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關西羅氏祖祠

關西羅氏祖祠
 
創建年代,民國五年(西元一九一六年)祠堂地址,新竹縣關西鎮北斗里四鄰北門口二號。羅家祠堂的位置正好在關西台地的主脊上,也就是風水上所說的龍脊上,把祠堂建在此地,可以讓羅家子孫世世代代得到祖先的庇蔭。
羅姓鼻 祖祝融乃顓碩氏之子,亦即黃帝曾孫,祝融公德澤流芳,迭傳數十百世,至一百七十三世孫羅德達,世居廣東省嘉應川平遠縣(在今蕉嶺縣西北)鐵坑地方。再傳十 一世羅開運,於清康熙五十四年(一七一五年),偕其子羅維齊買棹東渡台灣,為羅氏來台的開基始祖。羅氏父子初則僑寓淡水阿里磅,拓土墾,未幾羅開運獨自返 回原籍,羅維齊仍留在台灣,並且結婚生子,然後輾轉搬到竹塹社咸彩鳳庄落戶。關西原稱「鹹菜甕」,後人雅稱之為「咸彩鳳」,蓋「鳳」字客家話輿「甕」音 同;直到民國九年,日本人才改地名為關西,因為日語「鹹菜」與「關西」同音。羅德達派下十五世,即羅維齊曾孫羅碧玉,首倡成立築建羅家祠祭祀業委員會,號 召派下族人,使能群賢畢集,少長咸至,促其實現。眾等追思先租,紛將苗栗、公館、田寮等地之水田出售,得款充作建祠基金,羅碧玉更把住在關西庄向天峰山麓 下的一畝農田、一筆山林煙地率先捐出作為建祖祠用地。
民國五年,羅碧玉等擇吉日良時破土動工興築祠堂,翌年「羅氏宗祠」宣告竣工,即請迎龍神護福,所有會份祖先都列在神牌上,並加設立裔孫祿位。合併登上龕安寶座。
羅氏宗 祠又稱「豫章堂」,是典型的客家式建築,經過了七十年的洗禮。如今已成為一幢秀麗雅緻的古屋。祠堂前有山門,進門為花園,再進裡才是大埕。正廳正門上懸有 「豫章堂」匾一方,廳內供奉列祖列宗神位,並有羅家祠倡議人羅碧玉遺像,正廳匾額「源遠流長」,藍底黑字,書體渾厚,典雅而古樸。屋後還有羅碧玉的墳陵。 事實上,關西羅家大多數聚居於南山里,因此在南山里也有數處羅家祠堂,但以北斗里羅家祠堂具代表性。
目前羅家祠堂不列入古蹟,聽現今輩份最高的羅伯伯說,不讓內政部列為古蹟的原因是因為:當列入古蹟後,即使要修一小塊牆,都需要極複雜的公文往返,造成曠日費時,不具時效性,因此羅氏宗親自籌經費來修繕保存羅家精神象徵所在。
現 今在台羅姓人家,少說也有十四萬人,新竹縣、桃園縣、台北市,及台北縣是分佈比較多的縣市,人數都各在一萬三、四千之間。關西羅氏在臺繁衍廿餘代,是地方 知名旺族,族裔羅吉源陸軍中將,曾任金防區副司令、膨防區司令、海防區司令等,為國民政府少數客籍將領之一。族人趁著每年關西羅氏宗祠豫章堂春秋二祭機 會,於農曆四月初二,或者十一月初二,集聚一堂膜拜祖先,永結宗誼,祝禱派下繁衍萬世,垂裕無窮。
 
 
 
