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4年8月28日 星期四

三國演義誤人之處:陶謙原是個政治流氓之二

三國演義誤人之處:陶謙原是個政治流氓(3)

2009-1-6 18:27:00 來源:中華網
評論】【字體: ​​中 
  年紀輕輕的周瑜,一到東吳便被封為中郎將,吳郡的人都稱呼他為周郎。孫策因為周瑜是廬江郡人,在那裡很有威望,於是派他到廬江郡駐守長江下游的重要渡口牛渚(位於今安徽當塗縣北,又名採石),後又兼任春谷(今安徽繁昌縣西南)縣長。不久,孫策想奪取荊州,任命周瑜為中護軍(與中領軍同為重要軍事長官),兼江夏太守(實際上此時的江夏郡為劉表所有,孫策任命周瑜此職意在進討江夏取荊州)。周瑜隨孫策取荊州攻克皖縣(今安徽潛山縣),得到漢末大臣橋公 ( 橋玄,官至太尉)兩個女兒。橋公二女皆天姿國色,有傾城之貌。孫策自己娶了大橋,周瑜娶了小橋接著又攻下尋陽(今湖北黃梅縣西南),並進討江夏郡,但未能得手。在回兵之時向南平定了豫章(今江西南昌)、廬陵(孫策從豫章郡中分出,治所在今江西吉安西南)兩郡,周瑜留下來鎮守廬陵郡的巴丘(今吉安市北的峽江縣)。
  從漢獻帝興平二年(195年)到建安五年(200年)孫策被刺身亡之前,周瑜在漢末軍閥割據混戰之初即嶄露頭角,成為幫助孫策奠定江東基業的第一功臣。孫策其時已據有丹陽、吳、會稽、廬江、豫章、廬陵六郡,其中只有徵取吳郡、會稽郡時周瑜未參與,但也有他的功勞,因為若不是他協助孫策渡江,打敗揚州刺史劉繇,吳郡、會稽就不可能為孫策所得。
  當周瑜名震江東成為孫氏政權開國元勳之時,諸葛亮還遠遠沒有出道。孔明 14歲那年(公元194年),離家隨其叔父去豫章任太守,逢變故又隨叔父到荊州投靠劉表。17歲時(公元197年)叔父病故,孔明轉到襄陽以西20裡的隆中(當時隆中屬荊州南陽郡)定居,開始過起長達十年的隱居生涯。所以當周瑜協助孫策開創江東(長江以南蘇、浙、皖一帶)基業之時,諸葛亮正在流寓和躬耕吟讀之中。此時的瑜、亮自然無法相比,也不好去比。瑜、亮的真正相比要從公元207年冬諸葛亮出山之後才能談起。
  赤壁之戰唱主角的是周瑜,孔明只是參與戰事的配角
  漢獻帝建安五年(公元200年),孫策遇刺後不治身亡,孫權承父兄之業繼為江東之主。周瑜由巴丘率兵赴吳奔喪,遂留吳(今江蘇蘇州),以中護軍的身份與長史張昭一同執掌軍政大事。其時,孫權才19歲,周瑜盡心輔佐,為樹立孫權威望和鞏固六郡作出了很大貢獻,並擊敗了劉表江夏太守黃祖對柴桑(今江西九江)的進攻。建安十三年(208年)春,孫權再次討伐黃祖,周瑜為前部大督(先隊部隊的統帥),率諸將取得了擊刺黃祖的重大勝利。征討黃祖後,周瑜受命鎮守鄱陽(今江西波陽縣,鄱陽湖東側)。
