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4年9月1日 星期一

李泌(722--789)幼年便有神童的稱譽,已能粗通儒、佛、道三家的學識。

李泌
編輯詞條

李泌(722--789),字長源,京兆(今陝西西安)人,唐朝宰相。天寶中,自嵩山上書論施政方略,深得玄宗賞識,令其待詔翰林,為東宮屬言。為楊國忠所忌,歸隱名山。安祿山叛亂,肅宗即位靈武,召他參謀軍事,又為幸臣李輔國等誣陷,复隱衡嶽。代宗即位,召為翰林學士,又屢為權相元載、常袞排斥,出為外官。其代表作品有《養和篇》、《明心論》等。
中文名李泌
民 族漢族
出生日期722年
職 業宰相
代表作品《養和篇》《明心論》等
別名字長源
別 名字長源
出生地京兆(今陝西西安)
逝世日期789年
主要成就參與平定安史之亂,再造大唐創辦鄴侯書院
職業宰相
民族漢族

1南嶽鄴侯
李泌,歷仕唐朝玄宗肅宗代宗德宗四朝,德宗時,官至宰相,封鄴縣侯,世人因稱李鄴侯。他是南嶽第欽賜的隱士肅宗為他在南嶽煙霞峰下兜率寺側建房,名之為“端居室”,後人稱之為“ 鄴侯書院 ”,是中國書院史上最古老的一所書院。李泌在此過了12年(757~768)修身養性、縱情山水、博覽群書的生活。端居室也是中國最早的私人藏書館。韓愈在《送諸葛覺往隨州讀書》詩中有句“鄴侯家多書,架插三萬軸”,可見其在南嶽藏書之多。曾隨玄和先生張太虛學習道教秘文,又與懶殘和尚(明瓚禪師)等高僧交往甚深,著有《養和篇》和《明心論》。“尤工於詩”,如《復明堂》、《九鼎議》(一說二者為一篇)、《建寧王輓歌詞》、《八公詩》等,“有文集二十卷”。精於書法,至今福嚴寺側石壁上,尚有石刻“極高明”三個大字,傳為李泌山中讀書時手書,此處因名“高明台”。薨後贈太子太傅,其子李蘩(曾任隨州刺史)在南嶽左建南嶽書院。千百年來,李泌一直是南嶽衡山的一位傳奇人物,為儒家佛家道家所共同讚頌。
(據《湖湘文化名人衡陽辭典》,甘建華主編,爾雅文化出品)
2早慧
李泌幼年便有神童的稱譽,已能粗通儒、佛、道三家的學識。在唐玄宗(明皇)政治最清明的開元時期,他只有七歲,已經受到玄宗與名相張說、張九齡的欣賞和獎愛。有一次,張九齡準備拔用一位才能不高,個性比較軟弱,而且肯聽話的高級巨僚。李泌雖然年少,跟在張九齡身邊,便很率直地對張九齡說:“公起布衣,以直道至宰相,而喜軟美者乎!”相公你自己也是平民出身,處理國家大事,素來便有正直無私的清譽,難道你也喜歡低聲下氣而缺乏節操和能力的軟性人才嗎?張九齡聽了他的話,非常驚訝,馬上很慎重地認錯,改口叫他小友。
李泌到了成年的時期,非常博學,而且對《易經》的學問,更有心得。他經常尋訪嵩山、華山、終南等名山之間,希望求得神仙長生不死方術
到了天寶時期,玄宗記起他的幼年早慧,特別召他來講《老子》,任命他待詔翰林,供奉東宮,因而與皇太子兄弟等非常要好。在這個時候,他已經鑽研於道家方術的修煉,很少吃煙火食物了。有一天晚上,他在山寺裡,聽到一個和尚念經的聲音,悲涼委婉而有遺世之響,他認為是一位有道的再來人。打聽之下,才知道是一個作苦工的老僧,大家也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平常收拾吃過的殘羹剩飯充飢,吃飽了就伸伸懶腰,找個角落去睡覺,因此大家便叫他懶殘。李泌知道了懶殘禪師的事蹟,在一個寒冬深夜,獨自一個人偷偷去找他,正碰到懶殘把撿來的干牛糞,壘作一堆當柴燒,生起火來烤芋頭。這個和尚在火堆旁縮做一團,面頰上掛著被凍得長流的清鼻水。李泌看了,一聲不響,跪在他的旁邊。懶殘也像沒有看見他似的,一面在牛糞中撿起烤熟了的芋頭,張口就吃。一面又自言自語地罵李泌是不安好心,要來偷他的東西。邊罵邊吃,忽然轉過臉來,把吃過的半個芋頭遞給李泌。李泌很恭敬地接著,也不嫌它太髒,規規矩矩地吃了下去。懶殘看他吃完了半個芋頭便說:好!好!你不必多說了,看你很誠心的,許你將來做十年的太平宰相吧!道業卻不說了!拍拍手就走了。
3政治生涯
我們說李泌的處世態度十分機智,充分地表現了一位政治家、宗教家的高超智慧,這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四次歸隱,五次離京
第一,該仕則仕,該隱則隱,實踐了道家的“無我”精神和儒家的“無可無不可”態度。
固執己見,適應客觀形勢以做到出處自由,這是道家和儒家所共同提倡的,而李泌就做到了這一點。我們綜合新、舊《唐書》及《資治通鑑》,知道李泌至少有四次因各種原因離開權力的中心——朝廷:
第一次發生在玄宗天寶年間,當時隱居嵩山的李泌上書玄宗,議論時政,受到玄宗的重視,“令待詔翰林,仍東宮供奉”。然而卻遭到楊國忠的嫉恨,說李泌曾寫《感遇詩》諷刺朝政,結果李泌被送往蘄春郡 (今湖北省蘄春縣 )安置,而李泌乾脆脫離了官府,“乃潛遁名山,以習隱自適”(《舊唐書·李泌傳》)。
第二次大約發生於肅宗至德末、乾元初。自從肅宗靈武即位時起,李泌就一直在肅宗身邊,為平叛出謀劃策,《舊唐書·李泌傳》說他當時雖然沒有身擔要職,卻“權逾宰相”。正是這種與皇上極為親密的關係,招來了權臣崔圓李輔國的猜忌。收復京師後,為了躲避隨時都可能發生的災禍,也由於平叛大局已定,李泌便主動要求離開權力的中心,進衡山修道,“有詔給三品祿,賜隱士服,為治室廬”(《新唐書·李泌傳》)。
第三次發生在代宗大歷年間。代宗剛一即位,就馬上把李泌從衡山召進京師,任命他為翰林學士,並勉強他吃肉,還為他娶朔方故留後李的甥女為妻。當時的權相元載認為李泌不肯依附自己,留在朝廷對自己是一個潛在的威脅,此時剛好江西觀察使魏少游請朝廷為他派去一些僚佐,於是元載就盛稱李泌有才,可擔任此任,於是就在重用人才的名義下把李泌趕出了朝廷。順便要提到的是,元載是一位靠應試老、莊、列、文起家的文人,卻容不得同道。第四次則大約發生於代宗大歷末、建中初。大歷十二年(777),元載被誅,李泌又被召回,卻再一次受到常袞的排斥,先讓李泌到澧朗峽(在今湖南省澧縣 )當團練使,不久,又調任杭州刺史。
