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4年10月23日 星期四

成語故事:五日京兆

成語故事:五日京兆
【明慧學校】「京兆」,「京兆尹」的簡稱,是古代京師地區的行政長官。「五日京兆」指只能再做五日的京兆了,出自於《漢書.卷七六.趙尹韓張兩王傳.張敞》。根據記載,漢宣帝時,京師長安人口眾多,龍蛇雜處,以致於治安不好。
宣帝聽聞張敞頗有才能,賞罰分明,嫉惡如仇,所以請他來擔任「京兆尹」的職務,也就是京師的最高行政首長,幾年下來使長安的治安改善許多。但後來他的好友楊惲因觸怒宣帝被判死刑,與楊惲交好的人幾乎全受牽連,被免去官職,只有張敞因為受到宣帝賞識,一直未受處分,安然在位。
有一天,張敞派一名叫絮舜的捕官去辦案,絮舜心想張敞遲早會受到連累被免官,竟然不肯聽命,還在上班時間私自回家休息。有人勸他不要這樣,他居然說:「我已為張公盡了不少力,他現在只剩五日京兆可當了,為何還要幫他辦事?」這些話傳到張敞的耳朵裡,立刻將絮舜逮捕入獄,並判處死刑。絮舜所說的「五日京兆」是他認為張敞不久後會被免官,因此他當京兆的時間不多了,比喻即將去職。
後來「五日京兆」被用來比喻任職時間不久或沒有長遠打算。
【典源】

《漢書.卷七六.趙尹韓張兩王傳.張敞》
敞與蕭望之、于定國相善。始敞與定國俱以諫昌邑王超遷。定國為大夫平尚書事,敞出為刺史,時望之為大行丞。後望之先至御史大夫,定國後至丞相,敞終不過郡守。為京兆九歲,坐與光祿勳楊惲厚善,後惲坐大逆誅,公卿奏惲黨友,不宜處位,等比皆免,而敞奏獨寢不下。敞1>使(卒)〔賊〕捕掾2>絮舜3>有所案驗4>。舜以敞劾5>奏當免,不肯為敞竟事6>,私歸其家。人或諫舜,舜曰:「吾為是公盡力多矣,今五日京兆7>耳,安能復案事8>?」敞聞舜語,即部吏收舜繫獄。是時冬月未盡數日,案事吏晝夜驗治舜,竟致其死事。舜當出死,敞使主簿持教告舜曰:「五日京兆竟何如?冬月已盡,延命乎?」乃棄舜市。

〔注解〕
(1) 敞:張敞(?~西元前47),字子高,西漢京兆杜陵人。宣帝時任太中大夫,以違大將軍霍光意旨,出為函谷關都尉。後宣帝召為京兆尹,政績佳,為帝所賞識之。友楊惲罪誅,敞免歸。數月後復起為冀州刺史,息盜賊。元帝欲為左馮翊,病卒。
(2) 〔賊〕捕掾:主管捕治盜賊之官。掾,音ㄩㄢˋ,古代官府屬員的通稱。
(3) 絮舜:西漢人,生卒年不詳。張敞為京兆尹,舜為賊捕掾。敞友楊惲罪誅,舜以敞將坐連免官,不受其命竟事。敞知,捕舜入獄殺之。
(4) 案驗:查明案情定罪。
(5) 劾:音ㄏㄜˊ,彈劾。
(6) 竟事:完成其事。竟,完成。
(7) 京兆:京兆尹。漢代轄治京兆地區的行政長官,職權與俸祿與郡守相當。後亦借指京師地區的行政長官。
(8) 案事:辦理案件。
源自「中華民國教育部成語典」
五日京兆





敝使賊捕椽絮舜有所案驗,舜以敝劾奏當免,不肯為敝竟事,私歸其家。人或諫舜,舜日:“吾為是公盡力多矣,今五日京兆耳,安能複案事?” 









釋義 這則成語比喻任職時間很短或即將去職。 









故事 



西漢宣帝當政的時候,張敞被任命為京兆尹。他擔任這個官職時間長達九年,後來因涉及到與被殺的中郎將楊惲的關係而受彈劾。 





楊惲本受宣帝信任,但他經常在背後議論朝政,甚至譏諷宣帝,因此被削為平民。後來他繼續發牢騷,寫信流露對朝廷的不滿情緒,以致被殺。之後有官員上書給宣帝,說楊惲的朋黨友人都照例被罷免了官職,所有彈劾張敞的奏章還壓在皇帝那裏,未交給下面辦,要求從速處理。 





就在這個時候,尚在任職的張敞命掌管捕賊的官絮舜去查辦一個案件;絮舜以為張敞正被彈劾,馬上就要罷官,因此不為他查辦,私自回家去睡覺了。 









有人勸絮舜別這佯做,絮舜回答說:“我為這個人已經賣了很多力啦,如今他只能做五天的京兆尹了,哪能再查辦案件呢?” 









張敞得知絮舜說這樣的話,馬上派下屬將他拿住拘押起來。當時,十二月只剩下幾天了。西漢的刑律規定,每年十二月處決犯人,所以查辦案件的官吏日夜辦理有關絮舜的事,最後判處他死刑並立即執行。 









絮舜被提出監獄處決前,張敞派人帶著命令對絮舜說:“五天的京兆尹究競怎麼樣?十二月就要過去了,你還能活命嗎?” 









絮舜被處決後不久,檢查冤獄的官員前來巡視,絮舜的家屬用 車載著絮舜的屍體;並把張敞的命令放在上面,向檢查冤獄的官員申訴。”官員把張敞殺害無辜的事奏報了宣帝。宣帝並不認為張敞犯 了重罪,只是罷他的官,讓他當普通百姓。 









過了幾個月,由於京城裏的官吏和百姓對盜賊的鬆懈,不斷發 生事故,宜帝想起張敞執法嚴明,便派人去徵召他。使者來到張家,他的妻子兒女以為出了大事,嚇得哭了起來。張敞笑著對他們說,我已 經是老百姓了,只有郡裏的屬官才會來捉拿我。現在來的是朝廷的 使者,這是皇帝想用呀!於是,整裝跟隨使者到官署去待命。與此同時,他上書宣帝說:“臣因為絮舜而犯了罪。絮舜一向是我喜歡的屬吏,曾多次受到我的恩惠和寬待。他以為我被彈劾,一定會罷官.就 接受了差事不去辦,私自回家睡覺去了;還說我是五天的京兆尹。忘恩負義,敗壞風氣。我認為,絮舜目無法紀,就違反法令把他殺了。我殺了無辜的人,就是受到了最嚴厲的制裁——處死,也沒有遺恨!” 









後來,宣帝召見張敞,任命他為刺史。





出處《漢書·張敞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