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5年6月8日 星期一

獨孤信(公元502年——557年)本名如願,北周時期雲中(今山西大同)人,史稱“美容儀,善騎射”。少年時代喜愛修飾,講究穿戴,故在軍營之中享有“獨孤郎”之美稱

獨孤信
拼音:Dúgū Xìn(Dugu Xin)
獨孤信,何許人也?《北史》《周書》均有傳。傳雲:“獨孤信,雲中人也,本名如願。祖俟尼,和平中(公元460-465),以良家子自雲中鎮武川,因家焉。父庫者,爲領民酋長,少雄豪,有節義,北州鹹敬服之。”獨孤信爲鮮卑族人,其祖父俟尼自雲中到武川任鎮將,將家遷於武川,到六鎮起義時,在武川已曆三世,60多年了,獨孤信出生於武川毋庸置疑。祖孫三代皆以武略稱,方有參與武川南河襲殺衛可瑰之事,是時,獨孤信年已20餘見歲。其後獨孤信因北邊喪亂,離開武川,避地中山,先後在起義軍葛榮部,北魏軍爾朱榮部,賀拔勝部任軍將,後輾轉進入關中追隨室宇文泰,“信與太祖(即宇文泰)鄉里,少相友善,相見甚歡”《周書·獨孤信傳》。
 
 

人物簡介

 
獨孤信:側帽風流
獨孤信:側帽風流
  獨孤信(公元502年——557年)本名如願,北周時期雲中(今山西大同)人,史稱“美容儀,善騎射”。少年時代喜愛修飾,講究穿戴,故在軍營之中享有“獨孤郎”之美稱。

  他初投葛榮帳下爲將,後投北魏,曾經疋馬單鎗生擒漁陽王袁肆周。因屢立戰功,先後曆任别將、員外散騎侍郎、新野郡守、荆州防城大都督、武衛將軍、浮陽郡長、衛大將軍、都督三荆軍事兼尚書右僕射、荆州刺史、車騎大將軍、河内郡公、隴右十州大都督、秦州刺史、加授太子太保、大司馬、柱國大將軍。隋文帝即位後,贈太師、上柱國、十州諸軍事、冀州刺史,封趙國公,邑一萬戶,諡曰

  獨孤信風度翩翩,雅有奇謀大略。太祖初啟霸業之時,他鎮守隴右之地,史稱“及信在州,事無擁滯。示以禮教,勸以耕桑,數年之中,公私富實,流人願附者數萬家。”“信在秦州,嚐因獵日暮,馳馬入城,其帽微側,詰旦而吏人有戴帽者,鹹慕信而側帽焉。其爲鄰境及士庶所重如此。”由於他執政期間惠政頗多,因此,很受百姓愛戴。

  獨孤信一生共有六子七女,六子俱任官職。其女:長女爲周明敬後;四女爲元貞皇后;七女爲隋文帝皇后。

人物生平

獨孤信
獨孤信
  獨孤信,武川鎮(今内蒙武川西南)人,祖籍雲中。本名如願,後因治績突出,“信著遐邇”,被賜名爲信。他是西魏威震四方的一代名將,因戰功卓著,拔至宰輔,其聲名遠播大河上下,長城内外……

  顯貴家族 北塞俊郎

  魏晉末年,天下大亂,各少數民族紛紛南下入主中原,建立自己的政權。公元四世紀末期,北方鮮卑拓跋部異軍突起,聯合其他部族,重建代國,後改國號爲魏,史稱北魏。魏初共有四十六個部落,其中鮮卑化的匈奴獨孤部地位顯赫,它世代與拓跋部王室聯姻,北魏開國皇帝拓跋硅的祖母,第二代皇帝拓跋嗣的生母皆爲獨孤氏。

  獨孤信便出生於這樣的一個顯貴家族之中。他生於北魏宣武景明三年(公元502年),祖籍雲中,其祖先伏留屯曾任部落大人,是魏初最重要的官員之一。到獨孤信的祖父俟尼時,俟尼擧部遷往武川,在北塞防戍邊隘。當時北魏都城設在平城(今山西大同東北),爲防禦柔然,北魏朝廷在其北面沿邊要害之處設了一些軍事據點,名爲鎮,鎮將全由鮮卑貴族擔任,俟尼便是其一。俟尼辭世後,由獨孤信的父親獨孤庫繼任部落酋長。獨孤庫英勇豪爽,講求節氣,北鎮人民無不敬服他。其妻費連氏也是貴族出身。由於有這樣的高貴血統相傳,他們的兒子獨孤信天生一表人才,風度翩翩。並且,因爲獨孤信自小生活在遼闊的北方大草原上,受當地尚武之風的感染,騎馬射箭,無所不精。

  北魏孝文帝拓跋宏自幼熟讀百家經史,深受漢文化熏陶。他認爲祖宗們南征北戰,威震四方,雖重武略,卻忽視了文治,於是親政後他便大興“文治”。太和十七年(公元493年),他力排眾難,遷都洛陽。南遷的鮮卑貴族們迅速漢化,而仍留在北方駐守邊防的鮮卑貴族們則因遠離都城,受漢化影響小,依然保持着鮮明的鮮卑舊習:姓複姓,說胡話,着胡裝,崇尚武藝,聚部而居。他們逐漸被淘汰,地位驟降,身份淪落。獨孤家族亦是如此。

  戍守北方的鮮卑士兵們的生活更是苦不堪言,他們淪爲“府戶”,位如奴隸,怨聲載道,加上當地是各少數民族雜居之所,民族沖突日益嚴重,北部邊塞成了一個充滿危機的火藥桶。正光五年(公元524年)初,高平鎮(今甘肅固原縣)鎮兵推擧高車酋長胡深爲高平王,擧起起義大旗,北方人民欣然響應。義軍力量迅速壯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下沃野鎮,胡深又派遣大將衛可孤率軍攻打懷朔、武川二鎮。

  武川豪強賀拔度、宇文肱聞風,趕緊在當地招兵買馬,組成了一支宗鄉武裝以抗擊起義軍。日後從這支小小武裝中走出了不少人物:北周王朝的締造者宇文泰,名將賀拔勝、賀拔嶽兄弟,獨孤信亦是其一。盡管家道中落使獨孤信對已漢化的洛陽集團深感不滿,但他畢竟是一個貴族子弟,義軍起義直接威脅到了他的自身利益,故也加入了這支隊伍。他馳騁疆場,英勇善戰,幾度出生入死,名颺一方。武川豪強們奮力抵抗,襲殺了衛可孤,給義軍以重創。無奈此時“六鎮風暴”刮起,席卷北魏。武川鏇即被攻下,首領賀拔度不幸陣亡,群龍無首,隊伍解散。

  獨孤信隻得隨其家流徙到定州(今河北定縣)。可才安定下來不久,起義風浪又波及到了河北。葛榮在定州的左人城(今河北唐縣)率軍起義。定州人民將對鮮卑統治者的滿腔憤恨轉嫁到當地北鎮流民的身上。爲免遭殺戮,獨孤信被迫加入義軍隊伍中,成爲葛榮的一名部下。此時的獨孤信正是一位翩翩少年,風流倜儻,才貌出眾,且好“自修飾服章”,軍中人皆稱他爲、“獨孤郎”。

  孝明帝武泰元年(公元528年),爾朱榮發動了河陰之變,掌握了北魏實權。這年秋天,他與葛榮在滏口展開大戰。葛榮麻痹輕敵,戰敗身亡。爾朱榮見俘軍中的獨孤信本是鮮卑貴族,又年少英勇,氣度不凡,便提升他爲别將。不久,獨孤信受命征討義軍的殘餘勢力韓婁,他在戰場上表現十分出色,單鎗疋馬,出陣挑戰,一擧擒拿了韓婁手下的一員幹將袁肆周。此後,爾朱榮對他更加看重。元顥入洛陽後,獨孤信再次受命爲先鋒,卓有戰績,賜爵愛德縣候,後遷武衛將軍。

