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4年9月1日 星期一

國之重寶-美玉

國之重寶-美玉


隋唐玉獅


    玉獅,唐,長6cm,寬4.5cm,高1.5cm。清宮舊藏。獅白玉制,略有綹裂。獅圓雕臥式披髮,發呈多綹的螺旋狀,環眼,闊嘴,四肢伏於地,肘部帶有螺旋紋,尾自身後上沖,亦帶有螺旋紋。陝西西安法門寺地宮中出土有與此獸形象相同的唐代三彩作品,足證此作品為唐代所製。此作品可使我們了解唐代玉獸造型中肘部飾螺旋紋的狀況。



玉花卉紋梳背


    玉花卉紋梳背,唐,長13.8cm,寬4.8cm,厚0.2cm。梳背白玉制,片狀,兩面飾紋相同。每面邊框內凸起淺浮雕圖案,中部為3朵花,花朵旁襯托多層葉片,葉寬厚,邊沿飾細陰線。此種梳背是嵌於梳上的裝飾。唐代婦女所用梳具十分精緻,質地多樣,或銀,或木,梳上往往嵌有飾件。目前發現的玉梳背多為唐代作品。此件梳背上所飾花葉造型奇異,花心大如苞蕾,花朵下的側形葉端部回捲,是受中亞造型藝術影響的表現。



玉花鳥紋梳


    玉花鳥紋梳,唐,長10.5cm,寬3.5cm,厚0.4cm。梳玉色白中略青,半圓形,薄片狀。外弧飾鏤空花鳥紋,中部為3朵花,兩側各有一鳥。梳齒集於下弦,齒密而間距細小,底端平齊。唐代婦女往往在頭部插梳以為裝飾,此件玉梳器薄、齒短,恐非用以梳理頭髮,而應是置於頭部的飾物。唐至五代,用於頭部的玉飾品一般都較薄,且玉質精良,表面少起伏變化,刻畫圖案多用陰線,線條直而密,這些特點在此玉梳上有明顯的體現。



玉飲酒胡人紋帶板


    玉飲酒胡人紋帶板,唐,長4.5cm,寬4.1cm,厚0.8cm。帶板為白玉制,近似正方形,略厚,四邊呈坡狀。中部琢一胡人坐於毯上,項下綴飾物,左手扶膝,右手舉杯,一長帛在腦後飄舞,兩端從腋下穿過。帶板背面無花紋,四角各有一對穿孔,並有陰鐫“十一六”3字。此作品為成組玉帶飾中的一件,所雕胡人大眼高鼻,捲髮後披,窄衣細袖。唐時,中亞地區的波斯人大量進入內地,他們信奉祅教,把中亞的宗教及生活習俗帶入我國。此件帶板上的圖案表現了當時大唐與異域文化的交融玉環托花葉帶飾玉環托花葉帶飾,宋,直徑6.5cm。清宮舊藏。作品為白玉製作,表面有褐色斑。圓形,多層次,下層為一圓環,上層鏤雕花卉,似為百合,中部兩朵花交錯,周圍飾葉、花,葉上用深、淺兩種陰線表現出花葉的筋、脈,圖案簡練緊湊。左側近環處露一孔,以備穿帶。此帶飾的圖案為典型的宋代花卉圖案,主要特點為花葉簡練緊密,花及葉的數量不多,用大花、大葉填滿空間,圖案表面少起伏,葉脈以細長的陰線表現,在透雕的表現方法上註重圖案的深淺變化而無明顯的層次區分。



玉魚蓮墜


    玉魚蓮墜,宋,長6.2cm,寬4cm,厚0.6cm。清宮舊藏。玉色白,表面有赭黃色斑。魚小頭,長身,無鱗,魚身彎成弧狀,昂首,尾上翹,鰭短而厚,共6片,其上有細陰線。魚身旁伴一荷葉,長梗彎曲,盤而成環,可供穿繫繩。西周以後魚類玉器數量銳減,唐代又有回复,宋代佩魚之風又盛,出現了較多的玉魚,樣式、種類不一,或與荷蓮、茨菇相伴,或僅單條魚,或無鱗,或飾橫向水線,或飾網格紋。此風一直延續到元、明、清時期。荷花與魚相並含有連年有餘之意,是吉祥圖案的一種。



玉孔雀銜花飾


    玉孔雀銜花飾,宋,長7.6cm,寬3.8cm。清宮舊藏。花飾玉色青白,有赭色斑,為半圓形玉片,其上透雕孔雀銜花圖案。圖案主體為孔雀,孔雀回首,拖尾,展翅,口銜花枝,枝上有花兩朵,品種不同。花鳥類玉器在宋、遼、金的考古發掘中多有出土,其中不乏鳥翅一隻伸開、另一隻下折的造型,這種鳥銜花玉飾是宋代較流行的樣式。北京房山石棺墓出土有孔雀形玉髮飾,孔雀之尾端帶有半月狀透空孔洞,同此件作品孔雀尾部的表現相同。此件作品較一般宋代花鳥玉佩更為精緻,據其形狀,可能是一種嵌飾。



玉舉蓮花童子


    玉舉蓮花童子,宋,高7.2cm,寬2.8cm,厚1.1cm。清宮舊藏。玉呈暗白色,雕一童子,著細袖衫、肥褲,外罩一長馬甲,馬甲上刻方格“米”字紋。童子頭向左側,露右耳,雙手舉蓮花一枝,花朵置於頭頂。作品為宋代玉童子的典型形象,五官表現簡單,以少量的短弧線表示衣紋。衣、褲、馬甲等裝束在同類作品中多有出現。唐代時,器物中已有荷蓮童子圖案,宋以後,這類玉雕童子日多,作品有“連生貴子”的含義,寓意吉祥。



玉松陰聽泉圖山子


    玉松陰聽泉圖山子,宋,長10.5cm,高9cm,厚4.5cm。清宮舊藏。玉質青白色,含有較重的赭、褐色斑。隨玉料外形雕山林景色,正面山林中,松樹下,一老人坐於石上,衣帶似解,左手扶膝,右側置一葫蘆,一侍童立於身旁,雙手捧杯。一小溪順勢而下,上游一鹿俯首而立。山子背面雕大葉柞樹。作品中山石用孔洞透空之法雕出,小溪則以集束折線表示,人物衣紋簡單,為宋、元時期玉器風格。觀松下之人,非農非儒,閒散灑脫,作品表現的是一種富裕的山林生活。



