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4年9月1日 星期一

吳沙(1731年-1798年),清福建省漳州漳浦縣人,率領閩、客移民共約兩千人,武裝入墾宜蘭,是臺灣漢人成功全面拓墾蘭陽平原之領導者,但也因原漢衝突造成世居此地的原住民流離失所。

吳沙[編輯]

 
 
吳沙(1731年-1798年),福建省漳州漳浦縣人,率領移民共約兩千人,武裝入墾宜蘭,是臺灣漢人成功全面拓墾蘭陽平原之領導者,但也因原漢衝突造成世居此地的原住民流離失所。

吳沙故居

簡介[編輯]

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漳州林漢生率眾進入宜蘭平原開墾,旋遭臺灣原住民殺害,拓墾失敗。
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吳沙移居台灣經商,先後於淡水基隆兩地,與平埔族原住民族社從事貿易活動。
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林元旻烏石港北邊的河流上溯,成功入墾淇武蘭〈今日礁溪鄉〉,為漢人入墾蘭陽平原最早者[1]
1787年,吳沙自組拓墾墾號,往東台灣的宜蘭平原開發,是為當地全面拓墾之始。當時東台灣尚未設立地方政府,因此未納於大清版圖。
1796年,吳沙率領鄉勇遊民通譯等千餘人入烏石港,遭到原住民襲擊,死傷慘重,連吳沙之弟吳立亦陣亡,吳沙於是率眾退回三貂角
1797年,宜蘭原住民流行天花,病死甚眾。吳沙能漢方,乃主動醫治原住民,終得原住民信任,入蘭開墾,吳沙率眾人冒生命危險入墾宜蘭,文武兼用,以漳州移民為主力,配上泉州人客家族群,以十數人為一結、集合數十結人群為一圍等形式,陸續開發頭圍、二圍、三圍地區,終於成功拓墾宜蘭。宜蘭縣志記載:『惟當時吳(沙)使用火器甚猛,平埔族終於不敵潰走,撤至西勢之哆囉美遠、珍仔滿力、辛仔罕三社為後圖,吳乘勢侵入,沿途無敵,遂入頭圍。』
1798年吳沙病逝,由侄吳化繼位,繼續入墾,至五圍(今宜蘭市一帶)。

妻妾[編輯]

    • 莊梳娘(1751年-1808年),字勤慈,與吳沙同鄉,出身地方望族。在開墾宜蘭時,據說她曾協助醫治染上天花的平埔族三十六社,事後這些平埔族人感念其恩惠,便提供土地,使得開墾進度增加了二圍、三圍。吳沙去世後,她繼承丈夫遺志繼續開墾出了四圍、五圍[2]
    • 黃氏
    • 劉氏

紀念[編輯]

宜蘭縣礁溪鄉「圓山公園」內曾設有吳沙紀念館一座,公園翻修後拆除舊館但新館因經費問題尚未建立。
吳沙故居至今尚存位於宜蘭縣礁溪鄉吳沙村開蘭路,仍保有一棟三合院,於正廳內供奉吳沙畫像,兩旁並有對聯「真成拓土無雙士,正是開蘭第一人」[2]吳沙夫人墓亦在吳沙村內,村中有一所「吳沙國民中學」,以彰顯吳沙開發宜蘭平原之功績。
頭城鎮頭城開成寺奉有吳沙牌位吳沙墓則位於新北市貢寮區仁里村澳底。
1986年台灣省電影製片公司拍攝描述吳沙事蹟的電影《唐山過台灣》,由李行執導,柯俊雄陳麗麗主演

爭議[編輯]

但早在吳沙帶著漢人開墾宜蘭平原之前,噶瑪蘭人農耕範圍已遍及各地,吳沙所率領的「羅漢腳仔」只能找較為偏僻的地方墾拓。故漢人以許多手法,侵佔噶瑪蘭族的土地。例如將死貓、死狗丟入噶瑪蘭族的田地,使噶瑪蘭族因覺得不吉利而放棄田地。或是暗夜推移田埂,使噶瑪蘭人的田地縮減。漢人種種欺壓行為,終於迫使噶瑪蘭族往遷移[3]