實際上,李泌還有第五次離京的經歷。建中四年(783),涇原兵變,德宗逃往奉天,身處危難的德宗又把李泌召到身邊。這一次,李泌在朝廷也僅呆了兩年,至貞元元年(785),又被任命為陝虢觀察使。觀察使的地位比較高,所以不能被視為受到排擠。到了貞元三年(787),李泌才回到朝廷,當上了宰相( 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封鄴侯。貞元五年(789),一代奇才李泌去世。
四次被排擠出朝廷,又四次回到朝廷,且一次比一次更受重視,這在中國歷史上是不多見的。屢蹶屢起的原因,主要得力於他恰當的處世方法和豁達的心態。每次被趕出朝廷,雖然我們不敢斷定他就沒有怨心,但我們的確沒有聽到他的怨言,這是他沒有受到進一步迫害、能夠東山再起的根本保證。李泌先後五次入京為官,除前兩次為主動人京外(第二次肅宗曾召李泌,李未接到詔書即起身赴行在),後三次都是被召,這說明李已經達到了順應外物、無我無己的境界。李泌還做到了儒家所提倡的“用之則行,舍之則藏”,“行”則建功立業,“藏”則修心養性,出處都過得十分充實,心情都很平靜。如果他整天都在怨天尤人、滿腹憂愁,為自己的不平遭遇憤憤不平,他的身體大概也無法堅持到位極人臣的那一天。李泌對待個人進退榮辱的平靜心態,對今人也是有啟發意義的。
避禍全身
隨時隨地牢記並顯示自己的布衣、道士的身份,以此來避害全身。
李泌所處的時代,是一個多事的戰亂時代;他所處的朝廷,是一個矛盾極為尖銳的朝廷。如何在這個異常複雜的環境中保全自己,是當時每一個人,特別是當權者都要遇到的問題。前文提到的曾排擠過李泌的楊國忠、李輔國;元載都曾權傾一時,後又都在政治鬥爭中被殺。李泌用來保全自己的方法,首先是在為國出力的同時,又竭力與權力中心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新唐書· 李泌傳》記載:“肅宗即位靈武,物色求訪,會泌亦自至。已謁見,陳天下所以成敗事,帝悅,欲授以官,固辭,願以客從。人議國事,出陪輿輦,眾指曰:'著黃者聖人,著白者山人。”'李泌堅決要以白衣人的身份為國效力的目的,無非是為了向皇帝身邊的當權者表明自己沒有政治野心,以避免捲進爭權奪利的鬥爭之中。
在進入權力中心之後,李泌則時刻以世外神仙自居,甚至不惜以荒誕的形式宣示於眾。《唐國史補》卷上記載:“李相泌以虛誕自任。嘗對客曰:'令家人速灑掃,今夜洪崖先生來宿。'有人遺美酒一植,會有客至,乃曰:'麻姑送酒來,與君同傾。'傾之未畢,閽者云:'某侍郎取榼子。'泌命倒還之,略無怍色。”有如此政治才能的李泌竟然荒誕到了這種地步,特別是當謊言揭穿後,李泌竟然能夠泰然處之,毫無愧色,令人不可思議。也正是因為這些原因,對李泌的為相,“時論不以為愜”(舊唐書·李泌傳》),“泌有謀略而好談神仙詭誕,故為世所輕。” (《資治通鑑》卷二百三十三)“有謀略”與“好談神仙詭誕”本身就是一對矛盾,因為真正明智的人是不會陷於詭誕之談的。那麼我們是否可以換一個角度看問題,“好談神仙詭誕”正是李泌“有謀略”的一個表現,歐陽修、宋祁等人就看到了這一點:“德宗晚好神鬼事,乃獲用,蓋以怪自置而為之助也。”(《新唐書·李泌傳》讚語 )說李泌是假借神怪以自助,這當然有道理,古代有數不清的政治家以神鬼設教,而這只是原因之一。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李泌處處表現出神仙家的本色,讓同僚們清楚,自己的根本興趣不在於人間,而在於仙界,這樣—來,與世俗人就會少幾分摩擦,自己也就多幾分安全。我們這樣講並非全是猜測,《鄴侯外傳》記載:“(李泌)曰:'若臣之所願,則特與他人異。'肅宗曰:'何也?'泌曰:'臣絕粒無家,祿位與茅土皆非所欲。為陛下幃幄運籌,收京師後,但枕天子膝睡一覺,使有司奏客星犯帝座,一動天文足矣。”李泌反复強調自己是“絕粒無家”的世外人,不爭名奪利,或者說世俗名利對自己無用,這樣講無非是要包括皇帝在內的名利之人不要把自己看作一個競爭對手。以世外人的身份參與世內的政治活動,是李泌全身的策略。事實上也是如此,肅宗聽了這番話以後,對他更加放心,並且不久就滿足了李泌枕天子膝睡一覺的願望。《資治通鑑》卷二百一十九還記載,李泌早就與肅宗有約:“俟平京師,則去還山。”收復京師之後,李泌不顧肅宗的真誠挽留,堅決到南嶽當道士去廠。
以謙退處世
以謙退的態度處世,是道家和儒家所共同提倡的。《尚書·大禹謨》:“ 滿招損,謙受益。”《老子》六十七章說:“ 江海所以能為百穀王者,以其善下之。”四十四章也說:“ 知足不辱知止不殆。”李泌深知這一點。《新唐書·李泌傳》記載:德宗要授予他集賢殿、崇文館大學士的頭銜,而李泌堅決要求去掉“大”字,只要“學士”頭銜。後來被授予“大學士”頭銜的人也多引李泌為例,不敢稱“大”。在金錢方面,李泌更是如此。動亂時期,朝廷賞賜百官的物品“皆三損二”,後來稍稍安定,“帝使還舊封。於是李晟馬燧、渾鹼各食實封,悉讓送泌,泌不納” (《新唐書·李泌傳》)。李泌能夠在名利面前保持著一種謙讓態度,這是他處世精明的又一表現。
有關李泌的謙退態度,時人也已看出,《資治通鑑》卷二百三十二記載:“上謂泌曰:'卿昔在靈武,已應為此官,卿自退讓。…可見,李泌的“退讓”態度給當時的君臣留下了極深的印象。
4人物才能
 
政治才能
在他幾歲大的時候,就曾當面批評名相張九齡不該喜歡“軟美者”,讓張九齡佩服得連呼他為“小友”(《新唐書·李泌傳》)。他的政治才能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善於協調統治集團內部的關係
這一點十分重要,統治集團內部關係是否和諧,直接決定了這個集團的成敗存亡。肅宗即位後,打算任英武多才的建寧王李談天下兵馬元帥,而李泌力爭,認為應該由其兄太子李豫 (即代宗)擔任此職。太子是虛名,元帥有實權,二者的分離勢必會造成政權的分裂。肅宗聽取了李泌的建議。李談遭讒被殺後,李泌又勸代宗追封他為帝(見《新唐書 ·十一宗諸子列傳》)。這些做法,既協調了兄弟之間的關係,又保證了政權的統一。在克復二京後,李泌再一次協調了玄宗與肅宗的父子關係。當時,肅宗上奏避難蜀地的玄宗,表示自己願意再回東宮為太子,李泌斷言玄宗不會回來了,當肅宗問起該怎麼辦時,“泌乃為群臣通奏,具言天子思戀晨昏,請促還以就孝養”。玄宗接到第一次奏章後,果然說:“當與我劍南一道自奉,不復東矣。”(《新唐書 ·李泌傳》)直到接到第二本奏章,這才高高興興地回去當了“天子父”。因為玄宗知道,即便是兒子真心讓位,那些功臣也不會願意,權力交接的結果很可能會引起另一場動亂,更何況自己已經老了。李泌可以說是洞察了各種政治關係和政治人物的心理,從而作出相應的恰當安排。
