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4年8月7日 星期四

唐三彩三足爐精品鑒賞

唐三彩三足爐精品鑒賞2011年11月03日13:39  來源:新浪 


将本文转发至:
三足爐足範.鞏義黃冶窯址出土
三足爐足範.鞏義黃冶窯址出土
三足爐足範.鞏義黃冶窯址出土
唐三彩貼花三足爐.永城市唐墓出土.王蔚波攝
唐三彩帶蓋三足爐.禹州市郭連鄉郭東村唐墓出土.王蔚波攝
唐三彩帶蓋三足爐.禹州市郭連鄉郭東村唐墓出土.王蔚波攝
  王蔚波/撰文攝影
  馳名中外的唐三彩,是中國陶瓷史上一枝絢麗奪目的奇葩。其最能體現盛唐氣象與大唐文化的雄渾博大,無論造型工藝,還是釉色裝飾,都閃爍著封建社會鼎盛時期的藝術光輝。
  唐三彩的名稱在古代文獻中不見記載,直至二十世紀初才被大量發現和真正認識。1905-1909年,清廷修築隴海鐵路時,在洛陽一帶從東到西沿邙山南麓,挖開許多古墓,其中唐墓中出土了數量頗多的三彩器皿和俑類。民國初年,古玩商們將其運到北平琉璃廠銷售,引起了王國維、羅振玉等著名學者的贊賞和重視,同時也吸引了外國人的重金購買,唐三彩頓時名揚天下,並開始為世人所珍藏。到民國三十一年(1942年),趙汝珍所著《古玩指南》一書,才首次提出“唐三彩”之名。其中這樣說到:“以鉛黃綠青等三色描畫花紋於無色釉之白地胎上,即世所稱之唐三彩者為最佳。”其實,古代是以三為多,但不一定都是三種顏色,有的器物或俑像只具一彩或兩彩,有的則具三彩甚至多彩,但大多是以黃、綠、白三種顏色為主,加上三彩即多彩之意,所以人們習慣將其統稱為“唐三彩”。
  唐三彩在洛陽、西安、揚州、丹東地區和山西、甘肅兩省的唐墓中均有發現,其他省區則很少。其中洛陽和西安出土最多,又因較早發現於洛陽,故洛陽唐三彩最為馳名。但鮮為人知的是,河南不僅洛陽有唐三彩,而且其他地區也發現和出土有不少精美的唐三彩。筆者在此所要論述介紹的,就是河南其他地區的唐三彩三足爐。
  中國古代器物中,使用最為廣泛而又差別頗大、造型各異的就屬香爐了。在一般人的觀念中,香爐似乎只是焚香的器具,於是說到香爐的樣式,人們腦海裏總會出現宋代哥窯或龍泉窯的雙耳爐,再就是明代的銅質宣德爐及其仿制品了。事實上,香爐的種類和用途遠不止於此,唐三彩三足爐便是其中較為獨特的一種。它造型別致,精美奇巧,極具魅力。
  迄今為止,中國境內已發現的唐三彩窯址有河南省鞏義市黃冶窯址、陜西省銅川市黃堡窯址、河北省內丘縣西關窯址和陜西省西安市郊機場窯址。鞏義黃冶窯址,位於鞏義市區以東5公裏的站街鎮大、小黃冶村附近的黃冶河兩岸,西距洛陽50公裏,總面積約16萬平方米。1957年發現,是中國發現最早的一處唐三彩窯址,由北京故宮博物院馮先銘先生首次考察並公布於世。之後,河南文物考古工作者多次對其進行調查和試掘,收集和出土了大量的唐三彩標本、素燒器物和窯具、模具等。釉色主要為黃、綠、白、褐、藍等單彩、二彩和三彩及多彩,種類有生活用具、玩具、俑類和模型等,其中不乏各種唐三彩三足爐。
  唐三彩的生產工藝,主要經過選料、成型、素燒、施釉、釉燒等程序。它雖是陶器,卻又與一般的低溫釉陶不同,而多系白色粘土(高嶺土)作胎,手模兼制成型,是兩次燒成的燒造工藝。先是將其胚胎成型晾幹後,入窯經1000~1100℃的高溫燒出素坯,然後在已素燒冷卻過的胎體上施以鉛釉,再第二次入窯經900℃的低溫釉燒而成。