  北魏末年,權臣高歡翻手爲雲,覆手爲雨,不可一世,唯獨當時坐鎮荆州和擁兵關隴的賀拔勝、賀拔嶽兄弟不肯從命於他。於是高歡挑撥離間,唆使關西將領候莫陳悦謀殺了賀拔嶽。賀拔勝得到消息後,意恐奸人從中穫利,忙命身邊的大都督獨孤信立即入關,接任賀拔嶽的職位,招撫餘眾。獨孤信日夜兼程地趕到隴關,才得知嶽部將士們已推擧字文泰作了統領。宇文泰也是武川鎮人,與獨孤信自幼相好,後又在沙場上並肩作戰,感情篤厚。二人異地相見,分外高興。不久,獨孤信受命到都城洛陽向孝武帝報告關隴一帶的情況,行至雍州(今陝西西安),恰好遇見孝武帝派遣的大使元毗,遂中途摺回荆州賀拔勝處。爾後,他“尋征入朝, 魏孝武雅相委任”。

  忠義爲先 竭誠盡忠
獨孤郎
獨孤郎

  高歡在朝中掌權,想自立爲帝的心思昭然若揭,孝武帝實則是他手中的一個傀儡,二者的矛盾愈演愈烈。永熙三年,孝武帝拉攏宇文泰、賀拔勝等人,暗中調兵遣將,決定與高歡決一雌雄。但孱弱無能的他哪里是高歡的對手,最後隻得西逃長安投靠宇文泰。眾人見之,軍心大散,一夜之間,逃亡者竟超過了半數。

  獨孤信聞迅後,頗感爲難。因爲當時他的父母妻兒全在高歡的轄地之内,若想追隨皇上,則需舍家而去,落個“不孝”的名義。但孝武帝畢竟是堂堂一國之君,身爲下官不爲其盡忠效力又會有“不忠”之嫌,況且他的昔日好友如今都已坐鎮西邊,於其前途甚爲有利。權宜片刻之後,獨孤信還是決定追隨皇上,西入關中。於是他馬不停蹄,一路追趕,至洛陽西北的漉水終於趕上了孝武帝。孝武帝見他單騎而至,心中真可謂感慨萬千,歎聲說:“將軍今能辭父母,捐妻子而從朕,'世亂識忠良’,此話當真不假呀!”遂賜禦馬一疋,進其爵爲浮陽郡公。

  自此,魏分東西。是年,高歡另立孝靜帝,自己執掌朝政,並遷都於鄴城,史稱東魏;宇文泰則鴆殺了孝武帝,於大統元年(公元535年)另立文帝,定都長安,史稱西魏。二者分别以懷朔系軍閥集團和武川系軍閥集團爲靠山,開始了十多年的對峙。

  荆州成爲東魏的領地,但當地的人民卻“心猶戀本朝。”(因獨孤信曾在荆州任過大都督,對當地民情甚爲了解,西魏朝廷便任命他爲掌管三荆州軍政事務的都督、東南道行台(派駐地方兼管民事的官員)、荆州刺史,想以此來招撫荆州人民。

  獨孤信遂起程。到達武陶時,東魏的弘農太守田八能率領一群蠻兵將其擋在淅陽城(今河南西峽縣北)之外,同時東魏都督張齊民也受命率3000名步兵與騎兵尾隨獨孤信之後。當時獨孤信所帶兵卒還不到1000人,形勢十分嚴峻。他稍作思量後,鎮定地對部下說:“敵眾我寡,若回頭攻打張齊民,前方之蠻人定會以爲我軍撤退,必將轉守爲攻,這樣我軍就會首尾受敵,難以脱身;不如首先進攻前面的田八能,若能擊敗他,張齊民軍就會不戰自潰了!”於是他領兵力挫田八能, 張齊民果然隨之敗逃。獨孤信接着又乘勝襲擊穰城(今河南鄧縣),當時穰城由東魏西荆州刺史辛纂把守,辛纂帶領兵馬出門迎戰,被獨孤信打得落花流水,慘敗而歸。城門還未來得及關上,獨孤信已令都督楊忠爲先鋒奪城。楊忠對守衛城門的東魏士兵們大聲喝道:“我大軍已至,城中還有人馬接應。你們若想尋一條生路,爲何還不避開逃命去呢?城門上的士兵一聽,頓時作鳥獸散。楊忠趁機率領士卒沖進城内,擒殺辛纂,城内的軍民嚇得服服帖帖。獨孤信接着又分開兵馬,平定了三荆。但東魏豈肯善罷甘休。半年過後,高敖曹、候景突然率軍進攻穰城。獨孤信見大兵臨近,自己則勢單力薄,趕緊向朝廷求援。可西魏援軍久久不至,終於寡不敵眾,隻好與部下楊忠棄城南下投奔梁朝。

  南梁的都城建康是一個風景秀美、氣候宜人、繁華富庶的都市,但這一切都不能吸引獨孤信。他雖身居其中,心卻無一日不思念着北方故土,終日鬱鬱寡歡。他幾次上書給梁武帝請求北返,西魏也派遣使節來與梁商討此事,但均未果。一直到三年過後,梁武帝才允許獨孤信等人北返。獨孤信聞訊後,欣喜之餘不禁淚下:“我苦苦期盼達三年之久,終於盼來了今日!”臨行前,他向梁武帝告辭。武帝問他:“朕聞你父母均在山東,不知今將何往?”獨孤信不假思索地說,“爲君臣者豈能因顧念家人而事二君乎?”梁武帝聽後感到十分驚奇,他沒想到這位北方蠻族之士竟會如此注重忠義禮節,遂備厚劄相送。

  獨孤信返回長安後,因自己兵敗東魏,又棄城奔梁,“虧損國威”,上書給魏文帝請求治罪。文帝閱後,不置可否,便交由尚書們商議。兵部尚書及陳郡王玄等人奏曰:“獨孤如願兵敗,使國蒙羞,理當受罰。但他獨守孤城,隻因援軍未至才被迫投奔南梁,且他有平定三荆之功。請陛下赫免其罪,官複原職。”獨孤信因禍得福,不久便晉升爲驃騎大將軍,加侍中,開府儀同三司。

  武功文治 功勳卓著
獨孤郎
獨孤郎

  獨孤信卓有軍事才華,被譽爲一代名將。當年的“獨孤郎”還隻是鋒芒初露,如今的獨孤大將軍早巳不可同日而語了。他久經沙場,用兵如神,屢次出奇制勝,爲西魏立下汗馬功勞。

  大統三年(公元537年),剛從建康歸來不久的獨孤信便跟從宇文泰出征東魏。此次出兵十分顺利,一路勢如破竹,弘農即刻被攻下,又在沙苑大敗高歡親率的10萬大軍。得勝後班師回朝,文帝對眾將士大加賞賜,獨孤信被封爲河内郡公。

  一日,獨孤信巡行於俘虜營中,偶然發現了一位遠房親戚,忙—上前去尋問家中情況,誰知那位遠戚卻告訴他其父已經過世了。獨孤信頓時肝膽欲裂:“沒想到當初一别之後,我們父子竟再無見面之期了!”於是趕回家中,“發喪行服”。