玉荷鷺紋爐頂


    玉荷鷺紋爐頂,宋或金,高5cm,底徑4.3-4.7cm。清宮舊藏。爐頂玉質白色而局部為黑色,整體近似圓柱形,頂部略細,鏤雕荷葉、蘆草纏繞狀,荷葉巨大而張開。一張荷葉上有黑色烏龜爬行,口吐煙雲,其旁有荷花,荷、蘆中可見5只鷺鷥隱現其間。器底部有一平板以示水面,其上有孔,可穿繩結系。荷葉、水草、水鳥、龜等圖案在宋、金玉器中非常流行。四川廣漢南宋窖藏出土有龜巢荷葉帶飾,北京丰台金代渦古淪墓出土有龜巢荷葉玉飾,與此作品應屬同類題材。此外,上海地區的元代墓葬中也曾出土類似的飾荷葉、鷺鷥圖案的爐頂。這表明此類作品的使用地域廣泛,流行時間長,對後世玉器有很大影響。



青玉雙鶴佩


    青玉雙鶴佩,宋,長6.8cm,寬4.3cm。清宮舊藏。質似白玉,微帶青色,鶴頭相對,雙鶴翅爪相接,作展翅欲飛狀。上部有孔備穿系,知是佩飾。這件寓意祥瑞的雙鶴佩的製作,受道教影響,並反映出宋代道教的發展。宋代道教影響的擴大同某些帝王崇尚道教有關。史書記載宋徽宗好道教,並把鶴作為祥瑞之物。玉雕中對稱動物佈局淵自唐代,但這種雙鶴題材卻是自宋代逐漸增多的。



玉海東青啄雁飾


    玉海東青啄雁飾,金,直徑7cm,厚2.1cm。清宮舊藏。此玉飾分為上、下兩部分,下部為圓形,上部雕海東青啄雁及荷葉圖案。海東青體小而敏捷,騰空回首,雁於海東青身下,回首與其對視,欲逃不能,身傍荷葉,一荷葉束而未張,一荷葉張而捲邊,​​表明大雁已被迫降至荷塘,難尋生路。此玉飾兩側各有一橢圓形隧孔,可穿帶或套入鉤頭,表明此物是一種用於人身的帶飾。



白玉龍鈕押


    白玉龍鈕押,元,長5.8cm,寬5cm,高4cm。玉押方形,略厚,底面有凸起的陽文圖記,上部為龍形紐,龍身短而似獸身,頭上有角,披髮,四肢粗壯,肘部飾上揚的火焰紋,三岐尾,中一岐長,上沖與頭頂發相接。押是一種符號,簽畫於文書​​,表示個人的許諾,後為使用簡便而刻之。元代陶宗儀《綴耕錄》記:“今蒙古色目人之為官者,多不能執筆劃押,例以像牙或木刻而印之,宰輔及近侍官至一品者,得旨則用玉圖書押字,非特賜不敢用。”據此可知元代用玉押者較用象牙、木刻類押者身份等級要高。



玉鏤雕雙獅


    玉鏤雕雙獅,元,長7.3cm,寬5.2cm,厚1.7cm。清宮舊藏。玉質白淨無雜色,為較厚的片狀,鏤雕大、小二獅,大獅臥伏而回首,前肢踏球,小獅直立,前肢舉起,與大獅相戲。獅子生活於熱帶,在我國很少見,但很早即輸入我國。中國歷代工藝品中不乏獅子題材的作品,主要有兩種:一種以真實的獅子為造型而加以變化,另一種較為誇張。目前見到的獅類作品多為傳世品,製造年代的界定頗有難度,一般研究者以盧溝橋望柱飾獅及故宮斷虹橋望柱飾獅的特徵為參照來劃定北方獅類作品的年代。此件玉獅為小頭,腮部有彎月形弧線,具有明顯的元代作品特點。



玉雙螭紋臂擱


    玉雙螭紋臂擱,元,長10cm,寬3.4cm,厚1cm。臂擱玉色青白,有赭色斑,片狀,長方形,兩端呈“S​​”狀,兩側下卷,正面凸雕雙螭銜靈芝圖案,背面飾雲紋。此件作品為已知的早期玉臂擱。宋以後,玉器中大量使用螭紋裝飾,但螭的形像已無漢代螭紋的特點,更似爬蟲。雙螭靈芝圖案在元代玉器上較為多見,據此作品的樣式、螭紋及靈芝的特點可確定為元代所製造。



玉人物龍紋磬


    玉人物龍紋磬,明中期,長20.4cm,寬20.1cm,厚0.9cm。清宮舊藏。玉磬青白色,罄上方有一透雕雙夔龍紋橫梁,橫梁兩側懸掛銅鍍金鍊,其下掛磬。磬正面為雲紋地,雕雙龍戲火珠紋,兩龍一仰一俯,分別佔據玉罄左右各半。罄背面凸雕福、壽、祿三星像,又有鬆樹、鹿、鶴、靈芝並二侍者,取“三星高照”之意。磬是古代樂器,一般為多件成組,按音階排列使用。這件玉磬為單件,是由樂器演化的用於室內裝飾的陳設品。雙龍戲珠紋是明代宮廷器物上常用的重要圖案。



玉組佩


    玉組佩,明晚期,通長53.6cm。清宮舊藏。組佩由53件玉飾串成。上部以一件壽星騎鶴式玉紐總攬組佩,其下有金質橫梁,橫梁兩端為龍頭。橫樑下懸有4串玉片,每串由上下5組構成,橫向相對。上4組玉飾每串各為3件,其中2件為玉葉,1件為玉鏤件,玉鏤件分別為“卍”字、“壽”字、鳳、雙魚、雙桃、華蓋、麒麟等,第5組均為單個玉文臣。這類成組玉飾產生的年代很早,與《詩經》中所言“雜佩”類似,按不同的部位,玉件被稱為“珩”、“琚”、“瑀”、“衝牙”,佩戴於人身,行走時玉件相觸而有聲。明代墓葬中出土有成組玉佩多套,如定陵中即有與此件類似的組佩。這組玉佩所用白玉質地優良,加工精緻,是宮廷玉器中的精品。



