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4年5月5日 星期一

《歷史故事》 --第三章 輪回故事

《歷史故事》--第三章  輪回故事
一五八、趙簡子會天
趙簡子(趙盾)是春秋末年晉國的正卿。
有一次,趙簡子一連五天昏睡不醒。名醫扁鵲給他診脈,說:「趙公脈息正常,沒有什麼病,只是沉睡,過兩天就會醒來。從前秦穆公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睡了七天七夜才醒過來,他說到了天帝那兒,十分快樂,並從天帝那兒知道了後世的許多事情,後來都一一應驗了。」
果然,過了兩天半,趙簡子醒了過來,告訴家人與天帝相會,天女翩翩起舞,自己好像也成了神仙云云。(《史記.趙世家》)
一五九、康叔投胎
襄公所寵幸的小妾懷孕,夢見有人對她說:「我是康叔,你如果生兒子,一定是一個叫衛的人來投胎,可以取名為元。」
小妾覺得很奇怪,就問孔成子。成子說:「康叔是衛國的先祖。」(康叔是周武王之弟。周武王死後,武庚在殷乘機叛亂,周成王平定叛亂後,把殷地分封給康叔,建立衛國)
等到孩子生下來,襄公說:「真是上天的安排啊!」於是就把孩子取名為元,並立元為繼承人,即靈公。(《史記.衛康叔世家》)
襄公之妾不知有康叔,說明她的夢境可信。
一六○、劉根召鬼
劉根,穎州人,漢成帝時入嵩山學道,遇異人授以秘訣,能召鬼。
太守史祈以妖言惑眾的罪名將他拘到衙門,說:「你讓我見見鬼,要不然便殺你。」
劉根說:「甚易!」遂借筆硯書符。須臾,忽見五六個鬼押著兩個囚犯來到堂上。史祈仔細一看,那兩個囚犯正是自己已故的父母。他們向劉根叩頭,說:「小兒無狀,分當萬死。」又斥責史祈說:「得罪神仙,累親至此!」史祈驚哀悲泣,叩頭請罪。劉根默然忽去,不知所之。(《後漢書.方術列傳》)
一六一、羊祜識金環
羊祜五歲時,叫乳母給他拿金環玩。乳母說:「你沒有這東西呀。」羊祜便獨自跑到鄰居李家東牆根的桑樹中取出金環。李家驚奇地說:「這是我家亡兒丟失的東西,你怎麼能拿去!」乳母告以原委,李家悲傷嘆息,知道羊祜為亡兒的轉世。(《晉書.羊祜傳》)
一六二、戴洋死後復生
東吳吳興人戴洋,十二歲病死,五天後復甦,自言天帝讓他擔任酒藏吏,上蓬萊、昆侖等仙山,不久遣返。
此後,戴洋突然善解卦相,知東吳將亡,託病不仕。(《晉書.戴洋傳》)
一六三、鮑靚五歲記憶前世
東海太守鮑靚五歲的時候能詳細記憶前世,告訴父母:「我是曲陽李家的兒子,九歲掉到井裡淹死了。」父母到曲陽李家尋訪,鮑靚所說一一符驗,證實確是李家亡兒轉世。(《晉書.鮑靚傳》)
一六四、魂靈顯現
蕭嶷,南齊豫章王,齊高帝蕭道成的次子,齊武帝的二弟,官至大司馬太傅,為人寬厚仁慈,深得朝野擁戴,不幸於齊武帝永明十年(四九二年)去世。
蕭嶷去世後,冥中現形於侍中左僕射沈文季面前,說:「我命不該絕,是太子長懋心懷嫉妒,將毒藥加入膏藥中,使我身上的瘡惡化,又下毒於湯藥中,使我腹瀉不止,以致喪命,我已向先帝陳訴,來索太子性命。」說罷,取出一道青紙文書交給沈文季,說:「我與你少年舊交,情同手足,因此請你將這張青紙文書轉呈皇上。」沈文季心中驚懼萬分,將這件事隱密在心,不敢外傳。
不久(齊武帝永明十一年(四九三)正月),太子長懋突然死去。(《南齊書.豫章王嶷傳》、《歷史感應統紀》)
一六五、蕭鏗托夢陶弘景
蕭鏗,南齊宗室,三歲喪母,自悲不識母,常乞求幽冥於夢中見母一面。
六歲的時候,他夢見一位女子,自稱是他母親。醒後向人說所夢女子容貌衣服,皆如生時,聞者莫不唏噓。
蕭鏗死後,好友陶弘景忽然夢見他,慘然告別,說他於某日命終,生前無罪,三年後將托生於某家。陶弘景問他幽冥中事,多秘而不宣。醒後訪之,果然相符。 (《南史.官都王鏗傳》)
一六六、王涯托夢
王涯,唐朝太原人,文帝時官至吏部尚書,總持鹽鐵轉運使,為政苛刻急躁,加重稅賦,搜括百姓,積怨日深;又嗜好專權,鞏固地位,與李訓等暗中勾結,同流合污。