  唐三彩三足爐的成型方法,均是采用轉盤拉坯工藝制作圓形器皿部分,三足和貼花部分則另外模制或捏制後粘貼而成。如在鞏義黃冶唐三彩窯址就出土有三件典型的三足爐足範:一是高7厘米,蹄足形狀,素面無飾;二是高7.5厘米,蹄足形狀,中部一棱;三是高7厘米,獸足形狀,五爪有飾。
  又如在鞏義黃冶唐三彩窯址還出土有兩件典型的三足爐貼花模具:一是獅子模(ⅠT2③:1),長8.9厘米,寬5.3-6.1厘米,厚1.9厘米,陶色灰白,質地堅硬,長方圓角略呈橢圓形,獅子昂首翹尾,張口怒吼,鬃毛斜豎,四肢粗壯,作奔走狀,體型雖小,但紋飾清晰,刻畫精美,精神抖擻,活潑可愛;二是獸面模,直徑10厘米,圓形,陶質,頭長雙角,頜下生須,圓眼凸珠,濃眉彎曲,張嘴露齒,鼻翼突出,面容顯得十分猙獰。
  唐三彩是造型工藝和釉色裝飾的結合。有一類唐三彩三足爐,在釉色裝飾的基礎上,還采用了胎上帖花的方法。貼花是在器胎上粘貼模印制作的浮雕圖案紋飾,然後整體施以彩釉統一燒制,這種貼花工藝更加凸顯了其立體裝飾的效果。如永城市唐墓出土的三彩獅形貼花三足爐,口徑12.5厘米,腹徑21.3厘米,高17.1厘米,侈口外翻,卷沿圓唇,短頸微束,豐肩略斜,圓鼓腹,圜形底,腹下部位設有獸爪狀三足。肩部一周等距離裝飾五個葉狀貼花。腹上部略下則間飾五個獅形貼花,呈浮雕狀,幼獅模樣,圓眼豎耳,大嘴怒張,翹尾稍卷,昂首奔騰,額、鬢、頸、胸、腿、尾等處均有長短各異的體毛,造型誇張,動感強烈。器施醬黃、墨綠、乳白釉,色彩斑斕,相互交融,錯落有致,層次分明,給人一種美的質感。釉不及底,露出陶胎,質地潔白,細密堅致。三足爐是鞏義黃冶窯常見的器形,其造型仿自唐代的金銀器,以唐三彩較為多見,此外還有白釉、黑釉、藍釉等品種。據有關專家研究成果表明,這件唐三彩三足爐亦應是鞏義黃冶窯之制品。
  又如1987年淮陽縣王店鄉大宋村唐墓出土的三彩伎樂人貼花三足爐,殘高16厘米,侈口卷沿,圓唇略斜,短束頸,斜豐肩,碩鼓腹,圜狀底,腹下部原有三足,惜已殘失。肩部一周等距飾以六片草葉紋貼花。腹上部與三足對應飾有三個菩薩貼花圖案。腹中部三足之間相應位置,飾三組松葉忍冬卷草紋伎樂人圖案貼花。頸、肩、腹、底等部位的數周弦紋裝飾,則打破了佛教圖案的規矩呆板。通體施以黃、綠、白三色彩釉,綠釉為主,間飾黃白。底部略露白胎。這件唐三彩三足爐雖有殘缺,但其貼花圖案卻十分精美和珍貴。該器三個貼花伎樂人,即奏樂藝人,均曲肢跪坐,手彈琵琶,形象較為寫實。伎樂人的周圍是忍冬圖案。忍冬俗呼“金銀花”,通稱卷草,因淩冬不雕,故有忍冬之稱,東漢末期開始出現,南北朝時最為流行。且多被作為佛教裝飾,比喻人的靈魂不滅、輪回永生。後來又被廣泛用於繪畫和雕刻等藝術品的裝飾上,到唐代已十分流行。而菩薩手持凈瓶貼花圖案,在佛教中則有著一種普渡眾生的功用,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難、保佑眾生、平煩息災、神通無限的象征。這些都說明當時佛教的盛行已經影響到最不容易為外來宗教所侵入的葬俗中來了。從中我們還可以看到唐代伎樂的直觀資料,也反映出大唐文化與佛教藝術兼收並蓄的輝煌(圖10-圖12)。
  在鞏義黃冶唐三彩窯址出土遺物中,不僅有完整的素胎器物和燒成後的三彩制品,而且有施釉後尚未入窯燒制的半成品器物,充分說明唐三彩是先制坯第一次入窯素燒,再上釉後入窯二次燒成。如2002年鞏義黃冶窯址出土的素燒三足爐(GXHⅡT10⑩:11),口徑13厘米,高13厘米,胎系白色,器呈罐形,侈口,卷沿,圓唇,短束頸,圓鼓腹,圜形底,下承以三獸足。爐體器皿部分頸、肩和腹部均有數周弦紋,明顯采用轉盤拉坯工藝制作成型。此爐通體素胎,從三底足處可見粘結痕跡,爐身與三足比例合理,制作協調,造型端正,形制飽滿。
