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5年3月11日 星期三

唐詩欣賞:水夫謠

唐詩欣賞:水夫謠
文/文思格
【明慧學校】水夫謠 (王建)
苦哉生長當驛邊,官家使我牽驛船。
辛苦日多樂日少,水宿沙行如海鳥。
逆風上水萬斛重,前驛迢迢後渺渺。
半夜緣堤雪和雨,受他驅遣還複去。
夜寒衣濕披短蓑,臆穿足裂忍痛何!
到明辛苦無處說,齊聲騰踏牽船歌。
一間茅屋何所值,父母之鄉去不得。
我願此水作平田,長使水夫不怨天。
【作者簡介】
王建(約西元766─約830)字仲初,唐代大歷年間著名詩人,與張籍齊名,世稱“張王”。所作《宮詞》一百首頗有名,有《王司馬集》。
【字句淺釋】
題解:本詩以獨白形式,寫出了縴夫獨有的艱難生活,揭露並控訴了當時不合理的勞役制度。水夫:即縴夫。船在逆水急流中,必須用繩子(纖繩)由岸上的人牽著一步步的走,這叫拉纖,拉纖的人就叫縴夫。驛:即驛站,古代官方設置的交通站,分水陸兩種,這裏指水驛。驛船:驛站擁有的船隻。上水:即逆水。斛(音胡):容
量單位,古代爲十鬥。淼:同“渺”。緣:沿、繞。堤:河堤。驅遣:驅使、差遣;逼迫。蓑:即蓑衣,用草或棕編織的雨衣。臆:胸部。騰踏:踏著整齊的步子一高一低的向前奔。

【全詩串講】
真苦啊!生長在驛站附近靠水邊,當官的要派我去拉纖服役牽驛船。
辛苦的日子占多數歡樂的日子少,在水邊住宿在沙裏行走就象海鳥。
頂著風牽拉著萬斤重的逆水驛船,身後驛站已很遠前面的還看不見。
半夜裏沿著河堤又是雪來又是雨,被官家逼迫著還要給他們拉纖去。
蓑衣短難遮掩衣服濕透了夜更寒,多痛都得忍著儘管腳凍裂胸磨穿!
掙扎到天明千辛萬苦無處可訴說,踏著步子向前奔齊聲唱起牽船歌。
家産值啥錢呢,我就一間茅草房?可又捨不得離開世代居住的家鄉。
我只希望這長河都變作平整良田,使我們縴夫永遠不會再埋怨老天。
【言外之意】
在一些流急灘險的地方,縴夫們有時會陷入寸步難行的僵持境地:這時哪怕一個縴夫後退,就可能“兵敗如山倒”,致使逆流沖船而下,甚者船跌灘下、船毀人亡。在這關頭,領頭縴夫一聲尖嘯,縴夫們周身繃緊,雙腳緊釘地上,像塊鐵板猛向前倒,直到全身幾乎貼住地面,兩手死死抱住路邊的巨石或抓住地上石板,如果是泥路,則十指拼命插入泥中,乃至鮮血直流,以此確保不出現船隻倒行的危險。此情此景,見者無不怵目驚心,甚至身心震撼、熱淚橫流。

如果船上坐的是達官貴人,就會派兵督行,以確保船上人的安全,甚至命令縴夫們每天必須走多少路。這一來,兵士一旦發現縴夫們行進太慢,就會不斷的把鞭子抽打在縴夫的背上,讓他們因負痛而拼命往前奔,有些力弱的縴夫便死于鞭下。

偉大的縴夫們,用自己的生命和血汗,把這一最悲苦、最震撼人心的勞動刻入了歷史,使人從中得到啓迪、受到鼓舞,轉而咀嚼人生。

古往今來的仁人志士們,他們就是不辭辛苦的拉著歷史這條船逆流而上的偉大縴夫啊!他們不計得失、捨棄了自己的一切,卻被自己拉著的人傷害甚至奪去了生命!那些打殺他們的人,正是他們用生命和苦行去幫助、挽救的人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