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4年8月11日 星期一

管子 牧民 譯文

國頌 
  凡有地牧民者,務在四時,守在倉廪。國多財,則遠者來;地辟舉,則民留處;倉廪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上服度,則六親固;四維張,則君令行。故省刑之要 ,在禁文巧;守國之度,在飾四維;順民之經,在明鬼神、只山川、敬宗廟、恭祖舊。不務天時,則財不生;不務地利,則倉廪不盈。野蕪曠,則民乃菅;上無量,則民乃妄。文 巧不禁,則民乃淫;不璋兩原,則刑乃繁。不明鬼神,則陋民不悟;不只山川,則威令不聞;不敬宗廟,則民乃上校;不恭祖舊,則孝悌不備。四維不張,國乃滅亡。 
  【譯文】 
   凡是一個國家的君主,必須致力于四時農事,確保糧食貯備。國家財力充足,遠方的人們就能自動遷來,荒地開發得好,本國的人民就能安心留住。糧食富裕,人們就知道禮節;衣食豐足,人們就懂得榮辱。君主的服用合乎法度,六親就可以相安無事;四維發揚,君令就可以貫徹推行。因此,減少刑罰的關鍵,在于禁止奢侈;鞏固國家的准則,在于整飾四維;教訓人民的根本辦法,則在于:尊敬鬼神、祭祀山川、敬重祖宗和宗親故舊。不注意天時,財富就不能增長;不注意地利,糧食就不會充足。田野荒蕪廢棄,人民也將由此而惰怠;君主揮霍無度,則人民胡作妄爲;不注意禁止奢侈,則人民放縱淫蕩;不堵塞這兩個根源;犯罪者就會大量增多。不尊鬼神,小民就不能感悟;不祭山川,威令就不能遠播;不敬祖宗,老百姓就會犯上;不尊重宗親故舊,孝悌就不完備。四維不發揚,國家就會滅亡。 
  四維 
  國有四維,一維絕則傾,二維絕則危,三維絕則覆,四維絕則滅。傾可正也,危可安 也,覆可起也,滅不可複錯也。何謂四維?一曰禮,二曰義,三曰廉,四曰恥。禮不逾節,義不自進,廉不蔽惡,恥不從枉。故不逾節,則上位安;不自進,則民無巧詐;不蔽惡 ,則行自全;不從枉,則邪事不生。 
  【譯文】 
  國有四維,缺了一維,國家就傾斜;缺了兩維,國家就危險;缺了三維,國家就顛覆;缺了四維,國家就會滅亡。傾斜可以扶正,危險可以挽救,傾覆可以再起,只有滅亡了,那就不可收拾了。什麽是四維呢?一是禮,二是義,三是廉,四是恥。有禮,人們就不會超越應守的規範;有義,就不會妄自求進;有廉,就不會掩飾過錯;有恥,就不會趨從壞人。人們不越出應守的規範,爲君者的地位就安定;不妄自求進,人們就不巧謀欺詐;不掩飾過錯,行爲就自然端正;不趨從壞人,邪亂的事情也就不會發生了。 
  四順 
  政之所興,在順民心;政之所廢,在逆民心。民惡憂勞,我佚樂之;民惡貧賤,我富貴之;民惡危墜,我存安之;民惡滅絕,我生育之。能佚樂之,則民爲之憂勞;能富貴之,則民爲之貧賤;能存安之,則民爲之危墜;能生育之,則民爲之滅絕。故刑罰不足以畏其意,殺戮不足以服其心。故刑罰繁而意不恐,則令不行矣;殺戮衆而心不服,則上位危矣。故從其四欲,則遠者自親;行其四惡,則近者叛之。故知予之爲取者,政之寶也。 
  【譯文】 
  政令所以能推行,在于順應民心;政令所以廢弛,在于違背民心。人民怕憂勞,我便使他安樂;人民怕貧賤,我便使他富貴;人民怕危難,我便使他安定;人民怕滅絕,我便使他生育繁息。因爲我能使人民安樂,他們就可以爲我承受憂勞;我能使人民富貴,他們就可以爲我忍受貧賤;我能使人民安定,他們就可以爲我承擔危難;我能使人民生育繁息,他們也就不惜爲我而犧牲了。單靠刑罰不足以使人民真正害伯,僅憑殺戮不足以使人民心悅誠服。刑罰繁重而人心不懼,法令就無法推行了;殺戮多行而人心不服,爲君者的地位就危險了。因此,滿足上述四種人民的願望,疏遠的自會親近;強行上述四種人民厭惡的事情,親近的也會叛離。由此可知,“予之于民就是取之于民” 這個原則,是治國的法寶。 
  十一經 
  錯國於不傾之地,積於不涸之倉,藏於不竭之府,下令於流水之原,使民於不爭之官,明必死之路,開必得之門。不爲不可成,不求不可得,不處不可久,不行不可複。錯國於不傾之地者,授有德也;積於不涸之倉者,務五谷也;藏於不竭之府者,養桑麻育六畜也;下令於流水之原者,令順民心也;使民於不爭之官者,使各爲其所長也;明必死之路者,嚴刑罰也;開必得之門者,信慶賞也;不爲不可成者,量民力也;不求不可得者,不強民以其所惡也;不處不可久者,不偷取一世也;不行不可複者,不欺其民也。故授有德,則國安;務五谷,則食足;養桑麻、育六畜,則民富;令順民心,則威令行;使民各爲其所長,則用備;嚴刑罰,則民遠邪;信慶賞,則民輕難;量民力,則事無不成;不強民以其所惡,則詐僞不生;不偷取一世,則民無怨心;不欺其民,則下親其上。 