  又如2002年鞏義黃冶窯址出土的素燒施釉三足爐(GXHⅡT4H15:58),口徑10.2厘米,底徑5.7厘米,高11.5厘米,口沿外翻,束頸較短,圓肩鼓腹,下收為小平底,承三獸蹄形足。器肩與腹部分別飾有數周凹弦紋。粉白色高嶺土胎,質地細膩堅硬。全身外壁施以白色化妝土。口沿、頸、腹和三足塗有三種釉汁,尚未二次入窯釉燒。該器雖然只是素燒施釉,沒有燒就呈現斑斕的色彩,卻具有非常難得的研究價值。
  唐三彩器物中,有的三足爐的沿口,以及洗的內底上均遺留有三處支燒痕。由此可知,爐、洗等大件器物上再疊燒以其他器物。有的在器內還套燒有小件器物,以此充分利用空間,增加每窯的裝燒量。如2002年11月9日,在鞏義黃冶窯址,出土的唐三彩三足爐(GXHⅡT4H15:57),口徑14.5厘米,高15.3厘米,口微侈,沿略卷,唇厚圓,短束頸,扁圓鼓腹,球狀圜底,獸面蹄足。頸肩、肩腹交匯部位,分別界以帶狀凸弦紋,使頸與肩、肩與腹更加立體明顯。下腹及近底部則均飾一周凹弦紋。口、頸及足部施以黃釉,器身綠釉為主,間飾白、黃釉斑。底不施釉,白胎質細,體表敷有一層粉白色化妝土。器內壁施有一層淡黃色透明釉。內底正中墊餅上,黏結有一小件器物殘片,其上施以黃釉。沿口基本等距分布三枚支燒痕。鞏義黃治窯址唐三彩三足爐等遺物的出土,再現了唐三彩的制作工藝流程,使我們對唐三彩制品的成型、裝飾、燒成工藝過程有了更加全面的認識。
  最為珍貴的唐三彩三足爐是帶有藍釉的,這是因為唐代藍釉三彩器往往被稱為極品。民間收藏界有一種說法:“三彩掛藍,價值連連。”有關研究資料表明,鈷藍在中國的應用始於春秋戰國時期的陶胎琉璃珠,而用於中國陶器較早的例子則是唐三彩藍釉器。雖然唐三彩發現和出土較多,但掛有藍釉的卻相對少見。據有關專家考證,燒制這種藍釉的呈色劑是鈷,其來源很可能是唐代通過絲綢之路傳入中國的一種裝飾原料。不僅如此,藍釉陶瓷的燒制、上色難度也較大,所以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在鞏義黃冶窯址中發現的唐三彩,就數藍釉器數量最少。其中1976年在鞏縣(今鞏義)小黃冶電灌站,發掘出土的唐三彩三足爐(T1:113),口徑15.5厘米,腹徑22.5厘米,高16厘米,侈口,卷沿,圓唇,束頸,鼓腹,圜底,下腹部等距離附有三個獸蹄形足。器內壁施透明釉。外腹上、中、下部不同位置分別飾有數周凹弦紋。白胎,通體敷有一層化妝土,施釉至下腹部。口頸、下腹及足施有黃褐釉。腹中部施白釉,略微泛黃。肩部乃視覺中心,則以藍釉為底色,自然流淌,施藍釉時,采用石蠟控制法,圈點18個不規則的白釉圓圈,每個圓圈中間又點加黃色斑塊,互相映襯,美輪美奐,恰似朵朵怒放的寶石花,顯得高貴而典雅。
  鞏義黃冶窯的唐三彩中,有的三足爐雖然也施藍釉,卻不似前件那樣單純明顯,而是與其他顏色交錯施釉,相互浸潤,流串暈散,融為一體。如1976年7月鞏縣(今鞏義)小黃冶電灌站出土的另件唐三彩三足爐,口徑11.4厘米,腹徑16.5厘米,高11.5厘米。侈口外翻,卷沿圓唇,頸微束,圓鼓腹,圜狀底,腹下部等距附三蹄足。頸肩處和腹上部各飾一周較粗的凸弦紋,腹下部則有數周較細的凹弦紋。口與頸部施純黃釉,唇色較深,略微泛褐。三足施釉,上綠下黃。腹部以藍釉為主,白、黃釉斑施於其間,黃藍交融形成綠色,積釉處則呈褐色。器內壁罩有一層淡透明釉。器外壁敷有一層化妝土,白胎泛黃。若與前件相比,後者燒制工藝似乎更加成熟,釉面變化尤為明顯,斑駁燦爛,瑰麗神奇,但卻不如前者素凈雅致、色澤沈穩,可謂各有千秋,雅俗共賞。
