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4年11月4日 星期二

宋詩人蘇軾的《於潛僧綠筠軒》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

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出自北宋詩人蘇軾的《於潛僧綠筠軒》

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醫。傍人笑此言,似高還似痴。若對此君仍大嚼,世間那有揚州鶴?
賞析  於潛是舊縣名,在今浙江臨安境內。於潛僧,名孜,字慧覺。在於潛縣南二里的豐國鄉寂照寺出家。寺內有綠筠軒,以竹點綴環境,十分幽雅這首詩是藉題“於潛僧綠筠軒”歌頌風雅高節,批判物慾俗骨。以議論為主,但寫得很有風采。
  據《晉書·王徽之傳》記載,王羲之的兒子王徽之,為人高雅,生性喜竹。有一次,他寄居在一座空宅中,便馬上令人種竹。有人問其原故,他不予正面解釋,“但嘯詠指竹曰:'何可一日無此君!'”這“可使食無肉,不可使居無竹”便是藉此典而頌於潛僧。因為典故中有著那樣一位風采卓異的形象,詩入又用了“可”、“不可”這樣的選擇而肯定的語氣,一位超然不俗的高僧形象便立刻躍然紙上。
  “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是對“不可使居無竹”的進一步發揮。它富哲理,有情韻,寫出了物質與精神、美德與美食在比較中的價值;食無甘味,充其量不過是“令人瘦”而已;人無松竹之節,無雅尚之好,那就會“令人俗”。這既是對於潛僧風節的讚頌之語,也是對缺乏風節之輩的示警。接著用“人瘦尚可肥,俗士不可醫”申足此意,就更鞭辟入裡。一個人,最重要的是思想品格和精神境界。只要有了高尚的情操,就會有鬆柏的孤直,梅竹的清芬,不畏強暴,直道而行,卓然為人;反之,就會汲汲於名利,計較於得失,隨權勢而俯仰,視風向而轉移,俗態媚骨,醜行畢現。這種人,往往自視高明,自以為得計,聽不進奉勸,改不了秉性,所以詩人說這種“俗士不可醫”——醫之無效。
  以上為第一段。這一段的特點是:出語精警,議論精闢,發人深省。
  文似看山不喜平。上面全是詩人議論,雖出語不凡,但若直由詩人議論下去,便有平直之嫌,說教之譏。因而下段重開波瀾,另轉新意。由那種“不可醫”的“俗士”站出來作自我表演,這就是修辭學中的“示現”之法:“旁人笑此言:'似高還似痴'”這個“旁人”,就是前面提到的那種“俗士”。他聽了詩人的議論,大不以為然;他雖然認為“不可使居無竹”是十足的迂闊之論,腐儒之見,但在口頭上卻將此論說成“似高、似痴”,從這模棱兩可的語氣裡,顯示了這種人世故、圓滑的特點;他絕不肯在論辯中作決絕之語而樹敵。
  下面是詩人對俗士的調侃和反詰:“若對此君仍大嚼,世間那有揚州鶴!”“此君”,用王徽之“何可一日無此君”語,即指竹。“大嚼”,語出曹植《與吳質書》:“過屠門而大嚼,雖不得肉,貴且快意。”“揚州鶴”,語出《殷芸小說》,故事的大意是,有客相從,各言所志,有的是想當揚州刺史,有的是願多置錢財,有的是想騎鶴上天,成為神仙。其中一人說:他想“腰纏十萬貫,騎鶴上揚州”,兼得升官、發財、成仙之利。詩意謂:又想種竹而得清高之名,又要面竹而大嚼甘味,人間何處有“腰纏十萬貫,騎鶴上揚州”這等美事。名節高的人難得厚富,厚富的人難得名高;做官的人無暇學仙,得道的人無暇做官;食肉的人無高節,高節的人不食肉;兩種好處都不能兼得,多種好處就更不能兼得了。
  這首詩以五言為主,以議論為主。但由於適當採用了散文化的句式(如“不可使居無竹”、“若對此君仍大嚼”等)以及賦的某些表現手法(如以對白方式發議論等),因而能於議論中見風采,議論中有波瀾,議論中寓形象。蘇軾極善於借題發揮,有豐富的聯想力,能於平凡的題目中別出新意,吐語不凡,此詩即是一例。

可使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宋‧蘇軾)


可使食無肉,不可居無竹。
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
人瘦尚可肥,俗士不可醫。
旁人笑此言,似高還似痴。
若對此君仍大嚼,世間那有揚州鶴!

(宋‧蘇軾‧《於潛僧綠筠軒》)



【古話今談】
飲食的時候可以沒有豬肉,但是居住的地方不可以沒有竹子。沒有豬肉只會讓人變瘦,沒有竹子則讓人變得俗氣。人瘦了還能夠再度增肥,但是俗氣的傢伙可就無法可醫了。旁人笑我的這些話,像是故作清高,也像是痴言痴語。若是對著竹子卻仍做出大嚼豬肉這等殺風景的事,就像揚州太守與騎鶴化仙兩者得兼,世間哪有這個道理!?

【桑言桑語】
現代人大概很難特別在住處附近種竹子了,但是至少可以在窗前擺一盆盆栽,為生活裡增添一抹綠意,幾許風雅,以及無限活力。

【詩情畫意】
Bamboo, by Q.D)

【佳句拾遺】
  • 小僧知令不凡材,自掃竹根培老節。
    富貴於我如浮雲,安可一日無此君!
    (宋‧黃庭堅‧《寄題安福李令愛竹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