(2)具有闊大的政治家胸懷
肅宗當太子時,權相李林甫多次陷害太子,使太子位幾乎不保。肅宗即位後,便想復仇:“(肅宗)怨之,欲掘塚焚骨。泌以天子而念宿嫌,示天下不廣,使脅。從之徒得釋言於賊。帝不悅,曰:'往事卿忘之乎?'對曰:'臣念不在此。上皇有天下五十年,一旦失意,南方氣候惡,且春秋高,聞陛下錄舊怨,將內慚不懌,萬一有感疾,是陛下以天下之廣不能安親也。'帝感悟,抱泌頸以泣曰:'朕不及此。'”(《新唐書·李泌傳》)李泌想盡辦法,就是希望肅宗能夠以一位心胸開闊的皇帝形像出現在臣民面前。他對別人這樣要求,對自己也是如此。貞元三年(787),當李泌被任命為宰相時,他對皇上表態說:“臣素奉道,不與人為仇。……臣無可報也。”( 《資治通鑑》卷二百三十二二)這充分錶現出一位宗教家、政治家的氣度。
(3)反妥協,反割地,作風果敢
建中四年,涇原節度使姚令言反,緊接著,身為太尉、朔方節度使的李懷光亦反,再加上當時出現了嚴重的旱災和蝗災,德宗可以說是內外交困,於是就有大臣提出與李懷光妥協。這時,“李泌破一桐葉附使以進,曰:'陛下與懷光,君臣之分不可複合,如此葉矣。'由是不赦”(《新唐書·李泌傳》) 。李泌用帶有文學浪漫色彩的方法十分清楚地分析了李懷光與朝廷的關係,說服了皇上,李懷光叛亂最終被平息。
對國內的悍將態度如此,對國外強敵的態度也如此。朱泚叛亂時,德宗曾向吐蕃人求援,並答應事成後把安西、北庭兩塊地方割讓給吐蕃。後來,還是依靠唐軍的力量擊敗了叛軍,而吐蕃不僅不積極進兵,甚至連追擊潰退叛軍時也不賣力,而且還趁機把武功地區搶劫一空。平叛後,吐蕃派使者來要土地,德宗也已經同意,而李泌堅決反對,說:“安西、北庭,控制西域五十七國及十姓吐厥,皆捍兵處,以分吐蕃勢,使不得併兵東侵。今與其地,則關中危矣。且吐蕃向持兩端不戰,又掠我武功,乃賊也,奈何與之?”(《新唐書·李泌傳》)李泌的意見合情合理,朝廷最終拒絕割讓土地。
通過這兩件事情,我們看到了李泌果敢堅強的一面,他不僅捍衛了朝廷的尊嚴,而且還捍衛了民族的尊嚴,維護了國家的利益。
(4)具有傳統士大夫的死節精神
以上所舉事例,都還沒有直接涉及到李泌的個人利益,那麼在關係到自身安危時,李泌又是如何表現呢?德宗立李誦 (即順宗)為太子,太子妃的母親是郜國公主郜國公主犯蠱媚罪被幽禁,此事自然牽連到了太子,於是德宗便有意廢除對蠱媚事毫不知情的太子。對此,李泌反對的態度相當堅決,以至於德宗說:“卿違朕意,不顧家族邪?”竟拿滅族來威脅李泌,而李泌執意更堅:“世衰老,位宰相,以諫而誅,分也。……”《新唐書·李泌傳》接著記載說:李泌“執爭數十,意益堅,帝寤,太子乃得安”。在大是大非面前,李泌毫不妥協,不顧全家性命,竟然與皇上爭執達數十次之多,這種威武不屈的精神實為難得。
除上述外,李泌的政績還很多,如調整官俸、裁減冗員、如何安置功臣等等,都能匡正時弊,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軍事才能
安史之亂、肅宗靈武即位之時,李泌就對國家命運作出了正確的預測:第一,叛軍猖獗不會持久,其原因有二,一是參與叛亂的多是異族人,而華人寥寥,這說明安史叛亂沒有得到中原人的支持;二是叛軍把掠奪到的財物全部送回自己的偏居一隅的老巢范陽,可見叛軍根本沒有一統天下的雄心。第二,李泌為肅宗制定了平叛的方略:“今詔李光弼守太原,出井陘,郭子儀馮翊,入河東,則史思明張忠志不敢離范陽、常山,安守忠田乾真不敢離長安,是以三地禁其四將也。隨祿山者,獨阿史那承慶耳。使子儀毋取華,令賊得通關中,則北守范陽,西救長安,奔命數千里,其精卒勁騎,不愈年而弊。我常以逸待勞,來避其鋒,去剪其疲,以所徵之兵會扶風,與太原、朔方軍互擊之。徐命建寧王為范陽節度大使,北並塞與光弼相掎角,以取范陽。賊失巢窟,當死河南諸將手。”(《新唐書·李泌傳》)李泌的這個方略是非常正確的,他反復告誡肅宗“無欲速”,要著眼於長久,目的是要把叛軍趕出老巢,一網打盡,不留後患。開始,這一計劃也得到肅宗的認可,但後來肅宗急功近利,堅持先收復長安,結果把叛軍趕回河北,從而形成割據局面,遺患無窮。李泌的這段談話可以和諸葛亮的“ 隆中對 ”相媲美,可惜的是,由於種種原因,兩位謀略家都沒有能夠實現自己的理想。
李泌還寫了一篇《議复府兵制》,希望能夠恢復原有的府兵制,以便從根本上遏止軍閥割據。但這一建議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以至於數十年後,杜牧在《原十六衛》中又一次提出這一問題。
經濟才能
在經濟方面,雖然李泌沒有直接經管過國家財務,但也顯示了一定的才能。
在古代,漕運是國家大事,也是難事。在任陝虢觀察使期間,李泌挖山開路,以便餉漕。由於此事極大地改善了京師的糧食供應,李泌被升遷為檢校禮部尚書。任相後,大力改革一些經濟管理方面的弊端,《新唐書·李泌傳》記載:“時方鎮私獻於帝,歲凡五十萬緡,其後稍損至三十萬,帝以用度乏問泌,泌請天下供錢歲百萬給宮中,勸不受私獻。凡詔旨須索,即代兩稅,則方鎮可以行法,天下紓矣。”這些改革措施,既增加了國家的收入,也減輕了百姓的負擔。
總之,李泌在政治上是成功的,當時人柳砒就說:“兩京复,泌謀居多,其功乃大於魯連、范蠡。”(《新唐書·李泌傳》)把李泌同歷代文人心目中的偶像魯連、范蠡相提並論,這一評價可以說是相當高的。
哲學思想
李泌是一位傑出的政治家,下面,我們從哲學思想、政治、軍事、經濟等方面分別予以簡單介紹。在哲學方面,李泌反對命定論。