  不久,他接令回朝,與馮翊王元季海一起統兵兩萬直逼洛陽。時任洛陽刺史的廣陽王元湛聞風喪膽,棄城而逃,獨孤信等不費一兵一卒,輕而易擧地占據了金墉城。大統四年,東魏卷土重來。候景高敖曹二人爲先鋒圍攻洛陽,高歡則親率大軍隨後而至。東魏軍來勢凶猛,“悉燒洛陽内外官寺、居民,存者什二三。””獨孤信等被圍困在金墉城内,情況大爲不妙。此時,獨孤信異常冷靜,一方面派人十萬火急地送信至朝中請求增援,另一方面鼓舞士氣,嚴加防範,固守城中“旬有餘日”。當時西魏文帝正欲與丞相宇文泰去洛陽祭拜列祖列宗的園陵,收到告急文書後,馬上率援軍東行。至澶東,候景等人連夜解金墉之圍離去。宇文泰輕騎追擊至黄河邊上,候景布陣迎戰。因戰馬中箭受驚,宇文泰不幸跌下馬來,身受重傷,隻得敗退而歸。西魏軍稍作休整後,再度發起進攻,“是日,東、西魏置陣既大,首尾懸遠,從早至晚,戰數十合,氣霧四塞,莫能相知”。獨孤信、李遠任右面先鋒,趙貴、怡峰任左面先鋒,交戰皆失利,其他將領見狀忙引兵後退。獨孤信本已身處劣勢,又見文帝、宇文泰不知去向,深知自己也無回天之力,隻好棄卒先歸。

  大統六年(540年),東魏候景從三鴉出發,准備收複荆州。獨孤信統5000騎兵馳出武關增援,候景一見,連忙撤軍返回。

  第二年,岷州(今甘肅省岷縣)刺史赤水糾集蕃王梁仙定擧兵反叛,朝廷下詔令獨孤信率軍討伐,以平定叛亂。獨孤信奉旨至岷州,見赤水、梁仙定怒斥道:“你們身爲朝廷命官,沐浴龍恩,而今竟擧兵反叛!看我不拿你們這等不忠不義之贼!”兩軍交戰才幾個回合,梁仙定就被獨孤信的部下殺死。但其兄弟兒子們仍不死心,率餘軍繼續作戰。獨孤信勒兵轉向萬年,駐紮在三交穀口。叛軍不肯屈服,“並力拒守”。獨孤信想:長此糾纏下去,於我軍不利。遂生出一道妙計,詭騙叛軍道:“你們這些叛贼死到臨頭還不反悔,今我大軍已至,爾等已身陷重圍之中了!”叛軍聞知大驚,環顧四周,隻見山上風吹草動,果真似有萬千大軍埋伏其中,嚇得趕緊放下武器,抱頭鼠竄,各自逃命。獨孤信率軍乘勝北追,一直追到岷州城下,城里的叛軍知道大勢已去,慌忙出城繳械投降。獨孤信又立大功一次,被朝廷加授爲太子太保。

  魏自分東西以來。兩邊各不臣服,常爲領土之事爭戰不休。大統九年,烽火又起。高歡與宇文泰各自率兵在芒山展開大戰,經過幾次交鋒,西魏左軍趙貴等五員大將相繼失利,東魏占居優勢。宇文泰又親自出陣與東魏交戰,再度失利,隻好在日暮時分引兵逃走。高歡忙派兵追擊。正在這個危急時刻,獨孤信趕到,與於謹招聚剩下來的散兵游勇,從後部偷襲東魏追兵。追兵怎會料到身後竟然還會有敵軍,頓時驚慌失措,軍心大亂,“西魏諸軍由是得全”。

  西魏不僅外有東魏強敵,内部反叛亦接連不斷。大統十二年,涼州刺史宇文仲和聚眾反叛,獨孤信率怡峰前去征討。宇文仲和固守武威城,獨孤軍屢攻不下,相持甚久。獨孤信仔細斟度形勢,終於找出了叛軍的漏洞。是日深夜,他命手下諸將用雲梯從東北方攻城,自己則率精兵從西南方進攻,兩面夾擊叛軍。城内宇文仲和的士兵們正昏昏入睡,及待發覺,雖奮力抵抗,但爲時已晚了。黎明時,獨孤信等便攻人城内,擒捉宇文仲和,並俘穫了叛民6千戶,全部解押至長安。獨孤信因此被拜爲大司馬。

  此後,獨孤信又分别於大統十三年、十六年兩次出征,進位至柱國大將軍。並且福蔭諸子,他的五個兒子分别被封爲公、侯、伯,累計加封四千戶。

  獨孤信兼通文武之道,能張能弛,不僅是一名英勇善戰的武將,也是一位長於治理地方的官員。

  大統三年(公元537年),他進據洛陽時,洛陽城已是荒涼一片。昔日的繁華消失殆盡,殘垣斷壁時有所見。許多居民流亡離散,名門士族更是蹤影全無。獨孤信得知河東籍的柳虯和裴諏之還分别留居陽城和潁州,便征召他們,分别任命他們爲行台郎中,開府蜀。有了這些當地名門望族的協助,獨孤信威信大增。弘農裴志本已隱居山中,此刻卻“糾合義徙擧廣州歸同”,陳析、韓雄等地方豪強相繼投奔到獨孤信帳下,原屬東魏的潁、豫、襄、廣、陳留等地也自動並入西魏領土之中。

  獨孤信在坐鎮隴右的近十年中,治績更爲突出。隴右是西魏的後方,各民族雜居在此,地方豪強勢力盤根錯節,人們一旦有冤屈上訴,幾年都得不到解決。這里是一塊是非之地。西魏朝廷也爲此大傷腦觔,數易刺史,但均不能改變這種狀況。大統四年,獨孤信任隴右十一州大都督、秦州刺史。獨孤信對當地的情況早已有所耳聞,但他毫不畏懼,決心治理好隴右。上任後,他立即着手辦理數年來積壓的案件。他鐵面無私、據實查辦,不論犯人有何後台,均按其罪行加以處治。這樣,百姓們鬱悶心頭已久的冤氣終於得到化解,心相歸之。而當地豪強亦被他的此擧所威懾,再也不敢爲非作歹,作威作福了。收攏民心之後,獨孤信又“示以禮教,勤以農桑,”幾年下來,州府府庫充實,百姓也日漸富足。鄰地的流民見之,紛紛擧家投附,秦州所轄戶數一下子增加了幾萬。頓時,獨孤信名聲大噪,“信著遐邇”,宇文泰因此賜其名爲信。

  隻是樹大招風,一篇《檄梁文》爲他招致禍根。《檄梁文》是侯景之亂之際東魏大臣魏收寫的一份奏摺。魏收在文中詭稱獨孤信“據隴右不從”,宇文泰得知,遂起戒備之心。趁獨孤信移鎮河陽之際,任自己的侄子宇文導代替其職,並且還親自視察其地。

  鳥盡弓藏 悲赴九泉
獨孤信
獨孤信

  西魏政權一直爲宇文泰所控制。宇文泰,字黑獺,是一個有匈奴血統的鮮卑人。當初魏孝武帝敗給高歡後,能在西邊得以苟延殘喘,全靠宇文泰。但由於孝武帝不甘再次淪爲傀儡,西遷不到半年即被毒死。此後,西魏的三個傀儡皇帝——文帝、廢帝、恭帝都在宇文泰的操縱下先後上台。

  宇文泰與獨孤信是同鄉,世居武川,其發蹟也主要依靠武川勢力集團。他深知獨孤信風度弘雅,深得人心,且功高勳著,在武川集團中威望甚高,不得不對其加以防備。獨孤信亦察出事有端倪,便主動上書,提出自己身居隴右已久,請求還朝。宇文泰假意不許。正好此時東魏使者帶來獨孤信母親亡故的消息,獨孤信再次上書,“陳哀苦,請終禮制”。宇文泰又裝作一副迫不得已的樣子,讓他發喪行服。當然,宇文泰也心存愧疚,畢竟獨孤信與他從小相善,爲他效力不少,便追贈其父獨孤庫爲司空公,其母費連氏爲常山郡縣,並且於大統十六年(公元550年)升遷獨孤信爲尚書令,待六宮建制之後,又拜他爲大司馬。

