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5年6月16日 星期二

〈聶隱娘〉是一篇唐傳奇,收錄於裴鉶所著《裴鉶傳奇》。俠女聶隱娘因緣際會之下學成高超武藝,成為魏博節度使田季安的殺手,為田家刺殺許州節度使劉昌裔(有些版本作劉悟,但劉悟為澤潞節度使,有誤),卻因感佩昌裔為人,保衛昌裔抵抗田季安的故事。文章玄奇神妙,武俠成份甚濃。

聶隱娘

聶隱娘〉是一篇唐傳奇,收錄於裴鉶所著《裴鉶傳奇》。俠女聶隱娘因緣際會之下學成高超武藝,成為魏博節度使田季安殺手,為田家刺殺許州節度使劉昌裔(有些版本作劉悟,但劉悟為澤潞節度使,有誤),卻因感佩昌裔為人,保衛昌裔抵抗田季安的故事。文章玄奇神妙,武俠成份甚濃。

情節[編輯]

聶隱娘是唐德宗貞元年間,魏博節度使田季安部下牙門將聶鋒之愛女。十歲時被一個比丘尼綁架,教其輕功劍術隱蔽行動等奇特武藝,並命其刺殺不義之人,五年後始送回魏博
聶鋒得知女兒的經歷後,心中懼怕。此後隱娘常在夜間出外,天亮才回來,父親都不敢追問。一日,一位磨鏡少年經過聶家門前,隱娘向父親表示要想嫁給他,於是成親了。聶鋒去世後,節度使田季安知道隱娘的事跡,便聘其為左右手。
憲宗元和年間,田季安和許州節度使劉昌裔關係不睦,便派隱娘到許州去刺殺劉昌裔。劉昌裔有異能,算得隱娘要來,預先派人前往城外等候。隱娘為之欽服,便與其夫轉投劉昌裔帳下。
田季安不甘心,便派「精精兒」前來刺殺隱娘與劉昌裔,卻反被隱娘所殺。其後又派高人「空空兒」前來,隱娘自知不敵,乃要劉昌裔圍玉石於頸部,自己則變身為蚊而藏匿。「空空兒」自視甚高,一擊劉昌裔頸部未得手,便飄然而去。自此劉昌裔對隱娘夫婦異常禮遇。
元和八年(813年),劉昌裔離開藩鎮,至朝廷任職。隱娘要求劉氏給其夫一個職位,自己雲游四海而去。劉昌裔死時,隱娘騎驢至京城,於劉氏靈前大哭後離去。
唐文宗開成年間,劉昌裔之子劉縱被任命為陵州刺史,赴任時在四川棧道上遇見了隱娘,面貌仍與昔日相同。她告訴劉縱:「你將有大災難,不宜至此地。」拿出一粒藥丸給劉縱吃,並說:「明年儘速棄官遷回洛陽,才能擺脫災禍,我的藥力只能確保你一年內無憂患而已。」劉縱不太相信,但送給隱娘一些綢緞,隱娘未接受而離去。一年後,劉縱並未辭官,果然死在陵州。從此再也沒有人見過隱娘了。[1]

裴鉶

裴鉶,生平不詳,唐代文學家、政治人物。唐僖宗乾符五年(878年),官至成都節度副使
早年為靜海軍節度使高駢從事。高駢好神仙方術之說,行為怪誕。裴鉶為其著〈聶隱娘〉、〈崑崙奴〉等小說,收入《傳奇》(又稱《裴鉶傳奇》)一書,宋人稱唐人小說為「傳奇」,始於此書。著《安定集》、《詠史詩》。(1980年代周楞伽輯注)

裴鉶

標籤: 暫無標籤
裴鉶,唐(約公元八六O年前後在世)字、里、生卒年均不詳,約唐懿宗咸通初前後在世。咸通中,(公元八六七年左右)為靜海軍節度使高駢掌書記,加侍御史內供奉。唐僖宗乾符五年(公元八七八年)以御史大夫為成都節度副使,作題《文翁石室詩》。裴鉶著有《傳奇》三卷,《新唐書·藝文志》多記神仙恢譎之事。其中《聶隱娘》一篇,亦見袁郊《甘澤謠》及段成式《劍俠傳》。(此書系明人偽作)原書久佚,僅《太平廣記》所錄四則,得傳於今。