吳沙開發宜蘭平原

宜蘭的古名有「蛤仔難」、「蛤仔蘭」、「甲子難」、「甲子蘭」、「噶瑪蘭」(Kavalan) (Camalan)等等。蘭陽平原早先是噶瑪蘭人的居住地,他們自稱為「Kavalan」其意即是「平原之人」(Kuvarawan)的噶瑪蘭人。
至一七九六年至一八二○年(嘉慶年代),台灣的西部平原大致被開拓完,隨後就向台灣東部海岸及中央山岳地帶邁進。 當時台灣東部乃未劃入大清帝國版圖之內,被稱為「後山」。其中先被著手開拓的是蛤仔難(今之宜蘭地方)。
位於台灣東北的蛤仔難,三面環山,東臨太平洋,中間有蘭陽溪分界南北,沃野三百餘里,可闢良田萬頃。乃是當時居住北部的漢人所垂涎之地。並且,此地開拓的情況和經過,比其他地方較為特別,就是從始至終都由有組織性的大集團所進行,而以漳州系移民為主角,泉州系和客家系為配角,再以原住民為對手,這四個不同的系統參雜錯綜,有時互相爭鬥,有時乃協調而共同進行開拓事業。
最先想打進蛤仔難的漢人,即是漳州人林漢生,他早在一七六八年(乾隆三三年),就率領佃丁企圖移殖此地,但是隨即被原住民所殺。
其次是吳沙亦想開發蛤仔難,吳沙 漳浦縣人。一七三一年(雍正九年)生于福建省漳浦縣。一七七三年(乾隆三十八年)渡海來台,當時他已四十三歲,先居淡水,再遷居雞籠與蛤仔難的原住民從事番產交易歷經多年,他將草藥、布匹、鹽、糖、刀等貨物賣給番社,又從番社換回如鳥獸、木材等山產,他的交易有信用深得蛤仔難人的信任,又娶原住民婦,並獲得番目的頭銜及地位。如此精通該地方的地理狀況和原住民的內情,而且,在彼地亦有根多交易上的對手,所以他常想要結合漢人同伙,移殖蛤仔難。
吳沙初步的嘗試,一七八七年(乾隆五十二年),開始籌劃,召集了居住於.淡水的漢人同伴,先到蛤仔難交界的三貂社為基地,三貂社與蛤仔難(宜蘭)僅一山之隔。有計畫地開墾首重人力,為集結人力,吳沙先在貢寮一帶試行開墾,就地興建房宅,使投靠者先有田耕,有房住。開始修築道路和橋樑,而來做為進入蛤仔難的準備工作。開發需要龐大的資金,以保証開拓者衣、食、住等生活及農具、種子、運輸等生產之品無缺。吳沙又得淡水富戶柯有成、何繢、趙隆盛等鼎力襄助。前來投靠者發給一斗米、一把斧頭,使入山砍柴抽藤。解決臨時生活費用。投靠吳沙的移民多達一千餘人,其中漳州人占九十%。此時,該地區的原住民,對他們的作為並不表示任何的懷疑,所以,竟使吳沙對移殖蛤仔難這件事愈有信心。時逢林爽文起義事件平靜之後,淡水同知.徐夢麟,以維持蛤仔難的地方治安並擴充滿清版圖於此地為交換條件,特授吳沙該地的開拓權,在另一方面,吳沙又受到淡水的殷戶柯有成.何繢.趙隆盛等的資糧援助。於是,他即斷定時機到來,即開始召集台灣本地人栘民,組成開拓隊,擬以移殖蛤仔難地區。
吳沙把開拓隊組成軍隊式的集團,以漳州系移民為主力,配上泉州系和客家系,在一七九六年(嘉慶元年) 農歷九月十六日,吳沙率漳泉粵三籍移民一千餘人,鄉勇二百餘人,善番語者二十三人,從雞籠出發,乘船一舉占據烏石港,登陸后在南邊築土圍,稱頭圍(即頭城)。於是,原住民才看清了吳沙的侵略的意圖。原住民立即由觀望態度轉為大舉襲擊。吳沙雖也動員千餘人隊員應戰,吳沙之弟吳立也在一次拚殺中戰死。此時的滿清政府也當作沒這回事,或則當時滿清官員的想法是一邊是番、另一邊是敵民,所以沒有協助吳沙出兵。但因受不了原住民的猛攻,只好一時後退。暫退三貂社。
嘉慶二年,原住民流行天花,不少人病死。原住民受到很大的災害。吳沙懂一些藥方,乃主動醫治病苦中的原住民。因此出現轉機,他乃再回復到和原住民的友善共存的關係。吳沙趁此機會,為了盡量避免再惹起和原住民的摩擦,於是,禁止漢人隊員私墾,而採取集體的土地開拓。吳沙將墾民組織成隊,十數人為一結、圍則數十結為一圍等形式,形成嚴密而有系統的開墾群體。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墾地幾十里,接連開發了二圍、三圍。
吳沙移殖二年之後在一七九八(嘉慶三年)農歷十二月九日,吳沙因積勞成疾病逝。由侄兒吳化繼之。吳化不但很有才幹,同時也受同輩和部屬支持,從頭圍出發,向二圍.三圍.四圍.五圍(今之宜蘭)、員山、湯圍、柴圍、大湖圍等廣大地區。漸漸深入蛤仔難平野的中心地帶,而進行開墾工作,以至濁水溪北面。這可以說是漢人墾殖蛤仔難一帶的前期。其間,吳化屢受原住民猛烈的來襲,另一方面在內部也時常發生受到滿清分化下的漳.泉.粵三籍人血腥的「分類械鬥」(請參閱p52)。然而,由於漳州系移民佔壓倒多數,吳化才能團結他們來收拾全局,所以,除了苦於聲勢浩大的阿里文社原住民來襲之外,大體上,都能使許多摩擦暫止而得小康,而竭力於開墾工作。(上圖吳沙墓)
宜蘭平原從一七九六年(嘉慶元年),吳沙率領兩百多位漳州移民,來到蘭陽平原,展開大規模墾殖。大約分為三個時期如下:
一七九六年始開發濁水溪(今蘭陽溪)以北之西勢地區。
一八○二年(嘉慶七年)以後濁水溪以南之東勢開發。
一八七四年(同治十三年)漳浦人陳輝煌等卒眾人墾蘭陽溪南廣大地區。
歷八十年時間,由荒埔原野變成阡陌良田,而首功屬吳沙。
不經多久,漢人開拓隊員日益增多。吳化為了維持隊內的秩序,並加強統率力量,乃自己擔任「總頭人」,其下任命幾個「頭人」,將所有相關的事務,如開墾工作和分配土地甚至到日常生活,皆有定律有如良好的軍隊來執行,所以,隊內生活有條不紊,開墾工作有效率,分類械鬥減少。譬如,現今的宜蘭地方尚有大結.二結.三結.四結.五結等地名,都是當時結隊開墾土地或分配土地的鐵証。
到了一八○二年(嘉慶七年),漢人移民眾集愈來愈多,於是,吳化乃改編隊伍,擴張為所謂「九結首」(漳州系的吳、楊、林、簡、林、陳、陳七姓,泉州系的劉姓,粵系的李姓)為主力軍,渡過濁水溪,開墾溪北一帶,其中,溪州(今之員山附近)為泉州系移民開拓定居,羅東以南的原住民土地則被漳州.客家兩系移民所開發。
隨著土地開墾事業的進展,吳化在另一方面,即召集隊員,築成大山口圳.金結安圳。金新安圳.三圍圳.四圍圳等,由此水利大興。
一八○六年(嘉慶一一年),海盜蔡牽及朱濆相繼來寇,此時蛤仔難的漢人已超過五萬人(漳州人佔四萬多人),他們曾協力抵禦這些海盜兩次的進攻。滿清官兵一如以往,事不關己,不曾出兵相助。
蛤仔難水豐土沃,其中,只有西南山地的叭哩沙浦區域,原始森林茂盛,難為漢人進入拓殖。因此,到最後的一八八六年(光緒十二年),在滿清政府「撫墾局」的策定之下,漳州系漢人陳生出資墾殖,此地才稍有成就。