  掛有藍釉的唐三彩器物,還見於1998年周口市信用社唐墓出土的三足爐,高14.6厘米,侈口圓唇,口緣外翻,短頸微束,豐肩,鼓腹,圜底,下有三獸爪形足。肩、腹部飾三組數周弦紋,有凸有凹,唯肩與腹之連接處凸棱明顯,轉折起伏,富於變化。白胎,體敷化妝土,釉至下腹,底部露胎。施藍、黃、白三色彩釉,口足部分為黃釉,肩與腹部藍釉為地,交錯飾以三層點綴有黃釉的白花,釉色在燒制過程中暈染流動,如浮光掠影,十分特別。
  周口地區發現的另件唐三彩器物,是1992年在鄲城墨河唐墓出土的三足爐,其造型更加圓潤豐滿,釉色裝飾也頗別致。該爐高14.9厘米,侈口,卷沿,圓唇,束頸,豐肩,鼓腹,圜底,下承以三獸足。爐口、頸及足部施以黃褐釉,肩部飾有一周三色覆蓮瓣紋,層次分明,腹部交錯施以黃、綠、白釉,黃綠打底,白斑點綴,似為花瓣,飄拂散落。釉色斑斕,黃、綠、白、褐各色相互交融浸潤,給人一種暖色基調和美的質感。釉不及底,積釉處呈現熟褐色調。胎質潔白,瑩潤細膩。
  河南發現或出土的唐三彩三足爐,造型基本大同小異,但釉色裝飾卻沒有完全相同的,這是因為在燒制過程中,無法控制其釉色的自然流淌所致。諸如1999年3月26日,在鶴壁市淇濱區大賚店鎮劉莊村東,約250米處大白線公路段,發掘的唐墓中出土有一件三彩三足爐,口徑12厘米,高11.5厘米。侈口卷沿,圓唇略尖,束頸較短,肩部豐滿,圓鼓腹,圜狀底,下腹等距離設以三獸爪形足。外底露胎,質細色白。口沿、頸部及三足施醬黃釉,爐身施草綠、醬黃、粉白三彩,以綠釉為主體色調,間以黃白形成斑紋,紋飾流暢,色彩協調,有一種流光溢彩、自然灑脫的藝術效果。
  又如在平頂山市發現的唐三彩三足爐,侈口,卷沿,圓唇,短束頸,豐肩,鼓腹,圜底略平,下承三獸爪形足。頸、肩及底部飾有數周凹弦紋。釉不及底,敷化妝土,並露白胎。口、頸與足部施醬黃釉,身施黃、綠、白三色彩釉,白釉為地,間飾黃綠。肩部一周等距飾以9組草葉紋,釉從上腹向下流淌,似呈寫意草叢紋樣,風格簡約,樸素別致。
  比較典型的還有2003年7月,在郾城縣(今漯河市郾城區)召陵鎮窯廠唐墓出土的三彩三足爐,高14.5厘米,口徑14厘米,腹徑16.5厘米。體呈半球形,侈口,短頸,豐肩微聳,鼓腹,圜底,三獸爪形足。頸與肩和肩與腹之連接處,以及下腹三足間均飾凸棱,以界定不同釉色。口、頸及足施醬黃釉,肩和上腹施黃、綠、白相間的低溫彩釉。肩部重點裝飾,翠綠為地,交錯飾以2周各15朵黃蕊白花,向下依次又有2周淡綠和醬黃色帶銜接暈染,翠綠色釉偶有下淌,流痕長短不一。下腹與下足部露出白胎。內壁施有一層透明釉。該爐造型豐滿,穩重大方,具有典型的唐代遺風;三足和下腹醬黃色彩的處理,既打破了爐身下部的飄浮感,又與口頸顏色呼應,極其符合美學理念;而肩部的綠底白斑,以及黃點裝飾,則猶如奇葩異卉盛開在茂密的草地,非常富有東方詩意。
