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4年8月7日 星期四

玉壺春瓶又叫玉壺春壺,是宋瓷中具有時代特征的一種典型器物

玉壺春瓶
拼音:yù hú chūn píng
玉壺春瓶
玉壺春瓶
 
 
  玉壺春瓶又叫玉壺春壺,是宋瓷中具有時代特征的一種典型器物。流行地區廣,沿用時間長,宋以後曆代各地窯場均有燒制。由詩句“玉壺先春”得名。人們多把這種瓶的創燒時代定在北宋。它的特征爲撇口、細頸、圓腹、圈足,以變化的弧線構成柔和,勻稱的瓶體。自它問世後就惹人喜愛,是自宋以後瓷器中具有時代特征的典型器物。
 
 

造型特征

 
  玉壺春瓶的造型是由唐代寺院里的淨水瓶演變而來。基本形制爲撇口、細頸、垂腹、圈足。它是一種以變化柔和的弧線爲輪廓線的瓶類。其造型上的獨特之處是:頸較細,頸部中央微微收束,頸部向下逐漸加寬過渡爲杏圓狀下垂腹,曲線變化圓緩;圈足相對較大,或内斂或外撇。這種瓶的造型定型於宋代,曆經宋、元、明、清、民國直至現代,成爲中國瓷器造型中的一種典型器物。  

造型定型於北宋時期

 
宋元黑釉褐彩玉壺春瓶
宋元黑釉褐彩玉壺春瓶
  玉壺春瓶的造型定型於北宋時期,在當時是一種裝酒的實用器具,後來逐漸演變爲觀賞性的陳設瓷,是中國瓷器造型中的一種典型器形。玉壺春瓶的基本造型是由左右兩個對稱的“S”形構成,線條優美柔和。
 
  元代玉壺春瓶承襲了宋代的形制,圈足外撇,體形瘦長。造型除圓形外,還有八方形。釉色、紋飾華麗豐富,已從宋代的實用酒器轉變爲陳設器。
 
  明代的玉壺春瓶和元代清秀瘦長的器形相比,器身有粗壯的趨勢,圓腹漸趨豐碩,瓶頸加長,重心下移。早期洪武時期的玉壺春瓶,還具有元末明初瓷器厚重粗笨的風格,外廓曲線與下腹曲線的轉摺比較明顯,有些憨笨的感覺,比不上元代玉壺春瓶造型的優美與舒朗。發展到明代中期以後,玉壺春瓶的造型趨於細膩圓潤,優美流暢。明代的玉壺春瓶以青花品種最爲常見。主題紋飾常常以雲龍、梅、蘭、花鳥、纏枝蓮等爲主要裝飾圖案。 

名稱由來

 
  關於“玉壺春瓶”名字的來源,一般的書籍都說是因宋人的詩句“玉壺先春”而得名,也有說是因“玉壺買春”而得名,但前者僅是四個字,完整的詩句是什麼,什麼人作的,題目是什麼,都不得而知。進一步說,即便知道了這首詩的全部,但一句詩是如何與這種撇口、細頸、垂腹、圈足的器物聯繫起來的呢?也很難說清楚。“玉壺買春”四字倒是可以查得到出處。唐代司空圖的《詩品·典雅》中有“玉壺買春 ,賞雨茆屋;座中佳士,左右修竹”的句子;“玉壺買春”四字在這里的意思是用玉壺去買“春”(“春”指酒),玉壺指玉制的壺或是指如玉一般的青瓷壺;至於這種壺的形狀是否就是現在所見的“玉壺春瓶”,二者是否能夠直接聯繫起來,均難考實;也有某種可能是後人用“玉壺買春”(或“玉壺買春”)來附會現在的玉壺春瓶,也未可知。  

“玉壺”二字出現要早於宋

 
  “玉壺”二字出現要早於宋。或實指玉制的壺,或指如玉一般的青瓷壺,或以玉壺比喻高潔,或比喻月亮,意義隨時代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具有實際意義的玉壺用途也有所不同,或是一種陳設品,或裝水用作報時的滴漏,或盛酒用作酒瓶,或作爲照明的燈具。那麼,“玉壺”與“春”聯在一起爲什麼就指這種撇口、細頸、垂腹、圈足的瓶類呢?玉壺春三字連在一起使用至遲在元代就出現了。《水滸傳》第三十七回(有的版本爲第三十八回)“及時雨會神行太保,黑鏇風鬥浪里白條”講:“酒保取過兩樽玉壺春酒,此是江州有名的上色好酒”,可見,玉壺春是一種酒的名字。同樣的例子也不少見。 