玉谷紋圭


    玉谷紋圭,明,高21.3cm,寬6.3cm,厚0.9cm。清宮舊藏。玉圭表面有舊色,厚片狀,頂部有凸起的圭角。兩面飾紋相同,為5列凸起的谷紋。圭下部呈方形,插入飾填金紋飾的紫檀木座中。木座頂部雕海水江崖,其下刻陰線夔龍紋,座四面共飾12組圖案,為古代的“十二章”。插圭處的凹槽內刻有“大清乾隆年制”六字款。此種穀圭在明代墓葬中發現多件,為貴族婦女身上的裝飾。玉圭的木座為清代宮廷所製。



玉九螭璧


    玉九螭璧,明,直徑20.4cm,孔徑5.8cm,厚2cm。清宮舊藏。玉璧為暗青色,有黃斑,圓形,一面飾谷紋,一面浮雕9條螭紋。璧中央孔中1條螭紋為龍首、獸身,一前爪握火珠。璧正面凸雕5條螭紋,皆小頭獨角,團團圍住中孔之螭。璧邊緣處有3條螭,後肢與尾在璧的背面。古人認為螭是龍的一種。宋、元以後,多以螭龍紋裝飾玉璧。此作品以玉璧表示天際的廣闊,以九螭表示皇族的興旺,應是明代宮廷用品。



玉螭紋筆


    玉螭紋筆,明,通長23.7cm,管徑1.6cm,帽徑2cm。清宮舊藏。筆管青玉制,直管,無鬥,頂部封堵玉片。筆管端部飾陰線迴紋,中部飾凸雕的蟠螭。筆帽亦為青玉制,直管式,較筆管略粗,可套接於筆管上,筆帽兩端飾陰線迴紋,中部亦雕一螭。一般毛筆應由筆管、筆毫、筆帽三部分組成。一些筆因毫較多,需另配筆鬥以固定筆毫,謂之鬥筆。此筆因年代久遠,筆毫已失。



玉臥獸形硯滴


    玉臥獸形硯滴,明,長12.7cm,寬6.5cm,高5.1cm。清宮舊藏。硯滴玉色青白,臥獸形,略仿漢代辟邪樣式,但有較大變化,獸頭有雙角,粗眉,大眼,口銜小羽觴,四肢伏於地,肢上有火焰紋裝飾,背後部有骨椎狀裝飾,卷尾。腹部有“乾隆年制”四字款,為後刻。背部有孔可通腹部,腹內空可蓄水。硯滴為文房用品,一般配有滴注,可用滴注將所蓄之水吸出,滴於硯。漢代已有飛熊、臥羊、辟邪、鳩鳳等多種樣式的玉質硯滴,常為後代所模仿。這種硯滴在明代又被稱為“水中丞”,除用於蓄水外還是文房內的陳設品。



玉雙管式筆插


    玉雙管式筆插,明,高21.9cm,大口徑5.5-6cm,小口徑4.5-4.7cm。清宮舊藏。筆插青玉制,色略暗。形制為竹節及桃樁相連式,竹節略高,內空,其外有小竹枝、靈芝相附。桃樁與竹節相並,內空,其外有桃枝、桃葉及果實,一桃枝伸展,連於竹節之上,桃樁下部飾蘭花之花葉。筆插是文房用品,管內可插筆或其它物品。明代,室內陳設及文房用品中多有此類作品。筆插取竹、桃、蘭、芝之形,以像徵君子之德。此作品造型高低錯落,生動逼真,是明代玉器中的精品。



玉獸面紋匜杯


    玉獸面紋匜杯,明,高9.2cm,口長13.2cm,口寬7.5cm。此匜杯由整塊玉料琢成,器分上、中、下三部分。上部為口,前凸而後方,凸出部分為流,口沿外側飾夔紋、鳳紋。中部為腹,上飾淺浮雕獸面紋。下部為長方形器足,足下有沿,足外飾夔紋。匜的四角及中部出戟。匜柄為獸吞式,柄上部為獸首,仿古樣式,巨耳,粗眉,張口,口吞夔式柱,其外飾勾雲紋。匜為古代盛水之器,此杯樣式仿古匜而有所變化,裝飾圖案也與古器不同,鳳紋的使用更具時代特色。此匜杯盃體方正,圖案古樸,為明代仿古器的代表作之一。



“子剛”款青玉合卺杯


    “子剛”款青玉合卺杯,明,高8.3cm,口徑5.8cm。杯為雙筒相連式,外飾兩週繩紋,兩筒間鏤雕一鳳為杯柄,杯前面雕雙螭,並於兩道繩結間雕方形飾,其上琢“萬壽”二字。杯兩側分別琢凸起的篆文詩句,其中一側杯口沿琢“子剛制”款識,杯身銘文為“九陌祥煙合,千春瑞日明。願君萬年壽,長醉鳳凰城。”另一側杯口沿琢“合卺杯”,杯身銘文為“溫溫楚璞,既雕既琢,玉液瓊漿,鈞天廣樂”,末署“祝允明”三字。古時“合卺”多指婚姻之事,合卺杯亦應為大婚所用。此杯署“子剛制”款,陸子剛為明晚期治玉名家,與祝允明為同時代人,他的作品多為後人所仿冒。



玉壽鹿山子


    玉壽鹿山子,明,高14.8cm,寬9cm。清宮舊藏。山子玉料青綠色,雕立體山林景緻。作品下部為山石,其上高樹成蔭,並結有桃實,樹下一老人當風而立,著長袍短褂,左手輕撫身旁小鹿,右手持如意,崖下又有一小鹿,口銜靈芝,仰首面向石上的老人。玉山佈局有致,以桃、鹿、如意、老人之造型表現吉祥長壽的主題。加工時採用了鏤雕技法,作品中保留著較多的鏤雕孔洞以表現山石的風化與穿孔,樹木枝葉處精雕細琢,因勢就形,邊角處打磨圓潤,具有典型的明代玉雕藝術的造型風格。這類玉雕作品主要用於室內陳設,今人稱為“擺件”。