  可這一切並未挽回什麼,二者之間的間隙由此產生,並不斷擴大。

  宇文泰廣聚英俊豪傑於其門下,數度東西征戰,就是爲了給後代子孫坐鎮天下打好基礎。到恭帝時,西魏已名存實亡,宇文氏的奪權篡位隻是早晚之事了。宇文泰開始考慮立嗣的問題。他自己已不想篡位,故在立嗣之事上慎而又慎。此事也的確非同小可,因爲被立爲後嗣的人將是明日之君,宇文家的江山全掌於他一人之手。宇文泰已有一嫡子略陽公宇文覺,系其正配夫人馮翊公主所生,他應是理所當然的後嗣。然而宇文泰卻久久不能作出決斷。這是因爲在宇文覺之前,姚夫人生有一庶出長子宇文毓,宇文毓之妻恰好是獨孤信的長女。宇文泰擔心立宇文覺爲後嗣會使獨孤信生出異心。

  最後他終於想出了一出絕妙好戲。恭帝三年(公元557年),他召集公卿們共同商討立嗣之事,頗爲難地說:“我意欲立嫡子覺爲後嗣,又恐大司馬獨孤公多心。你們以爲該如何是好?”獨孤信乃朝中元老,威望極高,眾官員左右爲難,亦不知如何是好,唯有保持沉默。整個大殿寂靜無聲,突然尚書左僕射李遠站出身來,聲色俱厲地道:“立子以嫡不以長,此乃自古以來的道理。略陽公身爲嫡子,立他爲嗣是理所當然之事,宇文公還何須多慮!若是擔心獨孤信不從,請讓我先斬了他!”遂拔刀而出。眾臣驚竦震動,不知所措。宇文泰亦趕緊站起來,故作發怒地說:“休得無禮!有話好講,何至如此!”獨孤信見狀,知道一切都是事先圖謀好的,深感無奈,隻得說:“的確應立略陽公爲嗣,我並無異議。”李遠方收起劍來。如此一來,還有誰敢不從,眾人紛紛表示李大人所言極是。立宇文覺爲後嗣的事情就這樣確定下來。

  事後,李遠拜謝獨孤信說:“隻因事關重大,才有剛才冒犯之擧,請獨孤公恕罪。”獨孤信心中氣惱至極,但也無可奈何,隻淡淡說了一句:“今日之事全賴李公才得以定下呀!”

  朝中歸來,獨孤信憂憤交加:我捐家爲國,幾十年來征戰沙場,治理地方,爲宇文氏竭盡效忠之力,而今卻遭他嫌忌,受他排擠。前景難測呀!

  這年秋末,宇文泰北巡,不慎途中身染重病,便派驛馬傳令召見侄子中山公宇文護趕到涇州拜見。宇文泰說:“我自知大限已至,而幾個兒子尚都年幼。如今外面敵寇強大,天下大事就全托付於你了!你一定要盡力而爲,以成我平生之志!”幾天後,字文泰卒於雲陽。世子宇文覺繼位,宇文護被任命爲太師、柱國、大塚宰。

  宇文覺當時年僅15歲,一切大事均由宇文護裁奪。不久,宇文護建立北周,立宇文覺爲周天王,自任大司馬。宇文護名望地位一向較低,雖受宇文泰倚重托以後事,但眾王公大臣對其獨掌政權,專横跋扈皆怏怏不樂,不肯服從於他。其中以趙貴爲尤。趙貴也是朝中元老之一,當年正是他首推宇文泰代統賀拔嶽的餘部使其從此發蹟,後又跟隨宇文泰屢次出征,被封爲八大柱國之一,地位等同於宇文泰。誰知宇文護建立北周後,竟加倍排擠他,地位大不如從前。趙貴不堪忍受, 想除去宇文護,但他的勢力還略嫌單薄,於是他想到了獨孤信。趙貴早知獨孤信遭宇文氏排擠已久,心中正憤憤不平。獨孤信聽趙貴一說,深覺言之有理,隻是又感時機尚未成熟,便勸趙貴不要魯莽行事。豈料此事竟被開府儀同三司宇文盛探知,迅速告到朝廷。宇文護大怒;趁趙貴上朝之際將他抓起來,所”有關聯此事的人都滿門抄斬,唯獨孤信除外。因他名望素重,隻是免去了其官爵。但這僅是權宜之計,宇文護如何能容得下有心反叛自己的人。一個月後,禦賜毒酒,逼令獨孤信自盡於家。時年。獨孤信55歲。

  獨孤信在魏分東西之際毅然舍家爲國,選擇西魏。此後,他苦苦跟隨宇文泰達幾十年之久,爲他出生入死,屢建奇功,竭誠盡忠。正是在獨孤信這樣一批英雄豪傑的鼎力相助之下,宇文泰的勢力不斷增大,羽翼日漸豐滿,使得西魏政權最終瓦解,宇文氏建立了自己的天下。獨孤信也因此從西魏末相變爲北周開國元勳。

  隻是“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如同歷史上眾多的開國元老一樣,獨孤信雖辛苦一生,功勳卓著,竟不得善終。西魏末年,他始遭嫌忌,雖官爵累加,權力卻被架空,到北周開國之際,竟被迫飲鴆自盡,溘然逝去。

  不過在其身後,三女相繼封爲皇后,諸子亦加官進爵,正如《北史》所謂“三代外戚,何其盛哉”。這也許是九泉之下的他唯感欣慰的吧。

  獨孤信風度翩翩,雅有奇謀大略。宇文泰初啟霸業之時,他鎮守隴右之地,史稱“及信在州,事無擁滯。示以禮教,勸以耕桑,數年之中,公私富實,流人願附者數萬家。”“信在秦州,嚐因獵日暮,馳馬入城,其帽微側,詰旦而吏人有戴帽者,鹹慕信而側帽焉。其爲鄰境及士庶所重如此。”這就是側帽風流的由來,由於他執政期間惠政頗多,因此,很受百姓愛戴。

生平功績

獨孤信
獨孤信
  他初投葛榮帳下爲將,後投北魏爾朱榮,他少年時代喜愛修飾,講究穿戴,爾朱榮見他精於騎射,又一表人才,提拔他當别將。時獨孤如願二十來歲,軍中稱之“獨孤郎”,他曾單身生擒漁陽王袁肆周,賜爵愛德縣侯,後遷武衛將軍。權臣高歡掌權後,他單騎隨北魏孝武帝西奔投靠宇文泰,被封爲浮陽郡公。自此,魏分東西。高歡另立孝靜帝,自己執掌朝政,並遷都於鄴城,史稱東魏;宇文泰則鴆殺了孝武帝,於大統元年(535年) 另立文帝,定都長安,史稱西魏。獨孤如願出任掌管荆州軍政事務的都督、東南道行台(派駐地方兼管民事的官員)、荆州刺史,他領兵力挫東魏的弘農太守田八能,襲擊穰城東魏西荆州刺史辛纂,平定了三荆。半年後,東魏高敖曹、候景率軍進攻穰城。獨孤如願寡不敵眾,隻好與部下楊忠棄城南下投奔梁朝。三年後返回長安,因自己兵敗東魏,又棄城奔梁,上書給西魏文帝請求治罪。文帝免其罪,官複原職。

  大統三年(537年),獨孤如願跟從宇文泰出征東魏,在沙苑大敗高歡親率的10萬大軍,被封爲河内郡公。不久他與馮翊王元季海一起統兵兩萬直逼洛陽,並占領了金墉城。大統十二年,拜大司馬。

  獨孤如願兼通文武之道,不僅是一名英勇善戰的武將,也是一位長於治理地方的官員。在坐鎮隴右,任秦州刺史的近十年中,“事無擁滯。示以禮教,勸以耕桑,數年之中,公私富實,流人願附者數萬家(遠近跑來歸附的流民有數萬家之多。)”某日到郊外打獵,等到晚霞滿天,策馬回城,迎風急馳,帽子無意中偏到一邊。第二天起來一看滿城人都學他側戴帽子,獨孤如願名聲大噪,“信著遐邇”。宇文泰見他信著遐邇,能服眾心,特給他賜名爲“信”。並任命他爲西魏八大柱國之一。