唐代以後情況

 
  唐代時人們多稱酒爲“春”,後代沿用。李白哭宣城善釀紀叟》詩雲:“紀叟黄泉里,還應釀老春”,王琦注雲:“唐人名酒多帶春字”。又李肇國史補》(卷下)上說:“酒則有郢州之富水、烏程之若下、滎陽之土窟春、富平之石凍春、劍南之燒春”。《武林市肆記》上也記載有海嶽春、蓬萊春、錦波春、浮玉春、 秦淮春、豐和春、穀溪春等酒的名字。明代高啟《客舍雨中聽江卿吹蕭》詩雲:“恨無百斛金陵春,同上鳳凰台上醉”,此處“金陵春”也是酒名。直至現在,許多酒的名字仍然叫某某春,如景陽春、五糧春等。這樣,我們可以有如下推測:“玉壺春”是一種酒的名字,而這種酒在當時(宋代)是“江州(或鄰近地區)有名的上色好酒”,必有一定的知名度,那麼盛裝這種酒的瓶子可能會是某種固定的造型(可能會是撇口、細頸、垂腹、圈足的造型),因爲這種酒長期盛行不衰,酒瓶的形狀也爲人們所熟悉,久而久之,人們便把這種造型的瓶子因酒而叫做“玉壺春瓶” ;而其形狀是否就如同現在所見的玉壺春瓶,因缺乏直接的材料暫時還無法證明。
 
  因此,有專家認爲“玉壺春瓶”的名稱是因“玉壺春”酒而來。  

元代青花玉壺春瓶  

瓶之歷史

  元青花人物故事多取材於元雜劇。人物的服飾如披肩、皮靴以及所用道具都具有元代風格。  

元青花人物故事玉壺春瓶

元青花人物故事玉壺春瓶
元青花人物故事玉壺春瓶
  1956年常德市蒙恬將軍形象出土。高30cm,口徑8.4cm 。此瓶造型優美,撇口,細長頸,圓腹且下垂,圈足,形體秀美。飾釉下青花。内口沿繪如意頭,圈足爲卷草紋、腹部主紋爲人物故事。
 
  中間頭戴鳳尾高冠、身着甲袍的武將正是蒙恬。後立武士雙手握書有“蒙恬將軍”的大旗。前一武士抓一跪着俘虜,另一武士似作匯報,人物間點綴以怪石、籬笆、芭蕉、竹葉、花草等,畫面繁而不亂。此瓶爲元代青花瓷中的精品。
 
  武士所擧的旗子即《元史·輿服》所載的火焰紋牙旗,此旗與元巽申《大駕鹵薄圖》上的牙旗相同,屬典型的元代風格。軍士兵所穿的戎服即蒙古人穿的一種民族服飾,即質孫服,樣式爲緊身窄袖的袍服,有交領和方領、長和短兩種,長的至膝下,短的僅及膝。蒙恬所着的當是“辮線襖子”,或稱“腰線襖子”,下擺寬大、摺有密襇,腰部系以寬闊圍腰,這種服飾是身份較高的軍官才能穿用。蒙恬頭上的翎子是中國戲劇表演的一個重要頭飾,是一種極具可舞性的戲劇服飾,凡是看過京劇呂布戲貂蟬》的人都會對呂布用翎子戲貂蟬的細節留下很深的印象,這是因爲古代武士的盔冠常以尾翎爲飾,稱爲鹖冠。  

茂叔愛蓮紋玉壺春瓶

  喇叭口,細長頸、膽腹、圈足略作外撇,高27.5,口徑8.5,底徑8.2釐米。全器内外施釉,釉面透明度較高,胎土細白,露胎處呈火石紅色,青花濃豔,略帶褐色斑點。口沿内側飾一周草葉紋。頸部飾一株柳樹及垂枝。
 茂叔愛蓮紋玉壺春瓶
  上腹部的人物圖案是全瓶裝飾的主紋,是根據唯心主義理學的奠基人,北宋周敦頤(茂叔)愛蓮的故事描繪而成的。周茂叔朝着蓮池,坐於池邊石上,“遠觀”池中荷蓮,欣賞着“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的高潔形象。另一人爲來訪者,目睹蓮池,兩人相向,作對話狀。茂叔左側爲一蓮池,周圍襯以小石、叢竹、花卉等,人首兩側飾流雲紋。下腹部弦紋下,環一周卷草紋,下飾八瓣仰蓮,瓣間繪卷雲紋。整個瓶體,畫面清晰,線條流暢,主題突出,布局合理,造型挺秀大方。
 