  其年農曆七月,曹操南取荊州,曹、劉、孫三方圍繞荊州歸屬展開全面爭奪,隨後進行了歷史上著名的赤壁之戰。在赤壁之戰過程中,諸葛亮方與周瑜各展才能,但唱主角的是周瑜,孔明只是個配角,所起作用無法跟周瑜相比。
  在促成孫、劉結成聯盟共同抵抗曹操方面,諸葛亮無疑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這只是屬於赤壁之戰前的外交斡旋,而且就是在外交斡旋上,東吳魯肅所起的作用比孔明要更大一些。是魯肅促成了劉備東下聯吳抗曹之後,才有孔明智激孫權聯劉抗曹之事。諸葛亮在曹操大軍東下的緊要關頭,赴吳勸說尚在猶豫之中的孫權聯劉抗曹,首次實地展示了他的智慧才能,這是歷史所充分肯定的。但此時的諸葛亮畢竟剛出山,年紀又輕,名聲不大,加之當時劉備方面力量薄弱,需要依靠東吳的幫助,孫、劉聯合抗曹的主導方面是東吳,劉備集團處於從屬地位,孔明所能起的作用是有限的。而周瑜則不然,從決策到軍事行動都是舉足輕重的關鍵人物。
  當時,曹操取得荊州後由江陵沿江東下,水陸並進,聲勢浩大。曹操致信孫權,揚言“今治水軍八十萬眾,方與將軍會獵於吳。”這是玩的外交辭令,意思是勸孫權早早歸順。孫權得書讓郡臣傳閱,東吳群臣莫不震驚失色,張昭等都主張迎降,獨魯肅悄悄跟孫權說,主張迎降的都是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不該聽從,建議孫權迅即召回周瑜。周瑜從鄱陽歸還後,嚴辭駁斥投降派,力主抗曹,並向孫權分析曹軍實際兵力和弊端,促使孫權最後作出了聯劉抗曹的決定。這就是說,在促成孫、劉聯合抗曹方面,魯肅、諸葛亮、周瑜都發揮了各自的作用,而促使孫權下決心抗曹起關鍵作用的是周瑜。也只有周瑜出來鮮明表態,才壓得住以張昭為首的投降派。周瑜在關鍵時刻表現出他的政治頭腦非一般人所比。
  在軍事行動方面,周瑜既是吳軍都督,又是聯軍統帥,是赤壁之戰的指揮者,而諸葛亮只是參與者。孫劉聯軍所以能取勝,固然有多種原因,功勞不是哪一個人能獨享的,但作為主帥的周瑜,無疑是赤壁破曹的第一功臣。要說第二功臣,應是黃蓋因為詐降、火攻是他提出的,並在周瑜指揮下,由他具體實施的。諸葛亮在這次戰役中到底發揮了哪些作用,史無所載。諸葛亮本傳只是記述他與吳軍一起出發,到劉備處後與東吳方面“並力拒曹公”。《演義》裡,孔明在赤壁之戰中非常活躍,神計妙算莫出其右,又是用奇謀草船借箭(其實是孫權後來在合肥與曹軍對抗時所為),又是七星壇祭天借東風,連用火攻也有了他的份,好像成了破曹的關鍵人物,只是所有這些描述僅是文學創造而已。