  宇文泰與獨孤信是同鄉,世居武川,他深知獨孤信風度弘雅,深得人心,且功高勳著,不得不對其加以防備。獨孤信亦察出事有端倪,便主動上書,提出自己身居隴右已久,請求還朝。宇文泰假意不許。此時獨孤信母親正好亡故,宇文泰馬上讓他發喪行服。追贈其父獨孤庫爲司空公,其母費連氏爲常山郡縣,並且於大統十六年(550年)升遷獨孤信爲尚書令,又拜他爲大司馬。

  宇文泰北巡病死後,宇文護獨攬朝政。八柱國將軍之一趙貴想與獨孤信通謀,剷除宇文護,此事被開府儀同三司宇文盛探知,迅速告到朝廷。宇文護抓趙貴,免去了獨孤信官爵。一個月後,禦賜毒酒,逼令獨孤信自盡於家。時年。獨孤信55歲。隋文帝後來下詔追贈他爲太師、上柱國、冀定相滄瀛趙恒洺貝十州諸軍事、冀州刺史,封趙國公,諡曰景。唐追封爲梁王。

人物軼事


  側帽風流
獨孤信
獨孤信

  獨孤如願不但少年英雄精於騎射,而且生得俊美非凡,他出身於鮮卑貴族之家,更擅於修飾,因此自少年時便被稱爲“獨孤郎”,後來做官更被上下級同事公認爲“璧”人。

  彼時秦州刺史任上發生的一件事最能體現獨孤如願的絕世風采。話說他一次外出打獵,興致一高就忘了時間,結果等到回城已是日落時分,就要關城門了,獨孤如願放馬快馳之下,頭上的帽子被微風吹斜了也不知道。誰知晚霞映照着這樣的駿馬少年,卻將引得路人都目眩神馳,鮮衣怒馬,翩翩少年,夕陽晚照,冠帽微斜,這還是人嗎?根本就是神仙降世啊!眾人一時心向往之,都想要學學。買馬習射是來不及了,於是——第二天一早開始,秦州城里有了新潮流:官吏士民都把帽子歪着戴,隻盼能跟上獨孤公子的一釐半分……

  後人有言——獨孤將軍如此玉樹臨風,妻子也肯定錯不了。遺傳基因好,所以幾位獨孤小姐肯定都是美女,並且使得隋朝皇族也都長得一表人材。是中國歷史上出了名的俊美皇族。

  中國歷史“第一嶽父”
第一嶽父
第一嶽父

  “獨孤郎”就相當於今日的所謂“獨孤帥哥”。因爲獨孤信“帥呆了”,所以出現了大批“追星族”,《周書·獨孤信傳》又載:“(獨孤)信在秦州,嚐因獵日暮,馳馬入城,其帽微側,詰旦而吏人有戴帽者,鹹慕信而側帽焉。其爲鄰境及士庶所重如此。” 你看,獨孤信打獵歸來,帽子不經意被風給吹歪了,追星族以爲瀟灑時髦,紛紛效仿學習他這個帥呆了的新造型。

  獨孤信的祖輩上出美女,他在血統上自然也有傳承,而且繁衍能力也很好,生育了六子七女。兒女們自然能也繼承了父親高貴的血統和俊美的長相,個個出落得像模像樣,特别是七個女兒簡直是一群鳳雛天仙,女婿當然不能是凡夫俗子。

  長女嫁於宇文泰的長子宇文毓,就是後來的周明帝,長女就是“周明敬皇后”,生周宣帝宇文贇;四女嫁給大野虎的兒子大野昞(即李昞),生唐高祖李淵,李淵稱帝後,封母親爲“元貞皇后”;七女嫁給普六如堅(即楊堅),楊堅建立隋朝,他就是開國皇后“文獻後”,生隋煬帝楊廣

  《周書·獨孤信傳》讚雲:“(獨孤)信長女,周明敬後;第四女,元貞皇后;第七女,隋文獻後。周、隋及皇家,三代皆爲外戚,自古以來,未之有也。”

  獨孤信的三個女兒,成爲三個不同朝代的皇后,繁衍了三朝皇帝的血脈,成爲歷史上令人敬仰的龍鳳家族。

  嚴格地說,獨孤信應當是“四朝國丈”。獨孤信的第五個女兒嫁給了北周的上柱國(大概相當於今天大元帥)宇文述,入隋,拜左衛大將軍,改封許國公。宇文述的長子隋護衛大將軍宇文化及,在颺州縊殺隋煬帝,立楊浩。公元618年(唐武德元年)九月,曰:“人生固當死,豈不一日爲帝乎!”於是毒殺楊浩,即帝位於魏縣,國號許,改元天壽,署置百官,封弟弟智及爲齊王,封弟弟士及爲蜀王。既然置百官,封弟爲王,必定先尊封父母,獨孤信的第五個女兒被封爲“皇后”定而無疑的,隻是史書沒有記載下來,因爲“許國”數月之後就滅亡了,且被定性爲“贼寇”,所以就不能名正言顺立傳了。

  但不管怎樣,宇文化及與李淵也是親姨表兄弟,妹妹是李淵的昭儀,很受李淵寵愛;宇文化及的弟弟宇文士及是隋朝的駙馬(尚隋煬帝的女兒南陽公主),宇文化及兵敗後歸唐,在李世民帳下屢建戰功,他是秦王府舊臣與李世民關係密切,並把一個宗室女許配給他,官至右衛大將軍,卒後賜涼州都督,陪葬昭陵。獨孤信五女兒這一脈繼續延續下來。

  獨孤信成爲“四朝國丈”,這在中國歷史上絕無僅有的。所以獨孤信當榮膺“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嶽父”的桂冠。
 
天下第一印
天下第一印
  按說,“獨孤信”的名字應改回原名——“獨孤如願”。試想,如果他真的有在天之靈,當看到三個王朝皇室中的子子孫孫,都流淌有他的血液,他在天堂也該感到“如願”以償了。(星島環球網 文/宇聞)

  天下第一印

  獨孤信兼通文武,長於治理地方,又堪稱三朝國丈,因而他的官職也是多之甚多,這也成了他的煩惱,每次回複官文都要在一堆印章中尋找需要的那一個章。他便想了一個辦法,把所有的印章内容刻在一枚印章上,於是就有了這枚有26面,14個有字印面、印文47字的煤精印。它的發現將楷書入印的歷史提前了400多年。

後代

 
獨孤皇后
獨孤皇后
  獨孤信有三位夫人,長子獨孤羅母沒於北齊,入關後,複娶二妻。郭氏生子六人,善、穆、藏、顺、陀、整;崔氏生隋獻皇后。他一生共有八子七女,七子任官職。

  長子獨孤羅(534-599),字羅仁,儀同大將軍。隋代周後開皇二年襲獨孤信爵趙國公,食邑一萬戶,開皇十二年拜右武衛大將軍、太子右衛率。十三年任涼州刺史。開皇十九年(599)二月六日卒,年六十六歲。諡曰德。煬帝嗣位,改封蜀國公。

  次子獨孤善,字伏陀(佛教名),鮮卑名弩引,北周時以父蔭封魏寧縣公、長城郡公、驃騎大將軍、河州刺史、龍州刺史,天和六年,襲爵河内郡公,卒於兗州刺史位上,年三十八。

  第三子獨孤穆,北周時以父蔭封必要縣侯,隋封金泉縣公

  第四子獨孤藏(553-587),字拔臣(鮮卑名),又字達磨(佛教名),北周明敬皇后同母弟,年八歲以父功封武平縣開國公,食邑一千九百戶,任隆山太守,宣政元年(587)八月四日卒於長安,年三十五歲。夫人賀蘭氏,有子三人,一子獨孤機,滕國公、滄州刺史。

  第五子獨孤顺,北周時以父蔭封武城縣侯

  第六子獨孤陀,字黎邪,北周時以父蔭封建忠縣伯,隋封武喜縣公,拜上開府、領左右將軍,累轉延州刺史。贈銀青光祿大夫。

  第七子獨孤整,位幽州刺史。大業初,贈金紫光祿大夫、平鄉侯

  獨孤震,鮮卑名毗賀周,墓志上記載爲第三子,獨孤善、獨孤藏之弟。

  其三女相繼封爲三國皇后,楊廣李淵,全是他外孫。

  長女獨孤氏(本名不詳)爲周明敬皇后;