資治通鑑》卷二百二十六記載,在建中元年(780),就有術士桑道茂德宗,說“陛下不出數年,暫有離宮之厄。臣望奉天有天子氣,宜高大其城以備非常”。到了建中四年(783),德宗真的因兵變而逃往奉天。事後,德宗談起此事時,認為這是命中註定,非人力可以改變。接著,李泌與德宗有一個精彩的 ​​對話:(李泌)對曰:“夫命者,已然之言。主相造命,不當言命。言命,則不復賞善罰惡矣。桀(誤,應作紂)曰:'我生不有命白天?'武王數紂曰:'謂已有天命。'君而言命,則桀、紂矣。”帝曰:“朕請不復言。”(《新唐,李泌傳》)通過這段對話,可見李泌是一位頭腦十分清醒的政治家,特別是在天命思想濃厚的古代,李泌的這一看法更為難得。他重人事、輕天命的思想是指導他政治事業成功的基本保證。
5歷史貢獻
 
四朝元老
李泌這個人出道很早,是玄、肅、代、德四朝元老,可他一生崇尚出世無為的老莊之道,視功名富貴敝屣,所以在肅、代兩朝數度堅辭宰相之位,並且最終遠 ​​離朝堂,長年隱居於衡山。不知道為什麼,在貞元三年(公元787年)六月他終於同意德宗的請求,出任宰相,可當時已經是六十七歲高齡。即便他想把當年的肅宗和代宗求之不得的智慧和心力全部貢獻給幸運的德宗皇帝,可上天卻沒有給他和德宗更多的時間。貞元四年(公元788年)三月,李泌便與世長辭。雖然執政的時間很短,可李泌在任期間卻做了許多意義重大的事,從而在相當程度上保證了貞元年間帝國總體形勢的和平與穩定。
他參與宮室大計,輔翼朝廷,運籌帷幄,對外策劃戰略,配合郭子儀等各個將領的步調,使其得致成功,也可以說是肅宗、代宗、德宗三朝天下的重要人物。只是因他一生愛好神仙佛道,被歷來以儒家出身、執筆寫歷史的大儒們主觀我見所摒棄,在一部中唐變亂史上,輕輕帶過,實在不太公平。說到他的淡泊明志寧靜致遠,善於運用黃老撥亂反正之道的作為,實在是望之猶如神仙中人。
出謀劃策
到了安祿山造反,唐明皇倉皇出走,皇太子李亨在靈武即位,是為肅宗,到處尋找李泌,恰好李泌也到了靈武。肅宗立刻和他商討當前的局面,他便分析當時天下大勢和成敗的關鍵所在。肅宗要他幫忙,封他做官,他懇辭不 ​​干,只願以客位的身份出力。肅宗也只好由他,碰到疑難的問題,常常和他商量,叫他先生而不名。
這個時候,李泌已少吃煙火食。肅宗有一天夜裡,高興起來,找來兄弟三王和李泌就地爐吃火鍋,因李泌不吃葷,便親自燒 ​​梨二顆請他,三王爭取,也不肯賜予。外出的時候,陪著肅宗一起坐車。大家都知道車上坐著那位穿黃袍的,便是皇帝,旁邊那位穿白衣的,便是山人李泌。肅宗聽到了大家對李泌的稱號,覺得不是辦法,就特別賜金紫,拜他為廣平王(皇太子李豫)的行軍司馬。並且對他說:先生曾經侍從過上皇(玄宗),中間又作過我的師傅,要請你幫助我兒子作行軍司馬,我父子三代,都要藉重你的幫忙了。誰知道他後來幫忙到子孫四代呢!李泌看到肅宗當時對政略上的人事安排,將來可能影響太子的繼位問題,便秘密建議肅宗使太子做元帥,把軍政大權付託給他。他與肅宗爭論了半天,結果肅宗接受了他的意見。肅宗對玄宗的故相李林甫非常不滿,認為天下大亂,都是這個奸臣所造成,要挖他的墳墓,燒他的屍骨。李泌力諫不可,肅宗氣得問李泌,你難道忘了李林甫當時的情形嗎?李泌卻認為不管怎樣,當年用錯了人,是上皇(玄宗)的過失。但上皇治天下五十年,難免會有過錯。你現在追究李林甫的罪行,加以嚴厲處分,間接地是給上皇極大的難堪,是揭玄宗的瘡疤。你父親年紀大了,又奔波出走,聽到你這樣作,他一定受不了,老年人感慨傷心,一旦病倒,別人會認為你身為天子,以天下之大,反不能安養老父。這樣一來,父子之間就很難辦了。肅宗經過他的勸說,不但不意氣用事,反而抱著李泌的脖子,痛哭著說:我實在沒有細想其中的利害。這就是李泌“衝而用之或不盈”的大手筆。唐明皇后來能夠自蜀中還都,全靠他的周旋彌縫。
肅宗問李泌勦 ​​賊的戰略,他就當時的情勢,定出一套圍剿的計劃。首先他斷定安祿山、史思明等的黨羽,是一群沒有宗旨的烏合之眾,目的只在搶劫,“天下大計,非所知也。不出二年,無寇矣。陛下無欲速,夫王者之師,當務萬全,圖久安,使無後害。”因此,他擬定戰略,使李光弼守太原,出井陘。郭子儀取馮詡,入河東,隔斷盜魁四將,不敢南移一步。又密令郭子儀開放華陰一角,讓盜眾能通關中,使他們北守范陽,西救長安,奔命數千里,其精粹勁騎,不逾年而蔽。我常以逸待勞,來避其鋒,去翦其疲。以所徵各路之兵,會扶風,與太原朔方軍互擊之,徐命帝子建寧王李談為范陽節度大使,北並塞,與李光弼相犄角以取范陽。賊失巢窟,當死河南諸將手。肅宗統統照他的計劃行事,後來都不出其所料。這便是李泌的“挫其銳,解其紛”的戰略運用。後來最可惜的,是唐肅宗急功近利,沒有聽信李泌的建議,致使河北沒有徹底肅清,仍然淪陷於盜賊之手,便自粉飾太平,因此而造成歷史上晚唐與五代之際華夷戰亂的後遺症。
為了特別褒揚久被埋沒的李泌長才,再略加說明他的行誼事績。肅宗為了盡快收復首都長安,等到郭子儀籌借到西北軍大集合的時候,便對李泌說:“今戰必勝,攻必取,何暇千里先事范陽乎!”李泌就說:如果動用大軍,一定想要速得兩京,那麼賊勢一定會重新強盛,我們日後會再受到困擾。我們有恃無恐的強大兵力,全靠磧西突騎(騎兵)、西北諸戎。假如一定要先取京師,大概在明年的春天,就可成功。但是關東的地理環境,與氣候等情況,春天來得較早,氣候容易悶熱,騎兵的戰馬也容易生病,戰士們思春。也會想早點回家,便不願再來輾轉作戰了。那麼,淪陷中的敵人,又可休養士卒,整軍經武以後,必復再度南來,這是很危險的辦法。但是肅宗這次,卻堅決地不聽李泌的戰略意見,急於收復兩京,可以稱帝坐朝,由此便有郭子儀借來回紇外兵,從元帥廣平王等收復兩京的一幕出現。兩京收復,唐明皇還都做太上皇,肅宗重用奸臣李輔國。李泌一看政局不對,怕有禍害,忽然又變得庸庸碌碌,請求隱退,遁避到衡山去修道。大概肅宗也認為天下已定,就准他退休,賞賜他隱士的服裝和住宅,頒予三品祿位。
另有一說,李泌見到懶殘禪師的一段因緣,是在他避隱衡山的時期。總之,“天道遠而人道邇”,仙佛遇緣的傳說,事近渺茫,也無法確切地考據,存疑可也。英雄退步學神仙李泌在衡山的隱士生活過不了多久,身為太上皇的唐明皇死了,肅宗跟著也死了,繼位當皇帝的,便是李泌當年特別加以保存的皇太子廣平王李豫,後來稱號為唐代宗。代宗登上帝位,馬上就召李泌回來,起先讓他住在宮內蓬萊殿書閣,跟著就賜他府第,又強迫他不可素食,硬要他娶妻吃肉,這個時候,李泌卻奉命照做了。但是宰相元載非常忌妒他的不合作,找機會硬是外放他去做地方官。代宗暗地對他說,先生將就一點,外出走走也好。沒多久,​​元載犯罪伏誅,代宗立即召他還京,準備重用。但又為奸臣常衰所忌,怕他在皇帝身邊對自己不利,又再三設法外放他出任澧郎峽團練使,後再遷任杭州刺史。他雖貶任地方行政長官,到處仍有很好的政績,這便是李泌的“和其光,同其塵,湛兮似或存”的自處之道。