玉八出戟方觚


    玉八出戟方觚,明,高22.7cm,口徑8.1-8.5cm,足徑4.9-6cm。清宮舊藏。作品為方柱形,分為上、中、下三部分。上部為撇口,粗頸,其外飾陰線琢出的變形蟬紋及雙夔紋,四面花紋相同。中部為觚腹,四面微外凸,飾變形蟬紋,花紋與觚頸紋飾相呼應。下部與上部對稱但稍短,上飾變形蟬紋。足下有一周方形榫式座。觚四面的中部各有一道凸起的戟線,戟線分成多節,每一節上有陰線圖案。觚的四角飾有鏤雕的捲草形裝飾,這類裝飾稱為“出戟”,四面及四角出戟者稱為“八出戟”。明朝時多用觚作為室內陳設,觚內或插如意,或插博古挂件。



玉條紋獸耳簋


    玉條紋獸耳簋,明,高8.8cm,口徑13.2cm,足徑9.4cm。清宮舊藏。簋玉色暗青,圓形,敞口,頸部微內收。簋兩側各有一個獸吞式耳,形為獸頭口吞夔形柱。器身兩面圖案相同,每面各有兩個用以裝飾的凸戟,中部為凸雕片狀獸首,獸首兩側各有一陰線夔紋。簋的腹部排列縱向條紋,其下有圓形圈足。簋為商、週時流行的食器,這件作品為仿古器,造型較商、週古器有所變化。明代,這類仿古簋可用於室內陳設,也可用於燃香。此簋的木蓋為清宮所配,紫檀木質,上雕仿古云紋及鏤空卷草紋,蓋鈕為元代玉件。從木蓋的形式上看,此物在清代宮廷中曾作為貯放香料的香薰。



玉仿古銅紋環柄扁杯


    玉仿古銅紋環柄扁杯,明,高12cm,口徑3.2-10c​​m,足徑4.5-7.1cm。清宮舊藏。杯青玉質,扁圓形口,上部略寬。盃體上部飾細密的方格紋,兩側中間凸起條形戟,其下飾鳳尾夔一周共6只,首尾相接。杯腹飾6組蕉葉紋,葉脈細密,蕉葉間有陰線小獸面。杯的一側透雕凸起的夔龍3只,大頭細身,上下排列,另一側有環形柄,杯柄上端為雲形鋬,柄下又飾一夔龍。杯有橢圓形足。此玉杯所飾夔紋及獸面紋與商、週、秦、漢器物中出現的花紋不同,環形柄及蕉葉紋也有較大的變化,圖案風格接近宋、元時的作品,為明代仿古陳設品。



玉獸鈕夔龍紋樽


    玉獸鈕夔龍紋樽,明,通高11.2cm,口徑6.2cm。清宮舊藏。樽玉料青白,略顯黃色。圓柱狀,一側為環形杯柄,柄上部有扳。樽深腹,平底,其下3足。樽身外壁飾夔龍紋及谷紋,下部近3足處分別飾獸面紋。蓋隆頂,蓋面上等距立雕3個獸形鈕,似羊,蓋面中部飾渦紋。樽為古代酒器,在漢代較流行,常見有銅、漆、玉質作品。此件作品與漢代玉樽相似,花紋略有變化,工藝不如漢代作品精緻。清宮舊藏中存有明代仿古玉樽多件,北京地區考古發掘中也發現有陸子岡款的代表作品。陸子岡是明代治玉大家,可見此類作品在明代玉器中的地位。



“御用監造”玉海東青啄雁飾


    “御用監造”玉海東青啄雁飾,明,長5.5cm,寬3.5cm,厚1.4cm。玉飾暗白色,月牙形,中間透雕一海東青啄大雁頭,迫其降落於水,下部有水波與葦葉紋。作品背面邊柱上有陰線“大明宣德年制”、“御用監造”款識。“御用監”是明代宮廷內專司造辦用品的機構,由此而知此物為明代宮廷督造的用品。傳世的明代玉器中帶有製造年款的非常少,而帶有“御用監”款的作品僅此一件,因而非常珍貴。“海東青啄雁”的圖案反映了我國北方地區養鶻捕雁的習俗,同類題材在遼、金玉器中大量出現。從造型判斷此飾物應為婦女的頭飾。



玉臥鹿壽星山子


    玉臥鹿壽星山子,明,長8.5cm,寬5cm,高11.5cm。清宮舊藏。山子玉色青綠,玉中有雜色。雕一鹿臥地,壽星老人坐於鹿背。老人長頭大耳,長髯,右手持龍頭杖,左手撫腰帶。鹿回首,依老人長袖,頭頂有枝杈形角,身飾“米”字形花紋。作品造型繁簡相宜,老人頭部的雕琢細膩而鹿則僅具外形,衣褶也只以直線及折線表示,僅有少量弧線。這類雕飾風格在明代玉​​器中多有運用。



“子岡”款茶晶梅花花插


    “子岡”款茶晶梅花花插,明,高11.4,口徑4.2cm,底徑3.8cm。清宮舊藏。花插筒狀,茶色,梅樹幹形。器身有白斑,巧做俯仰白梅二枝,花蕾並茂。一面琢隱起兩行行書“疎影橫斜,暗香浮動”八字。末署圓形“子”、方形“岡”陰文二印。充滿了文人畫韻味,格調高雅,技藝不凡。原藏清宮南庫。水晶依質色不同稱紫晶、綠晶、茶晶、墨晶、藍晶、髮晶、鬃晶、黃晶等。出於矽卡岩、偉晶及熱液脈狀礦床中(砂礦)。茶晶產於我國內蒙、甘肅等地。此茶晶有白斑,玉工因材施琢白梅,是冰晶器中難得的俏色之作。



玉八仙紋執壺


    玉八仙紋執壺,明,通高27cm,口徑7.8-6cm,足徑8.2-6.5cm。清宮舊藏。壺青玉質。體扁圓形,細頸,闊腹,圈足。蓋鈕鏤雕壽星騎鹿,蓋緣刻一周山字紋。器兩面凸雕八仙、花草及山石等圖案,口沿和足亦刻山字紋一周,夔形柄上有一鏤雕獸。頸部有兩首剔地陽紋草書五言詩,其一為:“玉斝千巡獻,蟠桃五色勻。年來登鶴算,海屋彩雲生。”末署“長春”。其二:“芳宴瑤池熙,祥光紫極纏。仙翁齊慶祝,願壽萬千年。”末署“永年”。執壺是明代一種極具特色的玉器,造型多藉鑑其它工藝門類。圖案豐富多彩,其中有些受道教的影響,八仙圖案即其一,為明代中晚期工藝品上常見的題材。花草和山石圖案清朗灑脫,蓋緣、口沿和足部的山字紋更反映出明代藝匠的美學傾向。頸部雕刻的兩首草書五言詩運筆流暢,使此壺在銘文不多的明代玉器中更顯珍貴。