三國演義誤人之處:陶謙原是個政治流氓(4)

2009-1-6 18:27:00 來源:中華網
評論】【字體: ​​中 
  周瑜當時肩負統帥重任,治軍嚴整,令劉備也肅然起敬。當劉備從樊口往見周瑜,得知周瑜只率領了三萬人馬時,提出叫魯肅等前來一起商議。周瑜說他接受了軍令,不得隨意委託人代理,如果你要見魯肅,改日可以去拜訪。一番話說得劉備既慚愧又高興,高興者就因為看到周瑜治軍的整肅。曹操兵敗後,曾致信孫權說:“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燒船自退,橫使周瑜虛獲此名。”(《江表傳》)。這是曹操要面子的說法,也反襯出周瑜是赤壁之戰的主要功臣。
  在《演義》通行之前,文人學士們對周瑜在赤壁之戰中的表現評價是很高的。唐人胡曾《赤壁》詩中說:“烈火西焚魏帝旗,周郎開國虎爭時。交兵不假揮長劍,已挫英雄百萬師。”蘇軾的《念奴嬌——赤壁懷古》更是盛讚“三國周郎”: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唐宋詩人墨客讚美周瑜,把赤壁破曹主要功勞歸之於周瑜,是合情合理合乎史實的。
  貶瑜出於擁劉的創作意圖,荊州之爭是其中重要因素
  雄姿英發、功勳卓著的周瑜,為什麼在《三國演義》裡成了器量狹窄、專與諸葛亮作對最後被諸葛亮氣死的窩囊人物?原因很複雜,既有文藝創作上人物塑造的需要,更有政治傾向上擁劉貶吳的因素。
  從文藝創作上講,貶瑜是為了褒亮,為了突出諸葛亮的智慧才能。按照史實,諸葛亮出山前為劉備分析天下形勢表露出他的不凡智慧,出山後只是在智激孫權這件事上亮了一下相,充分展示其才能要到劉備去世之後治蜀、南征及北伐之時。而整個《三國演義》的創作脈絡是以劉備集團為主線的,諸葛亮又是小說著力塑造的重點人物,諸葛亮出山之後就逢到赤壁之戰這樣重大的軍事行動,如果不突出顯露他的才能,就不符合小說的創作意圖。而要顯示他的才能又史無所據,於是就大加虛構,發揮文學的想像力、創造力,把周瑜作為對立面,作為表現諸葛亮智慧才能的陪襯。因為只有把周瑜壓下去,諸葛亮在赤壁之戰中的形象才能樹起來。
  任何文學創作都不是信手拈來隨便拉扯的,都有一個創作意圖,而這個創作意圖,是跟作者的政治思想傾向及社會思潮分不開的。唐、宋(主要是南宋)之後的三國故事一個很大的特點是擁劉反曹貶吳,這在宋、元三國平話中已反映得十分明顯,羅貫中在此基礎上創作《三國演義》,加上他本人的擁劉傾向,周瑜成為他筆下的犧牲品,成為孔明的陪襯,也就不足為怪了。問題是為什麼把周瑜寫得那麼狼狽,成為《演義》中與史實差距最大的一個人物?這恐怕跟吳、蜀荊州之爭有很大關係。因為周瑜是堅決反對借荊州的東吳鷹派人物的代表。
  赤壁之戰後,周瑜與劉備追擊曹操至南郡,合力攻取江陵。在隔江相持之時,劉備南取荊州的武陵、長沙、零陵、桂陽四郡,江陵則到209年冬才被周瑜攻下,周瑜並在攻城中肩部中箭受傷。同年冬,孫權見劉備取得江南四郡,實力有了發展,遂將其妹嫁給劉備,以鞏固雙方的聯盟。周瑜攻下江陵後將長江南岸地讓給劉備,劉備得以在公安立營,但認為周瑜所給地少,不足以安排部下,於是在210年去見孫權,提出借荊州(主要是南郡)的要求。周瑜問訊,上書孫權說:“劉備以梟雄之姿,而有關羽張飛熊虎之將,必非久屈為人用者。愚謂大計宜徙備置吳,盛為築宮室,多其美女玩好,以娛其耳目,分此二人,各置一方,使如瑜者得挾與攻戰,大事可定也。今猥(濫之意)割土地以資業之,聚此三人,俱在疆場,恐蛟龍得云雨,終非池中物也。”(《三國志·周瑜傳》。周瑜不僅堅決反對借荊州,而且提出扣留劉備、分割關、張,其目的顯然是要消滅劉備集團。孫權出於當時形勢考慮,未予採納,也沒答應劉備要求。周瑜隨即又進見孫權,建議攻取西蜀,當他回返江陵作西上準備時,中途病故於巴丘(巴丘為山名,在今湖南嶽陽境),時年36歲。
  正因為周瑜反對借荊州,主張採取扣留劉備、分割關、張以逐個攻擊的辦法消滅劉備集團(當時周瑜還沒有把諸葛亮放在眼裡,只認為關、張是劉備的主要幫手),擁劉者自然對他耿耿於懷,要在三國故事中給他點難堪,把他塑造成心胸特別狹窄的人物。
  歷史上的周瑜,其本傳專門講到他“性度恢廊,大率為得人”,心胸一點不狹窄,人緣也挺好。老將程普自恃年長,原先常欺侮周瑜,周瑜總不計較,後來程普終於從內心佩服,對人說:“與周公瑾交,若飲醇醪(美酒),不覺自醉。”曹操使蔣幹遊說周瑜(《資治通鑑》寫在209年周瑜攻下江陵之後,也有認為應在赤壁之戰前),蔣幹見周瑜心堅志高,無法開口,回去也說周瑜“雅量高致”,甘拜下風。作為東吳開國元勳,且周瑜與孫策情同手足,又是連襟,吳老夫人並囑咐孫權“以兄奉之”,在東吳的聲望很高,但他始終以輔吳事業為重,虛懷若谷,不擺架子,帶頭執行臣節,敬重孫權。他精通音樂,吳人有“曲有誤,周郎顧”的讚語,說明他日常作風也是平易近人的。
  無論從政治抱負還是從才能看,周瑜是三國時代的傑出人物之一。孫權曾說:“孤非周公瑾,不帝矣”(裴引《江表傳》)。他評論周瑜:“公瑾雄烈,膽略兼人,遂破孟德,開拓荊州,邈(遠之意)焉難繼”(見《呂蒙傳》)。陳壽認為:“周瑜、魯肅建獨斷之明,出眾人之表,實奇才也。”這些評論都是確切的,只可惜周瑜英年早逝,不然的話,劉備難以在荊州立足,諸葛亮日後可能也不會那樣出名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