當時奉命在奉天,後來繼位當皇帝,稱號為唐德宗的皇太子李適,知道李泌外放,便要他到行在(行轅),授以左散騎常侍。對於軍國大事,李泌仍然不遠千里地向代宗提出建議,代宗也必定採用照辦。到了德宗繼位後的第三年,正式出任宰相,又封為鄴侯。勤修內政,充裕軍政費用。保全功臣李晟馬燧,以調和將相。外結回紇、大食,以困吐蕃而安定邊睡。常有與德宗政見不同之處,反複申辯上奏達十五次之多。總之,他對內政的處理,外交的策略,軍事的部署,財經的籌劃,都做到了安和的績效。但德宗卻對他說:我要和你約法在先,因你歷年來所受的委屈太多了,不要一旦當權,就記恨報仇,如對你有恩的,我會代你還報。李泌說:“臣素奉道,不與人為仇。”害我的李輔國、元載他們,都自斃了。過去與我要好的,凡有才能的,也自然顯達了。其餘的,也都零落死亡了。我實在沒什麼恩怨可報的。但是如你方才所說,我可和你有所約言嗎?德宗就說,有什麼不可呢!於是李泌進言,希望德宗不要殺害功臣,“李晟、馬燧有大功於國,聞有讒言之者。陛下萬一害之,則宿衛之士,方鎮之臣,無不憤怒反厭,恐中外之變復生也。陛下誠不以二巨功大而忌之,二臣不以位高而自疑,則天下永無事矣。”德宗聽了認為很對,接受了李泌的建議。李晟、馬燧在旁聽了,當著皇帝感泣而謝。
調和皇家矛盾
不幸的是,宮廷父子之間,又受人中傷而有極大的誤會,幾乎又與肅宗一樣造成錯誤,李泌為調和德宗和太子之間的誤會,觸怒了德宗說:“卿不愛家族乎?”意思是說,我可以殺你全家。李泌立刻就說:“臣惟愛家族,故不敢不盡言,若畏陛下盛怒而曲從,陛下明日悔之,必尤臣曰:吾獨任汝為相,不諫使至此,必复殺臣子。臣老矣,餘年不足惜,若冤殺鉅子,使臣以侄為嗣,臣未知得欲其祀乎!”因嗚咽流涕。上亦泣曰:“事已如此,奈何?”對曰:“此大事願陛下審圖之,自古父子相疑,未有不亡國者。”
接著李泌又提出唐肅宗與代宗父子恩怨之間的往事說:“且陛下不記建寧之事乎?”(唐肅宗因受寵妃張良梯及奸臣李輔國的離間,殺了兒子建寧王李談)德宗說:“建寧叔實冤,肅宗性急故耳。”李泌說:“臣昔為此,故辭歸,誓不近天子左右,不幸今日復為陛下相,又觀茲事。且其時先帝(德宗的父親代宗)常懷畏懼。臣臨辭日,因誦《黃台瓜辭》,肅宗乃悔而泣。”(《黃台瓜辭》,唐高宗太子—— 李賢作。武則天篡位,殺太子賢等諸帝子,太子賢自恐不免故作:“種瓜黃台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搞令瓜希三摘猶自可,摘絕抱蔓歸。”)德宗聽到這裡,總算受到感動,但仍然說:“我的家事,為什麼你要這樣極力參與?”李泌說:“臣今獨任宰相之重,四海之內,一物失所,責歸於臣,況坐視太子冤橫而不言,臣罪大矣。”甚至說到“臣敢以宗族保太子。”中間又往返辯論很多,並且還告訴德宗要極力保密,回到內宮,不要使左右知道如何處理此事。一面又安慰太子勿氣餒,不可自裁,他對太子說:“必無此慮,願太子起敬起孝,苟泌身不存,則事不可知耳!”最後總算解開德宗父子之間的死結。德宗特別開延英殿,獨召李泌,對他哭著說:“非卿切言,朕今日悔無及矣!太子仁孝,實無他也。自今軍國及朕家事,皆當謀於卿矣。”李泌聽了,拜賀之外,便說:“臣報國畢矣,驚悸亡魂,不可複用,願乞骸骨。”德宗除了道歉安慰,硬不准他辭職。過了一年多,李泌果然死了,好像他又有預知似的。
歷來的帝王宮廷,一直都是天下是非最多、人事最複雜的場所。尤其王室中父子兄弟、家人骨肉之間權勢利害的悲慘鬥爭,真是集人世間悲劇的大總匯。況且“ 疏不間親 ”,古有明訓。以諸葛亮的高明,他在荊州,便不敢正面答复劉傳問父子之間的問題。但在李泌,處於唐玄宗、肅宗、代宗、德宗四代父子骨肉之間,都挺身而出,仗義直言,排難解紛,調和其父子兄弟之間的禍害,實在是古今歷史上的第一人。
解除君臣猜忌
最值得一提的就是李泌在拜相當月,對互相猜忌的德宗皇帝與平叛功臣所做的調停,從而避免了一場新的叛亂。
貞元三年,也就是在諸藩之亂初定、大唐帝國的馬車剛剛擺脫傾覆的危險時,德宗李適就迫不及待地卸下了那兩個質地堅固的車軲轆,一個是李晟、一個是馬燧。這兩個人的功勞實在太大了,大得讓皇帝時刻感受著“ 尾大不掉”的危險。德宗李適真怕他們一轉眼又變成李希烈和李懷光,所以在這一年三月和六月先後卸掉了他們的兵權,把他們召回朝廷享受天子的尊崇和禮遇。
可這樣的尊崇和禮遇在李晟和馬燧看來卻著實有些恐怖,因為他們也時刻感受著“ 兔死狗烹 ”的危險。又一個麻稈打狼兩頭怕的局面已經形成,又一場似曾相識的叛亂在令人不安的氣氛中悄悄醞釀。
有一個例子可以充分錶明天子與功臣之間的這種緊張關係。
那是李晟被剝奪兵權回到長安之後,京城的很多士民忽然紛紛議論起李晟的府第,說他的大宅中有一座大安園,說大安園裡有一座大安亭,說大安亭的四周有一片茂密的竹林。人們說——假如李晟在這片茂密的竹林裡埋伏一支奇兵,一旦抓住機會,不是很容易造反嗎?!李晟大驚!
李適性本猜忌。所以李晟當天就命人把竹林砍得精光。
可問題是——世人的想像力總是無窮的。既然李晟家的竹林可以埋伏一支軍隊,那麼李晟家的每一個房間為什麼就不能隱藏幾名士兵呢?
為了終止這種無窮想像,也為了長安不再無意義地流血,李泌在拜相當月立即陪同李晟和馬燧入宮面聖。李泌直言不諱地對德宗說:“陛下既然讓我當這個宰相,那我今天就跟陛下做個口頭約定,可不可以?”德宗說當然可以。
李泌說:“希望陛下不要加害功臣!臣蒙受陛下厚恩,才敢放膽直言。李晟和馬燧為帝國立過大功,聽說有人不斷散佈謠言,雖然陛下一定不會信,但我今天仍要當著他們的面提出來,為的是讓他們二人不再疑懼。假如陛下把二人誅殺,恐怕宿衛禁軍和四方邊鎮的將帥都會扼腕憤怒,而且恐懼難安,那麼朝野之亂勢必隨時會發生。而今,李晟和馬燧無論財產還是地位都已臻於極至,只要陛下坦誠相待,讓他們感到身家性命均無可憂,國家有難就掛帥出征,天下太平就入朝參奉,君臣之間便能和睦安寧。所以臣希望陛下不要因二位大臣功高業偉就有所猜忌,而二大臣也不要因為自己地位太高而心懷疑慮,則天下自然太平無事!”