青玉竹節杯


    青玉竹節杯,明,高10.5cm,口徑7.5-3.9cm。清宮舊藏。此杯用料為新疆和闐產的青白玉,局部有淺黃色斑沁。杯作扁圓的三節竹筒狀,杯身兩節中空,以一竹節為杯底,盃體微微彎向一側,杯柄雕成捲曲的竹節形。杯身兩面各浮雕竹葉紋。節上琢有谷紋。明代中晚期,茶酒之飲器製作講究,玉酒具的製作也得以發展,器形和紋飾都頗豐富,既有仿古型,也有創新型。此杯造型獨特,選材精細,是明代玉器中具代表性的作品。



和闐白玉錯金嵌寶石碗


    和闐白玉錯金嵌寶石碗,清乾隆,高4.8cm,口徑14.1cm,足徑7cm。清宮舊藏。碗玉質瑩白。器壁薄,橫截面為圓形,由口及腹斜收,桃形雙耳,花瓣式圈足。腹外壁飾花葉紋,獨具特色的是枝葉由金片嵌飾而成,花朵則以108顆精琢的紅寶石組成。腹內壁有陰文楷書乾隆帝御制詩一首,全文為: 酪漿煮牛乳,玉碗擬羊脂。御殿威儀贊,賜茶恩惠施。子雍曾有譽,鴻漸未容知。論彼雖清矣,方斯不中之。巨材實艱致,良匠命精追。讀史浮大白,戒甘我弗為。並有“乾隆丙午新正月”、“御題”款識及“比德”印。碗內底正中有隸書“乾隆御用”四字。藝術作品的風格與製作者的審美取向相關,在白如凝脂的玉上錯以黃金,鑲嵌紅色寶石,顯得格外豪華富麗。本器具有典型的痕都斯坦風格,通過器物外在的華美體現出西部民族特有的熱情奔放的性格特色。正因此碗具有獨特的藝術神韻且仿製功力精湛,所以自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製成後始終為乾隆皇帝所珍愛,甚至在慶典活動時還被當作御殿賜茶的用具。



黃玉三陽開泰雙連蓋瓶


    黃玉三陽開泰雙連蓋瓶,清乾隆,通高10.8cm,寬17.5cm。清宮舊藏。瓶黃玉質,大瓶居中,扁圓形,橢圓形口、足,口上有蓋,蓋面凸雕一獸紐。瓶身光素,凸雕蟠螭紋。瓶底陰刻篆書“乾隆年制”四字款。大瓶一側凸雕3隻羊,兩大一小,小羊立於一大羊的背上。大瓶另一側由一玉獸承托小瓶,小瓶圓形口、足,瓶外凸雕螭鳳紋。作為與中華先民生產、生活息息相關的家畜,羊自古便被賦予了某種神秘的色彩。人們時常將羊之名附會人事禍福,如“羊禍”、“懸羊頭門上,除盜賊”,又以“羊”與“祥”相通,將“吉祥”寫作“吉羊”,漢瓦當中亦有“大吉羊”之字樣。加之古人認為“美”與“善”皆與羊相關,因此,以羊作裝飾多為寄託吉祥美好的願望。此器選用上好名貴的黃玉精雕細琢,並有“乾隆年制”的款識,不失為清中期具有代表性的玉器珍品。



大禹治水圖玉山


    大禹治水圖玉山,清乾隆,高224cm,寬96cm,座高60cm,重5000kg。玉山用料產自我國新疆和田密勒塔山,為緻密堅硬的青玉。玉上雕成峻嶺疊嶂,瀑布急流,遍山古木蒼松,洞穴深秘。在山崖峭壁上,成群結隊的勞動者在開山治水,此景即用夏禹治水之故事。玉山正面中部山石處,刻乾隆帝陰文篆書“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寶”十字方璽。玉山背面上部陰刻乾隆皇帝《題密勒塔山玉大禹治水圖》御製詩,下部刻篆書“八徵耄念之寶”六字方璽。玉山底座為嵌金絲山形褐色銅鑄座。此玉山由當時兩淮鹽政所轄的揚州工匠雕鑿製成。大塊玉料從新疆和田密勒塔山運到北京後,乾隆皇帝欽定用內府藏宋人《大禹治水圖》畫軸為稿本,由清宮造辦處畫出大禹治水紙樣,由畫匠賈全在大玉上臨畫,再做成木樣發往揚州雕刻。大玉於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發往揚州,至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玉山雕成,共用6年時間。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乾隆帝又命宮中造辦處如意館刻玉匠朱泰將乾隆御製詩和兩方寶璽印文刻製在玉山上。最後由乾隆帝欽定,案放在寧壽宮樂壽堂內,至今已有二百餘年的歷史。



碧玉仿古觥


    碧玉仿古觥,清乾隆,高18.7cm,口寬7.4cm。此件碧玉觥是仿古銅器的饕餮紋觥,玉質的墨綠色很自然的呈現著青銅銹斑的色澤,是造辦處的精品。清代養心殿造辦處“玉作”製造的範圍,以玉為主,同時包括一切需要砣工製造的物料,如瑪瑙、碧璽、翡翠等。當時的許多城市也有玉匠,如蘇州、揚州和回部地區均是高手集中地。乾隆時期揚州市場上曾出現大量玲瓏剔透的玉器。當時的監政和織造把這種玉器作貢品,遭到乾隆皇帝的申斥。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八月十四日,曾有一道諭旨給揚州監政和蘇州織造,大意是說此後務須嚴行禁止不准再鏤雕這類玉器。因為凡是容器,鏤空之後沒什麼用處,即使不是容器,通體玲瓏則玉質的美完全消失了。這道諭旨很切中當時玉器製造的時病。這裡所介紹的碧玉觥是養心殿造辦處造的所謂杜奇歸樸的器物,是屬於糾正時病的器物。