  四女獨孤氏(本名不詳)爲唐元貞太後(追封);

  七女獨孤伽羅爲隋文帝文獻皇后

史書記載

 
獨孤如願
獨孤如願
  《周書·獨孤信傳》

  獨孤信,雲中(今山西大同)人也。本名如願。魏氏之初,有三十六部,其先伏留屯者,爲部落大人,與魏俱起。祖俟尼,和平中,以良家子自雲中鎮武川,因家焉。父庫者,爲領民酋長,少雄豪有節義,北州鹹敬服之。信美容儀,善騎射。正光末,與賀拔度等同斬衛可孤。由是知名。以北邊喪亂,避地中山,爲葛榮所穫。信既少年,好自修飾,服章有殊於眾,軍中號爲獨孤郎。及爾朱氏破葛榮,以信爲别將。從征韓婁,信疋馬挑戰,擒贼漁陽王袁肆周,以功拜員外散騎侍郎。尋轉驍騎將軍,因鎮滏口。元顥入洛,榮以信爲前驅,與顥黨戰於河北,破之。拜安南將軍,賜爵爰德縣侯。

  建明初,出爲荆州新野鎮將,帶新野郡守。尋遷荆州防城大都督,帶南鄉守。頻典二部,皆有聲績。賀拔勝出鎮荆州,乃表信爲大都督。從勝攻梁下溠戍,破之,遷武衛將軍。及勝弟嶽爲侯莫陳悦所害,勝乃令信入關,撫嶽餘眾。屬太祖已統嶽兵,信與太祖鄉里,少相友善,相見甚歡。因令信入洛請事,至雍州,大使元毗又遣信還荆州。尋征信入朝,魏孝武雅相委任。及孝武西遷,事起倉卒,信單騎及之於瀍澗。孝武歎曰: “武衛遂能辭父母,捐妻子,遠來從我。世亂識貞良,豈虛言哉。”即賜信禦馬一疋,進爵浮陽郡公,邑一千戶。

  時荆州雖陷東魏,民心猶戀本朝。乃以信爲衛大將軍、都督三荆州諸軍事,兼尚書右僕射、東南道行台、大都督、荆州刺史以招懷之。信至武陶,東魏遣其弘農郡守田八能,率蠻左之眾,拒信於淅陽;又遣其都督張齊民,以步騎三千出信之後。信謂其眾曰:“今我士卒不滿千人,而首尾受敵。若卻擊齊民,則敵人謂爲退走,必來要截。未若先破八能。”遂奮擊,八能敗而齊民亦潰。信乘勝襲荆州。東魏刺史辛纂勒兵出戰。士庶既懷信遺惠,信臨陣喻之,莫不解體。因而縱兵擊之,纂大敗,奔城趨門,未及闔,信都督楊忠等前驅斬纂。語在《忠傳》。於是三荆遂定。就拜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東魏又遣其將高敖曹、侯景等率眾奄至。信以眾寡不敵,遂率麾下奔梁。居三載,梁武帝方始許信還北。信父母既在山東,梁武帝問信所往,信答以事君無二。梁武帝深義之,禮送甚厚。

  大統三年秋,至長安。自以虧損國威,上書謝罪。魏文帝付尚書議之。七兵尚書、陳郡王玄等議,以爲“邊將董戎,龔行天罰,喪師敗績,國刑無舍。荆州刺史獨孤如願,任當推轂,遠襲襄、宛,斬贼帥辛纂,傳首京師,論功語效,實合嘉賞。但庸績不終,鏇致淪沒,責成之義,朝寄有違。然孤軍數千,後援未接,贼眾我寡,難以自固。既經恩降,理絕刑書。昔秦宥孟明,漢舍廣利,卒能改過立功,垂芳竹帛。以今方古,抑有成規。臣等參議,請赦罪,複其舊職”。魏文帝詔曰:“如願荆、襄之役,實展功效。既屬強寇,力屈道窮,歸贼不可,還朝路絕,適事求宜,未足稱過。違難如吳,誠貫夷險,義全終始,良可嘉歎。複情存謙退,款心謝責。寧容議及恩降,止雲免咎,斯則事失權宜,理乖通變。可轉驃騎大將軍,加侍中、開府,其使持節、儀同三司、浮陽郡公悉如故。”尋拜領軍。仍從太祖複弘農,破沙苑。改封河内郡公,增邑二千戶。時俘虜有信親屬,始得父凶問,乃發喪行服。尋起爲大都督,率眾與馮翊王元季海入洛陽。潁、豫、襄、廣、陳留之地,並相繼款附。四年,東魏將侯景等率眾圍洛陽。信據金墉城,隨方拒守,旬有餘日。及太祖至瀍東,景等退走。信與李遠爲右軍,戰不利,東魏遂有洛陽。六年,侯景寇荆州,太祖令信與李弼出武關。景退,以信爲大使,慰撫三荆。

  尋除隴右十州大都督、秦州刺史。先是,守宰暗弱,政令乖方,民有冤訟,曆年不能斷決。及信在州,事無壅滯。示以禮教,勸以耕桑,數年之中,公私富實。流民願附者數萬家。太祖以其信著遐邇,故賜名爲信。七年,岷州刺史、赤水蕃王梁仚定擧兵反,詔信討之。仚定尋爲其部下所殺。而仚定子弟,仍收其餘眾。信乃勒兵向萬年,頓三交口。贼並力拒守,信因詭道趨稠松領。贼不虞信兵之至,望風奔潰。乘勝逐北,徑至城下,贼並出降。加授太子太保。邙山之戰,大軍不利。信與於謹收散卒自後擊之,齊神武追騎驚擾,諸軍因此得全。十二年,涼州刺史宇文仲和據州不受代,太祖令信率開府怡峰討之。仲和嬰城固守,信夜令諸將以沖梯攻其東北,信親帥壯士襲其西南,值明克之。擒仲和,虜其民六千戶,送於長安。拜大司馬。十三年,大軍東討。時以茹茹爲寇,令信移鎮河陽。十四年,進位柱國大將軍。錄克下溠、守洛陽、破岷州、平涼州等功,增封,聽回授諸子。於是第二子善封魏寧縣公,第三子穆文侯縣侯,第四子藏義寧縣侯,邑各一千戶;第五子顺項城縣伯,第六子陀建忠縣伯,邑各五百戶。信在隴右歲久,啟求還朝,太祖不許。或有自東魏來者,又告其母凶問,信發喪行服。屬魏太子與太祖巡北邊,因至河陽弔信。信陳哀苦,請終禮制,又不許。於是追贈信父庫者司空公,追封信母費連氏常山郡君。十六年,大軍東討,信率隴右數萬人從軍,至崤坂而還。遷尚書令。六官建,拜大司馬。孝閔帝踐阼,遷太保、大宗伯,進封衛國公,邑萬戶。

  趙貴誅後,信以同謀坐免。居無幾,晉公護又欲殺之,以其名望素重,不欲顯其罪,逼令自盡於家。時年五十五。

  信風度弘雅,有奇謀大略。太祖初啟霸業,唯有關中之地,以隴右形勝,故委信鎮之。既爲百姓所懷,聲振鄰國。東魏將侯景之南奔梁也,魏收爲檄梁文,矯稱信據隴右不從宇文氏,仍雲無關西之憂,欲以威梁人也。又信在秦州,嚐因獵日暮,馳馬入城,其帽微側。詰旦,而吏民有戴帽者,鹹慕信而側帽焉。其爲鄰境及士庶所重如此。子羅,先在東魏,乃以次子善爲嗣。及齊平,羅至。善卒,又以羅爲嗣。羅字羅仁。大象元年,除楚安郡守,授儀同大將軍。