聽完這一席話,德宗皇帝誠懇地表示接受。李晟和馬燧也當場泣下,起身拜謝
當初的李懷光之所以對國家和個人前途喪失了信心,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朝堂上有一個盧杞那樣的宰相。而今天的李晟和馬燧之所以沒有成為李懷光第二,很大程度上也要歸功於李泌這樣的宰相。
至於長安坊間那些善於製造並傳播流言的士民們,實際上也應該感謝李泌。因為這則流言原本極有可能引發一場禍及整個長安的血光之災,可卻被他們在不知不覺中僥倖地避開了。可見,歷史上總有那麼一些時候,也總會有那麼一兩個人,的確是當得起“以一身系天下之安危”這句話的。
重大舉措
李泌的重大舉措涉及經濟、軍事、外交、內政等多方面:
貞元三年七月,命各道及州縣將正常的政府稅收之外所有的非法聚斂悉數革除,緩解民生困難。同月,下令邊防戍卒開荒屯田、自力更生,目的是解決軍費嚴重不足的問題。八月,向德宗勸諫,消除了李適對太子李誦的猜忌,成功化解了一場廢立風波。九月,力諫德宗,聯合回紇與南詔共同對抗吐蕃,減輕了帝國邊境線上的軍事壓力。貞元四年十一月,設置徐泗濠節度使(治所在徐州),以保障帝國的生命線、即江淮漕運不受平盧(李納轄區)等藩鎮的威脅。
6文學奇才
李泌家世代重視讀書教育,據《鄴侯家傳》說,李泌的父親李承休聚書兩萬餘卷,並告誡子孫不得讓這些圖書出門,如有求讀者,可在別院閱讀、供饌。這些圖書至少保留到了李泌的兒子李繁的時候。韓愈在《送諸葛覺往隨州讀書》中說:“鄴侯家多書,插架三萬軸。一一懸牙籤,新若手未觸。為人強記覽,過眼不再讀。偉哉群聖文,磊落載其腹。行年餘五十,出守數已六。京邑有舊廬,不容久食宿。臺閣多官員,無地寄一足。我雖官在朝,氣勢日局縮。屢為丞相言,雖懇不見錄。送行過瀘水,東望不轉目。今子從之遊,學問得所欲。”這裡說的鄴侯是指李繁李繁當時為隨州刺史。這首詩說明了當時李家的藏書天下聞名,甚至有人從京城跑到李家去借閱。同時也說明了一代文宗韓愈與李家保持著良好的關係。
在這種家庭環境中長大的李泌自然受益不淺。李泌生於唐玄宗開元十年(722),開元十六年(728),剛剛七歲的李泌就能為文賦詩,一次儒、道、釋三教學者聚會,玄宗把他也召人宮中,而此時的李泌就以非凡的文學才能征服了與會的君臣。《新唐書·李泌傳》記載:“泌既至,帝方與燕國公張說觀弈,因使說試其能。說請賦'方圓動靜',泌逡巡曰:'願聞其略。'說因曰:'方如棋局,圓若棋子,動若棋生,靜若棋死。'泌即答曰:'方若行義,圓若用智,動若騁材,靜若得意。”張說是當時一位才華橫溢的名詩人,被時人稱為“ 燕許大手筆 ”,他與李泌的這兩首小詩都是即興之作,相比之下,七歲李泌的作品在立意方面遠遠超過已經五十多歲的張說的作品。也難怪詩成後,“說因賀帝得奇童,帝大悅曰:'是子精神,要大於身。'賜束帛,敕其家曰:'善視養之。”(《新唐書·李泌傳》)其後,重臣張九齡嚴挺之等對他都非常器重。七歲兒童即受到朝廷君臣的一致重視,這在中國歷史上是極為罕見的。
十七歲時,李泌寫了另外——首詩歌《長歌行》:“天覆吾,地載吾,天地生吾有意無?不然絕粒升天衢,不然鳴珂遊帝都,焉能不貴復不去,空作昂藏一丈夫1——丈夫兮一丈夫,平生志氣是良圖。請君看取百年事,業就扁舟泛五湖。”可以說,李泌在十七歲時,就為自己設計好了一生,那就是要么學道成仙,要么建功立業。而事實上,李泌的一生也確實是在這兩條路上徘徊。據《鄴侯外傳》說,此詩寫成後,流傳很廣,因為詩歌中表露的志向十分明顯,所以張九齡告誡他說:“早得美名,必有所折。宜自韜晦,斯盡善矣。藏器於身,古人所重,況童子耶?但當為詩以賞風景,詠古賢,勿自揚己為妙。”李泌聽後十分感動,“爾後為文,不復自言”。
據史書記載,李泌“尤工於詩”(《舊唐書·李泌傳》),所寫詩文很多,如《復明堂》、《九鼎議》(一說二者為一篇)、 《明心論》、《養和篇》、《建寧王輓歌詞》、《八公詩》、《感遇詩》等等,《舊唐書·李泌傳》說他“有文集二十卷”。
李泌與詩人也保持著密切的聯繫。著名詩人顧況就曾拜李泌為師:“況素善於李泌,遂師事之,得其服氣之法,能終日不食。及泌相,自謂當得達官,久之,遷著作郎。”(《唐才子傳· 顧況》)
除文學創作外,李泌在學術上也很有造詣。他對《周易》、《老子》頗有研究,玄宗曾召他進宮進授《老子》,晚年又參修國史。以上我們所舉的文章,有——些即屬於學術著作。
綜李泌一生,是自強不息的一生,也是成功的一生。雖然《唐書》對李泌評價不高,但《唐書》已改變了這一觀點,認為“其謀事近忠,其輕去近高,其自全近智,卒而建上宰,近立功立名者”。當然,這段話在讚美的同時還持有一定的保留態度。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是新、舊《唐書》都是由儒生寫的。如果作者能夠跳出三教的藩籬,從更高的文化角度去審視李泌,從當時復雜的政治環境中去理解李泌的一番苦心,那麼他們對李泌的評價肯定會更高一些。
7道士本色
李泌之所以能夠在史書上留下光彩的一筆,主要是由於他在政治上的建樹。但李泌與道教的聯繫則更早,而且他往往是以道士的身份參與政治活動的,因此,我們先談他對道教的信仰。
據《鄴侯外傳》記載,在李泌還未出生時,就顯示出了種種靈異。首先是一位異僧預言周氏(即李泌之母)的第三子(即李泌)當為帝王師。後來,“周氏既娠泌,凡三週年,方寤而生,泌生而發至於眉。先是,週每產必累日困憊,惟娩泌獨無恙,由是小字為/頃”。在兒童時代,沒有經過任何修煉的李泌竟然能站立在屏風上,或在籠上行走,於是有一位道士見了就斷言說:“年十五必白日昇天。”白日昇天就意味著離開人間去當神仙,當神仙雖然是件好事情,無奈繼續留在人間的父母、親人卻無論如何也捨不得這樣一個優秀的孩子,於是人神之間就展開了一場爭奪戰。《鄴侯外傳》記載:“父母保惜,親族憐愛,聞之,皆若有甚厄也。…旦空中有異香之氣,及音樂之聲,李公之血屬必迎罵之。至其年八月十五日,笙歌在室,時有彩雲掛於庭樹。李公之親愛乃多搗蒜齏,至數斛,伺其異音、奇香至,潛令人登屋,以巨勺揚濃蒜潑之,香、樂遂散。”在這場爭奪戰中,李家最終贏得了勝利,雖然李泌白日昇天的時日往後推遲了一些,但人間則多了一位造福國、民的李姓宰相。