1簡介

裴鉶,唐(約公元八六O年前後在世)字、里、生卒年均不詳,約唐懿宗咸通初前後在世。咸通中,(公元八六七年左右)為靜海軍節度使高駢掌書記,加侍御史內供奉。唐僖宗乾符五年(公元八七八年)以御史大夫為成都節度副使,作題《文翁石室詩》。裴鉶著有《傳奇》三卷,《新唐書·藝文志》多記神仙恢譎之事。其中《聶隱娘》一篇,亦見袁郊《甘澤謠》及段成式《劍俠傳》。(此書系明人偽作)原書久佚,僅《太平廣記》所錄四則,得傳於今。
傳奇文學的鼻祖

2人物生平

裴鉶,唐末文學家。唐咸通九年(868)為靜海軍節度使高駢從事。乾符五年(878)以御史大夫為成都節度副使。一生以文學名世,為唐代小說的繁榮和發展做出過巨大貢獻。唐代小說之所以稱為傳奇,便是從其名著《傳奇》一書命名的。這並非偶然,而是由其書所表現出的高超的文學水準所決定的。《裴航》是《傳奇》中最為著名的一篇。小說寫唐長慶年間,秀才裴航於藍橋驛遇一織麻老嫗的孫女,名雲英,欲娶之,嫗告以須用玉杵臼為聘。后航果求得玉杵臼,遂娶雲英,兩人並於婚後入玉峰洞為仙。這個故事據傳說虛構而成的。後人詩文中常用此為典故。明楊之炯傳奇劇本《玉杵記》即由此故事敷衍而成。

3個人作品

裴鉶的作品很多,題材也不拘一格,非常寬廣。《聶隱娘》一書深刻地揭露了唐代藩鎮割據、爭權奪利、互相殘殺的醜惡真相。《崑崙奴》是描寫了一位武藝高強的老奴,他幫助少主竊取豪門姬妾,成全了他們的愛情。另外,裴鉶還寫了一些含有教育意義的神話小說,如《韋自東》,寫義烈之士韋自東被道士聘去護丹抗妖。妖魔化作巨蛇、美女,都被他一一識破,最後被一個變幻作「道士之師」的妖魔所欺騙,前功盡棄。作品教育人們要善於識破偽裝,不能以貌取人。總之,在晚唐,裴鉶是一個多產作家,他以自己的創作實踐推動了中國小說的迅猛發展。
《傳奇》的藝術成就首先在於它創造了一種通過人物的高超技藝來塑造人物形象,展示人物性格特徵的新的表現渠道,推動了後世武俠小說向描寫技藝的方向發展,《崑崙奴》和《聶隱娘》就是其代表之作;其次,它創造了一種駢散結合的語言表達方式:以駢文、詩賦描寫人物和場景,以散文敘述故事,如《裴航》描寫雲英之姐樊夫人的外貌就是用大量比喻組成韻語,在形象上、音節上皆構成和諧的美感。成為後來古典小說敘事方式的濫觴。最後,《傳奇》也和《甘澤謠》一樣在敘事結構、視覺轉換和敘議結合上均有新的創新。

4影響

《傳奇》對後人的影響很大,宋元以後,很多戲劇、話本、擬話本小說皆取材於此:《孫恪》被元人鄭廷玉改編為《孫恪遇猿》雜劇;明代戲曲家沈璟根據《鄭德璘》創作出傳奇《紅蕖記》;取材與《薛昭》的有金院本《蘭昌宮》,元代戲曲家庾天錫的《薛昭誤入蘭昌宮》以及市人小說《蘭昌幽會》。《崑崙奴》和《聶隱娘》更成為後來武俠小說、戲曲的濫觴:元代楊景言雜劇《磨勒盜紅綃》,佚名的南戲《磨勒盜紅綃》,明代梅鼎祚的傳奇《崑崙奴劍俠成仙》,梁辰魚的傳奇《紅綃伎手語傳情》,宋人話本小說《西山聶隱娘》,清人尤侗的傳奇《黑白衛》等。取材於《裴航》者有:宋人雜劇《裴航相遇樂》,元代戲曲家庾天錫的《裴航遇雲英》,明代龍膺的《藍橋記》,楊之炯的《玉杵記》,清代黃兆森的《裴航遇仙》雜劇,以及《裴航遇雲英》、《藍橋記》等宋人話本小說。《新唐書·藝文志》裴鉶著有《傳奇》三卷,原書久佚,僅《太平廣記》所錄四則,得傳於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