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4年8月28日 星期四

三國演義誤人之處:陶謙原是個政治流氓之三

三國演義誤人之處:陶謙原是個政治流氓(5)

2009-1-6 18:27:00 來源:中華網
評論】【字體: ​​中 
  三、魯肅
  魯肅,字子敬,臨淮東城人。他在襁褓中喪父,和祖母共同生活。他家中特別富有,但祖輩無人出仕,雖資財豐足,但也只是那種鄉野豪族。吳書說他體魁貌奇,少時就胸有壯志,好出奇計,且愛擊劍騎射。魯肅性格好施捨別人。由於家道殷富,他常招聚少年,一起講兵習武。晴天則偕眾至南山射獵,陰雨則聚眾講習兵法,以此練習武藝。後來天下已亂,他便不再管理自家產業,而是大量施捨錢財,出賣土地,以周濟困窮,結交賢者。為此,深受鄉民擁戴。
  當時周瑜任居巢長,聞魯肅之名,遂帶數百人來拜訪,並請他資助一些糧食。魯肅家裡有兩個圓形大糧倉,每倉裝有三千斛米,周瑜剛說出借糧之事,魯肅毫不猶豫,立即手指其中一倉,贈給了他。經此一事,周瑜更加確信魯肅是與眾不同的人物,便主動與他相交,兩人建立瞭如同春秋時公孫僑和季札那樣牢不可破的朋友關係。
  袁術聽說了他的名聲,於是請他出任東城長。但魯肅發現袁術治下法度廢弛,不足與成大事,便率百餘人南遷到居巢投奔周瑜。南遷時,他讓老弱之人在前,自率敏捷強悍的青年在後。袁術得知魯肅遷居,急派騎兵前來阻攔。魯肅排開精壯人等,張弓搭箭,對追兵說:“你們都是男子漢,應該明白大勢。方今天下紛紛離亂,有功,得不到賞賜,無功,也受不到責罰,為何要逼迫我呢?”說著,命人將盾牌立在地上,遠遠開弓射去,箭把盾牌都射穿了。追騎既覺得魯肅的話有道理,又估計自己也奈何不得他,只好退回。魯肅順利到達居巢。不久,周瑜東渡長江,投奔孫策,魯肅與他同行,把家留在了曲阿。見到孫策後,孫策很賞識魯肅。
  不久,魯肅的祖母去世,他回東城去辦理喪事。子揚與他關係很好,給他寫信道:“方今天下豪傑並起,吾子姿才,尤宜今日。急還迎老母,無事滯於東城。近鄭寶者,今在巢湖,擁眾萬馀,處地肥饒,廬江間人多依就之,況吾徒乎?觀其形勢,又可博集,時不可失,足下速之。”(《三國志·吳書·魯肅傳》)魯肅同意了劉子揚的意見,安葬了祖母,返回曲阿,當即整頓行裝,欲投奔鄭寶。正巧周瑜已經把魯肅的母親接到了吳郡,魯肅去見他,把劉子揚的建議和自己的打算都對他說了。當時孫策已經去世,孫權仍住在吳郡。周瑜勸魯肅留下來,他說:“昔馬援答光武云'當今之世,非但君擇臣,臣亦擇君'。今主人親賢貴士,納奇錄異,且吾聞先哲秘論,承運代劉氏者,必興於東南,推步事勢,當其歷數。終構帝基,以協天符,是烈士攀龍附鳳馳騖之秋。吾方達此,足下不須以子揚之言介意也。”(《三國志·吳書·魯肅傳》)。魯肅從其言。周瑜立刻向孫權推薦魯肅,說他有才幹,可為輔佐之臣。並且建議孫權應該多方搜羅魯肅這樣的人才,以成就大業,不能讓他們流散外地。
  孫權立即約見魯肅,與其交談,非常高興。等在場賓客起身退出時,魯肅也告辭而出。但又被孫權請了回來,合榻對飲。魯肅對孫權說:“昔高帝區區欲尊事義帝而不獲者,以項羽為害也。今之曹操,猶昔項羽,將軍何由得為桓文乎?肅竊料之,漢室不可復興,曹操不可卒除。為將軍計,惟有鼎足江東,以觀天下之釁。規模如此,亦自無嫌。何者?北方誠多務也。因其多務,剿除黃祖,進伐劉表,竟長江所極,據而有之,然後建號帝王以圖天下,此高帝之業也。”孫權則說:“今盡力—方,冀以輔漢耳,此言非所及也。”( 《三國志·吳書·魯肅傳》)這有名的塌上策倒時常為後人提起。
  此時孫權表面雖然說言非所及,其實心底已經樂開花了,能得到這樣的謀士,他當時的想法估計和劉備得到諸葛亮時候說的如魚得水類似吧。所以之後,張昭認為魯肅不夠謙虛,多次非議詆毀他,說他年少粗疏,不可重用。孫權卻毫不介意,而且越來越器重魯肅,並厚賜他,使魯家的富有程度達到了舊時的水平。
  到了劉表病死時,魯肅向孫權進言:“夫荊楚與國鄰接,水流順北,外帶江漢,內阻山陵,有金城之固,沃野萬里,士民殷富,若據而有之,此帝王之資也。今表新亡,二子素不輯睦,軍中諸將,各有彼此。加劉備天下梟雄,與操有隙,寄寓於表,表惡其能而不能用也。若備與彼協心,上下齊同,則宜撫安,與結盟好:如有離違,宜別圖之,以濟大事。肅請得奉命吊表二子,並慰勞其軍中用事者,及說備使撫表眾,同心一意,共治曹操,備必喜而從命。如其克諧,天下可定也。今不速往,恐為操所先。”說完,魯肅提出代表孫權去荊州弔喪,了解情況。孫權批准了他的請求。魯肅剛到夏口,聽聞曹操已向荊州進兵,便日夜兼程,可是等他到了南郡,劉表的兒子劉琮已經以荊州降曹魏,劉備準備南撤渡江。魯肅當機立斷,去找劉備。在當陽長阪,魯肅與劉備相遇。魯肅說明了孫權派自己來的使命,然後和劉備共論天下形勢,並問劉備準備到哪裡去。劉備說想去投奔蒼梧太守吳巨魯肅說吳巨是個沒有作為的庸人,勸劉備不要去依靠他。接著,詳細述說孫權的情況和江東的實力,勸劉備與孫權聯合,共拒曹操。劉備聽了魯肅的分析,決定並力抗曹。正好諸葛亮與備相隨,他對諸葛說道:“我子瑜友也。”可見這外交手段信手拈來。劉備於是率部進駐夏口,派諸葛亮隨魯肅去柴桑會見孫權。裴松之認為:劉備與孫權並力共拒中國(曹操的魏勢力),皆魯肅的謀略。