後來,李泌在遊衡山、嵩山時,“遇神仙桓真人、羨門子、安期生先生降之,羽車幢節,流雲神光,照灼山谷,將曙乃去,仍授以長生、羽化、服餌之道,且戒之曰:'太上有命,以國祚中衰,朝廷多難,宜以文武之道,佐佑人主,功及生靈,然後可登真脫屣耳。'”(《鄴侯外傳》)這段記載明顯帶有神話色彩,但也說明了李泌早年有過進山修道的經歷。從此以後,李泌就長期絕粒食氣,修黃老穀神之要。
李泌的父母於天寶十二年(753)前後去世,此後一段時間,李泌的主要興趣就在於學道,《鄴侯外傳》說:“泌自丁家艱,無復名宦之冀,服氣修道,周遊名山,詣南嶽張先生受篆,德宗追諡張為玄和先生。”根據這一記載,李泌雖然很早就在學道,但正式成為道士的事,還是發生在他生活於衡山期間o,因此我們說,李泌是一位衡山道士。
衡山學道期間,李泌還是吃了不少的苦,他“山居累年,夜為寇所害,投之深谷中。及明,乃攀援他徑而出,為槁葉所藉,略無所損”(《鄴侯外傳》)。如果不是山谷中的枯葉厚,李泌差一點兒被摔死。多年學道,再加上天資聰穎,李泌在道術上很有成就,據說他能夠多年不吃飯(絕粒),身輕如燕,而且能夠讓手指出氣,這股氣可以吹滅燭火。他的一些獨特隱居方式也為後人所效仿:“泌每訪隱選異,採怪木蟠枝,持以隱居,號曰養和,人至今效而為之,乃作《養和篇》 ,以獻肅宗。”(《鄴侯外傳》)“(李泌)隱衡山,……嘗取松謬枝以隱背,名曰“養和”,後得如龍形者,因以獻帝,四方爭效之。”
(《新唐書·李泌傳》)這兩條記載大同小異,都說明了李泌的養生方法在當時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另外,他創制的祭神方式,也為時人所接受:“泌又作中和酒,祭勾芒神,以祈年谷,至今行之。”(《鄴侯外傳》)應該說,李泌在當時的宗教界,是一位具有極大影響的人物。
關於李泌去世之後的情況,《鄴侯外傳》說:“是歲三月薨,贈太子太傅。是月中使林遠於藍關逆旅遇泌,單騎常服,言暫往衡山,話四朝之重遇,慘然久之而別。遠到長安,方聞其薨。”這段記載說明了兩個問題,一是當時人相信他死後成仙了,這進一步說明了他在人們心目中的宗教地位是很高的。二是他最終選擇了衡山作為自己的歸宿,或者說是當時人認為他與衡山的緣分最深,故有此說。在衡山受篆,最後又仙歸衡山,這說明了李泌一生的政治事業在朝廷,而宗教事業在衡山
8藏書之家
家中藏書充棟,人送他外號“書城”。其父李承休就十分仰慕南朝沈約、任昉等藏書家,遇到圖書必購藏於家。他除了繼承遺書外,又有收藏並系統地整理了藏書,經部書用紅色牙籤,史部用綠色牙籤,子部用青色牙籤,集部用白色牙籤。所有藏書均加蓋了“鄴候圖書刻章”藏書印章。著名文學家韓愈,曾仰慕他藏書之富,曾作《送諸葛覺往隨州讀書》詩,贈詩云:“鄴候家多書,插架三萬軸。一一皆牙籤,新若手未觸。”子李繁,在德宗時,攜其藏書3萬卷,遷居隨州(今屬湖北隨州),並繼續購藏圖書。李繁撰有《鄴候家傳》。後李繁因犯事被賜死,李氏三代藏書散佚。
9身後評價
 
《三字經》
著名啟蒙讀物《三字經》把李泌當成一個典範來啟發人們早學:“瑩八歲,能詠詩;泌七歲,能賦棋。彼穎悟,人稱奇,爾幼學,當效之。”
南懷瑾評
歷來的帝王宮廷,一直都是天下是非最多、人事最複雜的場所。尤其王室中父子兄弟、家人骨肉之意權勢利害的鬥爭。以諸葛亮的高明,他在荊州,便不敢正面答复劉琦父子之間的問題。仗義執言,排難解紛,調和其父子兄弟之間的禍害,實在是古今歷史第一人。因此,汪小蘊女史詠史詩,便有“勳參郭令才原大,跡似留侯術更淳”的名句。郭令,是指郭子儀郭子儀的成功,全靠李泌幕後的策劃。留侯,是寫他與張良對比。可惜,在一般史書所載的偏見評語,輕輕一筆帶過,還稍加輕視的色調。如史評說:“泌有謀略,而好談神仙怪誕,故為世所輕”。其實,查遍正史,李泌從來沒有以神仙怪誕來立身處世。個性思想愛好仙佛,只是個人的好惡傾向,與經世學術,又有何妨?善用謀略撥亂反正、安邦定國,謀略有什麼不好?由此可見,史學家的論據,真是可信不能盡信,大可耐人尋味。
10軼事趣聞
天寶十四載,李泌三月三日,自洛乘驢歸別墅。從者未至,路旁有車門,而驢徑入,不可製。遇其家人,各將乘驢馬群出之次。泌因相問,遂併入宅。邀泌入。既坐,又見妻子出羅拜。泌莫測之,疑是妖魅。問姓竇,潛令僕者問鄰人,知實姓竇。泌問其由,答曰:“竇廷芬。且請宿。”續言之,勢不可免,泌遂宿,然甚懼。廷芬乃言曰:“中橋有筮者胡蘆生,神之久矣。昨因筮告某曰,不出三年,當有赤族之禍,須覓黃中君方免。問如何覓黃中君?曰,問鬼穀子。又問安得鬼穀子?言公姓名是也。宜三月三日,全家出城覓之。不見,必籍死無疑;若見,但舉家悉出衷祈,則必免矣。適全 ​​家方出訪覓,而卒遇公,乃天濟其舉族命也。”供待備至。明日請去,且言歸潁陽莊。廷芬堅留之,使人往潁陽,為致所切,取季父報而還。如此住十餘日,方得歸。自此獻遺不絕。及祿山亂,肅宗收西京,將還秦,收陝府,獲刺史竇廷芬。肅宗令誅之而籍其家。又以玄宗外家而事賊,固囚誅戮。泌因具其事,且請使人問之,令其手疏驗之。肅宗乃遣使。使回,具如泌說。肅宗大驚,遽命赦之。因問黃中君鬼穀子何也?廷芬亦云不知,而胡蘆生已卒。肅宗深感其事。因曰:“天下之事,皆前定矣。(出《感定錄》)[1]
11正史記載
《資治通鑑》第二百一十八卷唐紀三十四
建寧王倓,性英果,有才略,從上自馬嵬北行,兵眾寡弱,屢逢寇盜。亻炎自選驍勇,居上前後,血戰以衛上。上或過時求食,倓悲泣不自勝,軍中皆屬目向之。上欲以倓為天下兵馬元帥,使統諸將東征,李泌曰:“建寧誠元帥才;然廣平,兄也。若建寧功成,豈可使廣平為吳太伯乎!”上曰:“廣平,塚嗣也,何必以元帥為重!”泌曰:“廣平未正位東宮。今天下艱難,眾心所屬,在於元帥。若建寧大功既成,陛下雖慾不以為儲副,同立功者其肯已乎!太宗、上皇,即其事也。”上乃以廣平王亻叔為天下兵馬元帥,諸將皆以屬焉。倓聞之,謝泌曰:“此固倓之心也!”