一八一○年宜蘭收入大清版圖
一八○八年 (嘉慶十三年)閩浙總督.方維甸來台巡視台北艋胛(萬華)。吳化等人趁此機會,乃前往呈繳住民戶口清冊,並呈請把蛤仔難編入滿清政府治下,如此做法可避免不勞而獲的「墾首」出現。於是,方維甸轉呈北京清廷「奏請噶瑪蘭收入版圖」。經過督臣.阿林保等查奏,滿清政府即於一八一○年(嘉慶十五年)核准設「噶瑪蘭廳」將台灣東北部的宜蘭劃入大清帝國版圖之內。廳治設在五圍(今之宜蘭市),並特授南路海防兼理蕃同知.楊廷理為噶瑪蘭通判。到了一八七五年(光緒元年),噶瑪蘭的地名才改為「宜蘭」。
台灣東部台東的開發
一六九三年(康熙三十二年) 陳文.林侃等商舶遭風,飄至台灣東部南邊海岸,居住經年,略知番語,始能悉其港道。
一六九六年(康熙三十五年)冬,有位賴科結合七人從西部,直接越過高山即中央山脈,因怕生番所以,畫伏夜行,竟然到達台灣東部。
一七一七年(康熙五十六年)在「諸羅縣志」述說:「阿里山離縣治十里許,山廣深峻,番剽悍,諸山.哆咯嘓諸番皆畏之,遇輒引避,崇爻社餉附阿里山。然地最遠,蛤仔難以南越有猴猴社(今之蘇澳南方澳),云一二日至。其地生番多,漢人不敢入。各社於夏秋之時划蟒甲(原始人之獨木舟),載土產如鹿脯通草水藤之類,順流一近社旁,互市漢人。漢人亦旱甲載貨入,灘流迅速,蟒甲多覆破碎,雖利倍獲,必熟通事地理,稍熟其語,乃敢孤注一擲…」。
可以知道在康熙年間漢人雖然已對東海岸有了多少的認識,並也有漢人進出,但大多是屬於商販或蕃產交易商人而已。
康熙未年,也有千總.鄭維嵩追捕朱一貴的同黨到卑南的記載。至於農業墾殖時機尚早。
到了咸豐年間(一八五一年至一八六一年),有一鳳山人鄭尚前往台東之卑南,從事蕃產交易,同時也教導當地原住民耕種田地,如此漢人移居到東部者,日漸增多。
在咸豐年間(一八五一年至一八六一年),居住在噶瑪蘭的黃阿鳳,組成開拓團移殖奇萊,但郤病亡。
一八二一年(道光元年)漢人吳全等人開墾卑南。其後漢人又進入奇萊,秀姑巒溪上游的玉里或其南邊海岸的新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