢復官職。
次年,天有彗星,給事中董旻、御史胡深等彈劾朝中不稱職的大臣,言及商輅。御史林誠詆毀其曾經參與易儲,不宜用,憲宗不聽。商輅因此求罷免,憲宗大怒,命朝廷逮捕言官,並欲加重譴。商輅則稱:「當時我曾經請陛下寬待言官,現在又指責他們,恐不公允。」憲宗欣慰,只是廷杖董旻幾人後恢復官職。之後,商輅進兵部尚書。久之,改戶部尚書。《宋元通鑒綱目》成,改兼文淵閣大學士。皇太子立,加太子少保,進吏部尚書。十三年進謹身殿大學士[4]
商輅為人平粹簡重,寬厚有容,大事決議均毅然莫能奪。仁壽太後莊戶與民爭田,明憲宗欲徙民至塞外。商輅稱:「天子以天下為家,安用皇莊為?」此事方息。乾清宮門起火,工部請派人在四川、湖廣地區采木,商輅請少緩,得到批准[5]悼恭太子去世後,明憲宗因繼嗣為憂。當時紀氏生皇子朱祐樘,已經六歲,但左右內臣均畏懼萬貴妃而不敢言。之後,張敏告訴憲宗,憲宗大喜,欲宣示外廷,遣中官至內閣諭意。商輅請敕禮部擬上皇子名,於是廷臣相率稱賀。憲宗命朱祐樘見廷臣。即日後,憲宗抵文華殿,命朱祐樘侍,召見商輅及各位內閣大臣。商輅頓首請立皇太子,使得安中外心。明憲宗點頭同意。同年冬,遂立朱祐樘為皇太子[6]。當時,憲宗召見皇子留在宮中,而其母紀氏仍在西內。商輅擔心萬貴妃加害紀氏,卻又難以直言,於是和同官上疏稱,皇子母子亦就近居住,而請紀氏遷入西六宮永壽宮,封紀氏為。又過一個月,紀妃病終。商輅亦請禮宜從厚,並命司禮監奉皇子、問視、制衰服行禮[7]
當時,憲宗欲恢復郕王位號,命廷臣商議。商輅極言明景帝有社稷功,應當恢復位號,憲宗於是意決。憲宗還在建玉皇閣於皇宮之北,命內臣執事,禮與郊祀等,商輅則請罷免[8]。此外,太監汪直掌管西廠,屢次製造冤案。商輅率領同官陳十一罪,與憲宗對抗。之後商輅亦說服內閣大臣萬安劉珝劉吉等內閣重臣,加上九卿項忠等亦彈劾汪直,當日罷黜西廠。雖然汪直不再掌管西廠,但仍然受寵,遂誣陷商輅收授指揮楊曄賄賂,而御史戴縉再次歌頌汪直功勞,請恢復西廠,商輅於是力求離去。後詔加少保,賜敕馳傳歸。商輅既去,士大夫更加俯首侍奉汪直,沒有再敢與之抗者了[9]
商輅為人坦蕩。錢溥曾經因為不能升遷,而作《禿婦傳》以譏諷商輅;高瑤請恢復明景帝位號,黎淳疏駁,極為詆毀商輅,商輅則均不計較,仍然待於如平日。萬貴妃重視其名,曾經遺金帛甚厚,商輅均力辭,稱:「非上命,不敢承也。」使者告訴萬貴妃,萬氏不悅,商輅此後歸鄉終不再起用。其回鄉後,劉吉路過其家,見其子孫人丁興旺,嘆道:「我劉吉與您共事多年,未曾見您筆下妄殺一人,現在是上天回報您的寬厚啊。」商輅稱:「我只是不敢讓朝廷妄殺一人而已。」十年後,成化二十二年七月十八日卒。贈太傅,謚文毅[10]

著作[編輯]

商輅善書法,但傳世墨跡甚少。著有《商文毅疏稿略》、《商文毅公集》、《蔗山筆塵》,並纂有《續宋元資治通鑑綱目》二十七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