三國演義誤人之處:陶謙原是個政治流氓(6)

2009-1-6 18:27:00 來源:中華網
評論】【字體: ​​中 
  孫權得知曹操準備渡江東侵,召集眾位將領商議,將領們都勸孫權降曹。魯肅不發一言。孫權起身如廁,魯肅跟到屋簷之下。孫權知他要單獨表述意見,就拉著他的手說:“卿欲何言?”魯肅回答說:“向察眾人之議,專欲誤將軍,不足與圖大事。今肅可迎操耳,如將軍,不可也。何以言之?今肅迎操,操當以肅還付鄉黨。品其名位,猶不失下曹從事,乘犢車、從吏卒、交遊士林、累官故不失州郡也。將軍迎操,欲安所歸?願早定大計,莫用眾人之議也。”孫權聽完,嘆息道:“此諸人持議,甚失孤望;今卿廓開大計,正與孤同,此天以卿賜我也”。當時周瑜正受命去鄱陽,魯肅勸孫權將他召回。周瑜歸來,更堅定了孫權的抗曹決心。孫權授權周瑜,讓他主持戰事,任命魯肅為贊軍校尉,幫助周瑜運謀畫策,終於在赤壁大敗曹兵。這個時候其實孫權也很害怕,也頗有投降的意思,但是被魯肅一番話說出,便立即打消,這也說明了魯肅在獻策上擅長讓人接受,比之陳宮沮授田豐之流又高了不止一等。
  大戰結束,魯肅先行歸來。孫權聚集眾將,大張旗鼓地迎接他。魯肅進殿拜見孫權,孫權起身向他示敬,並對他說:“ 子敬,孤持鞍下馬相迎,足以顯卿未?”魯肅趨前幾步,搖頭說:“未也。”眾人聞之,無不愕然。魯肅就座後,才徐徐舉鞭說:“願至尊威德加乎四海。總括九州,克成帝業,更以安車軟輪徵肅,始當顯耳”。孫權聽後,開懷大笑。此後愈加倚重魯肅,把他稱作自己的鄧禹(有些類似霍去病的“匈奴未滅,何以家為。”)
  赤壁戰後,劉備派人謁見孫權,請求借荊州。呂範等將領勸孫權扣留劉備,周瑜在外地,也上疏陳說此意。唯魯肅從全局考慮,勸孫權把荊州借給劉備,以孫劉聯合,共同抗曹。魯肅說:“您固然神武蓋世,但曹操的勢力太大了。我們剛剛佔有荊州,恩德信義尚未廣行於民眾。如果把荊州借給劉備,讓他去安撫百姓,實是上策。因為這樣一來,曹操多了一個敵人,我們多了一個朋友。”孫權同意了魯肅的主張。曹操聞孫權借荊州給劉備的消息時,正在寫信,震驚之下,落筆於地。魯肅認為東吳的能力不足以單獨抵禦魏軍,於是藉劉備的力量來擋住曹仁,有利於吳國發展。
  等到周瑜病危時寫信給孫權,推薦魯肅代替自己。信中說:“當今天下,方有事役,是瑜乃心夙夜所憂,願至尊先慮未然,然後康樂。今既與曹操為敵,劉備近在公安,邊境密邇,百姓未附,宜得良將以鎮撫之。魯肅智略足任,乞以代瑜。瑜隕踣之日,所懷盡矣”。孫權採納了周瑜的建議,當即任命魯肅為奮武校尉,接替周瑜統領部隊。周瑜私屬部隊四千多人,以及原來的奉邑四縣,全都轉歸魯肅所有。魯肅開始時駐守江陵,後移兵下駐陸口。威望恩義,大行於眾,部屬增加萬餘人,被任命為漢昌太守、偏將軍。十九年,隨孫權攻破皖城,改任橫江將軍。
  在此之前,益州牧劉璋法度綱紀頹敗廢弛,周瑜、甘寧等人曾勸孫權藉機攻取蜀地。孫權就此事徵詢劉備的意見,劉備心中有自己的打算,假意對孫權說:“備與璋託為宗室,冀憑英靈,以匡漢朝。今璋得罪左右,備獨竦懼,非所敢聞,願加寬貸。若不獲請,備當放發歸於山林。”孫權答應了劉備的請求。然而,後來劉備卻向西進軍,圖謀吞併劉璋,留關羽鎮守荊州。孫權明白劉備的意圖後,勃然大怒,罵道:“猾虜乃敢挾詐。”對劉備深為不滿。(這裡也能看出劉備的梟雄一面)