   
關西鎮北門口4鄰2號
 
祠堂正廳內

 
 羅家祠堂 
關西鎮南山里七鄰有新舊兩座羅家祠「豫章堂」,其中民國元年完工的新家祠堂有精緻的石雕、彩繪木雕,且有罕見採用西洋巴洛克風格的廂房門框,歷史故事的剪粘完整又精美。
   南山里長羅吉信說,清末他的祖父羅碧玉十四歲的時候,帶著三個弟弟從淡水里榜挑著海鮮沿路 叫賣至關西,再從關西挑些物品沿路賣回淡水,往返費時一個月,後來曾祖父決定在關西落腳定居,借住另一個羅家的工具房,四兄弟共同努力白手起家,買下借住 的羅家土地先後興建兩處羅家祠,舊家祠約有一百零二年之久,新家祠較晚十年左右。
   他說,兩處家祠均採用關西鎮本地的石材當基座,並鋪設在四合院廣場內,牆面以上則是來自中國石材,有「落地生根」的寓意;廣場石材舖面橫直相間,有自公廳神桌下方「龍神」延伸「龍鬚」的意涵。
   新舊羅家祠都懸掛羅家的堂號「預章堂」並有大量石刻書法,還有知名彩繪家邱有連的二幅虎 畫,羅吉信指出,新家祠主屋各有五支竹葉石雕窗欄,不僅圖案絕無重複,且中間的石材窗欄採中空浮雕,主屋門廊柱子上方二側的木雕步通,同一塊木頭雕刻出兩 面完全不同的圖案,傳統客家四合院的廂房門框,則採用當時已引進台灣的巴洛克風格,融合中西建築風格的特色極為罕見。
   二處家祠都由羅家子孫居住,並經過多次維修,舊家祠主屋牆面改為石材,新家祠屋瓦全數更換並抽換蛀石樑柱,但保留原有建築結構與泥磚牆,泥磚牆耐震又耐久,只是怕水,一有漏水須趕緊整修才能保住。
   曾祖父與兄弟們胼手抵足創業有成,從家祠附近的鳳山溪沿岸的南山至出海口附近,共買下多達 六百多甲的土地,更不惜斥資聘請興建關西太和宮的唐山師父來蓋新家祠,由於師父們忙不過來,只好趁太和宮待料期間才來蓋新家祠,又因家祠的結構細部石雕、 彩繪木雕都要求精緻,整座家祠蓋了整整十年才在民國元年完工。
  據南山里里長羅吉信指出,羅家祖先來台迄今已傳了二十二世。羅九如、羅五欽的後代子孫現多從事農商語文教,有東安國小校長羅賜欽、主任羅兆維;羅碧玉的子 孫則有官敗中將的羅吉源、曾任彰銀董事長的羅吉宣,還有多人從政,在關西形成地方派系「羅派」,迄今與「陳派」在各項選舉中纏鬥多年,各有勝負。
  康熙年間羅開運、羅維齊父子購船自廣東渡海來台在淡水落腳,傳自十五代子孫羅碧玉帶著三個弟弟從淡水搬至關西定居,當時第十四代子孫羅九如、羅五欽已定居多年,羅碧玉借住的地方也就是南山里七鄰公廳現址,當年事羅家工具房。
  他又說,雖然羅碧玉、羅九如、羅五欽都是羅維齊的子孫,且羅九如、羅五欽與羅碧玉的父親同 輩,但羅碧玉再父親去世時,家境極為貧困,向族人跪報父親去世的訊息時,族人以為羅碧玉要借錢竟繞道迴避,羅碧玉誓言奮發創業,雖然不曾讀書識字,卻陸續 購入鳳山溪從南山至出海口沿岸灌溉區的水田,其中包括羅九如、羅五欽擁有的田地,總計田產逾六百多甲之多。
  羅吉信說,羅碧玉子孫無法親自耕種全部的田產,就找住在附近的羅九如、羅五欽的子孫當佃農,不料台灣光復後國民黨政府來台推動公地放領,羅九如、羅五欽的子孫因而又重新擁有祖先的土地,羅碧玉子孫的田地減為二百多甲,引發家族對國民黨政權不滿可想而知。
 羅碧玉子孫雖失去祖先的田產,但在中央和地方都有頭角崢嶸的傑出表現,羅碧玉的曾孫羅吉源官拜陸軍中將;已故竹縣副議長羅彭喜美曾任關西鎮長,政壇少數的女性地方首長,任內向中央爭取關西農民活動中心在現址興建成功;現任鎮長羅吉坤也是羅碧玉的曾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