  周敦頤,字茂叔,道州營道(今湖南道縣)人,程朱理學的開山鼻祖,一生獨特酷愛雅麗端莊,清幽玉潔的蓮花。
 
  北宋以後,周創建的理學思想被他的學生二程以及朱熹發颺光大,成爲封建地主階級統治人民的思想理論支柱,周敦頤也當然就爲封建統治階級所推崇。在民間,因周敦頤作爲一個事必躬親,處事公正的地方官,頗受百姓擁戴,加及周的名篇《愛蓮說》的問世,人們已傳爲美談。時至元代,“戲曲小說和版面的發達”,以 歷史故事題材爲畫面的藝術品極爲盛行,如蕭何月下追韓信、蒙恬將軍、三顧茅廬等都被作爲元代青花瓷器的裝飾畫面。“周茂叔愛蓮”是“四愛”畫面之一,還有“陶淵明愛菊”、“王羲之愛鵝”、“林和靖愛梅”合稱四愛。
 
  由於“茂叔愛蓮”這人故事的畫面在元代青花瓷器上極爲少見,所以《中國陶瓷史》上也沒有提及,故這件元代青花茂叔愛蓮紋玉壺春瓶就顯得極爲珍貴了。  

青花荷蓮紋玉壺春瓶

  造型同茂叔愛蓮紋瓶,圈足露胎處可見火石紅色。通體施釉,略呈淺青灰色。青花圖案略帶灰調,色深處可見明顯下凹的黑色斑點。高27、口徑8.5、底徑8.5釐米。口沿殘,口内沿飾卷草紋一周,頸肩處飾四瓣覆蓮,瓣間繪有卷雲紋,下飾一周邊錢紋。上腹飾四從荷蓮紋,是瓶體主題紋飾,叢叢蓮花爭相開放。下腹飾八瓣仰蓮,與主題紋之間以一周卷草紋相隔。
 
  玉壺春瓶由開始的酒瓶之用,逐漸演變爲插花之用,後來也用來作陳設瓷,如雍正、乾隆年間的粉彩、琺琅彩玉壺春瓶都是用作陳設瓷,青花等玉壺春瓶也用作陳設器,清故宮儲秀宮東次間紫檀周花炕幾上就設有“附木座的乾隆青花三友圖玉壺春瓶一對、青玉雕進寶圖盆、珊瑚盆景”。  

“蕭何月下追韓信”梅瓶

  現藏於江蘇省南京市博物館“蕭何月下追韓信”梅瓶,出土於江寧縣牛首山的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沐英墓中。畫面在梅瓶的腹部,占據主要位置。上下飾西蕃蓮、雜寶、變形蓮瓣紋、垂珠紋等。主題鮮明突出。畫面中,主要人物蕭何頭戴展腳襆頭,着袍束帶,五絡須髯。左手控韁,右手揮鞭,策馬飛奔。畫面的另一側,韓信頭裹軟巾,身着長袍,手牽戰馬在溪邊飲水。空白處襯以蒼松、梅竹、山石,錯落有致。  

昭君出塞圖青花蓋罐

  元青花人物故事蓋罐以現藏於日本出光美術館的“昭君出塞”圖青花蓋罐最爲出色。
 
  這件蓋罐的形制、構圖形式與廣西横縣出土的“單騎救主”圖蓋罐極爲相似。罐腹繪九個人物,七疋乘騎(另外兩騎當隱在山石後面)。九個人物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或騎在馬上,或搖鞭步行。馬上馱着弓弢、行囊。觀人物相貌、服飾有差别。其中騎在一疋白馬之上,懷抱琵琶,梳高髻的漢裝女子是王昭君,前後各有一胡服女子隨行。六名男子中,有的頭戴貂冠,髡發駕鷹,着胡服;有的戴氈笠,着漢裝。當是迎親的匈奴使節和漢朝送親的官員。畫面中山石掩映,蒼松、翠柳、修竹、芭蕉雜襯其間。疏密有致,布局勻當。  

龍泉窯青瓷玉壺春瓶

  龍泉窯青瓷玉壺春瓶高33.8釐米、腹徑20.4釐米。1973年安徽省合肥市明陳聞墓出土。
 
  胎色潔白,胎體渾厚凝重。釉色溫潤如玉。頸飾蕉葉紋,蕉葉下飾回紋一周。腹部飾纏枝牡丹和變形蓮瓣紋。圈足飾回紋一周。造型端莊,紋飾精致,爲龍泉窯的精品。
 
  據墓志記載,該墓葬於明永樂十二年(公元1414年),墓主陳聞,生於元至顺三年(公元1332年)。此器雖出土於明代墓葬,但其形制、紋飾和釉色,都具元代瓷器的特征。  

明代的孔雀綠釉玉壺春瓶

 
孔雀綠釉玉壺春瓶
孔雀綠釉玉壺春瓶
  孔雀綠釉在中國陶瓷發展史上,是難得一見、極爲名貴的珍稀品種。目前珍藏於我國各大博物館的實物標本資料也極爲有限稀少,因而確實彌足珍貴。
 