桐蔭仕女玉山


    桐蔭仕女玉山,清乾隆,長25cm,寬10.8cm,高15.5cm。此玉山白玉質,有黃褐色玉皮。以月亮門為界,把庭院分為前後兩部分,洞門半掩,門外右側站一女子手持靈芝,周圍有假山、桐樹;門內另一側亦立一女子,手捧寶瓶,與外面的女子從門縫中對視,周圍有芭蕉樹、石凳、石桌和山石等。器底陰刻乾隆御製詩、文各一。詩云: 相材取碗料,就質琢圖形。剩水殘山境,桐簷蕉軸庭。女郎相顧問,匠氏運心靈。義重無棄物,贏他泣楚廷。末署“乾隆癸巳新秋御題”及“乾”、“隆”印各一。文曰:“和闐貢玉,規其中作碗,吳工就餘材琢成是圖。既無棄物,且仍完璞玉。禦識。”末有“太璞”印。本器從內容到風格皆仿油畫《桐蔭仕女圖》而作,所用玉料實為雕碗後的棄物,但玉工巧為施藝,庭院幽幽,人物傳神,人們似可聽到兩女子透過門縫的竊竊私語。剩料被加以利用,這種取其自然之形和自然之色傳以生動之神的做法,正符合“勢者,乘利而為製也”(《文心雕龍·定勢》)。此器是清代圓雕玉器的代表作。



仿斑竹五彩花鳥紋墨床


    仿斑竹五彩花鳥紋墨床,清乾隆,高2.5cm,長8.6cm,寬4.3cm。清宮舊藏。墨床仿竹床形,床邊及四足施淡綠釉,上飾褐黃色斑點,頗似斑駁的嫩竹。床面飾白地五彩山石花鳥紋,背面書紅彩“九畹山房”四字篆書款。此器造型秀巧新穎,悅目怡人,釉彩柔嫩淡雅,彷彿通體散發出自然的馨香,是一件雅韻十足的瓷質文房用具。



青玉萬松山房圖山子


    青玉萬松山房圖山子,清中期,高20.6cm,長28cm,底寬4.6cm。清宮舊藏。山子青玉質,作重疊山巒形。山子正面琢崇山峻嶺中挺立著棵棵巨松,間飾亭台樓閣,背面雕峭壁懸崖,亦點綴松樹。景緻佈局周密,層次清晰,立體感強。正面浮於山腰的雲紋上琢隸書御題《萬松山房詩》: 萬松春曉坐山房,雨後千峰濯翠光。因回為高步入古,受宜得趣意延涼。聞聽倚巘濤翻鬣,極睡鋪阡浪擺芒。詎事遊山欣愜賞,為民額手慶宜暘。清代玉山較多,圖案題材多取自然景色,如仙人遊、文友聚會山林、松下鹿鶴、山水樓閣等等,且雕琢精緻,畫意盎然。陳設於文房中,讀書小憩時可娛目賞心。



青玉三陽開泰


    青玉三陽開泰,清,高9.5cm,長18.2cm,寬10.5cm。整器圓雕3隻羊,青玉質地,玉色青白。羊一大二小,大羊側臥於地,左前肢支踏於地上,其餘三肢曲起收於腹下,抬首轉向左側,口銜竹葉。大羊左側以竹葉鋪地,其上臥伏兩隻小羊,一小羊居前,側頭轉向大羊,右前肢踏地,似欲從大羊口中取食,另一小羊緊伏於大羊身後。三羊皆有角,角上有節。以三羊為飾,寓意“三陽開泰”。



白玉臥羊


    白玉臥羊,清,高5.8cm,長10.2cm。此羊白玉質,玉質上佳,無雜質,瑩潤如凝脂。羊呈臥形,昂首望天,口緊閉,耳下垂,雙角向後彎曲。腮下、耳後及尾部邊緣有細刀琢刻的短陰線,以示羊毛。羊身其餘部分光素無紋飾。清代玉羊與前代風格略有區別,著重於動態的表現,且比前代更加寫實,造型準確,骨骼、肌肉加以突出的表現。此白玉羊造型簡潔明快,刀工精湛,打磨潤澤,更因其質地潔白無瑕,使羊之溫順的性情與肥美的體態得以極好的展現。



青玉三羊蕉葉雙孔筆插


    青玉三羊蕉葉雙孔筆插,清,筆插高10.4cm,長15.8cm,寬5cm。清宮舊藏。筆插青玉質,玉質瑩潤,略有墨斑。整器雕作自然景觀,鏤雕的石山上有孔狀洞,洞中生長著靈芝小草。石上臥伏3羊,一大二小,其間隙可架筆。石旁有兩棵芭蕉樹,樹中空,可插筆。筆插配以紫檀木座,木座上鏤雕竹、菊、蘭、桃實、靈芝等紋飾。此筆插既是文房用具,又是一件精美的文房陳設品。



玉羊首觽


    玉羊首觽,清,長5.5cm。觽白玉質地,頂部粗,尾部尖細。頂端飾雙角羊首,並透雕陰刻長長的鬍鬚。器身細長似錐,其上琢刻繩紋。此器為清代仿戰國玉觽的造型。



青玉鳳柄執壺


    青玉鳳柄執壺,清,通高22cm,口徑4.9-5.7cm。此執壺玉質純正,表面光亮。壺體扁而高,橢圓形口,蓋與壺口呈插接式,咬合緊密,蓋鈕為鏤空如意形,套二活環,鈕之下飾一周蓮瓣。壺頸部飾變形蓮花紋,腹部有橢圓形開光,開光內凸雕牡丹等圖案。壺流為獸吞式,流柱自獸口中接出。壺柄為一全身棲鳳,鳳尾下部套一活環。此作品的設計水平較高,將傳統的如意、蓮花、蓮瓣、牡丹等圖案運用於壺體,表現形式不落俗套,且加工精緻,造型準確。執壺之柄造型複雜,不易掌握。壺蓋高大而易脫落,因而不宜實用,是一件按照實用器設計的陳設品。