  善字伏陀,幼聰慧,善騎射,以父勳,封魏寧縣公。魏廢帝元年,又以父勳,授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加侍中,進爵長安郡公。孝閔帝踐阼,除河州刺史。以父負,久廢於家。保定三年,乃授龍州刺史。天和六年,襲爵河内郡公,邑二千戶。從高祖東討,以功授上開府。尋除兗州刺史,政存簡惠,百姓安之。卒於位,年三十八。贈使持節、柱國、定趙滄瀛五州諸軍事、定州刺史。信長女,周明敬後;第四女,元貞皇后;第七女,隋文獻後。周隋及皇家,三代皆爲外戚,自古以來,未之有也。隋文帝踐極,乃下詔曰:“褒德累行,往代通規;追遠慎終,前王盛典。故使持節、柱國、河内郡開國公信,風宇高曠,獨秀生人,睿哲居宗,清猷映世。宏謨長策,道著於弼諧;緯義經仁,事深於拯濟。方當宣風廊廟,亮采台階,而世屬艱危,功高弗賞。眷言令範,事切於心。今景運初開,椒闈肅建。載懷塗山之義,無忘褒紀之典。可贈太師、上柱國、冀定相滄瀛趙恒洺貝十州諸軍事、冀州刺史,封趙國公,邑一萬戶。諡曰景。”追贈信父庫者使持節、太尉、上柱國、定恒滄瀛平燕六州諸軍事、定州刺史,封趙國公,邑一萬戶。諡曰恭。信母費連氏,贈太尉恭公夫人。

  《北史·獨孤信傳》

  獨孤信,雲中(今山西大同)人也,本名如願。魏初有四十六部,其先伏留屯者爲部落大人,與魏俱起。祖俟尼,和平中,以良家子自雲中鎮武川,因家焉。父庫者,爲領人酋長,少雄豪有節義,北州鹹敬服之。信美容儀,善騎射。正光末,與賀拔度等同斬衛可瑰,由是知名。後爲葛榮所穫。信既少年,自修飾服章,軍中號爲獨孤郎。及爾朱氏破葛榮,以信爲别將。從征韓婁,信疋馬挑戰,禽贼漁陽王袁肆周。後以破元顥黨,賜爵受德縣侯,遷武衛將軍。賀拔勝出鎮荆州,乃表信爲大都督。及勝弟嶽爲侯莫陳悦所害,勝乃令信入關,撫嶽餘眾。屬周文帝已統嶽兵,與信鄉里,少相友善,相見甚歡,因令信人洛請事。至雍州,大使元毗又遣信還荆州。尋征入朝,魏孝武雅相委任。及孝武西遷,事起倉卒,信單騎及之於瀍澗。孝武歎曰:“武衛遂能辭父母,捐妻子從我,世亂識忠良,豈虛言哉!”進爵浮陽郡公。時荆州雖隱東魏,人心猶戀本朝,乃以信爲衛大將軍、都督三荆州諸軍事,兼尚書右僕射、東南道行台、大都督、荆州刺史,以招懷之。既至,東魏刺史辛纂出戰,信縱兵擊纂,大敗之。都督楊忠等前驅斬纂,於是三荆遂定。東魏又遣其將高敖曹、侯景等奄至。信以眾寡不敵,遂率麾下奔梁。居三載,梁武帝方許信還北。信父母既在山東,梁武帝問信所往,答以事君無二。梁武義之,禮送甚厚。大統三年至長安,以虧損國威,上書謝罪。魏文帝付尚書議之。

  七兵尚書、陳郡王玄等議,以爲既經恩降,請赦罪複職。詔轉驃騎大將軍,加侍中、開府。尋拜領軍將軍。仍從複弘農,破沙苑,改封河内郡公。俘虜中有信親屬,始得父凶問,乃發喪行服。尋起爲大都督,與馮翊王元季海入洛陽,潁、豫、襄、廣、陳留之地並款附。四年,東魏將侯景等圍洛陽,信據金墉城,隨方拒守然有餘日。及周文帝至瀍東,景等退走。信與李遠爲右軍,戰不處,東魏遂有洛陽。六年,侯景寇荆州,周文令信與李弼出武關,景退。即以信爲大使,尉撫三荆。尋除隴右十一州大都督、秦州刺史。先是守宰闇弱,政令乖方,人有冤訟,曆年不能斷決。及信在州,事無擁滯。示以禮教,勸以耕桑,數年之中,公私富實,流人願附者數萬家。周文以其信著遐邇,故賜名爲信。七年,岷州刺史赤水蕃王梁仚定擧兵反,詔信討之。仚定尋爲其部下所殺,而仚定子弟仍收其餘眾。信乃勒兵向萬年,頓三交穀口。贼並力拒守。信因詭道趣稠松嶺。贼不虞信兵之至,望風奔潰。乘勝逐北,徑至城下,贼並出降。加授太子太保。

  芒山之戰,大軍不利。信與於謹帥散卒自後擊之,齊神武追騎驚擾,國因此得全。及涼州刺史宇文仲和據州不受代,周文令信率開府怡峰討之。仲和嬰城固守,信夜令諸將以沖梯攻其東北,信親率壯士襲其西南,達明克之。禽仲和,虜六千戶送於長安。拜大司馬。十三年,大軍南討。時以蠕蠕爲寇,令信移鎮河陽。十四年,進位柱國大將軍,錄前後功,增封,聽回授諸子。於是第二子善,封魏寧縣公;第三子穆,必要縣侯;第四子藏,義寧縣侯,邑各一千戶。第五子顺,武成縣侯;第六子陀,建忠縣伯,邑各五百戶。信在隴右歲久,啟求還朝,周文不許。或有自東魏來者,又告其母凶問,信發喪行服。信陳哀苦,請終禮制,又不許。於是追贈信父庫者司空公,追封信母費連氏常山郡君。十六年,遷尚書令。六官建,拜大司馬。周孝閔帝踐阼,遷大宗伯,進封衛國公,邑萬戶。趙貴誅後,信以同謀坐免。

  居無幾,晉公護又欲殺之,以其名望素重,不欲顯其罪過,逼令自盡於家,時年五十五。信美風度,雅有奇謀大略。周文初啟霸業,唯有關中之地,以隴右形勝,故委信鎮之。既爲百姓所懷,聲震鄰國。東魏將侯景之南奔梁也,魏收爲檄梁文,矯稱信據隴右,不從宇文氏,乃雲“無關西之憂”,欲以委梁人也。又信在秦州,嚐因獵日暮,馳馬入城,其帽微側,詰旦而吏人有戴帽者,鹹慕信而側帽焉。其爲鄰境及士庶所重如此。

  子羅,先在東魏,乃以次子善爲嗣。及齊平,羅至而善卒,又以羅主嗣。信長女周明敬後,第四女元貞後,第七女隋文獻後。周、隋及皇家三代皆爲外戚,自古以來,未之有也。隋文帝踐極,乃下詔褒贈信太師、上柱國、十州諸軍事、冀州刺史,封趙國公,邑一萬戶,諡曰恭,信母費連氏贈太尉趙恭公夫人。羅,字羅仁。父信隨魏孝武入關中,羅遂爲高氏所囚。及信爲宇文護誅,羅始見釋。寓居中山,孤貧無以自給。齊將獨孤永業以宗族故,哀之,爲買田宅,遺以資畜。初,信入關後,複娶二妻。郭氏生子六人,善、穆、藏、顺、陀、整;崔氏生隋獻皇后。及齊亡,隋文帝爲定州總管,獻皇后遣人求羅,得之。相見悲不自勝,侍禦者皆泣。於是厚遺車馬財物。未幾,周武帝以羅功臣子,久淪異域,征拜楚安郡太守。以疾去官,歸京師。諸弟見羅少長貧賤,每輕侮,不以兄禮事之。然性長者,亦不與諸弟校競長短。後由是重之。文帝爲丞相,拜羅儀同,常置左右。既受禪,詔追贈羅父。其諸弟以羅母沒齊,先無夫人號,不當承襲。上以問後,後曰:“羅誠嫡長,不可誣也。”於是襲爵趙國公。以其弟善爲河内郡公,穆爲金泉縣公,藏爲武平縣公,陀爲武喜縣公,整爲千牛備身。擢拜羅爲左領左右將軍,遷左衛將軍,前後賞賜不可勝計。出爲涼州總管,進位上柱國,征拜左武衛大將軍。煬帝嗣位,改封蜀國公。未幾卒官,諡曰恭。