後來李訓謀劃誅殺宦官,事蹟敗露被殺,王涯也被牽連,判處死刑。百姓見他受刑,都引以為快。
王涯宅第中資財鉅萬,全被官兵掠取,在朝為官的三個兒子也都被處死,只有一個女兒因身患痼疾得以免脫。僕人惟恐她經受不住打擊,騙她說:「妳父親有罪,當被貶官。」不料,她忽然夢見王涯提著自己的首級,告訴她說:「我家被滅族了,只留下妳一人,逢年過節可別忘記我啊!」女兒驚恐呼號,滾到地上。僕人這才將實情相告。(《唐史.王涯傳》、《歷史感應統紀》)
一六七、盧老的轉生標記
崔咸,唐朝博平(山東博平)人,為人正直,志行高超特立,風采動人,唐憲宗元和初年(八○六年)中舉進士,官任侍御史。
崔咸的父親崔銳官任澤潞從事的時候,有位自稱「盧老」的修道人,能知過去未來,崔銳請他住在家中,恭敬供養。
有一天,盧老要離開崔家,對崔銳說:「將來我死後,當投生做你的兒子。」說罷,便指著自己口下一顆黑痣說:「就以這顆痣作為標記。」
後來崔家生子,果然口下有一顆黑痣,形貌神態酷似盧老。崔銳斷定他就是盧老轉生,因此取名崔咸,字盧老。(《舊唐書.文苑傳》、《歷史感應統紀》)
一六八、孩里入冥見聞
孩里,遼代回紇人,道宗太康二年(一○七六年)入朝為相,後改任廣利軍節度使,七十七歲身染重病,不願治療,自言:「我的壽命已經盡了。」果然就在這年去世。
孩里素信佛教,早年曾跟隨道宗打獵,不慎墜落馬下,不醒人事,幾天後甦醒過來,說他看見兩個人引他到了一座城裡,進入一座宏大的宮殿,一位身穿紅袍的人坐在殿上,侍者站列兩旁,引導他登上臺階,這時,有個人向他出示一塊竹木板,說:「本來要拘捕一個名叫大腹骨的人,卻誤將你拘來了。」竹木板上記載著「孩里官至節度使、宰相,享年七十七……」孩里正感到疑惑時,被侍者推下大溝,驚醒過來。道宗聽說這事,命人將孩里的所見所聞記錄下來,後來果然一一應驗。 (《遼史.孩里傳》、《歷史感應統紀》)
一六九、張楨斷案
張楨,元朝高郵州尹。當時守城的千戶名叫狗兒,家中有一妻一妾,小妾在狗兒面前挑撥是非,陷害其妻崔氏,崔氏因而遭受丈夫及小妾虐待,折磨而死。
崔氏死後,怨魂附在七歲的小女身上,到縣衙向張楨控訴,詳細描述被殺慘狀,並說屍體埋在屋後。
張楨率領吏卒到狗兒屋後搜尋,果然掘出崔氏屍首,於是拘捕狗兒及小妾。狗兒與小妾無法抵賴,只好認罪。時人無不稱歎張楨斷案如神。(《元史.張楨傳》、《歷史感應統紀》)
一七○、顧錫疇的前世怨業
顧錫疇,明朝昆山人,官至尚書,因與朝中權貴不合,辭官歸鄉,避兵亂於溫州江心寺。總兵賀君堯鞭撻太學儒生,顧錫疇欲彈劾賀君堯,賀君堯竟遣人乘夜殺死顧錫疇,投屍江中。
顧錫疇被害當天,永嘉縣令吳國傑在江心寺宴請顧錫疇,不料第二天突然聽說顧錫疇被害,隨即命人沿江尋找,找了三天都沒有下落。第三天晚上,吳國傑夢見顧錫疇站在水中說:「我前世是天臺山僧人,因為誤殺了一條蛇,如今抵償牠的命債。明天向某處水灣尋找,我就在那裡。」吳國傑立刻命漁夫前去尋找,果然找到屍體,於是用棺木收殮,運回家鄉安葬。
華亭縣令張調鼎是顧錫疇的門生,一天,顧錫疇的神識告訴他說:「我前生誤殺了一條蛇,那條蛇轉世為賀君堯,六月十六,他在江中將我殺害。因果應受,告訴我的兩個兒子不要報仇。」張調鼎此時還沒聽到老師的死訊,急忙派人到溫州查訪,果然如老師所說。
後來賀君堯也被人所殺。(《明史.顧錫疇傳》、《歷史感應統紀》)
一七一、毛吉附體傳語
毛吉,廣東僉事,出征時帶有白銀千兩,用於犒賞軍隊,交驛丞余文保管。毛吉戰死時,軍費已用三成,余文憐其家貧,將所剩銀兩交給毛吉的僕人,讓他為毛吉治喪。
這天夜裡,僕人的妻子忽然坐在中堂,作毛吉語,命人請來按察使,揖拜說:「毛吉受國恩,不幸死於賊,今余文以所餘官銀付吉家,令我負垢地下。今願繳還,使我免遭連累!」
僕人的妻子說完就倒在地上,過了一會兒才甦醒,不知自己所言。(《明史.毛吉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