青玉回首鴨


    青玉回首鴨,清,長15cm,寬6cm,高10.5cm。玉呈青白色,微透光,質地溫潤清朗。鴨身肥碩,圓臀闊胸,短頸,短翅,翅及鴨身有排列整齊的羽,並佈滿仿古勾雲紋。鴨作回首狀,一足踏於地,一足向前,似在行走中。其口銜谷梗,梗垂於鴨身,谷葉似飄似搖。此作品造型生動準確,栩栩如生。六畜、家禽為玉雕動物中最常見的題材,自唐代之後,玉鴨之作多出新樣。同歷代作品相比,此件玉鴨更為精緻,其背負的穀穗既有歲歲平安之意又有五穀豐登之祈,寓意不俗,是一件藝術水平很高的作品。



青玉雙連尊


    青玉雙連尊,清,高27.4cm,長26cm,寬13.5cm。此尊玉色青白,無瑕斑及雜色。高、低二尊,下體相連。高尊圓口無蓋,頸部環一鳳,展翅似飛翔,腹上部較粗,淺浮雕夔龍紋,兩側各一象首,下套活環。低尊扁而寬,有橢圓形蓋,上飾淺浮雕夔鳳紋,寬腹,亦飾夔龍紋。兩尊相連處亦雕一鳳,與另一鳳呼應。器底有篆書“大清乾隆年制”款。此件雙連尊是清中期製造的宮廷陳列品,設計巧妙,於仿古中融入新意,加工工藝精緻,是乾隆時期宮廷玉器的代表作品。



白玉羊首耳瓶


    白玉羊首耳瓶,清,高27.5cm,口徑5.4×7cm,足徑5.5×7.9cm。清宮舊藏。橢圓形,細頸,寬腹,雙耳,橢圓足。蓋頂下凸起繩紋一周。頸部淺雕夔帶紋,腹琢蓮瓣紋,肩兩側凸離羊首耳。玉質瑩潤。羊字通“祥”。古代“吉祥”多作“吉羊”。羊字又通“陽”。《史記·孔子世家》:“眼如望羊”。《釋名·釋姿容》:“望羊:羊,陽也。言陽氣在上。舉頭高,似若望之然也。” 正因為“吉羊”為“吉祥”之意,所以從漢代以來,羊的雕塑品、裝飾物都很多。此瓶以羊首飾耳,取吉祥、高望之意。原藏清宮翊坤宮。為乾隆時期的珍品。



玉羊首提梁壺


    玉羊首提梁壺,清嘉慶,通梁高16.8cm,通蓋高10.1cm,口徑8.9cm,足徑6.8cm。壺白玉質,玉白如脂。壺體為圓形,通體及蓋、紐均雕作瓜棱狀,腹部一側凸雕羊首為流,肩部設3個系紐,上接3柄如意形銅胎掐絲琺瑯質地的提梁。壺底中部陰刻隸書“嘉慶御用”四字款。玉壺是清代宮廷重要的生活用品之一,樣式極多,除羊首壺外,尚有鳳首壺、龍首壺等,還有與玉杯、盤成套者。此壺以瓜棱形作器身,以羊首作流,結合了動物和植物的題材,又將玉器的素淨與琺瑯的斑斕集於一器,造型新穎別緻,從質地到作工均屬上乘,為清嘉慶時期不可多得的藝術珍品。



青玉三羊雙池水丞


    青玉三羊雙池水丞,清,高4.8cm,口徑分別為3.5-6.5cm和2.6-5.9cm,底長19.4cm。水丞青玉質,兩水池前後相連,橢圓形口,方唇,平底。池肩部琢刻谷紋,凸雕的3隻羊伏於池側,前後顧盼,相互呼應,妙趣橫生,寓意“三陽開泰”。水丞屬文房用具,可貯水,以備研墨、洗筆之用。



黃玉三羊尊


    黃玉三羊尊,清,高14.2cm,口徑7.6cm,底徑6.8cm。此器黃玉質,局部有褐色浸痕。圓形口外侈,頸部有環狀凸棱,腹部凸雕三羊首,三羊前足形成器足,足下襯一圓托。三羊組合的藝術造型和紋飾圖案在清代非常盛行,除玉器外,陶瓷、繪畫中也往往以“三陽開泰”為題作為歲首稱頌之辭。但黃玉雕三羊尊這樣的器物卻非常少見。



青玉瓜棱執壺


    青玉瓜棱執壺,清,高26.7cm,口徑5.6cm,足徑7cm。壺青玉質,圓口,圓蓋,長頸,高挑流,曲柄,瓜棱形腹,蓮座式足。壺肩琢一周纏枝花紋,壺嘴處嵌一金圈裝飾。此壺玉質瑩潤,工藝精細,為痕都斯坦玉器風格。痕都斯坦玉器出現於漢地,首見於清乾隆時期,受波斯文化和伊斯蘭藝術風格的影響,其註重選材用料,講究造型變化,成器胎薄體輕,裝飾紋樣繁密,色彩艷麗,對比鮮明。由於痕都斯坦風格的玉器深受乾隆皇帝的喜愛,其對清宮玉​​作和民間玉肆的琢玉技藝產生了相當的影響。



痕都斯坦白玉單耳葉式杯


    痕都斯坦白玉單耳葉式杯,清,高4.5cm,口徑11.3-7.9cm。清宮舊藏。杯白玉質,胎薄體輕,呈花葉形,口、壁舒張而器足收束細小。單耳雕成葉蔓,杯身刻葉筋,花葉之形態既生動逼真,又頗富裝飾性,雕琢之紋飾於簡練中見精緻。此杯造型為典型的痕都斯坦風格,以凝脂般的白玉雕為花葉狀,於清麗素雅中又顯出富貴之氣,當是清代御用之飲酒器。



碧玉葫蘆萬代蓮座高把杯


    碧玉葫蘆萬代蓮座高把杯,清,高18.1cm,口徑7.4cm,足徑7.4cm。清宮舊藏。杯為一對,碧玉質地,由盃體與柄足兩部分連接而成。盃體為鍾鈴倒置形,柄為葫蘆形,盃體與葫蘆形柄之間有一俯仰蓮瓣形座,柄下為雙層圓座。杯由上至下分別雕琢藤蔓、葫蘆、纏枝蓮、蓮葉、雷紋等紋飾。清代宮廷中各種形制的玉酒具一應俱全,且多為構思巧妙、工藝精細之作。此對杯造型獨特,雕琢細膩,可稱清宮玉酒具中的精品。