上與泌出行軍,軍士指之,竊言曰:“衣黃者,聖人也。衣白者,山人也。”上聞之,以告泌,曰:“艱難之際,不敢相屈以官,且衣紫袍以絕群疑。”泌不得已,受之;服之,入謝。上笑曰:“既服此,豈可無名稱!”出懷中敕,以泌為侍謀軍國、元帥府行軍長史。泌固辭,上曰:“朕非敢相臣,以濟艱難耳。俟賊平,任行高志。”泌乃受之。置元帥府於禁中,亻叔入則泌在府,泌入亻叔亦如之。泌又言於上曰:“諸將畏憚天威,在陛下前敷陳軍事,或不能盡所懷;萬一小差,為害甚大。乞先令與臣及廣平熟議,臣與廣平從容奏聞,可者行之,不可者已之。”上許之。時軍旅務繁,四方奏報,自昏至曉無虛刻,上悉使送府,泌先開視,有急切者及烽火,重封,隔門通進,馀則待明。禁門鑰契,悉委亻叔與泌掌之。
阿史那從禮說誘九姓府、六胡州諸胡數万眾,聚於經略軍北,將寇朔方,上命郭子儀詣天德軍發兵討之。左武鋒使僕固懷恩之子玢別將兵與虜戰,兵敗,降之;既而復逃歸,懷恩叱而斬之。將士股栗,無不一當百,遂破同羅。上雖用朔方之眾,欲借兵於外夷以張軍勢,以豳王守禮之子承寀為敦煌王,與僕固懷恩使於回紇以請兵。又發拔汗那兵, ​​且使轉諭城郭諸國,許以厚賞,使從安西兵入援。李泌勸上:“且幸彭原,俟西北兵將至,進幸扶風以應之;於時庸調亦集,可以贍軍。”上從之。戊辰,發靈武。
上皇賜張良娣七寶鞍,李泌言於上曰:“今四海分崩,當以儉約示人,良娣不宜乘此。請撤其珠玉付庫吏,以俟有戰功者賞之。”良娣自閣中言曰:“鄰里之舊,何至如是!”上曰:“先生為社稷計也。”遽命撤之。建寧王倓泣於廊下,聲聞於上;上驚,召問之,對曰:“臣比憂禍亂未已,今陛下從諫如流,不日當見陛下迎上皇還長安,是以喜極而悲耳。”良娣由是惡李泌及倓。上嘗從容與泌語及李林甫,欲敕諸將克長安,發其塚,焚骨揚灰。泌曰:“陛下方定天下,奈何仇死者!彼枯骨何知,徒示聖德之不弘耳。且方今從賊者皆陛下之仇也,若聞此舉,恐阻其自新之心。”上不悅,曰:“此賊昔日百方危朕,當是時,朕不保朝夕。朕之全,特天幸耳!林甫亦惡卿,但未及害卿而死耳,奈何矜之!”對曰:“臣豈不知!所以言者,上皇有天下向五十年,太平娛樂,一朝失意,遠處巴蜀。南方地惡,上皇春秋高,聞陛下此敕,意必以為用韋妃之故,內慚不懌。萬一感憤成疾,是陛下以天下之大,不能安君親。”言未畢,上流涕被面,降階,仰天拜曰:“朕不及此,是天使先生言之也!”遂抱泌頸泣不已。他夕,上又謂泌曰:“良娣祖母,昭成太后之妹也,上皇所念。朕欲使正位中宮,以慰上皇心,何如?”對曰:“陛下在靈武,以群臣望尺寸之功,故踐大位,非私己也。至於家事,宜待上皇之命,不過晚歲月之間耳。”上從之。
《資治通鑑》第二百一十九卷唐紀三十五
上問李泌曰:“今敵強如此,何時可定?”對曰:“臣觀賊所獲子女金帛,皆輸之范陽,此豈有雄據四海之志邪!今獨虜將或為之用,中國之人惟高尚等數人,自馀皆脅從耳。以臣料之,不過二年,天下無寇矣。”上曰:“何故?”對曰:“賊之驍將,不過史思明安守忠、田乾真、張忠志、阿史那承慶等數人而已。今若令李光弼自太原出井陘,郭子儀自馮翊入河東,則思明、忠志不敢離范陽、常山,守忠、乾真不敢離長安,是以兩軍縶其四將也,從祿山者,獨承慶耳。願敕子儀勿取華陰,使兩京之道常通,陛下以所徵之兵軍於扶風,與子儀、光弼互出擊之,彼救首則擊其尾,救尾則擊其首,使賊往來數千里,疲於奔命,我常以逸待勞,賊至則避其鋒,去則乘其弊,不攻城,不遏路。來春復命建寧為范陽節度大使,並塞北出,與光弼南北掎角以取范陽,覆其巢穴。賊退則無所歸,留則不獲安,然後大軍四合而攻之,必成擒矣。”上悅。
時張良娣與李輔國相表裡,皆惡泌。建寧王倓謂泌曰:“先生舉倓於上,得展臣子之效,無以報德,請為先生除害。”泌曰:“何也?”倓以良娣為言。泌曰:“此非人子所言,願王姑置之,勿以為先。”倓不從。
上從容謂李泌曰:“廣平為元帥逾年,今欲命建寧專徵,又恐勢分。立廣平為太子,何如?”對曰:“臣固嘗言之矣,戎事交切,須即區處,至於家事,當俟上皇。不然,後代何以辨陛下靈武即位之意邪!此必有人欲令臣與廣平有隙耳;臣請以語廣平,廣平亦必未敢當。”泌出,以告廣平王亻叔,亻叔曰:“此先生深知其心,欲曲成其美也。”乃入,固辭,曰:“陛下猶未奉晨昏,臣何心敢當儲副!願俟上皇還宮,臣之幸也。”上賞慰之。李輔國本飛龍小兒,粗閒書計,給事太子宮,上委信之。輔國外恭謹寡言而內狡險,見張良娣有寵,陰附會之,與相表裡。建寧王倓數於上前詆訐二人罪惡,二人譖之於上曰:“倓恨不得為元帥,謀害廣平王。”上怒,賜倓死。於是廣平王倓及李泌皆內懼。倓謀去輔國及良娣,泌曰:“不可,王不見建寧之禍乎?”亻叔曰:“竊為先生憂之。”泌曰:“泌與主上有約矣。俟平京師,則去還山,庶免於患。”亻叔曰:“先生去,則亻叔益危矣。”泌曰:“王但盡人子之孝,良娣婦人,王委曲順之,亦何能為!”
上謂泌曰:“今郭子儀、李光弼已為宰相,若克兩京,平四海,則無官以賞之,奈何?”對曰:“古者官以任能,爵以酬功。漢、魏以來,雖以郡縣治民,然有功則錫以茅土,傳之子孫,至於週、隋皆然。唐初,未得關東,故封爵皆設虛名,其食實封者,給繒布而已。貞觀中,太宗欲復古制,大臣議論不同而止。由是賞功者多以官。夫以官賞功有二害,非才則廢事,權重則難制。是以功臣居大官者,皆不為子孫之遠圖,務乘一時之權以邀利,無所不為。向使祿山有百里之國,則亦惜之以傳子孫,不反矣。為今之計,俟天下既平,莫若疏爵土以賞功臣,則雖大國,不過二三百里,可比今之小郡,豈難制哉!於人臣乃萬世之利也。”上曰:“善!”

參考資料:
1.
李泌歸山  
http://www.zh5000.com/ZHWQN/tangchao/tangchao-0020.ht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