  河南出土的唐三彩三足爐中,大部分都是有器無蓋,但也發現有一些帶蓋的。如1991年禹州市郭連鄉郭東村唐墓出土的三彩帶蓋三足爐,通高20厘米。侈口,卷沿,圓唇,短頸,鼓腹,圜底,下有三獸爪形足。上承鬥笠形蓋,頂設圓紐。蓋及肩部飾有數周凹弦紋。器身與蓋交錯施橙、綠、白釉,橙色為主,間飾綠白,並以斑點形式構成多組不規則抽象梅花圖案。三足外側均施綠釉。器底和足底及內側部位露出白色陶胎。造型渾圓飽滿,裝飾精致華美,三足挺拔有力,格外大氣規整,充分顯示出大唐盛世的別樣風韻。
  綜上所述,河南發現的唐三彩三足爐範圍較廣,除以洛陽和鞏義為中心的豫西地區之外,還散見於豫東的周口、鄲城、淮陽、永城,豫南的平頂山、禹州、郾城,及豫北的鶴壁等沒有列舉的地點。通過對上述唐三彩三足爐的比較研究,我們認為其中不少器物是由鞏義黃冶窯生產的。鞏義黃冶窯的唐三彩創燒於初唐,多為盛唐和中唐時期,晚唐仍有。總之,唐三彩作為中國盛唐文化的象征,遠播海外,享有盛譽,而三足爐則是其中的典型器物之一。其造型豐潤飽滿、古樸莊重而富有生氣,裝飾工藝精美、瑰麗多彩又自然奔放,紋樣用筆隨意、渾然天成卻別具匠心,完美體現了陶瓷、雕塑和繪畫的有機結合,並且巧妙地運用貼花等立體裝飾技法,以及獨特的流淌工藝、鉛釉的流動原理、交錯的釉色變化、奇妙的窯變無雙,從而構成了豐富的藝術語言,表達了不同的意境情趣,創造出鬼斧神工、輝煌華麗的時代特色與民族風格。
  參考文獻:
  [1] 中國矽酸鹽學會.中國陶瓷史[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2年。
  [2] 馮先銘主編.中國陶瓷[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
  [3] 趙青雲。河南陶瓷史[M]。北京:紫金城出版社,1993年。
  [4]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獨立行政法人文化財研究所奈良文化財研究所,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鞏義市博物館編著。鞏義黃冶唐三彩[M]。鄭州:大象出版社,2002年。
  [5]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國文物研究所,日本奈良文化財研究所編著。黃冶窯考古新發現[M]。鄭州:大象出版社,2005年。
  [6] 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編著。河南唐三彩與唐青花[M]。北京:科學出版社,2006年。
  [7] 秦文生。略論唐三彩俑的藝術成就[G]。河南文物考古論集。鄭州:大象出版社,2006年。
  [8] 王蔚波。絢麗多姿的唐三彩藝術[N]。文物報, 1986-3-7。
  [9] 王蔚波。“河南唐三彩”系列之一·綜論篇[J]。藝術市場,2008。
  [10]王蔚波。“河南唐三彩”系列之五·器物篇[J]。藝術市場2008。
  作者簡介:王蔚波(1963- ),男,河南偃師人。中國考古學會會員,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員,曾發掘過澠池仰韶村、新鄭鄭韓故城、上蔡蔡國故城等重要遺址,發表或出版文物專業論著60余篇(部),主要研究方向:美術考古與文物鑒賞。 
将本文转发至: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