  【譯文】 
  把國家建立在穩固的基礎上。把糧食積存在取之不盡的糧倉裏。把財貨貯藏在用之不竭的府庫裏。把政令下達在流水源頭上。把人民使用在無所爭議的崗位上。向人們指出犯罪必死的道路。向人們敞開立功必賞的大門。不強幹辦不到的事。不追求得不到的利。不可立足于難得持久的地位。不去做不可再行的事情。所謂把國家建立在穩固的基礎上,就是把政權交給有道德的人。所謂把糧食積存在取之不盡的糧倉裏,就是要努力從事糧食生産。所謂把財富貯藏在用之不竭的府庫裏,就是要種植桑麻、飼養六畜。所謂把政令下達在流水源頭上,就是要令順民心。所謂把人民使用在無所爭議的崗位上,就是要盡其所長。所謂向人民指出犯罪必死的道路,就是刑罰嚴厲。所謂向人民敞開立功必賞的大門,就是獎賞信實。所謂不強幹辦不到的事,就是要度量民力。所謂不追求得不到的利,就是不強迫人民去做他們厭惡的事情。所謂不可立足于難得持久的地位,就是不貪圖一時僥幸。所謂不去做不可再行的事情,就是不欺騙人民。這樣,把政權交給有道德的人,國家就能安定。努力從事糧食生産,民食就會充足。種植桑麻、飼養六畜,人民就可以富裕。能作到令順民心,威令就可以貫徹。使人民各盡所長,用品就能齊備。刑罰嚴厲,人民就不去幹壞事。獎賞信實,人民就不怕死難。量民力而行事,就可以事無不成。不強使人民幹他們厭惡的事情,欺詐作假的行爲就不會發生。不貪圖一時僥幸,人民就不會抱怨。不欺騙人民,人民就擁戴君上。
  六親五法 
  以家爲鄉,鄉不可爲也;以鄉爲國,國不可爲也;以國爲天下,天下不可爲也。以家爲家,以鄉爲鄉,以國爲國,以天下爲天下。毋曰不同生,遠者不聽;毋曰不同鄉,遠者不行;毋曰不同國,遠者不從。如地如天,何私何親?如月如日,唯君之節! 
  禦民之辔,在上之所貴;道民之門,在上之所先;召民之路,在上之所好惡。故君求之,則臣得之;君嗜之,則臣食之;君好之,則臣服之;君惡之,則臣匿之。毋蔽汝惡,毋異汝度,賢者將不汝助。言室滿室,言堂滿堂,是謂聖王。城郭溝渠,不足以固守;兵甲強力,不足以應敵;博地多財,不足以有衆。惟有道者,能備患於未形也,故禍不萌。 
  天下不患無臣,患無君以使之;天下不患無財,患無人以分之。故知時者,可立以爲長;無私者,可置以爲政;審於時而察於用,而能備官者,可奉以爲君也。緩者,後於事;吝於財者,失所親;信小人者,失士。 
  【譯文】 
  按照治家的要求治理鄉,鄉不能治好;按照治鄉的要求治理國,國不能治好;按照治國的要求治理天下,天下不可能治好。應該按照治家的要求治家,按照治鄉的要求治鄉,按照治國的要求治國,按照治天下的要求治理天下。不要因爲不同姓,不聽取外姓人的意見;不要因爲不同鄉,不采納外鄉入的辦法;諸候國不要因爲不同國,而不聽從別國人的主張。象天地對待萬物,沒有什麽偏私偏愛;像日月普照一切,才算得上君主的氣度。 
  駕馭人民奔什麽方向,看君主重視什麽;引導人民走什麽門路,看君主提倡什麽;號召人民走什麽途徑,看君主的好惡是什麽。君主追求的東西,臣下就想得到;君主愛吃的東西,臣下就想嘗試;君主喜歡的事情,臣下就想實行;君主厭惡的事情,臣下就想規避。因此,不要掩蔽你的過錯,不要擅改你的法度;否則,賢者將無法對你幫助。在室內講話,要使全室的人知道;在堂上講話,要使滿堂的人知道。這樣開誠布公,才稱得上聖明的君主。單靠城郭溝渠,不一定能固守;僅有強大的武力和裝備,不一定能禦敵;地大物博,群衆不一定就擁護。只有有道的君主,能做到防患于未然,才可避免災禍的發生。 
  天下不怕沒有能臣,怕的是沒有君主去使用他們;天下不怕沒有財貨,怕的是無人去管理它們。所以,通曉天時的,可以任用爲官長;沒有私心的,可以安排作官吏;通曉天時,善于用財,而又能任用官吏的,就可以奉爲君主了。處事遲鈍的人,總是落後于形勢;吝啬財物的人,總是無人親近;偏信小人的人,總是失掉賢能的人材。(王朝網路 wangchao.net.cn)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