  孔雀綠釉,又稱“法翠”。它屬於西亞地區的傳統釉色,因唐宋時期開始在北方民窯中陸續制作。至元代,景德鎮浮梁瓷局建立後,也生產過一些孔雀綠釉瓷器。景德鎮禦窯廠舊址曾出土宣德時低溫鉛綠釉和孔雀綠釉的制品,其中的鉛綠釉產品還錐刻花紋裝飾。
 
  孔雀綠釉的產品見有三足鑪、高足碗盤、玉壺春瓶等多種器型標本出土傳世。至康熙時極盛。需要說明的是,在明代宣德孔雀綠釉燒制成熟以前,所有的綠釉都呈深暗青綠色,沒有達到亮翠的程度。所以成功完美的孔雀綠釉都是明、清時期的產品。而“孔雀綠”之名稱,系明宣德時期的產品因呈色翠綠透亮、似孔雀羽毛而得名。
 
  閩北私人收藏有一件“明代孔雀綠釉玉壺春瓶”。該瓶高9釐米,口徑3.6釐米,腹徑5.5釐米,足徑3.5釐米。瓶的腹部和頸部可見兩道接痕,爲三段坯胎制作。該瓶具有元瓷的某些特征,圈足外撇,足内露胎,足端平切,内見鏇削痕和中心突起。瓶内口沿及外壁施滿孔雀綠釉,因年久風化和土壤侵蝕,瓶體部分成片剝釉,内見光滑素燒澀胎,可見文獻所言爲二次入窯燒成,所言不虛。
 
  瓶外孔雀綠釉釉層中可見密集細小開片;轉摺積釉處爲深綠色,釉表有嚴重的土沁包裹,應系出土物。從該瓶的器型、胎釉、制作工藝、出土地點等綜合分析鑒别,應爲明代早期景德鎮窯的孔雀綠釉制品。該瓶因器型較小,剝釉嚴重,又爲土沁所包裹,瓶腹部還見一横向窯裂痕 爲明早期瓷器特征 。經筆者多方考證,實爲難得一見、不可多得的孔雀綠釉瓷斷代標准型器物。  

明洪武青花纏枝牡丹紋玉壺春瓶

 
明洪武 青花纏枝牡丹紋玉壺春瓶
明洪武 青花纏枝牡丹紋玉壺春瓶
  明洪武青花纏枝牡丹紋玉壺春瓶瓶撇口,長頸,垂腹,圈足外撇。通體青花紋飾,里口沿繪忍冬紋一周,頸環蕉葉紋、回紋及卷草紋,肩飾垂雲紋,腹繪四朵盛開的牡丹花,近足處飾蓮瓣紋一周,足牆環飾忍冬紋,與口沿内紋飾互相呼應。此器造型端莊穩重,紋飾布局疏朗,繁而不亂,承元朝之遺風,把象征富貴的牡丹紋延續在明朝瓷器上。
 
  傳世的洪武青花瓷器比釉里紅器更爲珍罕,如此瓶品相完美者絕無僅有。洪武官窯青花主要使用含鐵量低、含錳量高且淘鍊欠精的國產青料,呈色青中帶有灰色調,發色也欠穩定,要燒制出如此器一樣發色均勻亮麗,紋飾清晰的瓷器也甚爲難得。
 
  從景德鎮出土的洪武朝青花瓷器的數據對比來看,青花瓷的器型與釉里紅的器型雷同。2006年春季賭場大亨史提芬永利(Steve Wynn)於香港佳士得投得之明洪武釉里紅纏枝牡丹紋玉壺春瓶與此器造型、紋飾及尺寸雷同,並創下了成交價最高明初瓷器的世界記錄。 

600多年輾轉國寶“釉里紅玉壺春瓶”重回故土

 
釉里紅玉壺春瓶
釉里紅玉壺春瓶
  國寶“釉里紅玉壺春瓶”捐贈儀式2007年2月9日在澳門博物館擧行,澳門特區行政長官何厚鏵等出席了捐贈儀式。
 
  特區政府文化局長何麗鑽在致辭中表示,經過六百多年的輾轉曆程,這座珍貴的玉壺春瓶重新回到中國的土地上,意義深遠;她還向捐贈者史提芬.永利表達了特區政府的誠摯感謝。
 
  這尊釉里紅玉壺春瓶,制造於明初洪武年間(1368-1398),以銅爲彩料繪於器胎上,再罩以透明釉料在高溫下燒成,代表中國陶瓷發展史上的一項重要成就。
 
  2006年5月在香港的一次拍賣中,永利渡假村(澳門)股份有限公司主席史提芬·永利(Mr.Steve Wynn)以港幣七千八百多萬元購得這一國寶並捐贈給澳門特區政府,由澳門博物館作永久收藏及公開展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