  魯肅與關羽鄰界統兵,疆土犬牙交錯,多次發生磨擦。魯肅顧全大局,總是以友好的姿態安撫雙方。劉備平定益州後,孫權請劉備歸還荊州中的長沙、零陵、桂陽三郡。劉備不肯。孫權派呂蒙率軍進取,長沙、桂陽二郡望風歸附,唯有零陵太守郝普堅守不降。劉備得知,親自引兵五萬從成都趕回公安坐鎮,派關羽率軍三萬爭奪三郡。孫權也從秣陵進駐陸口,派魯肅率領一萬人屯守益陽,和關羽對抗。魯肅為了大局,邀請關羽相見,提出各自將兵馬佈置在百步以外,只有將軍們各帶單刀赴會。魯肅做出決定後,他部下將領怕出變故,勸魯肅不要輕蹈險地。魯肅毫無畏懼,他說:“事到今日,應該把話說清。劉備辜負國家,是非尚未論定。關羽又能怎麼樣呢?”毅然赴會。會上,魯肅數次指責關羽:“國家區區本以土地借卿家者,卿家軍敗遠來,無以為資故也。今已得益州,既無奉還之意,但求三郡,又不從命。”魯肅話音未落,荊州方面的一將說:“夫土地者,惟德所在耳,何常之有?”魯肅當即大聲喝叱,辭色嚴厲。關羽此時也操刀而起,對那人說道:“此自國家事,是人何知”用眼光示意那人離去。單刀會沒有結果,雙方僵持不下,戰爭一觸即發。時曹操進攻漢中,劉備害怕失去益州,派人跟孫權講和。雙方議定,以湘水為界,平分荊州 ​​。江夏、長沙、桂陽三郡屬孫權,南郡、武陵、零陵三郡屬劉備。孫、劉休兵罷戰。
  建安二十二年(公元二一七年),魯肅病逝。孫權親自為其舉辦喪事,並參加了他的葬禮。諸葛亮也為他舉哀。孫權始終不忘魯肅在東吳政權創立過程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在他稱帝登壇祭天時,他對公卿們說:“昔魯子敬嘗道此,可謂明於事勢矣。”《吳書》曰:“肅為人方嚴,寡於玩飾,內外節儉,不務俗好。治軍整頓,禁令必行,雖在軍陳,手不釋卷。又善談論,能屬文辭,思度弘遠,有過人之明。周瑜之後,肅為之冠。”魯肅死後,孫權評價他有二長一短:“子敬東來,致達於孤。孤與宴語,便及大略帝王之業,此一快也。後孟德因獲劉琮之勢,張言方率數十萬眾水步俱下。孤普請諸將,諮問所宜,無適先對,至子佈文表,俱言宜遣使修檄迎之,子敬即駁言不可,勸孤急呼公瑾,付任以眾,逆而擊之,此二快也。且其決計策,意出張蘇遠矣;後雖勸吾借玄德地,是其一短,不足以損失二長也。”孫權肯定了魯肅的榻上策和赤壁戰前的主戰意見,但對借荊州問題進行了否定。其實,孫權才是淺薄的。在三家鼎立紛爭的局勢中,唯獨魯肅始終不渝地堅持孫劉聯盟,這是因為他看到了聯盟的維持與鞏固,關係到江東生死存亡的長遠利益,這是他目光遠大的過人之處,也是孫權、周瑜、呂蒙、陸遜不如魯肅的地方。這也是我用“智慮深遠”來作為標題的原因。而魯肅死後,孫權派呂蒙襲取荊州,孫劉聯盟完全破裂,之後的夷陵一戰更是讓蜀承受了巨大的打擊,使得吳蜀再也不能充分合作,而吳、蜀也最終被輕鬆的擊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