  子纂嗣,位河陽都尉。

  纂弟武都,大業末,亦爲河陽都尉。

  庶長子開遠。宇文化及之弑逆也,裴虔通率贼入成象殿,宿衛兵士皆從逆。開遠時爲千牛,與獨孤盛力戰合下,爲贼所執,贼義而舍之。

  善字伏陀。幼聰慧,善騎射,以父勳,封魏寧縣公。魏廢帝元年,又以父勳,授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加侍中,進爵長城郡公。周孝閔帝踐阼,除河州刺史。以父負釁,久廢於家。保定三年,乃授龍州刺史。天和六年,襲爵河内郡。從帝東討,以功授上開府。尋除兗州刺史,政在簡惠,百姓安之。卒於州,贈持節、柱國、五州諸軍事、定州刺史。

  子覽嗣,位右候衛大將軍。大業末卒。陀字黎邪。仕周,胥附上士。坐父徙蜀十餘年,宇文護誅,始歸長安。隋文帝禪,拜上開府、領左右將軍,累轉延州刺史。

  陀性好左道,其外祖母高氏先事貓鬼,已殺其舅郭沙羅,因轉入其家。上微聞而不信。會獻皇后及楊素妻鄭氏俱有疾,召醫視之,皆曰:“此貓鬼疾。”上以陀,後之異母弟,陀妻,楊素之異母妹,由是意陀所爲。陰令其兄左監門郎將穆以情喻之,上又避左右諷陀,陀言無有。上不說,左轉遷州刺史。出怨言,上令左僕射高颎、納言蘇威、大理正皇甫孝緒、大理丞楊遠等雜案之。陀婢徐阿尼言:本從陀母家來,常事貓鬼,每以子日夜祀之。言子者鼠也。其貓鬼每殺人者,所死家財物潛移於畜貓鬼家。陀嚐從家中索酒,其妻曰:“無錢可酤。”陀因謂阿尼曰:“可令貓鬼向越公家,使我足錢。”阿尼便咒之,居數日,貓鬼向素家。

  後上初從並州還,陀於園中謂阿尼曰:“可令後鬼向皇后所,使多賜吾物。”阿尼複咒之,遂入宮中。楊遠乃於門下外省遣阿尼呼貓鬼,阿尼於是夜中置香粥一盆,以匙扣而呼曰:“貓女可來,無住宮中。”久之,阿尼色正青,若被牽拽者,雲貓鬼已到。上以其事下公卿。奇章公牛弘曰:“妖由人興,殺其人,可以絕矣。”上令犢車載陀夫妻,將賜死於其家。陀弟司勳侍中整詣闕求哀,於是免陀死,除名,以其妻楊氏爲尼。先是有人訟其母爲人貓鬼所殺者,上以爲妖妄,怒而遣之。及此,詔誅被訟行貓鬼家。陀未幾而卒,煬帝即位,追念舅氏,聽以禮葬。乃下詔贈正義大夫。帝意猶不已,複贈銀青光祿大夫。二子,延福、延壽。

  陀弟整,位幽州刺史。大業初,贈金紫光祿大夫、平鄉侯。
獨孤皇后
獨孤皇后

  《北史·後妃傳》雲:“明敬皇后獨孤氏,太保、衛公信之長女也。帝之在蕃,納爲夫人。二年正月,立爲王後。四月崩,葬昭陵。武成初,追崇爲皇后。明帝崩,與後合葬焉。”獨孤信之長女獨孤氏嫁周太祖、文帝宇文泰之長子宇文毓,初稱夫人。宇文毓繼位初稱天王,第二年(公元558年)正月冊立獨孤氏爲王後。獨孤氏哀傷其父死於非命,自己無力爲父報仇,已致抑鬱成疾,竟致不起,延至四月,已是香銷玉殞,葬於昭陵。次年秋八月,宇文毓改天王爲皇帝,年號武成,並追崇已故宇文氏爲皇后,號明敬皇后。武成二年(公元560年)四月,晉公宇文護指使膳部中大夫李安置毒糖槌中毒殺明帝宇文毓,宇文毓時年27歲。明帝宇文毓,既不能爲其嶽丈複仇,又不能爲愛後泄憤,甚至連自家的性命也無法保障。一帶帝王,豈不哀哉!

  《周書·獨孤信傳》雲:“第四女,元貞皇后。”《冊府元龜》雲:“高祖(指李淵)即元皇帝(指李暎┲雷櫻岡輝昊屎蟆!倍攔灤胖謁呐 蘩罨⒅永顣。李虎爲西魏左僕射、隴西郡公,宇文泰關隴集團武川軍團重要成員。北周追封其爲唐國公,唐朝國名由此而來。李曃敝馨倉葑芄堋⒅蠼 饊乒L聘咦嫖淶魯醯ü?18年)被追尊爲世祖元皇帝,同時追尊已逝的獨孤氏爲元貞皇后。元貞皇后獨孤氏史書中未見其傳略,《舊唐書.後妃傳》之太穆皇后竇氏傳中有所提及。太穆皇后竇氏爲唐高祖李淵之後,元貞皇后獨孤氏爲其婆母。傳中寫道:“後事元貞太後以孝聞。太後素有贏疾,時或危篤。諸姒以太後性嚴懼譴,皆稱疾而退。惟後晝夜扶侍,不脱衣履者動淹旬月焉。”這段話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獨孤氏平素治家之嚴謹。

  《隋書·後妃傳》雲:“文獻獨孤皇后,周大司馬、河内公信之女也。信見高祖有奇表,故以後妻焉。時年十四。”《周書.獨孤信傳》雲:“第七女,隋文獻後。”獨孤信之第七女嫁楊忠之子楊堅。楊忠爲北周柱國大將軍、隨國公,宇文泰關隴集團武川軍團重要成員。當年獨孤信看到楊堅風骨特異、外表不凡,慧眼識人,就將14歲的小女兒嫁給了他,也算是門當戶對。楊堅後來易周爲隋,史稱隋文帝,成爲隋朝的開國皇帝,獨孤氏稱文獻皇后。《隋書.後妃傳》寫道:“後姊爲周明帝後,長女(即楊麗華)爲周宣帝後,貴戚之盛,莫與爲比,而後每謙卑自守,世以爲賢。”“後每與上言及政事,往往意合,宮中稱爲二聖。” 文獻皇后獨孤氏雖貴爲二聖,但是對於其父早年突遭横禍,耿耿在胸,難以釋懷。史書雲:“後早失二親,常懷感慕,見公卿有父母者,每爲致禮焉。”由己及人,致有此擧。此當爲人之常情、人之真情的真實表露。文獻皇后獨孤氏死於隋文帝楊堅仁壽二年(公元602年),時年五十歲。

  唐朝人令狐德棻著《周書》,在獨孤信傳中寫道:“信長女,周明敬後;第四女,元貞皇后;第七女,隋文獻後。周隋及皇家,三代皆爲外戚,自古以來,未之有也。”事實確也如此,獨孤信成爲周、隋、唐三朝國丈,這在中國歷史上也是非常罕見的,堪稱千古第一丈。清代著名史學家趙翼有言:“周、隋、唐三代之祖,皆生武川……區區一偏僻彈丸之地,出三代帝王……豈非王氣所聚,碩大繁滋也哉!”人們完全可以這樣說:周、隋、唐三代之後父國丈,集於一人,亦生武川,豈非地靈人傑,鍾靈毓秀於斯也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