碧玉太白醉酒水丞


    碧玉太白醉酒水丞,清,高4.7cm,長9.3cm,寬6.9cm,口徑1.35cm。清宮舊藏。水丞碧玉質,局部有墨斑,圓雕人物和桃式容器,大小二桃相連,大桃內空,用以盛水,旁又雕一人斜倚水丞,以手扶膝,神情歡愉酣暢。古代瓷器、石雕、泥塑等工藝中常有此種“太白醉酒”題材的作品。



瑪瑙花鳥紋小插屏


    瑪瑙花鳥紋小插屏,清道光,長9.5cm,寬8.3cm,厚1cm。清宮舊藏。插屏瑪瑙質,長方片狀。正面運用俏色技法利用原料上的白色巧加碾琢,山岩、梅花、鳳鳥錯落其間,呼之欲出,襯以淺棕色的背景。背面陰刻隸書道光帝御制“探梅詩”: 何處尋芳信,前村消息來。一枝依綠竹,幾點逗蒼苔。影細因風瘦,心清待雪開。春敷千萬樹,庚嶺好音回。末署“臣琦善敬書”,並陰刻篆書“臣”、“琦善”兩印。清代插屏用料多為白玉、青玉和碧玉,瑪瑙料較罕見。此插屏更利用瑪瑙料上間雜的白色雕成圖案,別開生面,清雅宜人。



青玉異獸硯滴


    青玉異獸硯滴,清,高9.3cm,長16.5cm。清宮舊藏。硯滴青玉質,利用玉斑圓雕作異獸形,獸背上馱有一水注,為貯水口,圓形水注上又雕飾小獸。此器造型別緻而又不失工整,為清宮造辦處玉作的製品。



瑪瑙桃形小水丞


    瑪瑙桃形小水丞,清,高3.5cm,口徑2.4-3.2cm。清宮舊藏。水丞白瑪瑙質,半透明,局部有紅色,作桃形,器內空,器外裝飾鏤雕的桃枝、桃葉,以巧做技法使料中的紅色恰好置於桃尖上,生動逼真。巧做也稱俏色,最早見於商代,主要是利用玉質本身的不同顏色進行設計加工。此水丞匠心獨具,瑪瑙光瑩潤澤的材質與桃的造型相結合,彷彿傳說中天上的仙桃落於書案,突出了仙壽的吉祥寓意。



青玉葉式筆掭


    青玉葉式筆掭,清,高0.8cm,長14.5cm,寬9.5cm。清宮舊藏。筆掭青玉質,有​​黑斑,葉形,並琢葉蒂及葉之卷尖。葉表面略凹,凹面很淺,表明此器當是用作筆掭。葉底面雕筋脈紋。玉料上的黑斑為經火後留下的痕跡。此筆掭之形制顯然受西域裝飾風格的影響,碾琢簡練而富於裝飾性。其青玉質潤而色稍黯,著墨之後應愈顯清雅沉著。



青玉把蓮水蟲荷葉洗


    青玉把蓮水蟲荷葉洗,清,高7.1cm,口徑8.7-11cm。清宮舊藏。筆洗青玉質,荷葉形,葉心下垂,葉邊內捲,形成內凹的洗心。底部和葉邊四周浮雕水草、荷花、小荷葉及蟹、螺、蛙等物相配。此筆洗雕工精細,蓮葉造型與其它附屬紋飾相映成趣。與其它荷葉洗不同,本器以把蓮為形制特點,碾琢的物像生動逼真,且富於自然生趣。



青白玉五子筆架


    青白玉五子筆架,清,高4.6cm,長12.5cm。清宮舊藏。筆架青白玉質,以圓雕結合鏤雕技法塑造姿態各異的5個童子,每人手中各持不同的花果枝葉。此筆架造型活潑,五子高低錯落中洋溢著喜慶的氣氛。五子形象表現於文房用具中則寓“五子登科”之意。



青玉天雞尊


    青玉天雞尊,清,高21cm。天雞尊以整塊青玉琢成,玉質局部有黃色沁。天雞昂首直立,雙翅緊貼體側,長尾彎卷垂地,喙邊長須飄逸。背負一方口尊,尊頸部飾蕉葉紋,腹部飾獸面紋,這些雖為商周青銅器的常見紋飾,但在此器上的表現形式均已脫離古法,實屬新創。天雞毛羽的雕刻彰顯有致,刀法粗獷古樸,為清代玉器之佳作。



水晶天雞尊


    水晶天雞尊,清,通高14.2cm,口徑2.3-3.6cm。尊以無色透明水晶圓雕而成。天雞翹首直立,雙翅貼體,長尾捲曲支地,背負螭耳尊,尊的蓋紐亦為一直立小天雞。天雞尊在隋代已出現,​​1956年湖北省武漢市241號隋墓即出土有青瓷四系螭耳天雞尊。到了清朝的“康乾盛世”,天雞尊的造型已趨成熟並且廣泛流行,用各種材質製作的天雞尊層出不窮。此天雞尊利用水晶晶瑩剔透的質感,運用了挖空、透雕、圓雕多種工藝手段,其效果清透靈動,光彩奪目。



青白玉三羊開泰筆架


    青白玉三羊開泰筆架,清,高6.3cm,長13.4cm。清宮舊藏。筆架青白玉質,三羊臥姿造型。筆架運用“留皮雕”技法,羊角處留有黃皮色。此三羊造型筆架寓“三陽開泰”之意,為中國傳統吉祥圖案。三羊一大兩小,母子神態親暱。滿含溫情,加之玉質潤澤,筆架十分舒和優美。



青玉三鵝筆架


    青玉三鵝筆架,清,高5.2cm,長12.8cm。清宮舊藏。筆架青玉質,三鵝相連形,各銜穀穗、花枝,鵝腹下飾小浮萍。“三鵝”是印度婆羅門教中月天(月神)的坐騎。中國古人對潔身自好、風度翩翩的鵝亦頗喜愛,古代以鵝為題材的工藝品為數甚多。此青玉筆架碾琢精良,玉色潔潤,鵝之形豐滿柔美,且銜穀穗、花枝,當是寓歲美年豐之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